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鲁珀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2
点击:1244
章节字数:52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刚刚理完头发从生死边缘拉回来的博士被阿米驴推着轮椅离开了幽灵鲨的房间。

【博士,到饭点了,这顿饭吃完你可要兑现承诺认认真真的工作。】

【唔....好...好的。】博士还没从幽灵鲨电锯理发的恐怖阴影中解脱,口齿不清对表情的控制能力完全瘫痪。

阿米驴把博士推到夹层食堂,那里由博士的办公室经过,而夹层下便是大部分干员的用餐区,博士的餐桌正对着干员们,从夹层可以望见食堂的全景,也能观察干员的一举一动,还好这位博士比较受干员们的欢迎,否则换个严厉的人在这盯梢,干员们吃饭都有可能被监视到精力涣散。

【博士还有一点,既然你要开始认真工作了,以后您还是自己走路吧。】阿米驴把博士推到桌前,宣告最后一次为博士推轮椅。

【别啊,骡子我可不能自己走路啊,再说了我一直都没怎么活动我怎么能适应啊。】博士央求着,恳请阿米娅再为她代步。

【博士,别让我失望,你可以自己行动的。】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呜呜呜】

【别装了,我也去吃饭了,你记得回头跟凯尔西医生解释红和拉普兰德的事。】说着阿米驴离开了夹层的食堂,大概是去交接一下那件事后一直替博士做的工作。

【阿米娅真的是,哼,绝情的骡子。】博士开始闹别扭吃起饭也顺着气势大口的进食。

罗德岛食堂的美食倒也很合博士的口味,毕竟很多干员身兼多职,不仅要上战场与整合运动交手,回基建工作,有的还要担任罗德岛食堂的厨子,比如今天就是古米负责的午饭。

【古米做的食物确实很好吃,但品种单一,比起角峰那种将食材的美味和完美的摆盘结合的美味相差甚远。美食美食果然美才是美食的真谛啊。】博士自言自语着,筷子在手里画圈挥舞,假装自己是个美食的鉴赏家。

就在她自娱自乐的时候,博士擦觉到了楼下干员们的骚动,她双手搭在餐桌上将自己撑起,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了自己的腿,望向下方希望能弄明白这群干员都在做什么。

【她们在干什么?】博士自言自语道

而在她眼里的却是将空拉到身后保护起来的德克萨斯和高度警惕的拉普兰德,她们都盯着食堂的路口处,红就在那里。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我还以为你应该在外面吃狼呢,难道,这世界上合你胃口的只剩我们了吗。】

【红不吃狼。】

【那....】拉普兰德拔出双刀,用黑色的刀尖指向红【拿出你的武器,战斗吧!和我打上一场!】

【拉普兰德!】德克萨斯对拉普兰德发出警告。

【德克萨斯....自从我第一次接触她我就渴望和她打上一场,我知道.....战斗一定会死,但是这种感觉....哈哈哈哈哈哈我渴望她的力量!】拉普兰德回头再次看向红,抬起了自己的下巴,杀气掀翻了桌上的纸杯,与此无关的干员下意识的离开了原有的位置,她们也不是第一次见拉普兰德这个样子了,每当拉普兰德在罗德岛公开的释放出自己的杀气时那大概是偶遇到了干员红,尽管干员们都没有见到她们有过交手,但干员们还是会担心,万一她们两真的打起来了呢,怕是会祸及自身。

【别再逃避了,总是让我无聊,撒,来场畅快淋漓的战斗吧。】拉普兰德是尽情的挑衅着,但德克萨斯能感觉到拉普兰德的怯懦,拉普兰德不畏惧死亡,相反对死亡还有一丝向往,拉普兰德崇拜力量,她不愿输,即便输了拉普兰德也能再次爬起来蹂躏一切与她战斗的敌人,但红不一样,输给猎狼人拉普兰德将永远的败北,不会再有站起来的力量。拉普兰德畏惧红。

红淡然的面对拉普兰德的挑衅,她不会输,她的刀足够锋利能斩断一切事物,包括拉普兰德的性命,但是红并不希望拉普兰德死。

红向上瞟了一眼楼上的博士,博士靠在扶手处托着脸只是观望着,默许了红接受拉普兰德的挑战。

【嗯。】

拉普兰德也没想到红会同意与自己战斗,她虽然非常渴望跟红打一场,但说实话自己也很害怕她,其实最好的结果就是红像往常一样逃避自己的挑战,尽管自己的内心也矛盾的渴望着战斗。

但更让拉普兰德没想到的是红这次主动进攻,红色的双眼在空中划出两道红线,眨眼间已经突袭到拉普兰德的跟前,双手各持一把匕首向拉普兰德刺去,突然的进攻让拉普兰德措手不及,好在拉普兰德有着深厚的战斗经验勉强用双刀的剑柄处挡下了红的刺击,厚重的推力还是把拉普兰德弹到了墙角。

【能天使!掩护我!】

【啊?啊!】

德克萨斯判断红是动真格的要杀害拉普兰德,至少她们从没信任过猎狼人,即便曾经共同战斗过。

在她看来这也许是猎狼人的失控也说不定,即便是拉普兰德的挑衅只要像往常一样拒绝便可,她们从来没有了解过猎狼人。拉普兰德不能死,自己也不能,只有孤狼才会成为猎狼人的目标。

【拔刀!】德克萨斯知道红并不坏,但她一旦开始猎捕她们就必须同样动真格,两把异色的刀如暴风骤雨般冲向了红,能天使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掏出武器对着红射击。

【这些设备打坏了是要被老板骂的啊,诶?老板?】能天使的余光看见了夹层的博士,她只是看着。

【能天使!】

能天使听见德克萨斯在呼喊自己才回过神来,红却意想不到的出现到自己的面前,德克萨斯失误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冲击扑了个空(不是“空”),红好歹也是有九年义务教育的干员,自然知道优先解决狙击手,就如狙击手优先解决空中单位一样,捕食者最终也会成为猎物,这是“外婆”教育自己的。

德克萨斯追着红的背影,而最终只看见了能天使从红阻挡的身体前倒下。

德克萨斯没有吭声,她很愤怒,猎狼人已经伤害了自己的朋友,已经没有理由逃避这场战斗了,德克萨斯把愤怒藏在心里,如果吼出来自己就不那么愤怒了,想要释放就要把愤怒砍在敌人身上。

【就是这样德克萨斯!哈哈哈哈哈!我说过!你早晚都会被过去追上!】

【闭嘴!】拉普兰德这个闯祸者已经让德克萨斯很不愿意再搭理她了,但是拉普兰德也明白,面对猎狼人光靠自己是没有胜算的,在墙上蹬出条裂纹借力向红的方向飞去,双刀解放狼魂发出黑白两色的光芒剑指猎狼人,德克萨斯也被迫回到过去同拉普兰德共同战斗的日子,默契的拉出刀光和拉普兰德合力夹击猎狼人。

红架不住双狼的左右夹击踉跄倒下,对双狼而言这是对猎狼人的一记重创,但对红来说,不过是自己几秒就能恢复的事,仿佛无事发生,在双狼面前缓缓站起,再次投入战斗,空就在此期间抓紧机会把昏倒的能天使拖出战场。

【就是这样,不会让我们无聊,继续吧,再让我看看你的力量!】拉普兰德还在为战斗发疯,德克萨斯却对红的治愈力而感叹道【真难缠。】

【狼有牙齿,红有刀。狼不会倒下,所以红也不能。】话音刚落,红便消失在双狼的面前。

【在哪....唔!】还在寻找猎狼人踪影的德克萨斯被来去无影的红从后方背击,红只用了刀柄就让德克萨斯失去战斗能力吐出鲜血倒下再去不能。

【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回过神德克萨斯已经倒在了自己脚下,她颤抖的喘着粗气,没有犹豫,一声狼吼便将复仇的刀刃斩向猎狼人。太过果断了。

红仅仅用双刃借力化解了拉普兰德的攻击,而拉普兰德的身体前方却空出块自己无法防御的位置,红把刀刃向空中抛掷翻圈落入手中让刀柄向前,往地上一蹬,近身在拉普兰德的耳边低语【放心吧,德克萨斯不是红的猎物】说完用刀柄捅向拉普兰德的腹部,拉普兰德扭曲着身体被击飞,这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墙上,瘫坐倒地。

【放弃吧,你打不赢红的。】

【真是场痛快的战斗,不过别小瞧我了,我跟德克萨斯不一样,我腰挺好的,至少不会因为背刺就倒下。】拉普兰德将双刀插在地上支撑自己站起来。

【红也不会输。】红再次扑向拉普兰德,这次真的是捕食者对猎物的终结,拉普兰德也做好了防御,尽可能不使之成为最后一击。

嗖。

一发箭矢射向猎狼人,红只得闪避躲开。是来自夹层的攻击,红回头望去【大以巴。】

对博士来说也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夹层是左右两边分开的,只有对面的夹层是可以通过楼梯从干员的用餐区爬上去,也就是博士所处位置的对立方向,博士一眼就看出那头紫色的大尾巴狼普罗旺斯。

普罗旺斯没有注意到博士,只是专注的瞄准猎狼人准备下一次射击,她本以为双狼合力能够击败猎狼人,可完全没想到却是这惨状,如果自己这时候在不动手,等鲁珀族都战败,猎狼人的下个目标必定是自己,到时候自己还能战胜猎狼人吗?她不想因为自己犹豫让惨剧再次发生,她只能果断。


又是一发箭矢,但仍然被红躲开落在一旁的地上,拉普兰德知道这是机会,不能再错过,又一次冲向猎狼人,嘴角上扬舌头不自控的从嘴里飘出,这是屠杀者的表情,然而还是无济于事,对红来说不过是鲤鱼打挺没有意义的进攻,猎物却自以为是自己的机会.....

普罗旺斯的弩箭射出,再一次双狼们对猎狼人发起了夹击。

而红侧身抓住了弩箭,也防止因自己的躲避而使拉普兰德被箭误伤,同时横扫一腿把拉普兰德踢倒在地上,拉普兰德也就此失去了战力。

普罗旺斯见状再次上箭,因为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的,有多大希望自己就尽可能的去战胜猎狼人,虽然那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对红来说失败,根本不可能。

【我看见你了!】普罗旺斯再次瞄准。

【不,你什么都没有看见。】红低声说道。

【!】在普罗旺斯眼里红的身影开始变成残像【左边,诶?右...左左...是前面!】尽管红高速移动着不断靠近自己,但是自己最终也确定了红的位置,弩箭毫不犹豫的射了出去。

还是落空了。(不是“空”啊!)

【什么?在哪里!】普罗旺斯觉得自己说的台词十分熟悉,猛然想起德克萨斯刚刚....【在后面!】然而什么都没有。

突然红从普罗旺斯的尾巴里钻出【你的也不是红的目标!】普罗旺斯两眼一晕,从夹层上跌落,这时的德克萨斯已经醒来疾驰而去接住了普罗旺斯,有普罗旺斯尾巴的缓冲,德克萨斯的手臂并没有痛感,反倒像捧起一把花似的,可能这毛茸茸的大尾巴才是普罗旺斯的双刃剑吧....

红处理完最后的狙击手准备降落解决残存的双狼,突然察觉到自己的侧面又有攻击朝自己袭来。

是拉普兰德,原地恢复过来的拉普兰德,再次大笑着砍向猎狼人,红这次没有反应过来狼狈的挡下了这一击,刀刃直逼自己的头顶,狰狞的表情显示了红对这一击的认可,至少让自己感受到了威胁,果然捕猎者也会变成猎物。

红抛弃了被拉普兰德削钝的匕首,拉开大衣抓出替换的抛掷出去,顺势将拉普兰德踹出,新的匕首刺入拉普兰德的衣服和宽大的袖子将她牢牢钉在墙上,今天拉普兰德和食堂的墙是过不去了。

红从容的走下台阶单膝伏在拉普兰德面前,伸手划过她的侧脸,拉开头发露出刘海盖住的眼睛【红不会输的,拉普兰德要听红的话。】

【跟你战斗真是让我体会到了你的力量,我更喜欢你的力量了,你如果要杀我,就现在吧,在我还有这口气的时候....】拉普兰德夸赞红的实力,而自己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几乎要彻底闭上眼睛,面前的猎狼人却没有用自己的全力,看不到红无限力量的尽头成为了自己唯一的不甘。

【红不会让你死的。】红拔出定住拉普兰德的匕首,将拉普兰德抱起,而拉普兰德却已经闭上眼晕厥过去,从德克萨斯的身边擦肩而过前往医务室。

博士在夹层观望了全部过程,看到红最后的举动会心的笑了【嘛,红还是做的很漂亮的嘛,不过刚刚的战斗确实让我看到了其她人和红的差距。】博士又自语道,其实心里想着,是时候该提高其他干员作战能力了【好了好了,在凯尔西治疗拉普兰德的时候我也干点活买点作战录像吧。】这么说着博士却因为长期的不运动,差点被不怎么走路的腿自己绊倒自己【我是不是还顺拐啊?真的是,好久没走路了。】

博士摸着头用着奇异的姿态前往办公室。

——————————分割线———————————

【红,拉普兰德已经没事了,等她醒来就行了,是不是博士要你动手的?还有对其她干员。】凯尔西摘下口罩走到红的身边说道。

【是的,博士告诉红,这对拉普兰德的病情会有所帮助。】

【有个x的帮助,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女人,我这么竭力避免你跟拉普兰德接触就是怕她会找事废了自己。】凯尔西气愤的要离开医务室,但在门口又停了下来【红,你还要在这吗?】看来是担心拉普兰德醒来看见红还会再闹出乱子。

【没事,红还有事要跟拉普兰德说。】

【好吧,她要是又要闹,你直接把她打晕。】

凯尔西离开了,医务室只剩下红和昏迷的拉普兰德。

红看着拉普兰德,想起了博士和凯尔西医生的态度,虽然自己并不明白博士要求自己答应拉普兰德的挑战有什么意图,但自己还是照做了....

可是红为什么会答应呢?红这么问自己。可能是为了拉普兰德吧,自己又是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拉普兰德呢?最初只是碰巧遇见了拉普兰德,看着对方恐惧自己,却颤抖着竟也笑着向自己发出挑战,红并没有搞懂拉普兰德的想法。

后来一起作战,看见了拉普兰德狂野无章的战斗方法,看见了她对力量的渴望和痴狂,仿佛追求力量才是她活着的意义。

红开始对拉普兰德起了兴趣,每日在暗处观察着拉普兰德,见她彬彬有礼和善的对待罗德岛的每一个人,但也和自己一样被她人躲避排斥,孤独,跟自己一样的孤独,红想接近拉普兰德,拉普兰德也不拒绝自己,但考虑到拉普兰德的病情,自己不得不每次都拒绝拉普兰德的挑战,红很难过,她想接近拉普兰德,却一次次的被现实拒绝,直到博士提出了要求。

红不再看拉普兰德,她想起了博士说过只要自己打赢了拉普兰德就能向拉普兰德提出要求,在与罗德岛的干员接触中红渐渐地也发现了,自己其实更像个孩子,很多时候都会露出幼稚的一面,其他干员却只是出于对红的恐惧而没有察觉。红想摸拉普兰德的尾巴,心里这么想着,行动也照做了,红拉开了点覆盖在拉普兰德身上的被子,寻找着拉普兰德的尾巴,最终她找到了,红伸出手......

医务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的德克萨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崽子的墙和地板
崽子的墙和地板 在 2020/07/06 21:15 发表

。。。。且不论罗普,因为我的确不了解这个干员,双狼和能天使,两个五星干员和一个六星干员,在这场战斗中像是超级兵似的,我可以理解您对红的喜爱,但是这么吹?当然您是作者,您说了算,我也是提出我觉得不合理之处。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