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结缘的起始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4
点击:759
章节字数:33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拉普兰德没有什么私人物品,除了那两把附着着灵魂的双刀,因此她宿舍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椅,博士有意为她多添几张家具但都被她拒绝了,她认为自己不过是颗定时炸弹,爆炸了,这些家具也都白搭,即使留给别人使用也会徒增晦气,她坚持活到了现在只为了德克萨斯,她拔刀杀人的理由也只是为了成为知音博士,尽管如此自己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工具人,德克萨斯的身边有自己的朋友陪伴,博士的周围也有很多以她为拔刀理由的干员,倘若有一天自己死了,也不过是死的时候有人送葬,有处安葬。

拉普兰德每天深夜都会沉溺在对死亡的幻想,躺在床板上仿佛躺在淤泥当中,无数的手捕捉着自己的身躯,将自己拖入深渊,死亡也不过如此,又如此令自己着迷,死亡并不恐怖,黑暗也不令她绝望,纵使拉普兰德再如何愿意替德克萨斯生活在阴影之中,世上的一切痛苦也莫过于望着德克萨斯的背影,为德克萨斯而活也为德克萨斯心痛。

所以她的宿舍从不开灯也从不关窗,沉溺在死亡的幻想之中,让月光深入自己的房间。

她的种族其实不喜欢太阳,但又不愿失去阳光的温度,万物都需要能量,而能量皆来源于太阳,但这份无限的能量却没有任何物种能承担,暴晒会让森林变成沙漠,身体也会因暴晒而受伤,物种对能量的需求都是有限度的,就像吸血鬼和狼人,自身对能量需求并不高,只需要一点点太阳的能量就能强化自身,但直面太阳就会能量过载,甚至死亡,因此她们更喜欢从月面折射而来的阳光,那些被削弱的能量。

这是鲁珀族对月亮崇拜的原因,同样,她也对月光有着莫名的喜爱。

但是现在,她喜爱的东西被挡住了,被同样喜爱月亮的猎狼人挡住了。

【是你吧,猎狼人....】

【......】

【虽然我没明白你之前为什么没杀了我,但是...】拉普兰德撑着床吃力的站了起来,身上捆绑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我不介意再跟你打一次。】拉普兰德举起手中的双刀,但是双刀却发出了卡拉卡拉的响声.....

拉普兰德把手放了下来,耸耸肩。

【哼哼,可笑,我居然会怕成这样。】她早就明白了,自己不可能打赢猎狼人,先前至少还有欲望与她战斗,而现在.....已经知道了差距,欲望也即刻消失。

窗边的猎狼人背对着月光,即便有月光的帮助拉普兰德依旧也只能看见一团黑影,她之所以能确认窗边的人是猎狼人,则是因为那双眼睛,那双会发红光的鲁珀族双眼。

拉普兰德不再看自己懦弱的手臂,抬起头却见那红光拉着赤色的尾巴闪了过来,拉普兰德想抵抗,手臂却不再受自己控制,耷拉着下垂,而那红光也在下一秒消失了,她找不到猎狼人的踪影,猎狼人也没有给拉普兰德冒冷汗的时间,直接扑了上去。

拉普兰德感觉自己被抱住了,从腰部传来一阵刺骨的寒冰,耳朵也是,都被抓住了,自己的腰间被猎狼人紧锁着,肚子被死死的贴住,像蛇又像触手盘在自己的身上。

【你.....】

【红其实......不想伤害拉普兰德.....】似乎红又蹭了蹭拉普兰德的样子,兜帽上的绒毛弄的拉普兰德痒痒。

【可是拉普兰德只想着战斗.....所以红.....】

【你想说什么。】拉普兰德推开了红,语气却很平淡。

【拉普兰德很讨厌红吗?】

黑暗中拉普兰德的眼睛也泛起了蓝色的微光,她指了指自己的瞳孔,虽然不知道红能不能看见,她说道【你有着跟我对立的瞳色。】

【红......明白了】红垂下头,耳朵也瞬时耷拉下去,毫无生气。

【拉普兰德对谁都彬彬有礼,不管是谁拉普兰德都会出手帮助,拉普兰德在暗中保护着博士,还在战斗中救下了猫猫,对罗德岛的任何成员都非常友善,可是这份善意......只有红不能拥有吗?】那对红光再次出现在拉普兰德的眼中,只是红光却透露出一丝忧伤。

【你想.....跟我交朋友吗?】

【......嗯。】

【猎狼人想跟狼成为朋友?真滑稽....】拉普兰德摆摆手。

红没出声了,背着月光只能看到那团黑影低了一些,拉普兰德走到红的身后,看看月亮竟也循着本能对着月亮发出阔野之中最令人忌惮的声音。

仿佛是在对什么宣誓忠诚,转身,红依然背对着她。

【无妨。】

【为什么?】红问道,红不明白拉普兰德为什么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就像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想和拉普兰德成为朋友。

【也没有说孤狼不需要朋友的吧。】拉普兰德嗤笑了一声,那是对她自己的。

【说吧,你找我有事?不会就说这句话而已吧。】这次是拉普兰德背对着月光,摊开双臂靠在窗边。

拉普兰德的直截了当也让红觉得对话非常顺利,自己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于是开口道【红想摸你的尾巴,因为博士说了,只要红战胜了拉普兰德就可以向拉普兰德提出要求。】

【博士?切。】拉普兰德也不再过问,坐回床边,把尾巴甩向红的那一侧,任由红去玩弄自己的尾巴。

看着红把自己的尾巴放在她的腿上慢条斯理的抚顺着,拉普兰德心理产生一丝疑惑,这家伙明明也有条尾巴,为什么却执着于摸其他鲁珀族的尾巴?她想着,又看因摸到了自己的尾巴而高兴不已的红。

【你这家伙,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可是你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尾巴暴露了吗?】红极力掩藏自己的情绪却没发现,大衣下的尾巴已因自己愉悦的心情而上下摇动着,作为一位战斗经验丰富的猎狼人,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犯下这种错误,居然让猎物参透了自己的内心。

【摸尾巴.....真的很有趣吗?】拉普兰德把话说出口,也没给红收起自己尾巴的机会,一把掐住了红的尾巴。

【嗯.....】很小声,是红发出来的。

尾巴被拉普兰德掐住的红,从头顶的耳朵开始发烫,摸着拉普兰德尾巴的手也变得僵硬,不由得扯了扯拉普兰德尾巴上的绒毛,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应,黑暗中拉普兰德一定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否则就让猎物知道捕猎者的弱点了。

【切,没意思,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尾巴比我还硬,难怪总想要摸别人的尾巴。】拉普兰德甩下红的尾巴自顾自的说着。

红心理庆幸还好没有被拉普兰德发现,自己甚至连尾巴根都僵直了,若不是拉普兰德及时放下了自己的尾巴,发烫的体温就要通过尾巴传递给拉普兰德了。

红伸出另一只手捏着胸口处的衣襟,自己的身体很久没有这么温暖过了,一直以来红都是独自一人,在漫长的黑夜中忍受着磨人的寒气,头一次,因为拉普兰德而感受到了温暖。

【喂,摸够了没。】拉普兰德说着,但也没有立刻抽回自己的尾巴,好像在征求红的意见。

【红,再摸一会。】

【随你便了。】

对红来说其实摸谁的尾巴都行,论手感的话德克萨斯柔顺的尾巴也比从不打理自己尾巴的拉普兰德顺手,普罗旺斯的大尾巴像团棉花球,躺进去的欲望也更加强烈,自己的尾巴手感虽然一般但和略高于拉普兰德的手感,而这条尾巴之所以一直诱惑着自己的原因,只是因为,那是拉普兰德的尾巴。

红开始觉得自己孤独的内心变得充实了,这是博士和凯尔希都做不到的事,跟别说是“外婆 ”了。

红接近拉普兰德,是因为孤独的人总是会相互吸引,就像两个黑洞,无论多少东西都无法填补,也无法填满,自身所带来的恐惧让多少事物对自己都避之不及,黑洞就是孤独的,只有同样的危险和同样的空洞才能相互填补,所以红想要靠近拉普兰德,她想更了解拉普兰德,她不希望拉普兰德对自己怀有敌意,所以她最终听从了自己最信任的博士所提出的要求,想要接近拉普兰德,就得满足她对战斗的渴望,而她做到了。

对拉普兰德来说,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红之间实力的巨大差距,同她战斗过一次,就已经很满足了,再继续纠缠下去只会让自己蒙羞,甚至会让对方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失去兴趣,对自己放水,这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也同样是体会到两人间的差距,拉普兰德放心的伸出自己的尾巴任由对方摸索,她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杀自己,但凭借对方的实力,想杀自己轻而易举,没有反抗的必要,反抗只会让自己死的更难看。

拉普兰德闭上眼睛,这次她感受不到那股自己所向往的死亡块感,而是来自尾巴的温度,那双手的温度冰凉难耐,而自己内心却像坐在火炉旁一样,明明是冰却能让自己感受到温暖,只能说明是自己的内心比那双手的温度还要冰冷,还要令人战寒。

拉普兰德想起了自己幼年的孩床,那份安心,那份温暖,那份母亲的怀抱。

她睡着了。

【......】

她靠在了红的肩膀上睡着了。

【......】

红没有叫醒她,也不再抚摸拉普兰德的尾巴,她轻轻的把拉普兰德放倒在床上,拉普兰德没有被子,她也不觉得自己需要,红只好脱下自己的靴子,冰凉的脚丫从靴子中抽离,通红的脚尖表明了自己非常需要温暖,她爬上拉普兰德的床,脱下自己的大衣分给了拉普兰德,并缓慢而小心的靠近她,想要把自己微小可怜的温度也全数交给拉普兰德。

今夜,这个世界少了两匹孤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