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回目1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8 23:21
点击:221
章节字数:20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姬承影翩然一笑,道:“我与绛侯其实,无甚要紧的干系。”


“你与我说这些,为何?”萧瑾眯了眯眼,警惕地盯着姬承影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眸,他当真猜不透,面前的女子究竟是何居心。


姬承影见他如此,不由得退回了座位,才道:“我是姬承影,想必您知晓,我入宫,是绛侯送进来的,那么他便可能是忠于王室的人。王室一直以来都是暗地里打压萧氏一族,难道您竟不知吗?”


“住口!”萧瑾猛然起身,对姬承影怒目而视,气冲冲道:“你便是已此来挑拨王室与萧氏的关系,让我儿听你的话,要行大逆不道之事吗?!”


“萧伯父您坐下,莫要生气,先听我一言再做论断如何?”姬承影并未被萧瑾的气势吓到,她一早便知道,要说服萧瑾,得到萧瑾的支持,萧含光与她谋划之事才能顺利。


姬承影清了清嗓子,又道:“我父侯已然身死,当今周国除去王室,只剩萧氏势力如日中天,若说王脊檩与黎焕,与您自不能比较。三足鼎立的局势已是打破,难道您韬光养晦,不就是怕王室如打压姬氏一族一般,将萧氏残害殆尽吗?”


这句话说到萧瑾的心里,他怕,所以他明哲保身,他万事低调,从不出头,甚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先王唯一的子嗣一词换取萧氏一族偏安西部。


姬承影见他垂下眼睑,才继续说道:“您一再让步,称病不朝,却留在蒿城,任王室监视。明知晔儿在宫中不招周昌喜爱,亦是看他不上,却还是要将她嫁进宫来。您与夫人鹣鲽情深,不想回萧城陪伴左右吗?您定是想的,可王室不允,您有家不能回。您亦是知晓的吧...”


姬承影顿了顿,随即下了一记猛药:“无论您多委曲求全,若王室还是不肯放过您,萧氏,还是保不住,难逃与姬氏一族一样的下场。到时候,谁才是萧氏的罪人呢?”


“你不必再言!”萧瑾豁然抬头,眸光清明,灼灼地盯着姬承影道:“你们的事我可以不管,不反对亦不会支持,只是,若事发,你不得将我儿拖下水,否则,我要你姬氏一族绝后断根。”


说完,阴沉着脸大步离去。


“爹爹...”萧含光唤不住快步离去的萧瑾,只得放弃,回首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姬承影,嗔道:“你啊,将咱们的最大助力给说跑了。”


“晔儿,”姬承影上前悄然拉住萧含光的手,紧紧握在手心,认真的道:“你安心,若当真事发,我便将罪责一律扛下来。你父侯现下说了不反对,便是很好了,容他回去想想清楚吧。”


萧含光无奈地看了一眼沉浸在点心里的周辞晗,不知他能听懂多少。


只得点点头,抚着额叹道:“算了,爹爹不阻止便是相助我们,日后他会明白,我今日的苦心孤诣俱是为了萧氏着想。”


“嗯。”姬承影只得与萧含光一道看着周辞晗,轻轻颔首。


倒是周辞晗,已将手中的点心吃完,乖巧的伸出双手叫冷菊帮他擦拭干净,走到萧含光面前,看着站在一边兀自叹气的二人,糯糯地开口问道:“母后,黎娘娘,方才为何要同外祖争执呢?”


“这非是争执,”萧含光笑着俯下腰身刮了刮周辞晗的红润小脸蛋,温柔的解释道:“不过是母后与你外祖的立场不同罢了。你要知,母后,黎娘娘与外祖俱是一道的人啊。”


“儿不懂...”母后说是一道的人,也就是说,是一起的,那是一起的为何还要大声争执呢?外祖走时分明是异常气恼。


周辞晗到底年少,萧含光不会怪他不懂这些人情世故,现下他能知晓对错,初步涉猎国事已是不易。


萧含光重新直起腰背,摸了摸周辞晗的脑袋,幽幽地道:“待儿长大了,便懂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周辞晗识趣地紧,他见萧含光不愿多说,便闭口不言,只待日后找着机会问外祖才好。


正盘算着,冷菊便过来带他去做夫子布置的课业,留下姬承影与萧含光二人在合卺殿内继续品茗论事了。


“主子!主子!”暖竹慌张地跑了进来,大口喘着气,像是有何等要命的事一般。


萧含光柳眉微蹙,问道:“何事慌张?我说过你多少次了,遇事要沉稳,你这般莽撞,要冲撞了哪个,可怎么得了?”


“是是,奴婢知错。”暖竹稳住身形,又急忙开口道:“是大王,大王他醒了!”


萧含光一听此话,猛然站起,随即问道:“当真?从哪传来的消息?”


“是咱派去乾元殿的眼线...”瞄了一眼施施然吃着水果的姬承影,想着自家主子与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暖竹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您先前叫奴婢派人盯着乾元殿,那人回报说今日刘总管面色掩饰不住的欣喜,想必是发生了何种连他这只老狐狸都忍不住要欢喜的事,料想是大王醒了。”


萧含光垂眼思索着,姬承影便站起身,掏出绢帕将手擦拭干净,执起萧含光的右手,柔声道:“是否是他醒了,不如去看看?”


“自是要去看的,只是,周昌性子多疑,甫一醒了,我们便去看,他万一怀疑我们在他身边安插亲信眼线,如何是好?”萧含光狐疑的看了一眼自信满满的姬承影,问道。


姬承影一面往外走着,一面看向合卺殿四周,笑地讳莫如深,半晌才意味深长地道:“你忘啦,定不止我们盯着乾元殿呢,周昌苏醒这样的大事,内侍总管纵有再深的心思,怎会隐瞒?不肖多久,肯定要通传合宫的。”


萧含光何尝没有想到此处,却还是随着姬承影挪动步子,二人带了与往日无异的补品去了乾元殿。


甫到门口,便见刘总管走到了门边,正巧与萧含光二人遇见了,竟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总管这般着急忙慌的作何?”萧含光眼疾手快地扶住他,明知故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