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回目7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9 16:10
点击:234
章节字数:20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没有安全感,时常会觉着空虚,害怕,尤其是夜深人静之时,萧含光又不在身边陪她,她总觉着第二日自己不会再醒来了。


春日里的花草进了秋便日渐凋零了,连举目四望所及之处的夕阳俱是透露出一股垂暮之感。三月时在涧春亭看到的那棵樱花树,早是一丝樱色都不留,光秃秃的只剩些旁逸斜出的枝干显得突兀。


姬承影想到姬氏灭族之前,姬重与往日一般,送了些狼城的特供来蒿城,亦托人稍来一封家书,聊表思念。她自被送到蒿城,见姬重的次数及其有限,通常是一年仅一次,姬重对她的喜爱却不因不在身边养着便落与别的孩子。


毕竟,她是姬重唯一的嫡亲子嗣,若她娘亲再无所出,她便是要承继姬重爵位的人选。


周朝民风开放,对于女子继承父辈爵位之事并无不允,甚至连女子参政俱是有史可依的,只不过,女子参政等事确实少见,多是男子不成器时,家中的女子才会在外抛头露面。


“晔儿,你可生我的气?”姬承影心虚地看着萧含光,她知晓萧含光的性子,约莫是不会生气的,又担心她生气了,自己不知如何予她消气。


萧含光慢悠悠地拿起一颗火红饱满的石榴,将皮拨开,露出内里的石榴子儿递给姬承影,才回她的话:“我不生气的,哪有那般容易生气?况且,我晓得你为何这般作想。”


她不生气,再好不过了。


姬承影总算松了口气,接过她递与自己的石榴,当即表示道:“今后我不会再对你心生疑虑,若有,便叫我...”


萧含光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姬承影的唇,将她要发誓的言语堵回口中,嗔道:“说什么呢,不许咒自己。”


放下手,萧含光又拿起一颗石榴拨开,尝了尝里面的果实甜蜜的汁水,又道:“我已说了,我不生气。承影,我们每个人俱是独立个体,没有谁必须忠诚于谁,不过个人的选择罢了,你心悦我,我很欢喜,我亦是心悦你的。


只是我未曾心悦过任何人,你是第一个,我也不想再有第二个,世间种种生死相依的情爱,我皆是未曾见过,只听得一二,父母双亲之间相敬如宾,我亦是看得表面,他们私下里如何我却是不知的。


应该说,若我哪里不合你的意了,你与我说明才是,我对你俱是十分满意的,你的何种样貌我俱是喜欢,我却不知我在你心中,是何形象呢?”


萧含光一口气说了许多,字里行间让姬承影意识到萧含光对自己的爱意,她知晓这其中缺了些东西,却不知具体是什么。


“我亦是这样想的,晔儿。”握着萧含光的柔荑,姬承影不知该如何说明自己的心情,她愿意为了萧含光做任何事情,哪怕违背了她的准则,可她知晓,萧含光不会委屈她做任何事,亦不会忍受她受任何旁的委屈。


四下皆是无人,暖竹冷菊与彩儿这些人俱是站在离涧春亭上百步的地方,只看得见二位主子在说话,且面上一本正经,还以为在交谈些要紧事。


彩儿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数蚂蚁,主子不许她跟过去伺候,她又不能擅自回杞梁殿去,何况王后娘娘的二位贴身大宫女俱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随时待命。


“暖竹姐姐,冷菊姐姐,累了便活动活动吧?”彩儿不好意思自己蹲着,人家站着,便想将二人拉下水与她一道胡闹。


暖竹瞥她一眼,她早站累了,可冷菊那副冷然的面容,让她觉着一旦她应了彩儿的话蹲下去与她一道玩闹起来,冷菊便不要理自己了,只得僵硬地呵呵一笑,拒绝了彩儿的好意:“彩儿妹妹,我不累,你自个儿玩便是。”


冷菊闻言,嘴角轻微勾起,暖竹正低头腹诽,压根没有看到冷菊脸色变了些。


“你累了,歇会儿便是,何苦强撑?”冷菊语气平淡地道。


暖竹猛地抬头,错愕地看着冷菊:“当真?你不会随后去与主子告状说我玩忽职守吧?”


“你啊,”冷菊实在忍不住,轻笑出声来:“我何时给你告状过,再说了,主子何时管我们这些?”


暖竹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吐了吐舌作出一副极为委屈的模样:“我知道你不会去告状的,可你昨日凶人家的时候好过分的...”


“噫,冷菊姐姐竟会凶暖竹姐姐吗?”彩儿一听有八卦,两眼放光。


这宫里太无趣,她没什么玩得亲近的伙伴,主子和王后娘娘走得近,她才能和暖竹冷菊二人慢慢走近了些。


“可不是,你不知,昨日她可凶了,本来平日里便不动声色冷冰冰的,丝毫也无女孩子的娇媚模样...”暖竹一开腔,叽里呱啦的说了许多。


冷菊也不阻止,任她添油加醋的将自己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王形象,八风不动。


彩儿在一旁听的起劲,时不时问上一句,时不时又赞同暖竹的观点,两人说的不亦乐乎。偶然扫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当事人,冷菊面上带着的淡淡笑意却让彩儿更兴奋了。


“暖竹姐姐,冷菊姐姐好宠你哦。”彩儿凑到暖竹耳边,冷菊见她这番动作,微微皱眉。


暖竹却不以为意,反驳道:“她哪有宠我啊?整天一副没有表情的脸,活像人欠了她许多银子一般。”


“可我看冷菊姐姐是在意你才这样的啊。”彩儿想抓住证据,力证证据是对的,便问冷菊道:“冷菊姐姐,我说的可对?”


冷菊见她们俱是看过来,旋即恢复了冷淡的模样,不做表态。


暖竹见她全然不放心上的模样,气哼哼地道:“你看,她的不理你,说明你说的绝对错了,哼,人家哪里会宠我...”


说着,声音却是愈来愈低,委屈的模样又显现出来。


“不知主子和黎妃娘娘说些什么。”冷菊看她嘟着嘴委屈的模样,终是不忍,只得转了话题。


彩儿朝涧春亭里瞥了一眼,二位主子进去之后除了拉了拉小手,尝了几颗石榴,便一直在谈话,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瞧了都替她们着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