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番外:许多年前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724
章节字数:47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叙拉古边境。

与邻国接壤的一处森林里,阳光穿梭在树叶之间,密集的光斑暴露了躲在树影之下的黑衣女子,她在等人。

许久,树林里传来动物与树叶摩擦出的响声,一团红黑色的影子从树上落下,同时折断了地上的枯树枝,黑影走出树荫脱下帽子,光线即刻洒落在灰色的发间,红色的眼眸也变得通透明亮,她是小红帽,她是鲁珀族,也是猎狼人。

【是外婆的来信吗?】她抖了抖那对狼的耳朵问到。

【是的,这次“外婆”指派你去护送文件。】黑衣女子把信交给了小红帽,并从衣袖里掏出块方形的铁盒【“外婆”这次指派你送文件,可能要直接把你调走了。】

【嗯......】小红帽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拆开“外婆”送来的信件,阅读过后便从兜里取出打火机把信件烧掉。

【“外婆”要你什么时候启程。】女子问道。

【现在。】

【行,你沿着叙拉古边境过去,老地方,那的港口有条船,三天后启程,叙拉古最近局势动荡,边境有他们暴乱的雇佣军在等待时机,跟我们没关系,不过我给你个忠告,自己小心点,惹上事“外婆”可保不了你。】小红帽点点头,接过女人手里铁盒子离开了她的视野。

叙拉古是个多民族的国家,虽说国土面积不大,但沿着边境走怎么也得有个三天,边境毕竟是偏郊没有人打理,道路崎岖野兽众多,更别说是躲在暗处的暴乱分子了,根本不会有警察整顿治安。

小红帽也不想去接触那些暴乱分子,自己有要务在身,哪有时间去搭理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找上门,挡了小红帽前行的道路。也就是这么回事,小红帽周围才会围着一群从不惜命的暴徒。

现在的叙拉古是非常时期,爱好和平的人自然会远离这个地方,能在边境出现的人显然不是,无论对方是谁,只要不是自己人,就都是敌人。小红帽在这群暴徒的眼里就像是来打探他们的间谍,暴徒并不会相信小红帽的任何身份和任何解释,能找到他们,不是叙拉古的政府军就是叙拉古的警察,更别说她手里还有个用来传输文件的铁匣子,不过小红帽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浪费时间跟他们做任何解释。

暴徒们抄起铁棍跃跃欲试,围住她的人群里混杂着鲁珀族和沃尔族的语言和脏话,小红帽把铁盒子收进红色大衣里,戴上兜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而她衣服的阴影里却闪着逼人的寒光。

小红帽准备大开杀戒,尽管黑衣女子警告过她不要惹事,但是是事惹到自己了,若不动手任务也无法完成,于是她将手伸入大衣的内侧,那儿有几把打磨锋利的短匕首。

红光乍现,小红帽打算将这的活口通通杀掉,这样就不会有幸存的人去告知他人自己的存在。

不过她不用动手了。

银白色的光芒提着一黑一白的双刀杀入人群之中,片刻间围住小红帽的暴徒溅着红色液体倒在地上。

银白色的狼脚下是成堆的尸体,阳光却唯独打在了她的脸上,她抬头面朝太阳接受这圣洁的洗礼。

【你没事吧。】白狼问道。

【没事。】小红帽并不感谢她,若换做是自己,效率应该更高。

【你要去哪?我要去港口,要是顺路的话……】

小红帽已经走了,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天快黑了,她不想在白狼身上浪费太多时间,白狼挠挠头【好吧,再会祝你好运,我也要赶路了。】

话是这么说,但很快她们就再次相会了。

黑夜里小红帽点燃了堆篝火,白狼就跌跌撞撞的从树丛里滚了出来,滑稽可笑,白狼摸着头憨厚的笑了笑【嘿嘿,我们又见面啦。】

【嗯。】

【那个我穿的比较薄,天冷,能让我蹭蹭吗?】

小红帽没有回答,两人就这么对视,一个还撑着手在地上趴着,一个坐在倒下的木头上握着手里的热水杯取暖。

小红帽挪了个位置给白狼,小手拍了拍木头表示要对方坐在自己的身边,白狼识趣的跑过去坐下,但毕竟是陌生人,白狼也不敢乱动,乖乖的坐在小红帽身边汲取篝火里的温度。

夜里静的吓人只有树枝在火焰里噼啪焦裂的声音,但更吓人的还是尴尬的氛围,对小红帽来说并没有什么,自己也不想说话,减少体力的消耗再好不过了,可白狼却不一样,她虽然是大家族里出生的孩子理应学会如何与人相处,可这整整一年脱离了家族的管束为人也变得大大咧咧的,遇到这种不善言辞的人实在不好相处。

【我说.....嗨......你是不是也要去港口啊……】

对方没有说话。

【额…….因为要是绕边境的话一般都是要去港口的吧.....哈哈我想我们的目的应该都是一样的,下午看你被那些暴徒围着手里还有个铁盒估计是位信使吧......】

对方依然不说话,只是因为对方提到了铁盒子变得有些提防她,嘴贴在热水杯上静静的盯着篝火发出的红色光亮,耳朵却是在细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我......我是个杀手,应该跟你一个组织的吧,我就不必隐瞒了,我这趟是去杀人的哈哈......】

小红帽放下水杯低了低头,白狼却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这才懊恼万一对方跟自己并非同一个帮派的呢,对方的发色一看就不是自己家族的人,这不暴露了吗?自己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是的。】

白狼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是自己人。既然对方愿意开口了那就乘胜追击,自己可不愿如此无聊的度过夜晚。

【前几天我在叙拉古干了一票,不过是上头让我干的,绑了位好像是叙拉古很有影响力的人。】白狼好似很骄傲的样子,给小红帽吹嘘着。

【嗯。】

【你不好奇我是谁吗?】白狼疑惑小红帽明明也是鲁珀族居然听了这件事不好奇自己的身份,自己可是在叙拉古名声大噪呢。

【不,我不常在叙拉古。】

白狼再次挠挠头,也是,总会有人不知道自己的,何况对方也可能是组织里专门送情报的角色,在暗处奔波哪有时间了解现在的局势。

【看你这么兢兢业业我就不怪你……嘶……】白狼突然头痛难忍,抱着头轻声哀嚎。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得病了,治不好的那种。】

【矿石病?】

【是,你要是很介意......我现在就离开.....】

【没事。】说着小红帽拉住起身欲将离开的白狼,并贴近了白狼的身躯。

【啊?哦哦。】白狼没想到对方完全不介意自己的病,反倒还如此接近自己,自从得病以后已经很久没有人靠近过自己了。

【矿石病经常让我头痛,好心的医生说它在影响我的神经,情绪可能会变得狂躁,但那是非常严重时才会如此。不过矿石病倒也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力量,那个人说这个力量叫做源石技艺。】

【那个人是谁。】

【啊,她是指我的一个朋友,女孩子,很帅气的女孩子,不过她家出了点事,我现在也算在帮她复仇,叙拉古你明白吧,帮派之间的斗争很容易升级为灭门事件。】

【与我无关。】

【哈哈也是......】白狼尴尬的笑笑。

【时候不早了,休息吧。】小红帽困了,她不想再听白狼说自己的事,把剩下的热水递给白狼,把篝火熄灭了。

【啊?你把火灭了,晚上怎么办啊。】白狼夸张的环抱自己的身躯瑟瑟发抖。

【你把那热水喝了,身体暖和了就不冷了,篝火散发的光会把野兽招来。】

【哦哦……】白狼委屈的把热水喝光,抱着双膝要自己尽快入睡不去感受外界的寒冷。

天亮,当白狼再次醒来时身上却披着小红帽的外套,而小红帽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呢?】白狼四下张望,一个身影出现在白狼的面前,但那不是小红帽。眼前的人却让白狼警惕起来【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

【你觉得呢?你可让我好找啊,哼哼,我可以告诉你,你已经是“落单”的狼了。】

【你对首领做什么了!叙拉古都是被你们这些僣主破坏的】

【你以为你的家族有多干净吗?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对方冷笑一声说出那句最让白狼崩溃的话【你已经被家族抛弃了,拉普兰德。】

其实小红帽并没有离开白狼自己远去,不过是在林间寻找一天的口粮,因为白狼的出现,多花了时间寻找更多的口粮,她回来前老远就看见了一帮持刀手围着一位被称为族长的人物,她本以为只是路过所以没有多想,去了更远的地方寻觅更多维持自己和白狼活动的口粮,只是没想到这伙人的目前却是白狼。

当小红帽回到昨日熄灭的篝火旁只留下了遍地的血迹和几个奄奄一息的持刀手,小红帽才意识到发生的事情,她本可以就此离开,因为此事与自己无关,自己还要赶路,上级也警告过自己,不要惹事。

小红帽抽出刀刃,上前了结了原本尚有一息的持刀手,循着血迹寻找着白狼的踪影,白狼病了,但她想让白狼多活几年。

白狼不想牵连到小红帽于是支开了向她寻仇的人,但她没想到的是,小红帽是专业的,专业的猎狼人,狼无论多远都会被找到。

眼前的白狼喘着粗气,倚在一棵树下,双手已无力提起双刀,圣洁俊美的脸上多了道伤痕,一道自上而下砍在左眼的伤痕。

白狼的仇人在叫嚣着,全然无注与身后的小红帽,顷刻间,那些对白狼来说十分棘手的仇人纷纷倒下,等白狼反应过来时,小红帽已经了结了仇人的首领,眼中泛着血色的红光,身边也多了几匹活生生的四足灰狼啃食着仇人的尸骨。

一切都结束后,丛林里只剩下正在帮白狼包扎伤口的小红帽。

【谢谢…..】

【没事。】

【没想到你这么强。】

【本职工作而已。】

【本质工作?难道你!】白狼语塞,她说不出那个名字,不知道是否尊重对方,她开始畏惧小红帽,尽管对方救了自己,但……

【猎狼人。】

白狼很是震惊,猎狼人这个名字不用说自己了,整个叙拉古都会为这个名字而撼动,就像他们对猎枪本能的厌恶和惧怕。

【那……你一早就知道是个误会,我跟你就不是一路人!】

【别动。】小红帽按住白狼的头部,白狼震惊之余的晃动扰乱了为白狼处理伤口的小红帽。

【......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不是我的目标。】小红帽简洁的回答,也正好处理完白狼最后一处伤口。

【你被族人背叛了吧。】

【是。】白狼的眼神黯淡下来,她知道被叫做落单的狼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被家族抛弃,意味着被家族背叛,意味着自己已经没有了价值。

【你的任务也结束了吧,没地方去的话,你可以跟着我。】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会跟你去的,我得了矿石病跟着你只会成为累赘。】

【那你.....】小红帽迟疑了,她不明白离开家族的狼该如何生存下去,若是跟着自己就像带着匹生患绝症的幼狼,确实是个累赘,“外婆”也不可能认同她。

【放心,我会活下去的,谢谢你救了我,我还有个朋友需要我,现在我跟她都有了同一个目标,就是复仇!】小红帽叹了口气,轻轻敲了下白狼的额头,把自己的口粮全数丢给了白狼。

【我还要赶路,再见吧,希望下次见面你还活着。】

【嗯,再见,我会活下去的。】

【哦,对了!】道别后白狼突然叫住了小红帽【我觉得你必须知道,家族给我指派的任务是刺杀“外婆”,你转告她,要她小心,叙拉古盯上她了。】

四年后。

【博士,这是拉普兰德的新档案,是匿名的档案。】

【哦骡子,念出来我听听,诶,你啧舌干嘛,好好念】

【好好好,来自某保密渠道取得的留言: 为了你的未来考虑,你需要谨慎选择对待拉普兰德的方式。

她是落单的狼(注:此处的用语为鲁珀族中的俚语,指代不被认可的鲁珀族人) ,而且受过很重的伤。 她永远的失去了家族,也永远不会再投身于另一个家族。

你不必知道究竟是什么支撑她活到现在的,你可以尝试治疗她的伤,但你也要记住,疯狂是永远无法被治愈的。

一切过去都不能再被重现了。

如果你仍决定保持着与她的联系,那么你终会面临选择,也许……你还没有做好对她拔刀相向的准备。

所以,请再一次聆听我对你的忠告:为了你,以及你所重视的人的未来,请你慎重选择。】

【这…..难不成是德克萨斯写的?】

【哟,博士,你好吗,一起吃饭?】

【是拉普兰德,你快收起来。】博士用气声催促着手忙脚乱收起文档的阿米娅。

【咳咳,你好拉普兰德,走吧一起吃饭。】

拉普兰德点点头走在博士的前面领着她一起去罗德岛的食堂,而在那,她看见了那个身影【……那个红色的……没错吧……!博士!】

【啊啊?咋了?】

【博士不用等我了。】

拉普兰德冲向那个红黑色的身影叫唤对方小红帽,尽管对方已经不记得自己,但这无所谓,拉普兰德记得就行,她做到了小红帽要她活下去的愿望,四年,改变了很多,尽管自己的生活也是一团糟但还是应了那个愿望活了下来,曾经懵懂愚蠢的自己遭受了家族的背叛,现在却已成为能够独自面对整个世界的孤狼,面对痛苦还能说出黑色笑话的孤狼,有了自己所追求的东西,那个在小红帽救下自己后,开始追求的东西,力量。

【来吧,猎狼人,跟我打一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