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回目7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5 22:11
点击:232
章节字数:21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便是磨镜又如何,你真当主子对大王有一丝情意不成?”冷菊反驳道:“若主子与黎妃娘娘情投意合,我倒是觉着,比跟着大王强了不知几许。”


暖竹闻言大惊失色,赶忙将冷菊的嘴捂住,斥道:“你可知你方才说的什么话?这样大逆不道的话竟敢宣之于口?普天之下还能有人比大王要强,我看你是魔怔了。”


“哼,我看是你没有拎清。”冷菊拽开暖竹的手,认真地看着暖竹的双眸道:“你且想想,黎妃娘娘进宫前,主子是什么模样,黎妃娘娘进宫后,主子又是何种模样。”


暖竹这才住了嘴,细细思忖一番,果真如冷菊所言,黎妃娘娘进宫前与进宫后,主子是两个模样。


人变得更有人情味了,不再让人觉得疏离,待她们这些婢女更胜从前,尤其是对辞晗公子,尤为明显。先前她严厉过甚,自黎妃娘娘来了,辞晗公子都是松了口气,言行举止才更像个小孩子,不必处处小心谨慎。


虽说那些宫人言语间处处猜测黎妃娘娘与主子的关系究竟到了哪种田地,可那关他们何事?说得好听些,他们不过是闲着无事乱嚼舌根罢了。


若不能给主子想要的,纵使是天下至尊又如何?


周昌此人昏庸无能,做不得明君,甚至连累了主子,主子又何必苦苦支撑,维系王族脸面呢?反观黎妃娘娘,虽为女子,却是巾帼不让须眉,主子与她在一起时流露出的开心快乐是她这个贴身婢女从未见到过的。


或许,这便是主子想要的。她想要一个她愿意的人。


“冷菊,我想了想,你说的对,便是磨镜又何妨?主子能幸福才是咱们愿意看到的,主子不乐意的事,咱也跟着难受。人活一世不容易,不如做点开心的事。”暖竹思来想去,得出了此种结论。


说完却无人应她,抬眸一看,冷菊已经睡着了。


暖竹不禁一笑,脱下身上的外衫罩在冷菊的身子上,呢喃道:“傻瓜,睡得好快,也不怕着凉。还要谢你为我解决了个难题,我这便也回去了。”


一大早,萧含光依言到杞梁殿寻姬承影,身后还跟了许多宫人。


“今日是怎的了?竟还拿了东西来?”姬承影方用过早膳,见萧含光来时的阵仗不一般,想着是有事要办。


萧含光笑着刮了她的鼻梁一下,暧昧着语气让人捉摸不透,道:“你觉着呢?”


看了看萧含光身后人端着的各式木盒子,姬承影才想起,萧含光吩咐过冷菊,要她备下补品,当即肯定道:“这些东西,是送去乾元殿的吧?”


萧含光站到她身后,笑意不减:“你打开看看再说也不迟。”


狐疑着,姬承影不知萧含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伸手将那些木盒子一一开启。


里面确是些珍贵药材,且多是些固本培元的东西,姬承影更是一头雾水了,问道:“你拿这些东西来作何?这些补阳之物,俱是男子需得食用,不直接送去乾元殿,反倒先来我这边走一遭,是怕我备下的东西不合礼数?”


即便不合礼数,也不用劳师动众地将这些东西搬来吧...


“你这呆子。”罕见的,萧含光竟羞红了脸,嗔道:“昨夜你还担忧我爹爹之事,我一大早起来便为你备了些爹爹能用得上的物件儿,作何让你想到了乾元殿?”


姬承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萧含光是要自己拿着这些东西去讨好萧瑾。


“我不要,”姬承影推拒道:“便是要送你爹爹的东西,哪里能让你予我?这是何种道理,我自是不能要的。”


“你现下说你啊我的,你的便是我的,我的便是你的,何故要分彼此呢?”萧含光将姬承影拉到一旁说着悄悄话:“这些宫女看着呢,总不好再推拒我吧?”


姬承影看了一眼那些价值不菲的物件儿,又看了一眼萧含光,心中有些苦涩,萧含光予了她多少,她自是知晓的,可她除去心意和她的人,还能予萧含光什么呢?


她想予她的,能予她的,萧含光俱是有了。


现下倒好,连讨好萧瑾的东西,萧含光都为她准备好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彩儿,将王后娘娘带来的那些东西收下吧。”姬承影勉强笑了笑,压下心底的苦楚,暗暗发誓,无论如何,她都要与萧含光在一起,不管是否与天下为敌。


“辞晗现下已去上朝了,相信源城很快便会有消息传来。”萧含光见姬承影兴致不高,不知为何,只按着心意挑起了别的话头。


姬承影听罢,想起昨日在勤政殿前,那礼部官员说过,至迟今日便要有消息传回来的,是战是和,便看常灿与刘昱等人交涉的如何了。


这时,从承乾殿传来消息,小世子又发热了。这次好像不是单纯的发热,身上还伴随着出了些疹子,不知是何缘故,德贵人娘娘已差人去请了御医。


姬承影看了看天色,想来秋老虎已去了大半,如今出了疹子实属异常,便道:“现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德贵人好了。”


说完,便拉起萧含光,去了承乾殿。


承乾殿正忙得一团糟,不知何故,今早起来,世子的风寒尚未痊愈,竟又出了些小红疹子,整个承乾殿俱是手忙脚乱,毫无章法,见了二位娘娘前来,亦是匆匆行了礼便去忙了。


“怎得风寒未愈便起了疹子,莫不是承乾殿湿气重些?”萧含光不明所以,看着这阵仗觉着事情闹大了,便抽出绢帕捂住口鼻,同时递给姬承影一条,轻声道:“这疹子起的怪异,你也避一避吧。”


姬承影自然看出事出蹊跷,接过了萧含光绢帕捂紧了口鼻,才进了殿。


“王后娘娘,黎妃姐姐,你们来了。”芝兰淡淡地行礼道。


两日未见,她竟消瘦了许多,许是因着照顾孩子休息不足所致,两颊苍白的可怕,姬承影赶紧上前将她扶起,生怕她骤然倒地。


“你有无查过,世子怎会生了疹子?”萧含光站在殿中央,环视一周,并未发现有何不妥之处。


殿中摆设均是避开了会生疹子的东西,又无人饲养宠物,这几日世子风寒,亦是不曾见过风的,当真是奇哉怪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