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Day 0 PM16:30 *Nozomi side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20:34
点击:774
章节字数:51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Day 0 PM16:30 *Nozomi side


“希美。”


身后的人在喊我的名字。说是‘喊’可能不准确,确切说,是类似呢喃一样轻微的声音,她一贯是以这样轻声细语说话的,以至于在嘈杂的地方很容易就把她淹没,诸如学校、公交车上。此时此刻,她的声音清晰地传达到了我的耳中,伴随着摇曳的棕榈枝叶和海浪声,而我选择忽略她。虽然我知道其实忽略不掉。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我看着眼前的冲绳沙滩海景,蓝天白云,棕榈树,金黄色的沙滩和翻涌起白色浪花的蔚蓝的海。是冲绳吧?应该是的,我们在那霸机场见到周围就是这样的景色,但即便不是我也无从确认,面前的海景根本就只是一块大得过分的液晶屏幕,有那么多钱造一面液晶墙,为什么不直接开一扇落地窗呢。我疑惑地伸出手,触碰到些许温热的液晶屏,我把脸贴上去试图看得更远,难以置信又遗憾的,这真的只是张贴图,除了细密的液晶颗粒外我看到的东西没有增加一丝一毫。


盯着液晶屏看让我的眼睛很累,我退开来,眨了眨眼,视线落到窗框上,姑且这么称呼吧…我也不知道该把那个叫作什么,屏幕是用窗框嵌在墙里的,我手边的窗框上有个开关,写了ON和OFF,拨弄了一下,海浪声停止了,戛然而止的海浪让房间变得更加安静。为什么?要装这种东西……


这个酒店在没必要的地方大费周章的举动令我内心产生了不安,我警觉地摸了下口袋,还好,最重要的手机还在,握住机身的重量,我松了口气,不过很快我便失望地发现这块东西现在约等于一个废铁,因为信号栏显示是‘无信号’,没有信号意味着打不了电话也连接不上网络。可能遇上麻烦了,我想,因为我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达这个地方的。


“希美。”


霙在身后再一次喊了我的名字,在寂静房间中的存在感已经强到无法忽视的地步,我不得不回过身,不晓得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门口,这倒也不奇怪,地板上铺设的地毯软得出奇,像是踩在云朵上。她将手放在门把,对我说:“门好像锁住了。”


“是吗。”我也有点这个心理准备,得到这个答案并没有很吃惊,但得知自己被关在疑似密室的房间中时,压力还是徒然上升。我用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样的表情,隔着几米和霙对视。我们不是应该在旅游吗?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在候车区抱怨天气超热,等下一定要吃冲绳名甜品,盐冰淇淋。


…等等,我们到底睡了多久啊。


我拿出手机又看了眼时间,刚才连这个都忽略了,上面显示的是16点30分,“四点半?”,“嗯。”,霙那边好像也已经看过了,平静地点点头。我记得我们下飞机时候是十点左右,时间没被改动的话,我们昏迷了差不多有六个小时,是从上大巴车开始吗?回忆一下,我的记忆在上了车之后就消失了。是用麻药吗?能溶解在空气中无法察觉的那种…那这麻药质量还真好…脑袋并没有一般电视小说里而言被麻醉醒来的钝痛,只感觉像睡了一觉。


在睡着的六小时空白时间里,我和霙被人移动到了这里——暂时整理出来的情报是这样。哈哈,这算绑架吗?…


“没信号呢。”


“嗯,连wifi也没有。”


啊,霙提醒了我,我刚才只确认了信号但没有确认过无线网,不过她这就告诉了我不用再确认了,是无用功。


或许是受到面无表情的霙的影响,又或者身体还算自由,东西也还在吧…我的包和霙的背包,整齐地放在客房的沙发上。明明身处不太妙的情景,内心却还算平静。


“呃…所以,什么状况?”这是开玩笑吧?我对她露出苦笑的表情,提高了点音量,试图用能打破尴尬的声线向霙那边求得帮助,她转了转眼珠,呼了口气,我有想象霙在下一秒噗哧一下大笑起来,告诉我这是个旅游主办方安排的恶作剧,但我也知道她的性格不会开玩笑,果然,她沉默了几秒,回我一句不知道。


提到旅游主办方,是因为这次冲绳十日旅并不是我们自由行,而是我抽到的一张特等奖券,在商场消费多少多少钱就可以抽一次,我和霙逛了街以后去商场买点日用品,都没当真,随手一抽就中了,刮开奖券看到特等奖还以为是骗人的呢。


特等奖是双人南国十日旅行,一定很贵吧,不过可以的话我更想换成钱。随着全国大赛和高三结束,我感觉我的音乐生涯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陪伴了多年的旧长笛也该退役了,为了迎接新生活,我正在存钱买一把新的长笛,为此我假期得去亲戚的店里打工,既没有时间又没有人可以去,这张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啊,要是能卖钱就好了。


“哈?为什么不和霙一起去?”我把抽中奖的事告诉了夏纪,正巧优子好像正在她边上听到了,她夺过夏纪的手机劈头盖脸就给我这句。


“这个嘛……”


要我怎么说呢。拿到奖时候我也有点尴尬,这种双人票,很明显是为了情侣准备的,我又没有男朋友。


和朋友去也不是不行,可是夏纪已经在打工了,“不,我不行,我得打工”,她说,才开工两三天就说要出门旅游十天怎么想都会被老板翻白眼。至于霙,嗯……对不起,我没怎么想过。


高三的各种风波结束之后,我和她的关系有所好转,前段时间都在忙升学的事情,现在闲下来偶尔也会约着出去走走之类的,但也就仅止步于此,前几天刚下来录取通知,霙如愿以偿考进东京音大,走上了更加专业的音乐之路,我则是和优子夏纪一起被本地的大学录取——我们的缘分到这里差不多就该结束了吧。我是这么想的。


即使霙在生物教室安慰我时说了很出格的话——我觉得她讲的话不能当真,霙是个很认真的人,正是因为性格太过认真,才没法将婉言从话语里区分出来。


不过我那段时间也更刻苦练习长笛,全力以赴在演奏中能回应她的共鸣,但也就只是这样,我们所有人都很努力了,北宇治在全国大赛上却没能拿到好名次,只得了铜奖,大家都感觉很遗憾,作为部长的优子得知名次时失声痛哭,为什么啊,都已经那么努力了。其他很多人,包括很多男生也都哭了,我不想哭的,眼泪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回去的路上一路忍着,到家实在是忍不住,趴在床上哭到眼睛都肿了。


升学,毕业,马上要踏入大学校园。当初我们无比重视的大赛,在以后的时光洪流中也只会是一个插曲。


现在想想,现实不是拍电视剧,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也没有什么天降奇迹,北宇治是如此,我和霙也是,除了相处时气氛和缓一点以外,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和她出去逛逛街还行,十天单独相处的旅行,我没什么把握。


旅行券又没法转卖,不能换成钱,实在是太可惜了。难道要和妈妈去旅游吗……这种旅行还是得和同龄人去才有趣吧,和父母待在豪华套房十天也太浪费了,也没有共同语言……那还不如和霙啊。我纠结该怎么办,既没有告诉父母也没有和霙说,虽然她抽奖时候就在场,可是她也没和我提过这件事,霙真的会想去吗?感觉霙平时是更爱宅在家里的人,不一定对旅游有兴趣。明明是开口问一下就好的,但我对和霙说话总是存在顾虑,总之,这张奖券就这么躺在我的抽屉里,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管是我打工的日期还是旅行的时限,都快到了。


——最后,我还是输给了市井小民心态,要放弃这种大奖还是太难了,我在学校朋友挺多,不过相对的友情也很浅薄,能让我挑选一起去旅游的少之又少,原本想要不要找井上调,可是唐突邀请一起旅游也很奇怪,我还是打电话联系了霙,很抱歉,那时离出行只剩三天,这么晚才和她商量,搞得急急忙忙的,我心想她如果有事去不了那就真的算了吧,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下来。


家里那边也比预想的要简单,听说我中了冲绳旅游特等奖,妈妈马上联系了亲戚,说打工的事情搁到半个月后好了。


说是餐饮住宿全包,但去外面旅游当然要吃当地特色美食吧,旅游公司安排的景点也不一定好玩,再者,肯定也要买纪念品和伴手礼,爸爸妈妈稍微给了点零花钱,不是很多,也不知道够不够用,预算了一下,从结果上来说我估计存的钱不仅不会增加反而得减少,我离新长笛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我回忆着这些事情,先前的日常变得遥远,现在别说长笛了,连自己被关在哪里都不知道。我抚摸着凹凸花纹的墙纸,工艺很好,接缝处都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天花板上的灯里面没有积攒小虫的尸体,床铺得整整齐齐,有衣柜、沙发、壁挂电视、商务办公桌椅。这个房间里的设施都很新,完全就是豪华酒店的样子,住一晚价格不菲吧。可是毫无疑问,不管是多么高级的设施,把我们锁起来的“酒店”绝对不对劲,这是地上还是地下?…搞不清。


我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我以第一人称视角看着自己的双手,有种在做梦的感觉。身上穿着衬衣和牛仔短裤,鞋子也没脱,连我的手表也还在,霙也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没有更换的装扮预示着我们确实是从飞机上下来到了冲绳岛。


对电子设备更为熟悉的霙,在我发呆期间从门口移动到了电视机前,摸索一下找到了电源开关,打开,亮了……没什么反应。


*请打开平板终端的电源。


平板终端……什么,机顶盒吗?说起来,近来的电视好像基本上已经不用有线网络了,都开始改用这种,电视频道很多,能回放,还可以点播,很方便的设施。


电视机前有个充电台,上面放着方方盒子那样的东西,总觉得和平常见到的机顶盒不太一样,方盒边上还放了一个ipad一样的东西,霙在机器前捣鼓了一番,可能也就是打开了开关吧,她拿起平板,我想起来哪里不太一样了,这个盒子没有竖起的天线。


“希美,一起看吗?”,“哦,好。”


我和霙一块坐在床沿,凑在一起看那块平板,从霙身上飘来洗发水的香味,我和她很少有接触的那么近,上次…还是在生物教室那时候吧,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洗发水,已经记不清了。脑袋里想着的事情,不过很快就无暇顾及这个了。


『开始』


她拿手指点了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很干净的灰白色界面UI,右侧大面积空白的地方,开始出现方块字。


『下午好。』


『你们被选为了此次行动分析的实验对象。』


『如果一天能完成一个提出的课题,第二天就会得到三餐的食物分配和10点数。』


『结束实验需要100点数。』


『其他详细信息请从左侧的『详细确认』中确认。』


『第一天的食物无条件提供。』


『对于扰乱实验秩序的行为,将被扣除相应的点数,并且作为惩罚,将取消完成课题时的伙食提供。』


『无论理由如何,被实验者中的任意一方死亡,就结束实验。』


『请协助实验。』

“?”


我和霙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向对方,对这不明所以的说明面面相觑。内容相当无厘头,排版却异常工整,像是生怕我们阅读不清一样每句都以严谨的间距分行。现在开玩笑都喜欢那么认真吗,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玩笑的气氛。


“请协助实验。”我喃喃地念出来,总感觉是不太好的字眼。界面像是在等待我们阅读完,一直停留在这个界面,“看完了吗?”,“嗯。”,我伸手随便找了个地方触碰了下,屏幕暗了一下,随即亮起来,亮光的地方变多了,我抬起头,电视机和平板正显示出同样的影像。


是在一个房间里,有个男人举起一个银色的东西砸向门的瞬间,速度很快,我分辨了一下那好像是房间里的水壶,他可能是想砸门把手但砸偏了,水壶被暴力掷到门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几乎是同时,画面摇晃了一下,是砸到摄像头了吗?…感觉又不像,像是为了加强画面效果特意加上的抖动,因为遭受了那么沉重的一击,门上却看不到一点被砸坏的痕迹。


不是木头做的吗?这门。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啊!快点让我出去!”只穿着一件衬衫的男人叫喊着。


『对于扰乱实验秩序的行为,将被扣除相应的点数,并且作为惩罚,将取消完成课题时的伙食提供。』


屏幕上出现这行字,画面转暗,下一秒又恢复了,看起来还是同一个房间,刚才歇斯底里丢水壶的男人靠着墙呆坐着,自言自语着什么,我仔细听了下,似乎是“让我出去,求求你,死”,什么的句子。


『若实验对象在交换室的门打开时无故停留在交换室内,这种情况下,不提供食物和物资的补给。』


画面又转变了下,还是那个房间和男人,但男人看起来比之前都还要憔悴的多,总让我感觉像是在拍摄饥荒的纪录片里见过的那种人,脸色发青,眼眶凹陷,讲出的声音沙哑而虚弱。


『即使被试者已经危及生命也不会推翻这个规则。』


再下一张是这个男人低垂着头靠在墙边,一动不动的画面。虽然像是静止的图像,但和之前几个一样,这个应该也是拍摄状态吧……是因为那个人不再动弹,所以看起来才像是定格照片。


『为了能够顺利地进行交接,请您协助。除了必要的情况之外,不允许进入交换室,离开时请关上门。』


说明文字。


我还没能理解这种让人不舒服的东西是什么意思,就又跳到下一段影像了,这次是比之前更为激烈的,一个约摸三十岁这样的男人骑在一个年轻男生身上狠命掐他脖子的画面。


“是你!就是因为你!!”


“咕……别……不要……”


不知道是不是录制方式不一样,男生的呻吟应该很小,我们却可以很清楚地听到。


“只要你死了的话这一切就结束了!!”


“不…呃…不要……”


“唔啊!!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用力扼住对方的喉咙,发出发疯的动物般,凶狠的叫声。这个时候我应该移开视线吗,我不知道,但实际上是我连大气都不敢出,死死盯着这个画面,如果说是电影的话应该会用更加精致的分镜,这个一直没有变过方向的监视器般的镜头,因为拙劣的摄制技巧,反而显得逼真又恐怖——就好像真的谋杀现场。


『测试者不会参与实验对象之间的纠纷。』


啪。说明文字和影像突然一起中断了。屏幕一黑,亮起一行字。


『请协助实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