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回目7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5 21:29
点击:239
章节字数:20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褒奖倒是不必了,大王龙体康健乃是百姓社稷之福,草民略尽绵薄亦乃分内之事。”齐笑推拒着道:“如今大王即将得以苏醒,便是天大喜事,草民不敢邀功,只想早日启程悬壶济世,为民分忧解难。”


萧含光听他再次拒绝,实在无法,只得道:“好,你既然执意如此,本宫便不再留你了,便待大王苏醒,你再离开,可好?”


“草民遵旨。”


姬承影听了这个消息,只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陪着众人笑着,说确实是天大的好消息。


“好了,都退下吧,莫要扰了大王休息。”萧含光将一众人赶走,自己也跟着出了乾元殿的门,只留下伺候的宫女内侍。


回合卺殿的路上天已漆黑,萧含光牵着姬承影的手慢步走着。


“你也听到了,周昌最迟十天便会醒过来,我猜,王凌然那便听到动静也会按捺不住了。”萧含光小声道:“之后在周昌身边说话,可得小心些,他现下意识已是清醒的了,保不齐要他知道了些什么,为我们平添麻烦。”


“我看,他要恢复到先前的身子,已是再无可能了。”姬承影笃定地道,手中还暗自捻着萧含光午后送她的手串:“虽说他能醒,那身子定是行将朽木,外强中干了,你且看着吧。”


萧含光捏了捏爱人的柔荑,好奇问道:“你要动手吗?”


“不,先静观其变,我是觉着王脊檩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想来,会有他自己的打算吧,他可不是那种忠君爱国的将领,谁有好处他便跟谁,你爹爹定是了解的。”姬承影皱着眉道:“你爹爹,是否知晓你的想法。”


萧含光目光不自然地移向他处,犹豫着道:“爹爹尚未知晓,我是想,他或许会反对我们如此。”


“你爹爹是忠君之臣,只是,他所忠之君,似乎不是明君。”姬承影幽幽地盯着萧含光道:“不如,你去劝解一番?”


“爹爹何尝是那种能用一两句话便劝得动的人呢?”萧含光不同意姬承影的提议,道:“待他看到周昌不值得他辅佐,才是劝他的时机,辞晗非我亲生,爹爹嘴上不言,却始终将他看得不如嫡亲,当初愿意辞晗监国,也是无奈才应下的。”


姬承影忍俊不禁地道:“我劝你啊,还是早日与你爹爹言过,若来日他成为我们的绊脚石,那可怎么好?”


“你且安心,还有娘亲在呢。”萧含光笑道:“虽说爹爹平日里威严无比,内里却是惧我娘亲,我与哥哥俱怕爹爹,而娘亲却是唯一震得住他的人,依着娘亲对我的疼爱,爹爹不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


姬承影听罢点点头,不再言语。


到了合卺殿,萧含光在门前目送姬承影回杞梁殿时言道:“你总是要送我回来,不知者还道是我欺负了你呢,杞梁殿分明离乾元殿更近些。”


姬承影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婢女,凑近到萧含光的耳边低声道:“那又如何?我爱你欺负我,也只许你欺负。”


萧含光笑着轻抚了一把姬承影的面颊,柔声道:“好,回去吧,明日一早我便去寻你。”


姬承影退后几步,福了身子语调轻快地道:“臣妾告退,王后娘娘早些安置了吧。”


“嗯。”萧含光目送姬承影离去。


暖竹甫一过来便看见主子站在门前看着远处,问道:“主子,进去吧,黎妃娘娘已经走远了。”


萧含光心思让人拆穿,不急不缓地瞥了暖竹一眼,笑道:“你啊,竟学会了冷菊那一套。”


“都是主子教的好,和她有何关系?”暖竹轻哼一声,跟着萧含光进了殿门。


沐浴过后,萧含光问起补品之事,冷菊答道已准备妥了,便吩咐她三日后与杞梁殿的彩儿一道送去乾元殿。


“你务必与彩儿一道前去,身为我身边的大宫女,内侍总管总要与你几分薄面,顺便帮我看看大王的情况如何了。”萧含光躺到榻上,与冷菊说完这句话,才合上眼。


冷菊应下,熄了灯,才得出去。


她总觉着主子与黎妃娘娘的关系并非单纯的情人,二人似在暗中还谋划了些什么。


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冷菊却只认萧含光一个主子,哪怕是萧瑾的命令,她亦是不听的,暖竹也是如此。她就怕黎妃娘娘撺掇她家主子做出骇人听闻的事来,到时候害了主子不说,还要连累到萧氏一族。


日常听主子唤黎妃娘娘为承影,可黎妃娘娘的芳名分明是黎筱,与承影有何关系呢?难不成是独特的称谓?罢了,主子向来有自己的主意,她信任心悦之人,做奴婢的也只得认命,好在主子与黎妃娘娘俱是会武,若来日有何不测,自保应不是难事。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暖竹端了碗夜宵过来,今夜是冷菊守夜看护,她怕她一个人无聊,便来看看她。


冷菊想了想,她的想法除去暖竹便无人倾诉了,于是她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暖竹,主子和黎妃娘娘之间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虽说我们不得过问干涉主子的私事,可我总觉着不安,你说,这到底是为何?”


“我看她们俩倒是比往常更亲近了些,你是不知那些宫人私底下都如何议论的,简直不堪入耳。”暖竹将夜宵与冷菊分吃了,擦擦嘴,抱怨道:“自古哪有妃子和王后走得这般近的?主子与黎妃娘娘简直是形影不离。”


冷菊听她这般言论,皱起眉问道:“底下的人是如何说的?怎生个不堪入耳法了?”


她自是不允许旁人说萧含光一句不好,她这个王后当得已是憋屈,再让那些嘴碎之人传些风言风语,指不定要惹出何种祸端来!


暖竹清清嗓子,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万籁俱寂,才道:“他们皆言主子与黎妃娘娘情过姐妹,义超金兰,我还听闻有人说,黎妃娘娘不仅是大王的心尖儿人,亦是咱主子的心肝儿肉,趋炎附势倒是不说,却有些像那些有磨镜癖好的了。”


话音愈来愈低,说到最后几不可闻,冷菊却是听得真真切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