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番外2:舞台剧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0
点击:485
章节字数:60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走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爱你远过于爱我自己,因为我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跟自己作对。别留在这儿,走吧;好好留着你的活命,以后也可以对人家说,是一个疯子发了慈悲,叫你逃走的。】

【我不听你这种鬼话;你是一个罪犯,我要逮捕你。】

【卡卡卡卡!拉普兰德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能面带微笑演这句台词!】梓兰叫停了摄像机,怒斥着拉普兰德的表情处理非常怪异【这是罗密欧和情敌帕里斯的对话,请你多带点面对情敌应有的表情。】

【哦呵呵呵呵,可是接下来不就要杀了她了吗?面对将死之人难道不应该用笑容将她送入她该去的地方?】拉普兰德手抵着嘴笑道。

【不!她们的矛盾还没爆发!她们不知道要杀掉对方,不能用微笑!】

【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杀人的时候可以笑吧?】

【随你,但是这个部分绝对不能笑!】梓兰几乎是咆哮的跟拉普兰德交待这些问题,还来不及喘气便接着痛斥饰演帕里斯的红【还有你猎狼人!感情!感情!你是有感情的生物不是机器人!我希望你演这段的时候多带点愤怒的情感!】

【红觉得红很愤怒。】

【......】又是机翻试的回答,除了几分可爱没了更多的情感【好吧好吧,你注意点不要捧读......好,我们再来action!】

【好好留着你的活命,以后也可以对人家说,是一个疯子发了慈悲,叫你逃走的。】

【我不听你这种鬼话;你是一个罪犯,我要逮捕....】

【停停停停!我刚说的你们都没听到嘛?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们这是给博士生日准备的舞台剧!认真一点啊!你们两个先给我去休息室自我反省一下!】说罢,梓兰要月见夜把人赶走,结果月见夜又是一套牛郎式的礼仪,麻烦有拖慢惹的梓兰脾气最终爆发了。

被赶走的两人甚至连休息室都进不去,只能结伴在走道里徘徊,拉普兰德倒是没什么,红却在复习舞台剧的台词。

为了给博士个难忘的生日,罗德岛的干员们决定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给博士作为生日礼物,拉普兰德饰演罗密欧,这是凯尔希钦定的,德克萨斯饰演朱丽叶是拉普兰德要求的,而饰演帕里斯红却是红自己要求的。

【喂猎狼人,你表演的太过僵硬了。】

【拉普在说红嘛?】

【难道还有第三个人吗?】

【红觉得红演的还不错,倒是拉普演的罗密欧性格不对位。】

【倒是教训起我来了。】

【红只是表述事实,拉普演的罗密欧像流氓。】

一声巨响,拉普兰德的手臂撞在红身后的墙壁上【不如我们比一场,下次舞台剧开机,看看我们谁会得到梓兰的认可,怎么样?机器人?】

【红不是机器人,红很努力了。】

【就算努力了也还是捧读,有什么用处呢?】

【红接受拉普的挑战。】

【很好,明天见。】说完拉普兰德回宿舍准备台词去了,抛下红一个人在走廊上踱步徘徊念台词。

今天的梓兰脾气不好所以关停了今天舞台剧的所有彩排,从排练室出来的演员们都能看见红独自一人练习台词,只是无论她怎么练习,语言和发音还是那么枯燥,不由得让人怀疑起了梓兰选人的正确性。

【额......那个.....红小姐?】

【你找红有事?】红放下了台词本,眼前是那个人气偶像空,那个自己调查中发现并非鲁珀族的少女,也难怪大家都这么喜欢她,以往只是暗中观察,现在近距离看,她的双眼是那么澄澈通透,被誉为星星也不为过。

【红小姐练台词本很辛苦呢,不过空在这里想提几个建议。】

【你说。】

没想到猎狼人如此爽快,也不像传闻里的扞格不通,亦或者是红十分重视这次与拉普兰德的比试想方设法的获胜罢了【我想说就一点,在表演的时候红小姐需要把自称改一下。】

【红.....怎么做?】

【额....哈哈,你看你演的是帕里斯,帕里斯可不会自称自己“红”吧,正常的话应该都是叫自己“我”。】

【“我”?】

【对,红小姐可以在表演的时候试一试,用“我”作为自称的话才能融入这个角色哦,也不会生硬刻板......嗯.....冒昧的问一下,红小姐是在和拉普兰德小姐比试吗?不好意思刚刚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听见了。】

【是。】

【嗯,拉普兰德小姐的问题和你一样,都把真实自己当做舞台剧角色,而不是融入角色,所以拉普兰德小姐演的罗密欧就像拉普兰德自己而不像罗密欧,红小姐也是,梓兰小姐今天这么生气就是因为你们都太自我了,不能把自己和角色区分开,也不能与其融为一体。】

【......红.....“我”会试试的。】空走了,红也回房了,空荡的走廊没有了动静,声控灯也就自动收束了光源,空的一番话撼动了红,红想赢,想赢过拉普兰德,作为猎狼人,狼是猎物,猎狼人没有理由败给猎物,好胜心就像桶盛满着能量的油桶,让车辆驶向未知的方向。

只要一次,就一次就好,让红对自己的自称改为“我”,她必然是另一个人。

距离博士生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梓兰依然没有让红和拉普兰德一起排练,而是将她们分开,无论她们和谁一起演戏都没有问题,唯独她们俩放在一起问题频出,梓兰不得不将她们分开,打算用最后的几天单独磨合她们两,现在她们只要在旁边干站着看另一方表演。

【啊,朱丽叶!要是你感觉到像我一样多的快乐,要是你的灵唇慧舌,能够宣述你衷心的快乐,那么让空气中满布着从你嘴里吐出来的芳香,用无比的妙乐把这一次会晤中我们两人给与彼此的无限欢欣倾吐出来吧。】

【充实的思想不在于言语的富丽;只有乞儿才能够计数他的家私。真诚的爱情充溢在我的心里,我无法估计自己享有的财富。】

【对对对,就在这里加个吻戏!】梓兰冲着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喊到,拉普兰德反应迅速,她很喜欢看德克萨斯不知所措或是被人施压时的狼狈感,上前就搂住了德克萨斯的腰,还在德克萨斯反应迅速用手掌挡住了拉普兰德的攻势。

【嘿诶~德克萨斯,只是演戏而已你也会害羞啊。】

【傻狗。】德克萨斯推开拉普兰德的脸挣脱出了拉普兰德的环抱【梓兰小姐,这一段的吻戏能不能用假吻。】

【可以是可以,就是在观感上稍弱点。】

【就这样吧,不能跟拉普兰德接吻,即使演戏也不行。】

【哈哈哈哈哈,德克萨斯还是个孩子嘛,害羞的年纪还没过吗?】拉普兰德在一旁捧腹嘲讽道。


德克萨斯的剑已经抵在了拉普兰德的下巴,这只是个警告,否则就刚刚拉普兰德暴露的空挡注意要了她的命。

【不用这么生气吧,德克萨斯。】拉普兰德有些冒冷汗,德克萨斯总归是不会真的伤害她,但这个警告明显是自己惹到德克萨斯不愉快了【你要是再胡闹,朱丽叶这个位置马上换人。】

【好好好,不闹不闹。】

红收起了匕首,若是刚刚德克萨斯的行为再过激点,红可能就要出手了吧。

【可恶。】小小的声音从边上传来,是空的抱怨【你看到了嘛!她刚刚....她刚刚就要亲德克萨斯小姐了啊!臭狗狗!】而当空回头才发现自己揪着红的大衣抱怨这事,转头才看到能天使在另一边,她以为她在和能天使说话。

【不好意思,红小姐,我以为是......噫!】这声惊叫引来了全部人的目光,只见到空表情惊恐万分,恐惧的目光只投向了猎狼人红,她以为是她说了拉普兰德的不是。

红也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表情让空感到了恐惧,拉起兜帽离开了排练室,寻了个角落坐下来。

红承认自己刚刚其实是逃出来的,她很清楚空看到她的表情并不是针对空的口无遮拦,而是为了拉普兰德。

两件事,德克萨斯对拉普兰德生命的威胁激怒了红,但这不是开始,而是那场吻戏,让红浑身不自在,绳子从心里绞住向下拖拽了整个身体,这份疼痛让红烦躁混乱,失去判断,不再冷静下来的红面对德克萨斯对拉普兰德的威胁已经拔刀险些丢了出去,将这份心情压抑下去只会导致自己面目的狰狞。

为了摆脱疼痛和愤怒,红逃出了排练室。

刚刚听说梓兰要拉普兰德当舞台剧主角的时候红就开始物色想要饰演的角色,她也想和拉普兰德一起为博士的生日演出,她明白自己不适合饰演朱丽叶,于是她决定选一个与拉普兰德对立的角色,也就是罗密欧的情敌帕里斯。

但她还是没想到,拉普拉斯主动提出要德克萨斯饰演朱丽叶的要求。

也没想到拉普兰德回如此认真对待这个吻戏。

【红.....很难受.....】红也不知道拉普兰德什么时候才愿意正视自己,好不容易才和拉普兰德成为朋友,两人却在戏里难以配合,甚至因此发生了矛盾。

【也是红.....也是“我”自找的。】是啊,本来就不该为这种事烦恼,红终于改变了她的自称,或许也就此刻进行了一次蜕变。

红自下决定,独自排练自己的剧本。

临近博士的生日,梓兰和德克萨斯却被派出外勤,女主角和导演不在戏可演不下去了,干员们也只能草草排练便去办博士交待的任务了,要是拒绝博士的任务被问起原因可就暴露了为博士生日筹备舞台剧的事。

博士生日的那天大家不得不硬着头皮登上舞台,在后台梓兰找到了红和拉普兰德,单独叮嘱她们俩必须要配合好,尤其是对手戏的时候,前往不要掉链子,也别太自我了,毕竟这是表演给博士庆生的,大家都准备了很久,可别坏了大家的努力。

【愿上天祝福这神圣的结合,不要让日后的懊恨把我们谴责!】

【阿门,阿门!可是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悲哀的后果,都抵不过我在看见她这短短一分钟内的欢乐.......】

【不错啊,梓兰这都是你准备的吗?】博士坐在台下惊叹着干员们的精彩演出。

【不是不是,是大家一起准备的,我只是导演而已。】

【能导演成这样也很了不起了,谢谢你们为我准备的生日礼物。】

【没事,这应该的.....】

【拉普兰德这身打扮是真的帅气,梓兰你挑衣服的眼光还不赖嘛!】博士赞许着梓兰的功劳,也为台上的俊男美女赞颂着【诶诶!罗密欧与朱丽叶秘密婚礼以后是不是有个吻戏啊!】

【有是有啦,但是德克萨斯要求只能假吻,所以拉普兰德没这个机会啦。】

【是嘛,我还以为你们会选红来当朱丽叶呢,就上次传的沸沸扬扬关于她们俩暧昧的事情。】博士咬着嘴里的薯条说着。

【那毕竟是谣传,朱丽叶这个位置也是拉普兰德要求德克萨斯饰演的,对了博士你真的不试试爆米花吗?不对,这是舞台剧不是看电影!】

【没事啦我吃两口就行.....】就在博士和梓兰相互夸赞的时候舞台剧也进入下半场的高潮部分。

【哇哦,红这身也......这可比拉普兰德帅多了呀......】

【这.....好像不是我挑的衣服吧。】

【那当然是我挑的啦!】梓兰才发现坐在博士身边还有一个人,就是红的直属负责人凯尔希。

【不过这个要求倒是红自己提出来的。】

【不愧是你。】博士和梓兰异口同声的说到。

【你无情的泥土,吞噬了世上最可爱的人儿,我要擘开你的馋吻,索性让你再吃一个饱!】台上的拉普兰德依照剧本的内容撬开了装着德克萨斯的棺材,德克萨斯黑长直美人也就在棺材被撬开的一瞬间惊艳了台下的众人。

【怎么样!还是我挑的好吧。】梓兰翘着鼻子自豪的向博士和凯尔希炫耀道。

【那是德克萨斯长得池。】博士点头赞同这凯尔希的话,不过要是让红换上可能又是另一种风格的惊艳吧【嘘嘘,到红了。】

【万恶的蒙太古!停止你的罪恶的工作,难道你欺骗了我还不够,还要在死人身上发泄你的仇恨吗?该死的凶徒,赶快束手就捕,跟我见官去!】

【我.....???我果然该死,所以才到这儿来。年轻人,不要激怒一个不顾死活的人,快快离开我走吧。】

【博士,这部分是不是改了啊,拉普兰德这显然是没料到啊。】

【梓兰这段是临时改的吗?】

【我不知道啊,这.....红是怎么回事又掉链子了?】梓兰欲要起身想在台下提醒红但遭到了博士的拦阻【算了,就这样吧,这不也挺有趣的嘛,即兴发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年轻人,请你不要激动我的怒气,使我再犯一次罪;啊,走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爱你远过于爱我自己,因为我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跟自己作对。别留在这儿,走吧;好好留着你的活命,以后也可以对人家说,是一个疯子发了慈悲,叫你逃走的。】

【既然你爱我,又为何从不正视我,我不在乎你对天的发誓,你的誓言远不如你的行动所带来的真实,我会留在这的,我也是疯子,我爱你远过于爱我自己,既然我们相爱又为何要我逃走,真正逃走的是你,而非我自己。】

【你一定要激怒我吗?那么好,来,朋友!】拉普兰德还是不能理解红为什么要擅自更改台词,但她也大致明白了这些话是红要说给自己的【喂,猎狼人你怎么回事,想赢我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吧!】拉普兰德小声的问到。

根据剧本接下来是两人的武戏,而帕里斯将在这段对决中死于罗密欧的剑下。

【喂!红你记得要输啊,你不能把拉普兰德打倒。】梓兰还是看不下去冲到舞台的角落警告红的行为已经出格了。

但是谁理她呢。

【朋友?若我真的是你的朋友,为何我直至今日都没见到你对我的在意,你存在的意义高于我的朋友的意义,我的心情你从未察觉。】红的每一剑都在逼退拉普兰德,在舞台上输给猎狼人,脸可要丢大了,拉普兰德被迫使出全力抵抗红的攻势。

【红什么时候开始用“我”来自称了啊。】

【演戏呢,用“我”不是才正常吗?对吧梓兰。】

【确实,但是红什么时候用“我”自称我是真的不知道,或许就是我不在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吧?】

【我觉得红用“我”自称以后就像还了个人一样,感觉.....更.....怎么说呢?】

【更像个女友在质问对象吧。】

【是.....这种感觉吧,但是红原来就没有这种气质啊。】

【她可能真的融入了这个角色,只是爱的人不是朱丽叶,而是罗密欧。】


拉普兰德的剑被红的匕首弹开了,红顺势扑倒拉普兰德骑乘在拉普兰德没有遮掩的腹部上【罗密欧,我爱你,请你和朱丽叶分开吧,你们两家是世仇,而我不一样,我比她的家族更有钱,更有前途,我是个伯爵,我是亲王的亲戚,我爱你远胜过她爱你,请你看着我的眼睛。】红捧起了拉普兰德的脸,剧情的变化之快拉普兰德猝不及防,只是看着眼前想发疯似的猎狼人和她身后棺材里闭着眼的德克萨斯。

结果红将拉普兰德的嘴捧到了自己嘴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德克萨斯拒绝拉普兰德的吻戏。

【好吧,我算是明白了亲爱的帕里斯,我理解了你传达的情感,我正视你对我的爱,但是你知道,我罗密欧对朱丽叶千万次的誓言从不是虚假的花言巧语。】

【可她若是坚信你的爱又为何在棺材里继续装死,不去正视你的感情?我们是同类人,我爱你远胜于她爱你,我对你至死不渝,而她却只能像钓鱼一般哄骗你上钩。】拉普兰德沉默了,她静静地听着红的话,也不敢看向边上棺材里的德克萨斯,尽管她是那么吸引眼球的美,讽刺的是眼前的猎狼人,反而是那么的顺眼,不可否认,猎狼人说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真实,想不到平时沉默寡言的她,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只是这些表白实在露骨,自己也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来吧罗密欧,抛弃掉那个视你为玩物的渔人,我帕里斯对你的每一寸爱,就像这每一片的上帝划分陆地一样,不可分割,来吧罗密欧,很我一起创造另一个美丽的新世界!】红伸出了手拉了地上的拉普兰德【来吧,我的爱人,就像你爱你曾经爱过的人一样爱我,向我索吻,让我的每一个举动都为你而执行,我对你百求必应,我对你爱如海洋的潮水,包容你,任你在海洋里遨游,保护你,让你远离渔人不再受苦。】

拉普兰德还是忍不住噗呲笑了出声,既然都到了一步了,若是不在配合她,这场戏可就真的搞砸了【哈哈哈哈哈.....好的,我亲爱的帕里斯,快让我进入你的大海吧。】

【你也终于肯直面我的情感了吗?】说罢红抱住了拉普兰德小声在她的耳边问道【红....演的不错吧?】

舞台的光束照在两人的身上,红临时更改的剧本,让着舞台剧升上了另一个高度,但后续的故事实在无从下手,舞台剧只能就此结束,两人相拥直至观众的掌声结束,舞台的帷幕落下,红才听到了拉普兰德的回答。

【我很喜欢你的表演。】

【嗯,红也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