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Day 0 PM16:30 (下)*Nozomi side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20:36
点击:506
章节字数:65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请协助实验。』


……到这里似乎,暂时结束了?画面停在这里不动了,有种等待我再按一下的感觉,但我目前有些手足无措。恐惧?…这个可能还好,也不是亲眼看到,只透过影像的话,不排除是找了演员拍摄出来的,更多的可能还是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这些画面和这些文字,当然都能读懂了,但谁会写这种东西给客人看啊,像是玩笑一样,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吗?


“霙,你看明白了吗?”我向身旁的霙问道,看到身旁坐着自己熟悉的人,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面对这种无厘头的现实,稍微给了我一些安心感。


她模棱两可地嗯了一下,别说她了,我也没弄懂这是在向我们表达什么意思。“真是的,谁搞得那么无聊的玩笑嘛。”,我想说点什么笑话缓解一下气氛,但,霙的表情没有多少缓和的意思,她点了下屏幕,浮现出只剩下那个男生还在的画面,脖颈以不自然的角度弯折在那里,死…死掉了吗。


我是第一次看到(疑似)真实人类死亡的场景。


屏幕黑下来,重复显示之前看过的说明文字。


两个女孩子看到这种东西,该尖叫吗…但尖叫放在现在应该无济于事吧,屏幕左侧亮起来几个分类按钮,应该还有很多东西没讲完,我这么觉得,霙可能也是这么想,虽然我不怎么想看大段文字,可是现在不看也不行。


一个个按过去吧,她点了下『注意事项』,我不再和她说话,沉默地继续看下去。


『在进行实验时,测试者会为实验对象提供维持生命健康所必要的物资和相关资料,但这并不是为了使被试者的人权和生命得到保障。』


『另外,对于实验对象受到的任何损害,测试者不会进行补偿或赔偿,原则上实验结束后也不会对被试者的行动进行任何干涉。』


……这什么啊,撇清责任一样的字句。要做什么事情吗?做了还不负责,怎么能这样。


“希美,看完了吗?”


“啊…看完了,但这什么东西啊,要我们做什么吗?可要我们做事却什么责任都自己承担,这不是混蛋吗。”


“…能有讨价还价余地的…可能不是我们呢。”


她平静地说着,点了『完成课题』的按钮。


『完成课题』


『从每天0点提出的课题中选择一个,根据当日提出的条件进行行动,第二天就能得到一日三餐和10点数。』


『必要的器具、步骤全部由测试者提供。』


『对于判定暧昧的条件,测试者将通过监视器,以目视进行判定。』


『当判定为没有满足条件时,将不会发放点数。』


『请在当日之内再次执行课题实验。』


『完成课题后,即使在同一天执行其他课题,点数也不会增加。』


『在完成之前可以更改课题。』


『课题内容请从左侧的『现在的课题』中确认。』


『实验的终止』


『完成课题,达到规定的点数后可以请求实验终止,或者由于被试者死亡而实验终止。』


『实验结束后,您将会和所持物品以及测试者许诺的报酬一起,被送回您希望的回归地点。』


『根据左侧的『设定』-『实验结束后的回归地点』,请选择您希望的回归地点。』


『初始状态是“在家或家的附近”。 这个设定只有被试者本人才可以变更。』


『被实验者的死亡』


『由于被实验者的死亡,实验室内的生存者低于2人的情况下,实验结束。』


『另外,针对被实验者死亡的情况,可以预先选择尸体的处理方法。』


『根据左侧的『设定』–『尸体的处理方法』,请选择您希望的处理方法。』


『初始状态是“在该设施火化后,安葬在私有地”。 这个设定只有被试者本人才可以变更。』


『关于点数的使用』


『利用获得的点数,可以使试验中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必要的点数和使用内容请根据左侧的『点数的使用·确认』来确认。


『在完成实验的情况下也请从『点数的使用·确认』中请求『实验结束』。』


『物资交接』


『每天的生活和完成课题所必需的物资,以及点数兑换的物资将在交换室中进行交换。』


『交换室在实验室出口的门前,是一个榻榻米大小的空间。』


『交换室自动上锁/开锁,被实验者不可手动开锁。』


『另外,若实验对象在交换室的门打开时无故停留在交换室内,这种情况下,不提供食物和物资的补给。』


『为了能够顺利地进行交接,请您协助。除了必要的情况之外,不允许进入交换室,离开时请关上门。』


『请使用洗衣箱处理需要清洗的衣物和不要的东西。』


『洗衣房回收的衣物,原则上在24小时内将会清洗并返还。』


『物资的交付2』


『规定的饮食时间是早上8点、中午13点、晚上19点。』


『因为食物配给后3小时都处于开锁状态,所以吃完饭后请把餐具放回交换室内。』


『那时没有吃完的食物会被直接回收。』


『如果在配给后的3小时内都不想进食的话,请姑且领取食物,并保管在实验室内。』


『原则上免费提供最低限度的生活消耗品。 根据需要,请在左侧的『点数的使用·确认』中提出请求。 』


*根据点数的使用,进食的时间和菜单也可以变更,规定外的伙食也可以提供。


*即使是免费的提供品,如果被判断为过分的要求,请允许我们收取点数。


“等等…停一下。”


我摆摆手,示意霙稍微等一等。信息量太大了,脑袋一下子处理不过来。不…这个通读一遍其实大致上也能记住,怎么说,我不太能消化里面的字眼,死亡啊,尸体处理啊,监视器啊,我们还只是刚高中毕业还没有二十岁的学生吧,怎么就突然和死亡扯上关系了。而且,就连吃饭时间也被限定了?


这…我们是在监狱吗?不过现在是被监禁状态也没差……天哪…到底怎么回事,我只是抽中一个奖券出来旅游而已吧?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情?


“门……”


“嗯?”


“所以,我刚刚开过的那个门,对面连接的是交换室吗?”


霙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我们所处的地方只连接着两扇门,一个门开着,可以随意出入,是浴室,另一个则是霙无法打开的门。那扇门外面连接的不是走廊,而是另一个小房间。


霙看起来很冷静,她向来是这样,仿佛没什么事物是可以触动她的,我在她面前也尽量保持着冷静和体面,但我内心其实相当不安。不安归不安,眼泪和恐惧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多获得点信息和情报,像霙那样保持平静,在这种状况下应该是最好的对策。


有提供饭食,里面也没有说会突然冲出来人把我们殴打一顿,往好的方向想,起码不会饿死吧。前提是得完成课题。


“好好完成课题的话,就能有饭菜吃咯?”


“似乎是这样。”


“不过也有写‘原则上免费提供最低限度的生活消耗品’,是说什么也不做也会发维持生命的东西吧?”


“可能只提供水和馒头…?”


我看了看霙,嗯,她说的有道理,人只靠碳水化合物和水也能维持生命,前面也有说了,不保障人权,换言之也不保证健康权,只是说最低限度的不死掉而已。听起来让人气愤,但选择权不在我们手上……感觉好像牲口啊。


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冲绳旅游,我可不想一日三餐都吃馒头……


糟糕,在这里待久了,我都快忘了自己是来旅游的了。


“继续看下去吧。”


“嗯。”


霙的手指继续在平板上点选。


『违反行为和惩罚』


『对于故意破坏设备的行为、长期滞留在交换室、逃离实验室等破坏实验秩序的行为,将处以扣除点数·课题完成时取消供餐等惩罚,并且不会事先告知。』


『向其他实验室公开情报』


『在本设施中还设置有其他正在进行的实验小组,通过给其他实验室公开任意信息也能够获得点数。』


『只有当其他实验室将情报信息设定为“公开”的情况下,才能确认对方的情报。』


『一旦选择公开情报,将无法恢复未公开状态。


『其他实验室的情报确认、公开情报的设定等,请根据左侧的『全体情报』进行确认。』


霙抬起头看了一圈。


“…我们待的地方,是实验室吧。”


虽然是个装潢精美的酒店一样的房间,但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也许外面都一塌糊涂,只有这里面打造得还贴近现实,是个装小白鼠的笼子,把笼子打造得精美只是为了更好地观察它。


“都这么说了,看来是出不去了。”


“是。”


我想起那个中年男子用水壶砸门的画面,连那么强壮的男性都无法砸开门,我想我们俩还是不要白费力气比较好,非但出不去还被取消供餐那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失踪的话,多少小时才算成立?”我问她,她偏了偏脑袋,“12小时?”,可能吧,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手机也无法联网,现在无从查证。今明两天可能家里还不会有动静,但一直联系不上的话,我想我的父母,又或者霙的父母,一定会报案的吧。


突然,电视机的光换了一下,我和霙看过去,不禁“啊”了一声,屏幕上出现了像是缩略示意图之类的东西,左侧和之前的UI一样,是一些说明。


收容人数:2名(公开+1点数)

停留日数:0日(公开+1点数)

现在的点数:0点(公开+1点数)

房间的样子(公开+10点数)

被试者情报(公开+3点数)


被试者A 伞木希美 女性 19岁

被试者B 铠冢霙 女性 19岁


真不负责啊,我还没有过生日,还是十八岁好不好。


看着自己和霙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我对着无关紧要的部分有点生气。


那个地图一样的缩略图,是房间,我很快意识到这点。数了一下下,房间一共有十二个那么多。不止是我们,还有其他人被关在这个酒店里。我们是哪个……我看了下号码,我和霙所在的房间是12号。示意图上每层四个房间,我们是在三楼最右(?)侧的那间。


12号房间的窗口,映出了我和霙的样子,我条件反射地转头,不,不是这个位置。


“似乎是床的斜对角。”霙说,她指了指床斜对角右上的墙,看不到明显的监视设备,但从屏幕里的画面判断应该是那边。


窗口下面显示着红字,“非公开”,即便这么说,但有影像,说明我们两个正在被谁看着。之前阅读说明时候也有看到监视器的字样,但真切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监视着,总觉得很恶心。


不知道浴室有没有监控,那里也有的话,岂不是洗澡上厕所都被人看着了……真恶心。


霙还在摆弄着平板,她打开了课题,有两个选项。


课题1:由被试者B采集被试者A的血液400ml。


课题2:由被试者A采集被试者B的爱液10ml。


“啊…”她小小地嘀咕了一声,我凑过去看了眼,也被震惊到了。我懂了,这可能是什么地方的,色情或者血腥直播吧,通过直播这样的影像给恶趣味的变态,然后赚钱。可恶,看来是真的,我们真的是被绑架了。


但能做什么呢,既不能反抗,也没法报警……目前来看只能等待外界发现我们失踪然后搜查吧,可是这种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警方真的能找到吗?


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我又气又怕,坐在床上按着一跳一跳的穴位,总之…还是得冷静下来,先坚持几天才行,而且还有霙要照顾,不能乱了阵脚。


“希美。”


“怎么了?”


“我们,”她抬起头看我,“要公开一点情报吗?”


“哦……”


是哦,可以通过公开信息来获取一些点数,有设置这种东西,即是说鼓励公开吧,除了房间的样子和个人情报外,也有人数和停留日这种无关痛痒的信息,起始点数,这样的东西。


“也是呢…那就公开一些好了。收容人数和逗留天数,点数也公开吧。”


霙把三个按钮切换成了ON,这样就节省出了3点点数了。


“每天好好完成课题又不花点数的话,理论上来说做十次课题就可以出去了咯?”,前提是设置这种变态实验的人能遵守规则的话。


“应该是,不知道影像这个能不能最后一天公开。”


对哦,公开影像就能获得10点点数,也就可以少待一天了……嗯…虽然是有可能,但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啊。


霙成绩很好,头脑活络,很多我一时没能考虑到的东西都想到了,和聪明人待在这样的环境,会比跟白痴待在一块好很多吧,我想不论我还是她,应该都不会做出用水壶砸门这种危险又无意义的行为。


稍微安心了点。


有了3点点数,看一下可以交换的物资吧。


可交换的物资的物质按照各种分类,再分各种小类排列,也可以根据条目搜索,或者需要的点数高低排序,譬如电视频道分为民办频道和收费频道,各需要1点,既然是收费频道,里面肯定还有额外的收费项目吧,太不划算了。


“收费频道,是指什么?”


“希美不知道吗?”她有点吃惊地反问我。


“啊……”


哎…她这么一说,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内容了。


“…H的…那种吧。”她没看我,一面翻着物资列表,一边说道。脸有点红。


“呃。”


是,我了解了。


仔细看了下,不仅是娱乐,还可以用点数交换食物或是衣服,1点数列表里面可以交换香烟一条,红茶一罐等等,这种不通风的地方还抽烟不会好熏吗…难以理解。还好我和霙都不吸烟。


具体内容还可以‘咨询’,得拜托绑架犯吗,怪怪的…待在这里已经很烦躁了,谁要和他们有接触啊。


衣服也是,都被关在这种监牢里了,难道还要穿的花里胡哨吗,给谁看啊。还附上了“对于难以得到的东西,有时无法满足您的要求”等附加条件。


比较实用的东西的话,也还有游戏机和游戏软件,游戏机5点数,软件1点。当然了,网络功能肯定是无法使用的。


“…早知道我把ps4背来了。”


“ps4是?”


“PlayStation4,游戏机。”


“咦咦,霙还会背着游戏机旅游吗?好重的吧。”


“唔,要出门的话我确实会背笔记本电脑或者游戏机……到酒店只要有电视就可以连。slim也没有很重,4斤这样吧。”


霙说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名词,slim是指机型吧。霙这样小小的身形,包里还要塞个游戏机,感觉这旅游旅得好累啊。


“因为是和希美…所以没有背……”她很小声地念叨着,像是自言自语,我也不知道该对这句发表什么,忽略过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背了这种一个就占了5点点数的娱乐设备,可能会被直接没收也说不定。


游戏机价值5点啊…,让知道游戏机价格的霙换算了一下,差不多一点相当于1万日元左右,完成一次课题,就相当于能拿到10万日元,比我打工赚得多……


可以换长笛吗?我突然想到这个,随即又马上摇摇头,开什么玩笑,我宁愿去打工也不要在这里做这种恶心的课题,血液啊爱液啊,和出卖肉体有什么区别。


“我们有3点呢…要看电视吗?”霙说。嗯,也是啊,别的有些东西虽然感兴趣但也换不起,性价比来说最高的还是电视吧。


“那换个民办频道吧。”


“好的。”


*以下项目将要公开。之后无法恢复未公开的状态,确认吗?


霙按下确定。与此同时,其他房间的信息也更新了。我似乎知道了一些公开天数和点数的意义。


“1号房,4天23点。”


怎么这么少,省着不用的话第四天不是应该有40点了吗?


我再看向2号房,21天48点,我擦了擦眼睛,难以置信,竟然还有人在里面待了那么久吗?我以为大家的房间都是今天才刚刚开始。21天还在运行,即是说,有两个人已经消失了21天警方还没有搜查到这里。想到这个,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骤然一冷。


……冷静点,继续看吧。


除了不太对劲的房间,也有努力家,6号房2人待了7天,71点。还有三天就可以出去了吧。这个信息给了我一点希望。


8号,3人,3点数。这个是和我们同一天来的,点数看来是和我们一样的策略。


我正要看到9号房的时候,电视机突然哔哔地叫起来,吓了我一跳。平板和电视的画面同时变动,10号房间的监控中一个红色的“!”正在闪动,伴随着刺耳的哔哔声。


『警告。针对设备的破坏行为将受到处罚。』


这样的字样闪动着。


怎、怎么了……


平板像是死机一样无法被操控了,怎么了,坏了吗?我拿着平板摇了摇,没什么反应,等待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行闪烁的字消失了,电视机里出现了动静。


『从实验室逃离是不符合实际的,请专心做实验。』


跳出了这么一行字。


“是有人在试图逃离吗……”我得出这个结论。这里的墙壁隔音似乎非常好,身处在12号房的我和霙,听不到周围有什么异响。


“看来是的。”


好像被镇压了。霙可能想说这个。


……


……


异样的沉默。也许是来自对周围房间未知的恐惧。


还是不要想了。至少我们不做暴动的举动应该是安全的。

“好,看电视吧。”,我切换到电视频道,发现没有信号。“诶?”


霙拿了平板过去操控了一会,似乎是因为刚才开启ON的时候,还不算二次确认,所以点数并没有结算,再次购买了一下就可以使用了。电视机里出现了热闹的电视节目,某个综艺节目,看起来是冲绳的本地台。平板上也增加了电视遥控的项目。


调试了一下,频道少得可怜,竟然只有五个,嘛,不管怎么说,能接收到正常的外界讯息,还是让人放松了点。嗯,该说是一下子放松下来吧,电视的声音,就好像我们现在真的是在酒店里休息一样。我把鞋袜脱掉,躺倒在床上。


“啊,霙介意我穿着衣服躺在床上吗?”


“没关系。”


我躺了回去,唉,总觉得好累,这都什么事啊。看了眼手表,距离我们醒来到现在大概过了一小时多,现在是18点,离『饭点』还有一小时,是晚上7点吧,我记得是。自己那么快就记住了那些古怪的规则,有点不爽。


电视就开在这里吧,假如有失踪新闻的话也会比较容易看到。


“那我去洗个澡。”霙对我说,从包里拿了换洗衣服去了浴室。


“好。”


可能之前都太紧张所以没察觉到,虽然今天大部分时间不是车就是飞机,但也晒了太阳出过汗,身上黏糊糊的。撩起衣领闻了下,嗯…还好,没有异味。过了会,从浴室传来水声,我想着等她出来我也去洗个澡好了,淋浴喷头喷出的水声和电视里无聊综艺节目交织在一起,我可能神经太紧绷了,在等待期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