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回目7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9 16:08
点击:228
章节字数:20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说谁吵闹?!”同是妃嫔,这黎妃一而再再而三的与王凌然过不去,再加上姬承影与萧含光走得极近,她对此自然厌恶地紧。


此刻竟敢说她是吵闹,还说大王厌恶吵闹,是何居心?大王怎会因着如此荒唐的缘由厌恶她?不可能!


姬承影才懒得与她争辩,纯属浪费口舌,只是看不惯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罢了。


在王宫生存,讲究的东西极多,她这般分不清轻重尊卑,迟早要吃大亏的,倒是白瞎了那几分姿色,最终要毁在主人不晓利害的嘴上了。


萧含光伸手,微微拉住了姬承影的衣袖,示意她莫要再争辩下去了,姬承影便顺了她的意。


王凌然以为自己震住了姬承影,得意洋洋的翻了个白眼,轻蔑地勾起嘴角笑道:“连大王都未近身过,就敢言自己是宠妃,真不知自己的斤两了。”


合着王凌然竟以为那些传遍合宫的姬承影乃宠妃之言是姬承影自己传出来的,当真可笑。她主动送上门的周昌不要,不看自己的问题,不看周昌的问题,竟将脏水泼到姬承影身上了。


萧含光饶是无感于王凌然对她不敬,却不能忍姬承影在她口中如此下作。


“辰妃,本宫念你是王帅之女,为大王生养有功,未出百日,尽可饶你。若你知错,现下便给黎妃诚心道歉,否则,本宫便治你个恃宠而骄,目无王后之罪,掌嘴五十,你自己掂量。”萧含光的怒意让周遭一应人俱是猝不及防,王后娘娘何时因此等小事动怒过?


她一向是温文尔雅,宽容大度,不与人计较这些个小事的。


连跟在身边的暖竹都噤了声,姬承影知她动怒为哪般,只想王凌然识相,让她的心上人赶快消气。


没成想那王凌然倒是个硬骨头的,强撑着腰身,硬气道:“要本宫与她道歉,呵,不可能!”


“王后娘娘,大王让奴婢问您发生了何事在外面吵闹?”周昌身边的一名小婢女开了门出来问道。


萧含光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殿门,答道:“你告诉大王,辰妃与黎妃在此起了些小争执罢了,是本宫不好,这便离开。”


那小婢女福了福身,进了殿门,不肖少顷去而复返。


“王后娘娘,大王说您为后宫之主,娘娘们的事儿您看着办便好,奴婢告退。”说完,又进了乾元殿。


萧含光将平淡的目光重新放在王凌然的身上,笑得让对面的人打了个冷颤。


“你可是听到了?本宫看着办便是。既然辰妃已拒绝了道歉,那便掌嘴吧。”萧含光执起姬承影的柔荑,转头看了一眼暖竹,吩咐道:“辰妃已吵到了大王,罪加一等。此处不宜动刑,便到稍远些的地界去,掌嘴一百,跪到今日晚膳时分吧。”


“王后!你若今日打了本宫,本宫的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双臂已被合卺殿的人架住,王凌然挣扎着想要脱开,却是半点用也无。她身后的侍女小厮们为萧含光的气势震地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分毫。


萧含光丝毫不为她的威胁所动,拉起姬承影,留下一句“仔细行刑便可”翩然离去,身后只听到王凌然怒吼的声响,再无其他。


姬承影摩挲着她的手,看着萧含光平静的眼眸,知晓她还在气中,温言安慰道:“何苦为那种人生气较真呢?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我要心疼的。”


“你知我的,她时常冒犯便不计较了,竟要那般言你,我自然看不过去。”萧含光握紧了姬承影的手,认真的道。


她二人皆是未曾经历过世间情爱种种,却知晓护着对方才是要紧。


自萧城回宫,已过了些日子,姬承影甚少与合卺殿留宿,亦时刻关注着宫内流言的动向,就是怕有何种不利于萧含光的话愈传愈多。萧含光怎能不知她的用心?依照姬承影的性子,分明是不愿与这些女人们争来斗去,与她明哲保身差不离,却要因周辞晗登位之事忍耐着不取周昌性命。


哪怕是偶尔宿在一块儿,亦是身心俱疲,随时想着要成大事,私情反而搁置了。


现下周昌已醒,接下来便是要他承认周辞晗世子之位,予他一个名正言顺,便可功成身退,双宿双栖。


可此事谈何容易?


是夜,军中有人来报,王脊檩初战告捷,萧含光只说要人继续盯着,便不再言语。


乾元殿内递进了消息,周昌欣喜得紧,连称皇天庇佑,要人起了圣旨送至新山,要王脊檩一鼓作气镇压叛军。


次日一早上朝,周辞晗已卸任,不再听政主事,而是由内侍总管刘安将奏折一应呈到乾元殿由周昌过目。


“大王苏醒,王帅初战告捷,后宫的主子们为王室诞下三名男丁,当真是天佑我朝。”


“是啊,大王经历此事想必日后定会励精图治的。”


“本官已能预见太平治世即将到来了。”


“哦?韩大人已能预见了?哈哈哈...”


近几日,前朝传的俱是这般言论。


萧含光坐在涧春亭内,听着姬承影与她说话,语气中颇有不平:“我看他们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竟指望周昌那厮能开创一个盛世。”


“你啊,盛世与否与他无关,齐笑当时已与我说了的,你忘了吗?”萧含光顿了顿,继续道:“他说此番丹毒已伤了周昌的根本,即便你我不动手,他亦活不了多久的。”


“晔儿,你心软了吗?”姬承影盯着萧含光的清眸,问道。


她害怕萧含光说出是这个词汇,又怕她避开她的眼神,为她所欺。


“姬承影,”萧含光久违地唤了她的名姓,不躲开她的眸光,坦然道:“我既允了你,怎会言而无信?即便你不是我所心悦,我亦记着你我盟约之时的言语。”


姬承影放下心来,握紧萧含光的手,动容道:“我,只是...晔儿,对不起。”


她知晓萧含光的心悦,可她不知,萧含光心中的萧氏,周辞晗,与她,哪个才是最要紧,哪个又是排在最后的?


她不敢确定,萧含光是否会放过周昌,若周昌允了她周辞晗的世子之位,她是否还能如当初一般以萧氏为赌注,为她复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