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慕斯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6
点击:468
章节字数:39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过后博士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撞开了【博士!你听我说!】

【不好意思夜烟我现在比较忙,明天还要....】

【是慕斯!是慕斯的事!】

【慕....慕斯?怎么了嘛!】结果博士只见着夜烟撑着张开的双腿喘着粗气,滑稽的样子像刚搬完砖的抠脚大汉。

【哈....慕斯.....哈..慕斯她...哈.....】

【停停停,你慢慢说慢慢说,别着急。】

【就是.....博士你之前说.....说不带慕斯出外勤......慕斯....哈....慕斯以为你把她当花瓶,闹了好几天了.....哈.....】夜烟觉得这件事不能再怠慢了,今天如果不解决这个事,明天博士一走慕斯那边就会走向最坏的结果,主要是慕斯这么可爱,夜烟可不想看她从此郁郁寡欢。

【这事不打紧,等我回.....】

【不要又逃避了啊!】夜烟为了震醒这个博士喊叫声都破了音,谁让这个博士从来都是只管撩不管结果也不负责的。

【我....我我逃避什么了???】

【你要是不喜欢慕斯就不要天天这么暧昧的叫她,还对她这么好,到最后却对她不管不顾!】

【夜烟,你可能是误会了....我.....】

【没有什么好误会的,你要不负责,我来负责,占着慕斯又不撸猫,你要就去找凯尔希医生吧。】夜烟吸了吸鼻涕,压低了帽子不让博士看到自己的样子【撒比博士!】摔门离开。

【这是咋了啊,我回来再跟慕斯解释不也一样吗?】博士挠头,想是夜烟要是哭着跑出去怕是又要掀起什么麻烦事了,至少也会有少女夜烟哭着从博士办公室跑出之类的绯闻吧。

结果确实如此,博士一开门就有几个干员想是看人渣一般看向博士,喂喂,明明自己的人气威望挺高的不是吗?怎么......这就倒戈啦?而且就在远处那边,凯尔希拖着人字拖缓缓向博士走来。

【喂臭女人,你又跟别的干员搞暧昧啊?】

【没,不是这是误会我......】

【先不说这个,红那边刚刚跟我汇报过情况了。】

你们罗德岛的人能不能不插嘴啊!这个误会不解开可证明不了博士的清白。

【红怎么说。】

【可能跟你汇报的内容一样吧,只是我可能比你要多一点消息。】

【嘛,也是,比起我来说,她更信任你一点,不过红这么信任你,你还告诉我有点不好吧?】凯尔希听后拉着博士的耳朵让她低头听自己说话【红说......拉普兰德亲她了。】

【啊?啊!!!什么情况!】

【我也想问你呢,还不都是你整的幺蛾子,就上次红从拉普兰德房里出来,整个罗德岛都在说她们交往,还好这次的事情只有她们和你和我知道,要不然事情又要闹大了。】

【可是红说明天的行动她要和拉普兰德分开行动。】博士谨慎的用气声告诉凯尔希,可没想到凯尔希竟少有的炸了毛,满嘴不知道哪个地方方言的粗口。

【喂喂,红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已至于这么骂她吗?】

【我在骂拉普兰德!这家伙绝对是占了红的便宜还不负责的,否则红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要和拉普兰德分开行动,不然她们按你所说的现在关系肯定非常好。】

【额.....这个.....抱歉我没想到.....】这会看到暴跳如雷的凯尔希,博士总算是屈服了,本想满足拉普兰德的愿望让拉普兰德别再这么要事情就行了,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一步,连猎狼人都管不了他了吗?

【我都说了我在骂拉普兰德,没有怪你,你的决定还是那么正确,就是这个拉普兰德.....气死我了,怎么跟个直男似的。】

【你这么说我都觉得自己直了,拉普兰德又咋了啊?】

【你还不懂吗?臭女人平时那么聪明这时候装傻,你自己想吧。】凯尔希甩下狠话拖拉这人字拖气呼呼的回医疗部去了。

【这都是什么啊?】博士还是一脸茫然,显然对这件事还是没有怎么理解,嘛,先追上夜烟再说。

【喂夜烟,别躲了。】远远的博士就看见了夜烟宽大的帽角暴露在星熊的身后,真要躲起来起码把帽子拿下来吧,这夜烟该不会也是个秃头?诶?等等!星熊?

【博士,嗨......】星熊冒着冷汗,一手朝后挡着夜烟,老好人星熊一定受了夜烟的委托帮助她躲避博士了吧。

【星熊你怎么......魏彦吾知道了?】博士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走近恐吓着夜烟【等等再抓你!】

【差.....差不多吧......所以我和陈长官就回来了。】

【你们龙门果然在罗德岛安插内线了吧!这个魏彦吾,等这次事件结束,我可要他给我补偿让我低三下四的仇。】

【嘿嘿.....博士,那个.......明天我也能跟过去吗?】星熊见状也不再敢袒护身后的夜烟了,把极不情愿的夜烟推到了博士跟前,不愧是鬼,力气之大夜烟两脚杵地也还是被推了出去。

【龙门也想跟卡西米尔建交?】博士边说着一把将夜烟拽向自己怀里揉搓起夜烟粉嫩的脸颊。

【搭个顺风车呗......嘿嘿.....】

【这得看卡西米尔那边的意愿了,不过先说好,这顺风车搭上了要魏彦吾亲自给我倒酒,要花式的。】

【我回跟长官说的,您放心。】

【我看这回凛冬怎么说,我要是当时强硬可就没有魏彦吾给我倒酒的机会了,她可真以为什么事都那么简单啊,光有气势什么都办不成。】博士嘴里碎碎念着,浑然不觉手里夜烟的脸都快被揉成面团了,直到夜烟失声叫哭才饶过了她。

【不过博士,那个猎狼人和白狼真的在谈恋爱吗?】

【怎么?熊警官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想不到星熊居然会问起红和拉普兰德的事,她俩的事有必要什么人都来问吗?该不会她们真的在交往吧!感觉全罗德岛都在关心这件事。

【嗨没有,就是外勤那天我和陈长官一起吃早餐,你知道的陈长官对饮食很挑剔的,我多夹了几个包子给她都被训了。】星熊和博士面面相觑,好像两人有着共同经历似的,相互点点头就差眼角闪点如见知己的眼泪,是的,博士也跟陈吃饭时被训了,同一个原因。

【那天我和陈长官一起吃饭,我们看到了那个猎狼人。】又是红?你和拉普兰德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博士还以为红能让自己省点心,结果跟拉普兰德一样,鲁珀族都这么不好管理,博士现在想来普罗旺斯才是几个鲁珀族干员里最乖的一个了吧。

【我们俩就看见那个猎狼人在挑早餐,看了会找旁边的人问拉普兰德平时都喜欢吃什么,陈长官就硬说猎狼人和拉普兰德在谈恋爱,我啥都没看出来啊,就帮忙打饭?】

【是啊,这能看出啥啊,她们那天好像才刚成为朋友吧,怎么陈长官也相信这些谣言啊。】

【就这个问题陈长官就闹脾气啦,直到昨天才理我,今天就要我来问你证实一下。】星熊抱着手臂,表情有些不耐烦,毕竟对星熊这种性格的人来说,别人谈不谈恋爱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嘛,这个陈怎么就会八卦上这件事,脾气还这么差。

【是呢,龙门的警察要是脾气不差点,可抓不到暴徒呢。】陈从星熊的背后出现,吓的星熊脊背发凉,嘴角瞬间向下压去,

【我呢,那天跟星熊吃饭,看见那个猎狼人四处问别人白狼都喜欢吃什么,按理说我也不会去关心这些事情的,但是博士你更了解干员们的情况,要知道猎狼人本身就受人排斥,她还去问关于另一位受排斥对象的情况,你觉得这不能代表什么嘛?】

【我.....觉得不能代表什么。】

【看吧,博士也说没什么,本来就没有的事......】星熊刚以为博士给自己长了长气势,就被陈一眼瞪缩了回去【你等着跟博士手里那只猫一样吧。】

【啊,别.....哦.....】

【博士,我本来就不八卦这些东西,但就是这个星熊,不服,那我就要追究到底。】

【嗨,有必要嘛。】

【你可以说再大声点。】

【不敢不敢。】

【算了吧,陈警官,这也没什么。】

【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可是亲眼看见了那个猎狼人的眼睛,得不到想要答案时的眼神,可比她被排斥缩手时的眼神还要失落,我可是很清楚那种感受的,不管怎么样,那个猎狼人绝对喜欢上了白狼,这是毋庸置疑的。】

【陈长官很清楚这.....这种感受?】

【不,没有,我就这么一说,别当真,哎呀就是表达那个意思啦。】博士可是清清楚楚的看着陈从坚定的否定到星熊看她时少女般的口是心非,比起陈说的那些东西,博士更能了解陈和星熊的情况。

【总之,我肯定没错!是星熊的呆脑子不能懂的东西。】陈有些不想继续了,其实陈根本无所谓谁是谁非,和不想参合红和拉普兰德的事,只是红当时的样子,像极了曾经的自己,那个默默的在某人背后努力,无果时会失落,那个某人看不到的样子。

【博士,很多时候人和人相互的喜爱可不是用嘴就能表达的,有的人可不会把喜欢挂在嘴边,她们跟注重于行动,比起某些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的人可不一样。】 这句话可不像说给星熊听的,更像是说给博士听的。

【博士,我可是很讨厌那些把爱和喜欢表达得很露骨的人,她们往往不会把自己的真心掏出来,而仅仅只在图一时的欢悦,践踏那些被她们开玩笑所欺骗之人的真心。】说罢陈拉着星熊回宿舍。

【喂,你刚刚是不是在夸我不只会说说吧。】

【我看你今晚想几点睡。】博士就这么望着她们两的背影,真正心灵相通之人的身影。

显然陈的一番话是在警醒自己,别撩完就跑了。

博士捏着夜烟的脸颊的手终于是放开了。

【夜烟。】

【唔....好疼唔.....又怎么了。】

【你刚刚是不是说我占着慕斯不撸猫。】

【对啊,你要不撸让给我啊,你整天吊着慕斯,我早看不下去了,你不知道慕斯这几天哭成什么样吗?】

【我.....】博士抓起了夜烟的帽子【喂快还我!】

【原来你不是秃头啊呵呵呵呵呵。】

【只有你这个油头博士才会秃头吧!】

博士将夜烟的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俯视着夜烟【我就算是个光头也不会把慕斯让给你的。】

【你.......那就好。】这个博士终于是开窍了,说她是榆木脑袋,可有时候有特别灵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哦对!脑瓜臭直。

博士走了,她去找慕斯了,她大概也知道了凯尔希说拉普兰德直的原因了,或许她也干了什么让红觉得自己真心受损的事了吧,不过这件事博士不能插手,只能想办法帮帮她们俩了吧,唉,鲁珀族......真难办啊。

夜烟注视着博士离去的身影,要说抢不过博士不甘心吧,那是一定的,但若是慕斯不再哭泣不再难受,博士懂得自己该做什么的话,夜烟更多的是欣慰吧。

博士疯也似的四处奔跑,直到推开了通往甲板入口的大门,她看见了拉普兰德,以及她身后无限可能的空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