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本正经胡闹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4
点击:886
章节字数:36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博士只是坐着,只是看着。

原本她以为阿米娅交接完工作自己就会去吃饭,结果这头倔驴硬是牺牲了自己的一顿午餐也要把事情交代到底,山一般的文件堆叠在博士的办公桌上,阿米娅将外套脱去喘着粗气,看样子是自己一个人把文件整理出来的。

【博士,以后吃饭的时间也要缩短哦,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在无用的地方。】

【啊?骡子人是铁饭是钢,我不要命啦?这吃饭可是大事怎么到你这就是无用的了?】

【确实如此,若不是博士你吃饭时间太久我就不会忍不住自己把文件都整理出来了。】

【骡子你食量小才会这么说的吧,我要是像你一根萝卜就吃的饱我工作效率一定也很高,而且我刚刚其实是在看红和…..】

【好啦不说别的,我等你这么久就是要跟你交代后续工作的。】阿米娅打断博士的牢骚,自顾自的开始说明交接的工作内容,自从博士断腿以后博士就没再处理过作战以外的工作,现在博士能够自由走动了,这些原本是博士的工作自然就归还给博士负责。

【那么博士该交代的就是这些了,今天开始我可能要经常去龙门那出差了,我不在的时候这里就由博士你和凯尔希医生负责了。】

【骡子你这就要走了?,这都丢给我处理我会累死的啊。】博士抱怨着,趴在桌上揪着阿米娅的衣角不放她离开。

【嗯......】阿米娅思考了一会【你可以让慕斯过来帮你。】

【哦!不愧是我养的驴!这样我的工作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博士看来你是不能休息呢,你还需要更多的工作,叫个副手也只是让你工作效率提高一点罢了】阿米娅把抱在手中的另一叠文件一并交给了博士。

【别!别!骡子我错了!别….】阿米娅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留下独自难过的博士【走…啊。】

博士再一次瘫坐在坐椅上,手指交叉抱着腹部【哎呀……这下真的惹阿米娅生气了。】

博士转动了座椅,微微拉开百叶窗的一角,光线也就从外头射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副手的事吗……慕斯好像有说过她还有猫猫要照顾,她跟夜烟的关系好像很好哦......嘿嘿嘿.....咳咳!】博士意识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些危险的内容,整顿提醒了一下自己,坐正回身看向堆在桌上的文件【啧.....嗨......副手的话还是叫普罗旺斯来吧。】

——————————分割线———————————

【慕斯,你这是要去医务室吗?我记得今天有位不得了的人物躺在里头哦。】一名戴着大帽子全身都是红黑色调的猫儿少女从后方跟上慕斯饶有兴趣的问道。

【呀!原来是夜烟,别吓我啊,找我有事吗?】不过慕斯倒是没有因此吓的炸毛,对夜烟来说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事情发生,倒是失去几分兴致。

【抱歉抱歉,是大帽子叫我来的啦。】夜烟摸了摸自己的帽子调皮的回答道。

【你又这么说,明明每次都是你自己的意愿啊。】

【好啦好啦,哝,说一下嘛,你是要去找那个危险的孤狼吗?小心被吃掉哦.。】夜烟坏笑着,而慕斯倒是很严肃【别这么说拉普兰德小姐,她一点都不危险,她对猫猫可好了,上次不是还救了猫猫吗,你也在场一定有看见。】

【那还不是因为你把猫猫带上战场嘛。】

【那次是中了整合运动的埋伏,不然我们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去龙门买东西而已,而且那次可是拉普兰德小姐用身体替猫猫挡下的伤害。】

【嘛,这我是有看见,确实自爆虫的威力不能小看,但是对于孤狼来说猫猫一文不值,不过她愿意救下猫猫也只是因为那只是你的猫猫吧,或者说是博士要求孤狼保护你才这么做的哦,换做是只野猫她可能就不会去救了,倒不如说她注重队员或是重视博士的命令。】

【不管怎么样,她救下了猫猫,上次没来得及跟她道谢,今天她受伤了一定得去看看她。】

【也是,帮助慕斯的都不是坏人嘛,我也跟你一起进去吧。】夜烟和慕斯就这么聊着,推开了医务室的门,只是她们意想不到的是当她们推开门的一瞬间便听到了相当不妙的言论。

【离开这里!猎狼人!】这看来是猎狼人红遭受到了鲁珀族的驱赶。

【呀!】慕斯失声惊叫出来,便马上住嘴轻声的同夜烟说道【这不是德克萨斯小姐吗!】

【抱歉抱歉打扰了!】夜烟一脸尴尬赶忙把慕斯拉出医务室,贴着墙壁偷听这里头的动静【我说你呀,就算那个德克萨斯跟空关系很好你也不至于见到她就叫出声吧。】

【对不起!我.....我太紧张了,因为她们俩在我眼里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嘘嘘嘘,我听听她们在说什么。】拥有兽耳的干员听力一般都非常好,这是这类干员的特性,正如巡林者能通过皮肤感知地面的震动判断敌人的位置,猫猫们虽然没有这种能力也不像杜宾教官有超凡的嗅觉但她们有灵敏的耳朵,尤其是对于善于盗窃的夜烟来说,窃听这种事再简单不过了,隔墙有耳指的就是夜烟。

【猎狼人,你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德克萨斯说话很简洁,也不解释什么也不带有任何敌意,只是......驱赶。

在罗德岛能被称呼为猎狼人的自然也只有红了,红低着头没有作为,也不像在思考,坐在原位,过了会便起身离开了,她与德克萨斯再次擦肩,德克萨斯没有感受到任何异样,红就像个路人,只是错肩而过。

【猎狼人,除了作战以外我希望你不要再和拉普兰德接触,她消耗不起这条命。】

红没有回复,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开门离开了医务室,而德克萨斯除了听见门声就剩下夜烟和慕斯在门外的惊叫,她们没想到里头的人聊的这么快就出来了,两只小猫只得仓皇逃跑。

而德克萨斯也只是走到拉普兰德的病床前,见她已无大碍自己也离开了。

———————————分割线——————————

【博士!你到底想干什么!】气急败坏的凯尔希医生也失去了平时的冷静闯进博士的办公室就是一通训斥【你以为我们这边都是神医吗?个个都能妙手回春?我千方百计的避免红和拉普兰德接触就是怕她们出事,还严令禁止罗德岛干员私斗,你全当儿戏吗!】

【等等等等......凯尔希医生冷静点冷静点......】博士本来胸有成竹认为红跟拉普兰德的这个事,可以用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通凯尔希,没想到凯尔希这次是真的气炸了,见面就像炸毛的猫先给博士脸上抓上三道爪印泄愤。

【拉普兰德的病情本来就很不乐观,一切都必须在我的观察和许可下拉普兰德才能在限定的范围内使用自己的力量,以便于控制她病情的恶化,你倒好,不仅不配合我们还放任她们两私斗,咳咳咳…咳咳。】凯尔希医生气到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不停的咳嗽,博士赶忙把自己的水递给凯尔希,拍拍她的背部【好好好,消消气消消气,这事是我不对,冷静冷静冷静。】

【咳咳咳…咳咳…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经点….】

【哎呀,放心放心,你看我现在都自己走路了,阿米娅也把工作还给我了,虽然一部分原因是阿米娅逼的。】

【阿米娅人呢?】

【去龙门了,没跟你说?】

【先别扯!她的事等等再说,先说你的问题!】

【好啦好啦,我明白这事是我不对。】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做,当我们医疗的都是神仙吗?】看样子凯尔希医生这股火气一时间是消不下去了,博士也很无奈,因为这个原因很简单又很荒谬,这要是告诉了凯尔希这么严谨的人,自己的构想立马泡汤。

【嘛,原因嘛....那是不能告诉你的,而且即便错这件事我也不会让步的。】

【你!】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博士双手向上阻止了凯尔希的发言。

【你看,我现在是不是能自由走动了?】博士开始向凯尔希的方向走去。

【那又怎样?】凯尔希医生并没有让步。

【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博士见凯尔希没有退却,反倒抓起凯尔希的手臂把她推到桌前,凯尔希一只手抵住桌面防止自己被这个臭女人推倒在桌上,她太了解这个女人的性格了,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这个女人能够自己行动,凯尔希捏住博士的衣领企图阻止这个女人对自己动手动脚。

博士也丝毫不给机会,一手按住凯尔希撑在桌上的手臂,另一手拨弄着凯尔希的下嘴唇【我现在能站起来,可不会再让你欺负了。】凯尔希使劲推开博士照着她的面具来上一耳光,虽然博士不会痛。

【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让你坐一辈子轮椅。】凯尔希刚要动手就看见博士身后的门外一直站着只大尾巴狼普罗旺斯,她应该是目睹了全过程。

【我我我我….博博博博博博士士士….你叫我我我我我我......我走了!抱歉凯尔希医生!打扰了!】普罗旺斯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落荒而逃。

【普罗旺斯!啧】凯尔希自认为今天的自己倒霉透顶,好死不死这个腿好以后常年装断腿的博士竟然被阿米娅逼的自己行动起来了【红和拉普兰德的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今天先放过你!】凯尔希也觉得,自己要是不追上大尾巴,怕是今后自己的工作就要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下度过,即便再如何不在意的人,情绪多少也会受到影响,没有百分百的工作效率就会阻碍罗德岛的发展。

【啊~胶带嘛,问问梅尔那边有没有,回头萌混过去就是了。】博士欠了欠身,躺回座椅上,注视着文件,想想什么时候再开始处理这些东西,在那之前还是先睡个午觉吧,困死了。

拉普兰德恢复的速度也奇快,中午被人打伤,晚上就能活蹦乱跳的从医务室出来了到处找干员红的踪影,而博士直到晚上才睡醒,也不知道凯尔希跟普罗旺斯说了什么,博士叫普罗旺斯当自己的副手帮忙处理文件,普罗旺斯像是见了鬼一般硬是给拒绝了,只剩下博士一个人在通宵达旦的赶工。

深夜大部分的干员都入眠了,除了放哨的卫兵和正在赶工的博士外,就只有悄悄潜入拉普兰德宿舍的红了。

也只有深夜,身为狼的猎狼人才会发挥出比白日更加强大的力量,就连月亮都会染上她的颜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