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回目6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4 23:53
点击:217
章节字数:20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对了,冷菊。”萧含光叫住要到内殿去洒扫的冷菊:“你做完这些,与暖竹一道去库房看看,大王不日便要苏醒,少不得进一些补品到乾元殿去。”


“是,奴婢知晓了。”冷菊应了一声。


姬承影听闻,便招来自己的小丫鬟,叫她也去备下一份补品,打算来日与合卺殿一道送去乾元殿做周昌苏醒的贺礼。


萧含光进了内殿,不多时便出来,手中还拿了一个小木盒子。


“喏,给你的。”萧含光放到桌子上,示意道。


姬承影好奇地端详着这木盒,上面的雕花精致无比,顶部凹槽处还镶了几颗价值不菲的珠宝,不由得问道:“里面装的是何物件儿,竟用上了如此贵重的木盒子?难不成,是你的聘礼?”


本来打趣的玩笑话,听在萧含光耳中却是当真的,她竟有些害怕姬承影不喜欢她为她准备的东西,慎重地将木盒放到姬承影手中,道:“是,便是我与你的聘礼,你且瞧瞧,可否喜欢这物件儿?”


姬承影被她这般模样弄得跟着紧张起来,她看了看木盒,又看了萧含光,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木盒,里面盛着的是一串外表平平无奇的手串。


那手串一看便是木制,甫一开盒,虽说外表朴实无华,却散发出一阵沁人心脾的木材香气。


姬承影认出了它是什么。


“我很喜欢,真的。”姬承影当即将手串递与萧含光,又将左臂伸过去:“你帮我戴上吧。”


萧含光笑着将手串戴到姬承影的左臂上,才道:“我以为你不会喜欢此类东西。”


“胡说,且不说你送的东西我俱是喜欢,便单说这奇楠手串,有缘人得,普天之下想来找不出第二串,珍贵程度较那些珠宝可是要重得多了。”姬承影看着手臂上的奇楠手串,怎么看怎么喜欢。


萧含光见她当着喜欢,便放心了,笑道:“我听齐笑说这奇楠木本就得来不易,南邦近些年亦是上供少许,又对女子寒症颇有益处,便想着为你寻来。”


“你啊,这东西可是王族所用,连周昌,都找不出一棵雕得手串的木材,你倒好,自己不藏着,竟雕来送与我。”姬承影心下感动,她自是知晓奇楠的珍贵。


萧含光能将这般天下无二的东西送与自己,确是用心至深了。


“晔儿,谢谢你。”姬承影拥住萧含光,柔声道:“我没想过你会送我这个,你分明亦是有寒症的...”


萧含光回抱住语无伦次的姬承影,道:“我无法将你明媒正娶已是遗憾,这聘礼自是要补上的,那些金银珠宝太过庸俗,你也不会稀罕,这奇楠手串,再合适不过了。”


“嗯。”


现下说什么俱是多余,姬承影俯下身来轻轻吻住了萧含光的双唇,二人唇舌交缠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盯着萧含光那因亲吻而变得红艳艳的双唇,姬承影愣愣地道:“我现下方知,为何那些男子如此着迷与情爱之事了。只亲吻便如此销魂夺魄,不知床帏之中,是何等叫人难以把持的光景呢。”


萧含光听了她的话,面色有些羞赧地道:“男子若是风度翩翩佳公子倒是尚可,难就难在,世间翩翩佳公子甚少。那些身娇体软的女子,便只得嫁于五大三粗的男子了。”


姬承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叹道:“都说世间阴阳结合,天地万物俱是此等道理,可我看来,并非如此,磨镜也好,断袖也罢,谁说人家便该受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呢?”


“你还记得连熙与连城吗?”萧含光问道:“她二人便是亲生姐妹,连城倾心与连熙,只道她是唯一对自己掏心掏肺之人,世间再无出其二,若连熙可以放下心结,即便是亲生姐妹又何妨?一未伤天害理,二未通敌卖国,三未杀人放火,有何不可?”


姬承影笑着赞叹道:“你不知我方知自己心意时的挣扎,我怕你知晓,亦不甘心你不知,最怕你知晓了,装作不知,我甚至做好了准备,待处置完周昌,大仇得报,便只身离开,还你清净,好在你亦于我有意,现下,我便晓得幸福为何物了。”


萧含光摸了摸姬承影的头,才将她放开,深情款款地道:“日后无论发生了何事,你信我,不要离开我,不告而别之类,不要再想。”


“我自不会离你而去,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我俱是要与你一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姬承影复又抱紧了萧含光的腰身,闷声道。


“好。”


冷菊从内殿出来看着二人抱在一起的场景,识趣地悄然退出了合卺殿。


二人在合卺殿呆到晚膳时辰,膳毕,萧含光与姬承影一道去御花园散步消食。


“王后娘娘!娘娘,”内侍总管一路急跑过来,满头大汗的模样,让萧含光心中一紧,只听他道:“大王有动静了,奴才已差人去请齐笑神医与众位御医了,您随奴才去一趟吧!”


原来是周昌有动静了,看样子,齐笑的药已见效,周昌不日便要苏醒过来。


看了一眼姬承影,对方便与她一道去了乾元殿,到时,众位御医已皆在内殿为周昌诊脉了。


少顷,齐笑起身笑盈盈地与萧含光道:“恭喜王后娘娘,贺喜王后娘娘。”


“哦?喜从何来?”萧含光不明所以地问道:“难不成现下大王便要醒了吗?”


齐笑缓缓摇头,意味深长地道:“大王苏醒最多一旬时日,只不过,他现下已是能耳闻臣等所言了。”


“你的意思是,大王现下虽不能睁眼,意识却是清醒的,只是身子不得支配罢了,是也不是?”萧含光瞥了一眼身旁兴奋的双眼放光的内侍总管,问道。


“正是此意。”齐笑捻着山羊胡子,打心底里高兴:“娘娘,草民此番便是为大王之疾进宫,现下大王即将苏醒,那草民也算不枉费娘娘与王大帅的心意了。”


“你要走?何不待大王苏醒了再走?大王治愈你功甚伟,无论如何本宫都要与大王言过,好好褒奖你一番的。”萧含光再次挽留齐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