第100章 回目10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1 00:19
点击:187
章节字数:21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昌紧紧抓住了御座上的龙首,盯着刘昱问道:“此事,你是从何处得知?”


“哈哈哈周昌,你可是心虚了?你为一己之私,将姬氏全族送上刑场,要忠肝义胆的侯爷背负反贼的骂名,不曾想过有今日吧!”刘昱癫狂起来,说话却条理得紧:“你敢让姬大小姐出来与你对峙吗!”


说着,他环视一周,轻蔑地笑道:“众位定然想不到,为何黎妃娘娘方入宫便进了妃位,为何黎妃娘娘膝下无子亦可与其余两位平起平坐,而黎焕对他的嫡女置若罔闻?因为,黎筱,便是姬承影啊,是周昌偷天换日,将她藏到了黎焕府上,再由黎焕打着冲国喜的名义送至宫中,这些,你们皆是一无所知吧。”


话语掷地有声,摔碎了其他朝臣的希冀,他们当真希望周昌并非与刘昱所言一般,只为一己之私,便可将对周室赫赫功绩的姬氏一族覆灭,这样的君王何其可怕?


可刘昱言辞凿凿,甚至将黎妃抬了出来,周昌一脸灰败的模样,是否昭示了刘昱所言句句属实?


一时间,朝堂上站着的众人皆是望向周昌与黎焕,等他们开口解释。


“大王,”封亭玉再次站了出来:“不如,您招黎妃娘娘来,与刘昱当堂对峙如何?”


“左相所言极是。”礼部侍郎站出来,想要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若刘昱胡说八道,黎妃娘娘也可为您正名...”


“不必了。”周昌倏地勾了勾嘴角,一改方才慌乱的模样,镇定地道:“刘昱,你此番造反,便是想为姬重拨乱反正?”


“我眼睁睁看着侯爷为尔等宵小之辈迫害,自要为他平反!”刘昱见他竟沉寂下来,怒道:“东部八城誓死效忠侯爷,你这等昏君,便等着有朝一日灭国吧!”


“放肆!”周昌再次让刘昱激得直起腰身,左右望了一眼:“绛侯!你是否有话要言?”


黎焕这才走出来,跪在周昌面前,磕头道:“臣无话可说。”


事到如今,他怎能看不出来周昌弃卒保车的念头,他只盼若他身首异处,周昌能放过他的亲眷家族。


“将黎焕的朝服去了,着降为庶民,家眷俱发配至西南戍边,至于刘昱,”周昌顿了顿,瞧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刘昱:“将他拉至午门斩首示众,日后再有人议论姬重之事,与之同罪,退朝!”


众臣山呼万岁,听上去与往日无异。


周昌站在御座前方,看着人群走远,眯起眸子:“即便是冤枉,又如何?寡人是天子,而你们,哼。”


刘昱至死都未将册子上的东西说出,周昌还有一盘棋,要与他的群臣们对弈。


他自然知晓,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姬氏已灭,黎氏亦然,王氏势微,萧氏,首当其冲!


近来宫中悄然兴起了一阵新的风潮:人人皆言,黎妃娘娘并非唤做黎筱,而是姬承影。


姬承影,周国举国无双的美人,父族乃是已灭的崇侯姬氏,至于她是如何偷天换日,堂而皇之的进宫,宫人们心中皆是有数的。


只是,自黎焕被贬,姬承影不得再用黎筱的名姓,周昌又不愿再提及姬氏,便回避了此等敏感话题。


无论宫人们如何猜测,已然改变不了黎妃娘娘被关进冷宫的事实。


姬氏一族叛乱之事让刘昱搅和地不知所谓,无人敢触周昌的霉头,亦无人敢冒险觐见要周昌处决了姬承影的性命。


周昌不得不将姬承影关进了冷宫,他为得不到萧含光而着急,现下解决了那些琐事,竟连姬承影亦是动不得了,稍有妄动,内侍总管便以祖制相压。


祖制,周昌从小到大最厌恶的东西,他便是因着祖制,继位三年未满,连蒿城兵权,都只得掌控三成。


若姬承影不去冷宫,便只有死路一条,周昌不怕她死,只是他尚未尝过她的滋味,自是觉着可惜。


也是,他若当真心悦她,何以将她的族人一并处死呢?


姬承影与萧含光一般,俱是他想征服的对象罢了。


萧含光却是着急非常了,她未曾想过周昌会将姬承影打入冷宫,她已知晓当日在朝堂上发生的种种,众臣虽不少人为姬重感到不平,却不敢冒犯天威,触怒龙颜。


黎焕被贬后自裁,亦是她意料之中。黎焕本性不坏,只是因着周昌予他的好处迷了心窍,才那般行事,谁又知他心下的苦楚与悔恨呢?


总归他的家眷俱是活着的,好过姬承影千万倍了。


冷宫清幽得紧,无甚闲人来扰,亦是无人暗自盯着,可坏就坏在现下乃是冬日,姬承影身子不好,冷宫又未设地龙,连取暖用的炭火皆是不完备的,少不得受苦,她怕姬承影熬不住,犯了寒症。


当下唯一能将她从冷宫中救出的,只萧含光一人了。


可萧含光清楚得很,她现下的处境连姬承影都不如,萧氏暴露在周昌的监视之下,她稍有异动,萧氏轻则动本,重则灭族,所以,她在未有十足把握的前提下,不敢轻举妄动。


姬承影暂且性命无虞,周昌还抽不出空来处置她,那些前朝的大臣们俱是看着洞若观火,倘若姬重当真是含冤而死,那姬承影便无需担忧身家性命,现下呆在冷宫,不失为掩人耳目瞒天过海的好计谋。


连日来的降雪为蒿城披上了逼仄的白色大氅,终是冬季来了,日子逼近年节,除去为姬承影不断送去炭火取暖,萧含光想不出任何对付周昌的借口。


刘昱等一众反臣皆已认罪伏诛,当日在勤政殿上他说出的事无人再敢提及,周昌连上朝亦是阴鸷得紧,前朝气氛剑拔弩张,人人自危。


心弦崩地过紧,久而久之便成了祸事。

一日,有人告发右相常灿勾结萧地姜氏,在民间大肆开了赌坊,聚众赌博,聚敛钱财。周昌将此事拿到了朝会上说,便是要公开处置常灿了。


常灿为官多年,自是晓得其中利害,姜氏不过是个幌子,朝中众臣在外皆有经营的副业,他的赌坊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当周昌将此事说出口的瞬间,常灿便知晓,周昌要拿常氏开刀,削完一些小诸侯的封地,现下要开始动前朝要臣所代表的世家大族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