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回目8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1 20:31
点击:284
章节字数:20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枕头底下?自己的枕头底下有何物?怎就与好身子联系起来了?


等等,是那册《惜花录》...


姬承影此时才知晓彩儿的用意,脸色再也撑不住,红到了耳际,嗔怒道:“你这妮子,当真大胆,本宫看,你与暖竹一道时日久了,缺冷菊的调教了是不?”


提及冷菊,方才去乾元殿时便未见她跟着,不晓得萧含光吩咐她去作何了。


晔儿,晔儿,方一个时辰不见你,我便想得紧了。姬承影对着一桌子珍馐,食之无味,不知萧含光是否与自己一般,思念对方呢?


那《惜花录》想必萧含光亦是看过了,否则她与自己一样皆是未曾尝过情爱滋味的人,怎会那样撩拨自己呢?


不对不对,姬承影夹起一根青菜送入口中,漫无目的的咀嚼着,许是她不经意为之的言行,恰撩到自己的心罢了。


姬承影才不愿意承认萧含光比自己更会惹女子喜欢呢。


“主子,主子?”彩儿唤了两声,将她从臆想中惊醒:“章御医方才派了小厮来给您送补品了,现下炖好了,您看何时用?”


姬承影眨眨清丽的眸子,她听到补品二字,总觉着今日的周昌有些不对,可究竟是何处不对,她想不通。


“先搁着吧,本宫不想喝。”


“奴婢听闻,大王身边伺候的刘总管到御医所见了章御医,满脸喜色回乾元殿了。”彩儿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只下去一个小坑的饭碗,擅自往盘中又夹了些菜:“王后娘娘可嘱咐过奴婢了,要盯着您好好用膳的。”


姬承影白她一眼:“究竟谁才是你主子?”


“主子勿要动怒嘛,”彩儿哄着停箸的姬承影:“您二位还分这个?”


这说的倒像话,姬承影点点头,她知晓分开时彩儿得了萧含光吩咐,怕自己回来以后多想,扰了心神失了胃口。


她从未在彩儿面前遮掩与萧含光的亲密,这小丫头也懂察言观色,有眼力见,逢二人呆在一处,便寻个由头支走所有人,自己也随着退出去,算是个好丫头了。


也罢,她哪能时刻霸着萧含光呢?又非三岁小儿,连周辞晗都不能霸着萧含光不放,她有何借口整日与她呆在一处,又不叫旁人起疑。


那些人早起疑了,却是怀疑她是为争宠才呆在萧含光身边的。


前几日掌了辰妃的嘴,之后又在御花园内见她一次,倒是长了记性,没之前那般飞扬跋扈了。


不过,王凌然忿忿又不敢造次的模样,现下想起来依然觉得大快人心。


她早前那般嚣张,一则觉着自己为周昌诞下男丁有功,二则是倚靠着王脊檩这棵大树,现下倒好,王脊檩在外带兵损失惨重,周昌亦不想见她,她想嚣张也得分清时候。


倏地,姬承影觉着彩儿所言有几分道理,无论作何,皆需有个好身体才撑得住,便拘着面子道:“还是将那碗补品端来吧,本宫又想吃了。”


彩儿闻言,捂嘴笑了一番,赶忙点头应下,将补品端来,又哄了几句,让姬承影用完晚膳,才收拾妥。


话说那章御医,自内侍总管走后,心中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知晓姬承影与王后娘娘走得近,自己又想报姬氏的恩德,顺带照顾着王后娘娘,可内侍总管那般问是为哪般,难不成大王又起了心思?


这可不得了,虽不知姬承影为何与王后娘娘走得近,却知王后娘娘对姬承影倒是爱护有加,即便冲这个,章御医也觉着应该将今日之事告知姬承影。


次日午后,姬承影自然而然地知晓了内侍总管找他探听萧含光身子的事,亦是蹙起眉头。


她觉着周昌不会有什么好心,只单纯地关心萧含光的身子,定是在打什么主意,能否承宠?是了,她明白周昌的算盘,定要阻止此事发生。


前朝的人来报,说周昌已派了黎焕调兵前去支援王脊檩,争取入冬前将刘昱等叛贼镇压下去,萧含光也从中嗅到了不一般的味道。


“你是说,他将主意打到我身上了?”萧含光想到昨夜收到的药包上述的内容,淡然一笑,安慰着忧心忡忡的姬承影:“你安心,我不会出事的。”


“我是怕他用强。”


宫中知晓萧含光会武的人不多,可萧含光并未想暴露在周昌面前,不用武力反抗,又得顺着周昌,姬承影不知如何是好。


章御医又不知内侍总管会突然造访,自然没有准备,更何况,他不知萧含光与自己的关系,能送消息来亦是做到了本分,她不能再要求其他。


“你忘了嘛,”萧含光伸手勾了勾姬承影的琼鼻,笑道:“他早被下了诊断,不能人道,依着他的性子,能忍受自己得不到的女子让旁人得到?”


姬承影顺势握住萧含光的纤手,摩挲着叹了口气:“话虽如此,我还是害怕他做出何等伤害你的事。”


萧含光任由她握着自己,琢磨一番,半晌才道:“那我现下便不再往乾元殿跑,免得着了他的道,他送来的东西,亦搁置一旁便是了,可好?”


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只为姬承影安心,便做出允诺。


姬承影看着她温润如水的眼眸,下意识接近,又缓缓闭上眼,轻吻在萧含光唇角,旋即离开:“晔儿,昨夜...我好生想你。”


“你啊,”萧含光也如法炮制地凑过去吻了吻姬承影的唇角,笑意不减:“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姬承影脸红了一片,羞赧地紧:“你尽取笑我,竟拿先贤的诗句说自己。”


萧含光却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我倒是不知你是这般容易害羞的人,先前与王凌然对峙时那般机敏又气势的。”


“那是外人嘛,我怎能让旁人欺负了你。”姬承影离她更近些,连修长的眼睑俱是看得清楚:“晔儿这般好看,是我心悦之人,我自该护着。”


萧含光将她揽住,呵气如兰地在她耳边念道:“我只不想与她计较罢了,不过我答应你,今后再不会姑息,亦会护好自己,你安心,可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自闭控
自闭控 在 2019/11/14 19:03 发表

楼主,被吞的那几章怎么看喲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