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出发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0
点击:533
章节字数:33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一亮博士和阿米娅就带着外勤干员在甲板上做出发前的最后工序。

【阿米娅,就按昨天说的,你们去找到塔露拉,说服她把我们战时互不侵犯的协议签了,我觉得她会签的,这毕竟也关乎到她们整合运动的存亡。】

【会的博士,你们去路上也小心点。】

【你们才是,整合运动也不善茬,倒不如说让你去卡西米尔才更安全。】

【没事,也是我要求的,博士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卡西米尔的那位比较待见你,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嗯,但愿吧,他亲自提议的话我们也免不了签一些协议,我尽量保证罗德岛的最大利益,可以的话,我更想做双标的优势方。】

【嗯,我相信博士。】

【博士.....】慕斯等了半天终于找到机会插入博士和阿米娅对话的空隙,抓着博士的袖子要她把手伸出来。

【博士,这个给你。】慕斯掰开博士的手掌,将一枚绑着蝴蝶结的纽扣放在了博士的手里【慕斯还有个蛋糕要给博士。】交了纽扣慕斯赶紧合上了博士手并递出了一袋装有慕斯亲自制作的蛋糕。

【谢谢慕斯,不过这个纽扣是.....】

【博士!.....拿着就是了别问。】

【呀,博士,我来晚了。】拉普兰德才来到甲板,一下就找到了博士【怎么,是慕斯送你的蛋糕吗?那.....要不也试试我做的千层糕?】

【不了不了,你的千层糕太多了,我可吃不消。】

【拉普兰德小姐!】慕斯插着腰对拉普兰德赌气,毕竟是拉普兰德破坏了自己和博士营造的氛围。

【哟,这不是闹别扭的小猫嘛?今天不生气啦?】

【我.....拉普兰德小姐你也太过分了!】

【我可是被你抓了一道哦。】

博士就在边上看着两人打闹,瞧了瞧手里的纽扣,这是慕斯衣服上的扣子没错,但是慕斯给自己纽扣又是什么意思呢?有对她们菲林族来说特别的寓意吗?博士很自负的,她相信自己在慕斯的世界里一定是特别的。

【拉普兰德,要出发了,保护好阿米娅。】

【等我们回来别是我们站着看你躺着回来。】

【不会不会,你小看谁呢。】博士尴尬的笑笑,不过这毕竟是拉普兰德的一个特点,拿着死亡开玩笑,就像对死亡毫不在乎一样,也是,若是在意死亡,那只会恐惧死亡。

【你要不要去......道个别。】博士指了指缩在角落的红,干员们都聚在一起道别闲聊,被孤立的红在人群中就像被刻意避开的刺球。

【不用了,博士,她可能并不想看见我。】

【可能你不想说吧,但我还是想问问,你们.....发生了什么吗?】博士戴上了面具【为什么我们每次外勤前都要搞这个道别仪式?并不是每次都会全员安全回程,以防万一,如果现在不见面,或许就不再有机会见面了,就像我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砾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博士你这人也挺矫情的嘛,越是举办这种仪式,最后的结局就越是痛苦,要我说就是没有道别才像意外。】

拉普兰德甩甩手穿过人群,站在了红的面前【喂,猎狼人,还不理我呢?】

【......】红抱着腿,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

【好吧,博士说出外勤前的仪式是防止就此永别没把该说的说出来.....】

【.....】

【行,那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保护好博士,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毕竟你是我的朋友。】拉普兰德离开了,去了阿米娅的队伍里,红有些后悔,她还有没说的话要说给拉普兰德听,但是她已经看不见拉普兰德了。

其实想说的话也并不是非常重要,既然是自己的决定,那就别后悔,红也不过想告诉拉普兰德,注意安全。

是吗?

是的。

最想说的早的就说了,没有可遗憾的,早就......被拒绝了。

【博士......注意安全,慕斯会保护好罗德岛的。】

【放心吧,等我回来,我给你带点卡西米尔的特产。】

【嗯,我等你回来。】

【好了,你们俩别粘着了,跟母女似的,。臭女人,这是你这半年来第一次去卡西米尔,注意安全,我对那个人很放心的,但是其他卡西米尔官员就很讨人厌,不知道他们会干什么愚蠢的事。】凯尔希插着口袋也来甲板和博士道别

【放心啦,鲍莱斯瓦夫是个非常谨慎的人,那些老贵族的计谋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行吧,出事给我发信息,我去跟阿米娅道别交待注意事项。】

【你们俩才像母女吧,跟叮嘱出远门的女儿似的。】

【嘁,早点回来。】凯尔希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去了阿米娅的位置。

【行吧,星熊开车,凛冬去后排单独坐,多给她准备几个呕吐袋。】

拉普兰德还是一如既往的翘着二郎腿躺在车的靠背上与王小姐一样的嚣张姿态夹护着坐在中间的阿米娅,红也蜷缩在博士的身边,只是她靠着冰冷的车门.....两辆车向错而过,相互背对着驶往各自的目的地。

【红.....额.....你是第一次来卡西米尔吗?】

【第二次。】

【哦哦,对了,我忘了上次你是跟......拉普兰德一起来的。】

距博士上一次来到卡西米尔已经过了半年了,博士曾经多次来往卡西米尔境内,自然对驶往卡西米尔路上的风景了如指掌,但红不同,她只来过一次,是和拉普兰德逃命的时候入境的返程时还是坐被铁皮裹得紧紧丝毫没有缝隙可以看到外面风景的直升机。

【......嗯......】果然红跟拉普兰德在卡西米尔发生过什么,博士这么想着,只是接吻的话不至于让红对拉普兰德态度转变这么大吧,看来真想凯尔希所说,拉普兰德可能干了什么渣女行为,既然都聊开了,就聊到底,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助红的【怎么样,那天晚上你们俩是这么度过的,是在东北的森林里过夜的吗?】

【......】

【怎么了?】

【是......】抓住了,必定是那一夜拉普兰德玩弄红,亲了她对吧,对吧!快告诉我红!

【呀,听说卡西米尔东北的森林夜里很冷呢,红你穿的多不怕冷,但是拉普兰德就不行了,她穿的那么少还露肚脐呢,那天晚上她肯定瑟瑟发抖吧?】

【那天.....红跟她一起睡......】

嘶,车辆突然停了下来,整辆车的人都被急刹车甩的向前靠,随后便传来凛冬在车的末尾呕吐的声音和强酸味。

【喂!嘉维尔你怎么回事!赶路呢!】

【哎呀,博士我也想听些有趣的事嘛。】

【听就听,开车也能听。】

【好好好,红红你继续,咱不打扰你了。】

【红.....没什么可说的。】话是这么讲,但全车的人都很好奇那天晚上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睡一起是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睡觉?就算嘉维尔不刹车其他人的意思也得刹车,毕竟车速太快,始料未及,红还能如此淡然的说出这么惊天动地的话,反倒是后排的凛冬对这句话态度然然,毕竟红的事早和拉普兰德聊过了,红是什么样的人凛冬也不是不知道,就听几次红说话就知道,那话里有歧义,红是那么纯洁,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嘛,也就一起睡觉嘛。

也就一起睡觉嘛!

【啊啊.....辛苦红了,有红在拉普兰德才不会感冒嘛......那.....你们还发生了些什么吗?】博士试探性的接着问道。

【砾姐姐就出现了。】

【砾......】博士不知道红是故意的还是无意识的提到砾,博士目前最关心的其实不是卡西米尔,也不是慕斯,而是砾,博士这么急切的赶来卡西米尔,就是想在卡西米尔找到砾。

【放心吧,博士,她会出现的。】一旁的闪灵搭了博士的肩膀说道。

【但愿吧。】博士也就没有心情再接着问下去了,红对凯尔希是百分百的信任,同对博士也是,只要博士接着问下去,红一定会告诉博士,她和拉普兰德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博士不问,红也不会主动提。

坐在后排的凛冬,在车上除了晕车呕吐,就是看着猎狼人红。

拉普兰德让凛冬明白博士要自己跟她出访各个势力的目的,也让凛冬有一次看清了自己,虽然表面上凛冬还是会说【那当然的了。】但心里还是很感激拉普兰德的,凛冬已经听过红在拉普兰德那的评价,她相信拉普兰德的评价,也相信拉普兰德的判断,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拉普兰德绝不是什么水性杨花的人。

正如拉普兰德小姐所说的,红小姐.....很寂寞。

全程盯着红的背影和侧脸,凛冬自然能看出红脸面所表达的情绪,她很寂寞她很孤独,她很喜欢拉普兰德。

凛冬本就不喜欢参与这种情情**,上一次为了博士不被拉普兰德打扰而去与她谈论人际关系的问题,搞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结果就被卷入了两头狼的漩涡之中,要不是拉普兰德帮助过自己,凛冬早就脱身不在理会这是无聊的事物。

【唉,明明自己的人际关系也不咋的,还来教训我,真的是.....】被先前拉普兰德哄骗的差点跑去找真理道歉,面对真理疑惑的表情凛冬除了尴尬就是相似,抱怨着这件事,结果不小心把对拉普兰德的心里话说出了口。

【凛冬,怎么了?】

【啊啊!没事没事!您忙,您忙。】

【切,奇奇怪怪的。】

又是这样,结果自己还感激拉普兰德来着,凛冬想想还是自己太天真。

不过既然要帮,就一定要帮拉普兰德搞好她跟红之间的关系。

凛冬如此决定,并彻底吐出了一早上的食物。

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