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回目73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6 22:22
点击:258
章节字数:20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欢喜淡然一笑,回话道:“若奴婢说谎,依黎妃娘娘的意思惩处奴婢便是了。”


姬承影嘴角一扬,狡黠地笑道:“加害国储世子,按律当斩。”


欢喜不着痕迹地颤了一下,还强撑着笑意道:“那是自然,奴婢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做下如此滔天罪行。”


“你自是没有这个胆子,可你主子,却敢。”萧含光看着置身事外的王凌然,怒气上升,道:“若是世子一命呜呼,最大的得利者便是辰妃的孩子了吧,辰妃,你说,本宫说的是也不是?”


“王后娘娘所言极是,可臣妾并未作奸犯科,便是您想要找茬,硬将此事塞给臣妾,臣妾也无话可说,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凌然气定神闲,丝毫不将萧含光放在眼中,言语之间尽是觉着自己受了冤屈。


萧含光接着道:“方才本宫问欢喜,她将装有商陆粉末的盒子交于乳母之事承认与否,在座皆是听得真切,本宫并未提及乳母是何人,可欢喜竟一语道出,她未将此物交于盛嬷嬷,难不成,欢喜一早便知这盒子是盛嬷嬷持有吗?”


“奴婢...”欢喜一时哑然,却又反驳道:“奴婢只是看盛嬷嬷跪在此处,想来是她出了事才会如此,许嬷嬷站在一旁,奴婢便猜到与她无关。”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无怪辰妃如此器重你。”萧含光见她依旧不认,怒极反笑道:“你说未曾将此物交于盛嬷嬷,且待本宫的内侍们搜查回来再作辩驳!”


一听此话,辰妃波澜不惊的脸上才开始出现了裂痕,大声道:“王后!你竟敢派人搜本宫的灵昆殿!”


“若是搜到了红茎商陆,本宫看你如何猖狂,如何向大王交代!”萧含光不甘示弱,对辰妃怒目而视。


正是剑拔弩张的危急时刻,彩儿与一众搜查内侍回来了,手中还捧着一枚与先前盛嬷嬷所有的一模一样的盒子,经御医鉴定,里面装的亦是红茎商陆粉末。


“现下,你还有何话要辩驳的?”萧含光问道。


证据确凿,欢喜当即跪倒在地,磕头道:“王后娘娘,此事乃是欢喜一人所为,当初世子与主子的孩子同时降世,主子怜悯,看德贵人辛苦,便将盛嬷嬷送去侧殿与许嬷嬷一同喂养世子。


奴婢憎恶德贵人,才会几次三番去陷害她的孩子。”


“现下你认了?”姬承影冷笑一声,看着辰妃张口结舌的站在欢喜身后的模样实在让人厌恶,复又追问道:“真的只是你一人所为,而非有人背后支使?”


“是。”欢喜掷地有声,将罪责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镇定道:“奴婢之所以憎恶德贵人,是嫉妒她,分明姿色不比奴婢,却能与大王结缘,当上主子,还诞下世子,实在可恶。”


话音掷地有声,芝兰面色苍白地站在姬承影身后听得真真切切,猛然扑过来握住欢喜的肩膀,歇斯底里地问道:“你当真这般想我吗?当真是出于嫉妒之心,便一心要害我的孩子吗?欢喜,你说真话好不好,我知你的脾性,你不是这样的!你我是好姐妹,不论怎样你都不会害我的孩子,你快说啊!”


欢喜却咬咬牙,惨然一笑,道:“德贵人自重,如今您是主子,奴婢不敢高攀。您早已背弃了姐妹情谊,独自攀龙附凤,还生下了世子这般的人物,何谈姐妹之情呢?


就是我做的,我叫人将许嬷嬷推下了荷花塘,要你的孩子染上风寒,亦是我将盛有毒物的盒子交于盛嬷嬷,要她冲饮,将这毒性传给你的孩子,如今事情败露,王后娘娘要如何罚我,我都认了。”


“你...”芝兰听完她的一席话,面色更是惨白,木讷地放开欢喜的肩,泪水才从眼眶中涌出,哽咽道:“你竟是这般维护她,她究竟有什么好?我分明知晓你的为人,我知晓的...”


说着,竟是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姬承影赶忙命人将其送回内殿休息,御医亦是跟着进去诊治了。


辰妃让此一幕吓得花容失色,不知所措。


“欢喜,你既然承认先前的事亦是你犯下的,加害世子其罪当诛,本宫便二罪并罚,将你杖毙示众,以儆效尤,你可有异议?”萧含光瞥了一眼辰妃,便定下了欢喜的罪。


欢喜在地上重重磕头,道:“奴婢无异议,只求所有罪责由奴婢一人承担,望王后娘娘不再追究。”


“你已认罪伏法,其他事本宫自有论断。”萧含光说完,内侍们便将欢喜托了出去。


辰妃失了方才嚣张的气势,突然跪倒在地,小声道:“臣妾,谢娘娘替臣妾处置了这个祸患,欢喜心机深沉至此,臣妾竟是不知身边养了个狼子野心的人,竟敢对世子暗下毒手,是臣妾失察,待回到灵昆殿,定会将底下的人严加管束。”


萧含光斜睨着跪在面前低声下气的辰妃,冷冰冰地道:“如此,甚好。好在世子现下安然无恙,你要明白,在大王苏醒之前,本宫不想再看到任何龌龊事与你有关。”


“是。”王凌然跪在地上咬牙切齿,却不得不卑躬屈膝,心下早已将姬承影与萧含光千刀万剐。


若非她二人管闲事,她必定可以将芝兰和她的孩子这个贱人一举除去,还损失了欢喜这个忠心耿耿的奴婢,最关键的是,还要受萧含光的侮辱。


此仇不报,她誓不为人!


要报复萧含光何其难,母族王氏势力不若萧氏那般庞大,姬承影身为黎妃,背后亦是有绛侯黎焕撑腰,若二者联合,要击溃王氏简直是易如反掌。


萧含光等人的脚步声渐远,王凌然才从地上站起,由灵昆殿的宫女扶着回去了。


“主子,方才有消息传来了。”甫进了合卺殿殿门,萧含光便看到冷菊在此等候多时的模样。


“是何消息?”萧含光问道。


冷菊看了一眼跟在萧含光身边的姬承影,压低嗓音小声道:“说是右相谈崩了,源城不日便会开战,攻打新山一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