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回目7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5 22:10
点击:216
章节字数:20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芝兰眨了眨犯困的双眸,答道:“回娘娘的话,臣妾尚未查过,事出突然,今早世子身上才起了疹子,御医应是快到了。”


正说着,御医便提着药箱进来:“微臣给王后娘娘,黎妃娘娘,德贵人请安。”


“快起来吧,你先去为世子诊脉。”萧含光免了他的礼,催他快去。


姬承影出言安慰道:“芝兰,莫要心急,指不定是风寒引起的疹子,过几日便下去了呢?你先去歇息片刻,这里有我和王后娘娘守着,你安心便是,待御医出来,我再唤你。”


芝兰本想坚持着听御医说孩子无事,却被萧含光命人带进了内殿,强制要求她歇息,只得作罢。


殿中仅剩了萧含光二人站着,其余人等皆是去帮忙了。


“我看了看,觉着并无不妥,何以便生了疹子呢?”萧含光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又问道:“你呢?看出来什么没有?”


姬承影摇摇头,她的感觉与萧含光一样,虽觉不妥,却又找不出不妥之处,便等着御医诊脉毕了给个解释。


“二位娘娘,世子殿下的疹子不碍事,只是,世子殿下天生体弱,较之旁人更易患疾。此次起诊约莫是吃的不干净了。”御医诊治完,从世子的房间内出来道。


萧含光与姬承影对视一眼,吃食不干净?试问他一个襁褓婴孩,平日里是乳母在喂养,那这不干净的来源,必是那二位乳母吃了什么导致孩子患疾了。


“即刻去将那两名乳母招来。”萧含光冷着脸吩咐了一句,还未忘记上次引得世子风寒之事,现下才消停几日,便又要开始了吗?


若当真是灵昆殿的人作祟,此次非得逮住她的狐狸尾巴不可!


少顷,那两位平日里照看世子的乳母便被带来。


那二人一见萧含光,当即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齐声道:“奴婢请王后娘娘,黎妃娘娘安。”


“许嬷嬷,你先说,这几日你都吃了些何物。”萧含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许嬷嬷,问道:“无论是何物,一一交代清楚。”


许嬷嬷思忖一番,犹豫道:“这,奴婢记得不全,还请娘娘勿怪。”


说完,便将自己近几日还记得的吃食一一说出,那御医在一旁听到最后,与萧含光摇摇头,表示并无不妥。


“盛嬷嬷,该你说了。”


“奴婢,奴婢亦是记得不大清了,近日来,奴婢吃了...”盛嬷嬷说话时犹犹豫豫,面上似是在思索回忆,可萧含光下意识觉着此人刻意回避了些事。


姬承影自然也看得出来萧含光的脸色凝重了几分,便偷偷地吩咐彩儿到这二人的房中搜索看看。


听完御医的话,萧含光便在脑海中想了想,正巧,彩儿手执了一枚精致的盒子进来。


“主子,这是奴婢在房中搜到的东西,奴婢看了,不是胭脂水粉之类,却藏于这般精致的盒子里,想必是贵重之物。”彩儿将小盒子盛给姬承影,姬承影转手便将它递与了御医。


御医查看过后,言道:“启禀娘娘,这盒中之物乃是红茎商陆的粉末,商陆本是一味带了毒性的草药,随处可见,药用价值却是不高,常人通常是不会注意的,可若是误食了,轻则呕吐眩晕,重则丧命。”


“那这盒子,又是何人之物?”姬承影看向许、盛二位嬷嬷问道:“从你二人房中搜出的,还不细细交代?为何要在房中藏这毒物。”


盛嬷嬷看清御医手中的小盒子,大惊失色,复又磕头道:“娘娘,这盒子是奴婢的,可那什么红茎商陆粉末,奴婢当真不知呀!”


“哦?”萧含光见她害怕,便知此事可能另有隐情,便诱导着盛嬷嬷将实情说出:“你且说,这盒子是从何得来的,本宫查证之后,自会饶你。”


盛嬷嬷感恩戴德得磕头道:“这盒子是欢喜姑娘送与奴婢的。”


“你是说,灵昆殿辰妃娘娘的贴身宫女欢喜?”姬承影一下便抓住了重点,果真是灵昆殿在捣鬼,竟这般按捺不住吗?


盛嬷嬷点点头,咽了咽口水接着道:“奴婢在灵昆殿时便颇受欢喜姑娘照拂,前几日世子患了风寒,奴婢与许嬷嬷依旧要照看世子,奴婢怕也染上风寒,正巧回来的在路上遇见了欢喜姑娘,寒暄几句,她便慷慨地送奴婢这盒子,说是扛风祛寒的好东西,让奴婢日日洒些粉末在杯中以防风寒,奴婢便深信不疑...”


当下萧含光才知晓,原来盛嬷嬷是为人所利用了。


“你且起来回话吧,既是知晓了这东西有毒,便不得再用了。”姬承影将盒子收好递与彩儿,又道:“去将辰妃召来,记得务必要她当上欢喜。”


彩儿应了一声,与门外的内侍们一道去了。


盛嬷嬷不敢起身,哭诉道:“王后娘娘明鉴,奴婢当真无加害世子之心,奴婢浅薄,不知此等物件儿是害人的东西,误食便罢还害得世子殿下,亏得主子发现的早,才未铸成大错,娘娘为奴婢做主啊!”


萧含光看她哭诉,心下有些烦躁,语气冰冷更甚之前:“你为人利用,却也不是全然无辜,只是现下还不能下定论,且待欢喜来此作何解释吧。”


盛嬷嬷一听,只得擦拭干了眼泪,等欢喜来此。


不多时,辰妃果真带着欢喜来了。


“哟!这么多人都聚集在此,所为何事?”辰妃一进门,便见盛嬷嬷跪在地上,萧含光与姬承影均是冷着颜面的模样,大喇喇地上前,随意地福了福身,算是见礼。


德贵人亦是在等候期间被姬承影唤醒,在此等辰妃做出交代。


“世子的乳母言明,是欢喜将这盒盛有商陆粉末的盒子交于她的,还说这东西可以扛风祛寒,欢喜,你认不认此事?”萧含光不在意辰妃的态度,只问欢喜。


欢喜忐忑地看了一眼身前的主子,站出来辩驳道:“回王后娘娘的话,这盒子奴婢从未见过,又怎会将其交于盛嬷嬷,还说它可扛风祛寒呢?”


“你是说,你不认此事由你所为了?”姬承影眯起眸子打量着欢喜,说道:“若本宫与王后查明你在说谎,你可知该当何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