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回目8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1 20:30
点击:198
章节字数:20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昌撇了撇嘴角,冷笑道:“哦?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大王,王后娘娘性子虽寡淡了些,却愿放下身段与黎妃娘娘来往。您不喜大公子,她却尽力栽培,亦是要大公子对您崇敬有加。再者,您昏迷这些时日,王后娘娘虽摄政,却不越矩,每每有了对您相助的人与事,俱是十分上心的。”内侍总管边说边想,还待往下言,周昌已重重叹了口气,叫他不知所谓。


“先王曾与寡人言,萧氏,不是池中之物,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寡人不得不防。”周昌拍了拍略显酸痛的肩头,内侍总管赶紧上前帮他按着。


“大王,您是担心,王后娘娘现下所为,俱是与当日崇侯一致?”内侍总管一面为周昌按肩,一面与他搭话。


周昌点点头,又摇头,思忖片刻才道:“王后是个不爱争的,哪怕是为了那个孽种,顶多是等寡人百年后登位罢了,寡人所顾及的,是萧瑾。”


内侍总管的手一顿,旋即又继续动作,语气放的极为缓慢:“大王,依老奴看,穆侯不会与您为敌的。”


“他暂时确是不敢,王后在宫中,他又对王后所视甚重,怎会轻易与寡人翻脸?”周昌轻蔑地笑了一声,示意内侍总管停下来。


站起身,周昌才悠悠地言道:“她一日不与寡人有夫妻之实,寡人一日不会放松对萧氏的警惕,一日不会相信,萧氏对寡人的忠诚。”


“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内侍总管领了命,着手去安排。


王后娘娘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心思缜密,这些年刘安是知晓的,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促成此事,只怕还需要一个契机。


章玉堂担任御医所首席多年,多多少少受了不少妃子的恩惠,那些妃子们无非是想怀上龙嗣,在周昌面前争得宠幸罢了。


在内侍总管来寻他时,章御医便猜测着他此行的目的。


“杂家便不多言了,您只需告知杂家,王后娘娘的身子究竟如何?”内侍总管长话短说,开门见山。


章御医觑了他一眼,料想是周昌要他来问,中规中矩地道:“还望您回禀大王,王后娘娘的身子,承宠不宜过密,子嗣却是当真要不得的。”


“章御医是聪明人,杂家便不瞒你,大王与王后情深意笃,多年来便是碍着王后娘娘的身子,想着调养了许多,应当是好些了。”内侍总管这般将话挑明,让章御医反倒不好再猜测的意图。


情深意笃倒是不曾听闻,周昌昏迷之前整日花天酒地,沉迷美色却是真的,若非自己与许多御医断言王后娘娘生不出孩子,黎妃娘娘又体虚得紧,左右是出不得宫,恐怕早与那些女子一般常侍左右了。


“总管安心,若只是偶尔侍寝,尚可。”章御医低眉顺眼的模样,语气中透着无比的坚定与诚恳,内侍总管不得不信他的话:“至于黎妃娘娘,当真不宜承宠。”


再寒暄几句旁的,内侍总管离开御医所,回去复命。


不多时,御医所派来为合卺殿送药的小厮递与暖竹一大包药材,叮嘱道:“方才来时,章御医言过,王后娘娘的补药换了一味药材,已写到了方子上,还请暖竹姐姐过目。”


暖竹看着比平日里更鼓囊的一包药材,笑着赏了小厮些碎银子,道了声谢,便将药材径直送入了内殿。


萧含光正与周辞晗用晚膳,二人端坐在檀木桌子两端,规规矩矩不发一言。


见暖竹抱了东西进来,周辞晗好奇的抬头打量一番,想是母后日常的补药,寻思着问问也可,才开口脆生生地问道:“暖竹姐姐怎的不将药煎了?”


暖竹笑着将那包药材放到一边,回着周辞晗的话:“章御医言今日的补药换了一味,奴婢想着拿进来给主子过目。”


萧含光一直不言不语的进膳,闻言才抬眸看了一眼放在边上的药包,轻微点点头,暖竹便退下了。


周辞晗刚好进完,站起身擦拭着沾了汤汁的嘴唇,半晌才言了一句:“母后,儿许久未去乾元殿问安了。”


萧含光放了箸,起身摸了摸周辞晗的脑袋,温声道:“你父王身子不好,方苏醒过来,又有许多政事缠身,待他痊愈,母后带你去请安,可好?”


“嗯,儿听母后的。”周辞晗见母后的言语间未透露一丝父王对自己的不喜,便安心下来:“儿去练剑了,您近来受累,早点歇下吧。”


“好。”


送走了周辞晗,萧含光才慢悠悠拆开那药包,确是许多黑黢黢的中药材,与旁时无异,再看了看写在包纸上的字才明白过来。


原来自自己离开乾元殿,内侍总管便去问了御医所自己的身体状况。


看来,周昌又要打自己的注意了。


上次,他打姬承影的注意,便在太庙遇刺,此次若让姬承影知晓他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身上,不知那人要做出何种惊天之举呢!


萧含光无奈的笑了笑,唤暖竹进来将药拿出去煎了,再将纸处置妥当,沐浴一番,躺上了床榻。


姬承影与萧含光在乾元殿外分道扬镳,一早回到杞梁殿。现下周昌醒了,她不能再与之前一般肆无忌惮的去合卺殿了,当下便露出一副苦恼的模样。


彩儿在一旁伺候着,自是知晓主子为何脸色暗淡。


“主子,大王赏赐的那些补药奴婢已收拾妥了,今后啊,日日炖给您吃。”彩儿为姬承影布好菜,说了这样一句,便站到一边看主子的反应。


姬承影睨她一眼,知她是为逗自己开心:“你这妮子可是皮痒了?秋日里本就干燥得紧,本宫又着急上火,吃的哪门子补品。”


“主子此言差矣。”彩儿笑嘻嘻地说道:“正是秋季,大补的时日,您身子虚,无论日后要做些什么,得有个好身体撑着才是,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果真是皮紧了需得松松。”姬承影放了箸,与她嬉笑道:“何事需得要个好身子才能撑住?难不成本宫要上战场吗?”


“哎呀主子,”彩儿蓦地红了脸,连声调都降下来不少:“奴婢前几日为您收拾床榻,那枕头底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