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回目8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1 20:26
点击:271
章节字数:20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从暖竹口中知晓自家主子与王后娘娘不可与外人言说的关系之后,彩儿便时常觉着主子当真是厉害的。


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王后娘娘都能勾引上手,她对姬承影的崇敬之情简直溢于言表。尤其从萧城来的那个翠儿曾经与她透露,在萧城时,萧含光与姬承影一道上街去逛,救下她再予她生路之事,更对自家主子佩服得紧。


这般想着,几人俱是不曾注意春馆外急匆匆跑来的小厮。


那小厮脑袋上的帽子都歪了,看来是出了大事。


“彩儿姐姐,彩儿姐姐。”唤了两声,彩儿回头看着正在整理衣帽的小厮,眼神里透露出询问之色。


那小厮是姬承影选出来在安插在乾元殿的耳目,见暖竹冷菊亦在一旁,这才降了声响,道:“王大帅吃了败仗,损失惨重,大王怒不可遏,正在乾元殿发脾气呢!”


姬承影坐的位置正对着彩儿他们这边,远远望过来,认出是自己当日选出来的耳目,当即与萧含光道:“乾元殿的人一来,许是出事了,我们去看看吧。”


萧含光站起身,看了一眼那小厮,总觉着有些眼熟,却一时不知是在何处见过。


姬承影说是乾元殿的人,莫不是近来才调过去的人吗?究竟在何处见过呢?萧含光先搁在一边,与姬承影去了乾元殿。


周昌已能下地活动了,现下正斜靠在前厅的龙椅上,一脸阴沉,不知甚怒的模样。


“王后,爱妃,你们来了。”他嘴角扯出一丝不情愿的微笑盯着萧含光看。


王后与黎妃二人总是适时的出现在乾元殿,虽说这几日两人也勤来请安,到底不像之前萧含光的性子。


周昌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更不知姬承影作何要与萧含光一道,难道是甫进宫时直接的嘱咐?要她多与王后近些?


可内侍总管告诉他过,此二人姐妹情深得紧,共同进退,若是想在这宫中谋得安稳,应多靠近他这个大王才是吧?


周昌古怪的眼神在二人的身上游移着,甚至忘了问她们来的目的何在。


倒是姬承影不想周昌总是阴恻恻地看她,便主动开口:“大王,臣妾与王后娘娘方在路上,听闻有小厮言您龙体有恙,便转道来看您。”


周昌又扯出一丝微笑,似是信了她的话,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睨了一眼萧含光,与姬承影道:“爱妃,过来坐。坐到寡人身边来。”


萧含光黛眉一簇,周昌没有放过她这番神情,看在眼中,以为她看不得姬承影在自己面前得宠,更是肆无忌惮地拉了一把姬承影的衣袖,将她按在座位上。


“爱妃体谅寡人的身子,寡人很欣慰,想要什么赏赐?你说说看?”周昌笑眯眯地看着近处妩媚的美人儿,伸手想将她揽入怀中,奈何自己的身子还不曾痊愈,只得拉住了姬承影的纤手,以掌附着想要摩挲一番。


姬承影在他将手放上来的一瞬便站起身,作势便要拜倒,口中还道:“谢大王赏赐,臣妾不敢受。”


周昌没成想姬承影这番动作的拒绝之意,却皱了眉看着她拜倒的弱柳扶风的模样,轻笑着道:“爱妃有何不敢受,寡人的话还能质疑不成?起来,寡人许久未仔细看看你了,今夜便留在乾元殿陪寡人说话吧。”


竟是要她侍寝!姬承影惊怒交加,却依旧低着眉垂了眼眸,想说一句什么,却不知现下说什么好。


“大王初癒,还是紧照看着身子的好。”萧含光适时的插了句话,将姬承影救出水火。


内侍总管在一旁看着三未主子你来我往,正不知该如何,见萧含光开口,亦赔笑一句:“王后娘娘所言极是,大王,您这才苏醒过来,实在不宜...”


话未说完,周昌不耐烦的挥挥手,叫他噤声:“你且闭嘴吧,寡人清楚自己的身子,左不过是要爱妃陪寡人秉烛夜话,哼,倒是要经过你等的同意了?”


内侍总管赶忙跪到御前,颤颤巍巍地道:“老奴知错了,实是担忧您的身子。”


“好了,起来吧。”周昌觑他一眼,转头又看着萧含光,眸子里不带一丝情绪:“王后,你送来的补品倒是多的紧,寡人现下要将这些东西赐予爱妃,你可有怨言?”


怨言?她倒是想感谢周昌,若非她需得装样子将那些奇珍送与周昌,她极其愿意送与姬承影。


“臣妾自无怨言,后宫和谐乃是为大王解除后顾之忧,黎妃身子弱,您将那些奇珍赐予她自是极好的。”萧含光这才露出一个发自真心的笑,看了看坐在周昌旁边的姬承影。


她正巧也瞧过来,二人一个对视,俱是明白对方的意思。


章御医从门外进来,见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兀自松了口气,每每来乾元殿请脉,俱是压抑地紧,他生怕哪日触了周昌的眉头,叫他寻了借口与自己问罪。


“微臣给大王、王后娘娘、黎妃娘娘请安,大王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请了安,章御医便主动上前。


周昌亦是配合着挽起一圈衣袖叫他诊脉。


“章御医这几日为大王诊脉,可知大王体内余毒如何了?”姬承影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手下却是捻着奇楠手串,生怕章御医说出何种她不想听的消息来。


章御医诊毕了脉,才回道:“回娘娘的话,大王体内余毒顽固,痊愈尚需些时日,微臣已开了方子,佐亦平日里的悉心照料,假以时日,大王必回痊愈,娘娘安心。”


姬承影眉角微微一动,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放下心来。


既是身子尚未痊愈,周昌留下姬承影也是有心无力,徒惹烦恼,便放她回去,顺便带走了许多前些日子昏迷时宫里宫外送上的奇珍药材。


萧含光二人方离开乾元殿,周昌的脸色便冷了下来,玩味地看着一旁恭恭敬敬的内侍总管,半晌才开口道:“你说,王后到底想些何事?”


内侍总管不知周昌为何发问,只得据实已告:“老奴以为,王后娘娘是十分在意大王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