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回目6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4 23:50
点击:215
章节字数:20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如看她与她心悦之人幸福长久便可。


“二位娘娘来的正是时候,内务府送过来一些新鲜的南方水果,正值午膳时间,不如在此用膳,尝过那鲜甜可口的水果再回宫也不迟啊。”芝兰一边说着,身旁伺候的小丫鬟便准备去小厨房吩咐了。


萧含光看了一眼姬承影跃跃欲试想逗弄孩子的模样,忍俊不禁地道:“便在此间用膳吧,依本宫看,某些人现下可舍不得回去。”


姬承影一听,赶忙应道:“是啊是啊,这娃娃这般可爱,我想留下多看看他。”


芝兰微微一笑,便留下了二人。


膳毕,新鲜水果亦是用过了,萧含光与姬承影起驾回了合卺殿。


周辞晗正在午睡,萧含光便没有打扰他,转而与姬承影在前殿商量了几件要事。


“依你看,常灿此行,能否安然无恙?”姬承影郑重其事地问道。


萧含光回答的不假思索:“自然无恙,他贵为右相,百官之首,即便是谈不拢要开战,他亦不会落入敌方之手的。”


姬承影单臂撑起下颌,精致的五官俱是好看极了,萧含光愈看愈觉着入迷,啧啧称奇道:“你初进宫时,我只觉着惊艳,倒是无其他想法,现下却觉着你愈发动人了,难不成这便是情意使然,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道理吗?”


姬承影风情万千地瞟她一眼,回嘴道:“初进宫时,你亦非现下的模样,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只对着辞晗还算有些温度,谁知竟是个登徒子,嘴上占尽了人家的便宜。”


“不妨事,来日要占便宜的可不止是嘴上。”萧含光意味深长地笑着,眼神游移在姬承影身子的各处,看得对方直面红耳赤。


“你啊,现下先将这些事解决了再说吧。”姬承影试图认真和萧含光说话,便道:“前几日世子风寒之事,我总觉得蹊跷,可这几日却不见有何异动,你说这是为何?”


萧含光点点头道:“我亦是觉着蹊跷,想来是那人察觉到我们尚未善罢甘休,才不敢贸然行动吧,此事看来,只得以静制动了,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不知那王凌然是如何想的,唉,周昌再过几日便可苏醒,到时辞晗监国便说不过去了,你对此有无法子?”姬承影复又问道。


萧含光笑意不减地道:“你且安心,即便是醒了,要处理国事,也得能起得了身才可。到时我们无需做什么,且坐山观虎斗便好。”


“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姬承影以食指沾水,在桌上写出两个王字,萧含光同意的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心有灵犀。


周辞晗睡眼惺忪地起身,迷迷糊糊地走到前殿,便看见他的母后与黎娘娘在秘密谋划着什么,心下好奇,便凑过去看看,却为萧含光率先察觉。


“醒了?”萧含光摸了摸周辞晗的脑袋,温和地问道:“今日还要去国学吗?”


周辞晗点点头,伺候他的小厮便进来将他带去洗漱。


待他要走时,萧含光才道:“辞晗,今日起,你便又是监国了,直到你父王病愈,能亲政那一天。”


周辞晗行过礼,道了声:“儿知晓了,谢谢母后。”便去了国学。


“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姬承影啜了口清茶,望着周辞晗出了合卺殿大门,才转眼看着萧含光,笑道:“还是你教导有方。”


“孩子懂事是好事,可我这个做母后的,总觉着他过于懂事了,自幼不与其他孩童一般贪玩便也罢了,他肩上已担了许多,当真惭愧。”萧含光心下安慰,又心疼儿子,只觉周辞晗是上天赐予她的礼物。


姬承影噘了噘嘴,没好气地道:“那你平日来还对他那般严厉,虽说温柔亦存,却少了不知几许,现下知道心疼儿子,也不算晚,多与他笑笑,你看他多怕你,他就不怕我。”


“你那是把孩子惯了,若我与你那般,他迟早要被惯坏,还是有你惯他便好。”萧含光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有没有觉着,我们这般言论,好似他的父母双亲般呢!”姬承影想了想,笑道。


萧含光亦与她笑道:“是是是,你是他的慈母,我便是他的严父,可好?”


“可惜可惜,他这位严父,对他的慈母总是色眯眯的,不知辞晗看到,会做何感想。”姬承影顺势调侃她道:“哎呀,这些天,我终于可以扳回一局,总是你逗弄我,我却找不出机会戏弄你一番,想想也是憋屈。”


冷菊从外进来,正好将此话听进耳朵里,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黎妃娘娘可真逗,我家主子向来是不吃亏的主,竟未曾反驳于您,想来,是当真属意于您了。”


“那是自然,你且瞧我风华绝代,仪态万千,她若是看上女子,只我能配得起了,冷菊你说,我说的是也不是?”说着,姬承影从座位上站起来,在萧含光面前转了一圈,那华丽的宫裙随着她的动作飘动摇曳,当真美不胜收。


冷菊将手里的点心放下,笑道:“黎妃娘娘所言极是,主子眼光甚高,您自是最好的了。”


“瞧瞧,这些日子,连冷菊都改了先前冷然的模样,果真是你这主子带出来的。”姬承影捏起一块点心,品了品,满意地道:“合卺殿的御厨手艺愈发好了。”


萧含光亦品了一块点心,便将手擦拭干净,看着姬承影复又拿起一块送入口中做感叹状,笑道:“暖竹亦是我带出来的,她与冷菊便截然不同,你怎地不说?”


“暖竹生来便是那般风风火火的性格,你便是块冰,她亦是燃着自己的,自然不同了。”姬承影说着,又捏起一块,被萧含光半路拦下,只得哼了一声,放弃了吃食。


冷菊看二位主子你来我往,亲密无间,才算是将一块心病放下。


方知她二人互通心意时,还想着姬承影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现下看来,她倒是十分认真的。若是将来姬承影敢负了主子,她虽为丫鬟婢女,亦是要与她算账的。


萧含光是那种一生只爱一人的人,她在她身边二十载,自是知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