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回目74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7 00:04
点击:212
章节字数:21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朝臣又是何对策?”萧含光复又问道。


她相信消息既已传至后宫,前朝定已下了决断,前晌早已过半,战况紧急,好在她一早便让萧瑾做足了准备。


冷菊将传信内侍的话简要复述了一遍:“奴婢听闻,公子听从了左相与侯爷的提议,由王脊檩担任柱国大将军赶往源城,若力有不逮,侯爷再从封地各城调兵过来。”


若直接从萧氏封地调兵,白狄虽言是友好之邦,少了边关驻军到底是不妥,而南邦各番多年臣服,料想是不敢趁机反抗的。


再者,王脊檩功劳虽大,却不至于震主,萧瑾却是不同,他亲任大帅,日后定将为人诟病,言周国全靠萧瑾一人支撑,周昌阴险多疑,本就紧盯着萧氏,此次出战,若非必要,萧瑾万不能前去。


萧含光想了颇多,最后觉着周辞晗的决策是对的,才脸色放缓,淡然笑道:“有那些重臣辅佐,辞晗定能很快成长起来。”


姬承影虽不知萧含光为何这样说,却觉着她的说法必有道理,便附和着点点头道:“辞晗有他外公,自是事半功倍。”


“对了,绛侯呢?辞晗是如何安排绛侯的?”萧含光想起黎焕,他亦是手握重兵之人,战事一起,他如何能置身事外?


“传话的内侍并没有说关于绛侯的事。”冷菊想了想,那小太监确实没有提及黎焕,便问道:“主子为何问到了绛侯?”


“黎焕是承影的义父,我听闻他先前有一独女,名唤黎筱,承影现下便是顶替了黎筱的身份。”萧含光将姬承影的身世娓娓道来。


冷菊听罢震惊极了。


合宫上下最受宠爱,大王极尽所能娶进来的黎妃娘娘黎筱,竟是已故反臣崇侯姬重的嫡女!这样的事,说出去能有多少人相信呢?


“这,当真是荒唐。”冷菊觉着,除去荒谬,再寻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此事了。


黎筱不是黎筱,而是姬承影,知晓此事的人在宫中绝对不会超过五人。


萧含光知晓,姬承影知晓,周昌知晓,剩下的便只有冷菊了。


“你竟没有疑惑过,为何我从始至终都唤她承影吗?”萧含光有些哭笑不得,她并未刻意隐瞒过,可这些人竟都不曾发现这个惊天秘密。


冷菊涨红了脸,说道:“奴婢,奴婢一直以为,承影此名,是您对黎妃娘娘的独特称呼...”


独特称谓...是了,虽说姬承影亦是没有给自己一个独特称谓,却好歹唤了自己的乳名,晔儿,晔儿,是世间她最心悦的称谓,可她亦未想过,承影,是否是心悦之人心悦之称谓。


竟叫冷菊误会了这般久,以为承影是黎筱的独特称谓,当真叫人无奈。


姬承影看着萧含光的模样,便知她多想了,随即握住了她的手,温声道:“你我名号俱取自阴天子三剑,天作之合,也无需再多些什么,多了反而累赘。”


“承影...”


萧含光从不管劳什子阴天子三剑,她是知悉这些典故的,却从未将此放在心上,亦不觉萧瑾予她的名号有何特别,哪怕姬承影现下改了个山野村夫的名姓,她还是她,萧含光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并未有何不同。


萧含光理理思绪继续道:“绛侯镇守东南,此次出征理应算他一份,东南边境面朝大海,数百年来均是太平的,按理说,绛侯应要抓住此次机会建功立业才是,怎地默不作声呢?”


“这,我对黎焕并不了解,虽说我是顶替了黎筱之名,却未与黎焕相处几日,当初事出突然,唯一知晓的是,他对周昌忠心耿耿。”姬承影已是不清楚黎焕的打算,又道:“难不成他在东南太过安逸,早已失去了野心?”


“许是不想淌这滩浑水吧,无妨,即便他是何打算,我们还可拿住周昌,再不济,也有爹爹相助。”萧含光倒是乐观,算准了萧瑾绝不会将自己丢下,置身事外的。


姬承影手捻着奇楠手串,口中念念有词道:“王脊檩此番任了柱国将军,若是战胜,王凌然在宫中更是有恃无恐,到时要清算她,恐是难事。若是战败,国将不国,民不聊生,我看,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萧含光点点头,皱起眉头道:“我倒是没有想过绊倒王氏,不过,今早看她的架势,估摸着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你我还是小心为妙吧。”


与此同时,勤政殿。


王脊檩身披铠甲单膝跪在地上启奏道:“新山乃是护国寺所在,护国寺又关系到国运,此外,又是朝廷头一仗,还望监国务必重视起来,多为臣拨些银钱粮草。”


“东南、西南、西北各地去年均是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灾荒,今年又要开战,粮税银税均不比以往,柱国大将军攻无不克,此番出征亦需旗开得胜,才不会辜负了众位爱卿所托。”周辞晗年纪虽幼,却懂得些朝堂之事。


王脊檩要人要钱要粮,他自会拨个合理的数目,可前提条件是王脊檩要胜才行。


“刘昱等鼠辈不足挂齿,监国请安心,您只需拨给臣足够的钱粮,便可与众位同僚在蒿城等着臣凯旋。”王脊檩亦是知晓那高高在上端坐着的小孩子的想法。


又想打胜仗,又不愿自己趁机扩张势力,呵,到时可由不得你!


周辞晗想了想,唤了户部的官员道:“你且召集其余户部官员,最迟明日前晌呈上来一份稳妥的钱粮预算,本监国自会定夺。


王柱国,今日便点兵点将,预备出征事宜,最迟明日后晌便领兵出征。众位卿家还有何事,速速奏来。”


“臣遵旨。”王脊檩与户部官员领命退下。


萧瑾抬眼看了看周辞晗,便与其他人一道告退了。


“监国,留步。”萧瑾待人都走完,周辞晗意欲离去的时候,开口了。


周辞晗下了王座,走到萧瑾身边,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外公,下了朝,辞晗便只是您的孙儿,不必唤监国了。”


“嗯。”萧瑾倒是知晓周辞晗的性子,从不摆王族架子,平易近人的很,这点倒是颇得他心,总觉着萧含光收养这个孩子是个正确的选择。


除去他体内流淌的不含萧氏血脉,其余的萧瑾当真是对周辞晗无可挑剔,若他是萧含光亲生的,才算完美。可惜啊可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