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回目77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9 13:11
点击:243
章节字数:20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内侍总管将头顶有些歪斜的帽子扶正,眼角的笑意溢出了脸庞,颤颤巍巍地说道:“皇天庇佑,大王终于苏醒过来了,奴才正要去请王后娘娘过来呐!”


萧含光便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从他口中得知了确切消息,当下装作惊喜地问道:“此言可当真?!大王已然苏醒过来了吗?”


“是啊是啊,大王昏迷了这些时日,半刻前终于是苏醒过来,奴才已命贴身服侍的丫鬟过去了,现下正是要去请您,通传合宫上下这个好消息啊!”内侍总管不疑有他。


他一直将萧含光看作温厚纯良的王后,哪里会想到这位在他眼中纯良的王后娘娘竟敢派人盯着大王,甚至是盯着周昌的王位呢?


萧含光听着内侍总管的话,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吩咐道:“既然大王已然苏醒过来,自然该去通传合宫上下,你且去吧,本宫与黎妃先进去了。”


内侍总管笑眯眯地行了一礼,告退去办事了。


半刻前醒的,想着合卺殿到乾元殿的脚程,半刻不过须臾,哪够得眼线往返与两地之间,遑论她与姬承影还备了一些补品,想必这老狐狸定是得了周昌的旨意去秘密行事,而周昌真正苏醒的时辰,少说也有半个钟了。


姬承影瞥见她的眉蹙起,便知事情有异,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只拉着萧含光的手进到乾元殿内殿。


周昌果然醒了,此刻正面色苍白地斜倚着龙榻由侍女喂药呢!


他数月未曾起身,身子毕竟僵硬了些,见萧含光与姬承影进来,脸色未曾显露分毫波澜,只淡淡地开口道了句:“王后与爱妃来了。”


一旁喂药的侍女微微福了身子,继续尽心尽力小心翼翼地服侍着,不敢开口。


倒是萧含光,倏地镇定了心神,冲着周昌面无表情的脸色关切地问道:“王上现下醒来,可觉得龙体有何处不适?”


“寡人听闻,昏迷这些时日,王后与爱妃来探视的最是勤尽,闲余还要打理后宫诸多事宜,真是辛苦你了。”周昌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咽下最后一勺汤药,抬了抬下巴示意所有在内殿伺候的侍女先出去。


萧含光亦不敢妄加揣测,她不知内侍总管收到了哪些情报,对她有益还是有害,亦不知那些情报有多少已让周昌知晓了。


姬承影立在稍远些的地方,俏生生的开口,打破了两人互相试探的僵局:“王后娘娘打理后宫,本就是职责所在,应该的。王上大病初醒,该多加调理才是,那些个琐事,前朝与后宫俱是能应付得来。”


周昌冷哼一声,看了一眼不再搭话的萧含光,又道:“寡人还听闻,众臣为寡人选定了世子?”


萧含光知他意有所指,只得委婉地辩解道:“世子乃国本,安邦定国之要,还需您的首肯,下旨予他一个名正言顺。且三子尚幼,您若是有不满,重新废立便是。”


周昌藏在薄被下的右手摩挲着玉扳指,目光在姬承影与萧含光之间转了两圈,才道:“世子废立乃是大事,你们竟别出心裁地选了世子,很好。


寡人还听闻,源城等东部八城叛乱了?”


“是,经众位大臣商议,已派了王脊檩为柱国大将军,前去镇压。”萧含光垂首。


殿外的阳光照进窗棂,萧含光站在暗处,隐去了脸上的颜色,姬承影觉得这番话中有什么关键,但是她却抓不到。


周昌看向姬承影,问道:“爱妃近日身子可好些了?”


话锋一转,姬承影有些措手不及,面带微笑地回道:“臣妾身子已好些了,多谢王上挂念。倒是您龙体未愈,现下便要处理政事,仔细耽误了身子。”


“王上,章御医来了。”门口响起一婢女的声音,随即门被打开,放了章御医进来,又合上门。


“大王万岁万万岁!”章御医跪倒磕头,周昌叫他起身,他便跪到龙榻前为周昌诊脉。


此间气氛有些奇怪,章御医见二位主子俱是站在一旁,面上也看不出喜怒,不知是否打断了同盟的重要谈话,只想诊了脉尽快回御医所去。


“寡人还要几日能痊愈,上朝听政?”周昌冷冷地看着章御医,随口问道。


章御医不紧不慢地收回手,答道:“王上的余毒未清,不过无碍,只需日日精细调养,数月之后便可痊愈,微臣为您开个方子,清余毒,养精神,只是现下您不宜过度劳累。”


周昌嘴角一勾,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章御医:“寡人听闻治好寡人的是一个叫齐笑的民间郎中,此刻他人在何处?寡人要重重赏他。”


“回大王,”章御医有些迟疑地道:“齐笑确是为您解毒的人,可昨日他收到家中来信,说是母亲病重,急需他回去医治,微臣等不便将人强留宫中,便放他离去,现下不知行到了何处。”


周昌听罢,猛然眯起眼眸,怒道:“你们竟不待寡人苏醒,便将人放走了?!”


章御医赶紧匍匐下来,五体投地地拜道:“大王息怒,微臣等俱是为您诊脉过后,才放他离去的,他去时留下了地域可寻,若您要找,现下便可去寻他来。”


“也罢,寡人已然苏醒,不必追究此等小事了。”周昌闭上眼,又添一句:“你们都退下吧,叫小刘子进来。”


萧含光三人互相看了彼此,纷纷告退。


甫出了乾元殿的门,见辰妃王凌然待了一众灵昆殿的人急匆匆往这边赶,章御医与姬承影说了几句话先离开,萧含光便等着王凌然过来。


到了门口,王凌然随意一福身,挑眉敷衍着道:“臣妾问王后娘娘安。”


萧含光面色如常地看了看她身后的大部队,不由得道:“平身吧,辰妃带这些人来乾元殿作何?”


“王后娘娘这问的是哪里话,”王凌然绢帕一甩,不耐烦的回话:“大王苏醒的事已通传了合宫上下,难不成王后娘娘不允臣妾等来探望大王?”


姬承影最见不惯她这嚣张的嘴脸,站到萧含光面前,与她争锋相对:“王后娘娘自不会不允你们来探望,只是你带着这些人,竟不知大王方才苏醒,厌恶应付吵闹之人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