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回目65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2 13:45
点击:201
章节字数:20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早醒来,姬承影躺在榻上,细细回味了一番昨夜的梦境,脸又红了。


“主子,主...”门外传来彩儿的声音。


“不必唤她,本宫进去看看,你先下去吧。”是萧含光的声音。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姬承影故作镇定地闭上眸子装睡。


萧含光的脚步声渐渐进了,她伸手探了探姬承影的额头,又贴上自己的摸了摸,嘀咕了句:“并未发热啊,怎地还不醒呢?若你这般睡下去,我可要走了。”


“别...”姬承影抓住她将要抽走的手臂抱在怀中,迷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萧含光,着急着道:“你才来,便要走,难不成只是来看看我有无发热吗?”


“你昨日与世子接触过,他又得的是风寒,我怕他传染了你。”萧含光反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我不走,只是知晓你已醒来了,故意说着逗你的。”


“哼...既已知我醒了,还逗我,之前为何从未看出你是这样的人。”姬承影用脸蹭了蹭萧含光的手,嗫嚅道:“我是有寒症,却是练武之人,那些小病小灾的,拿能轻易上身?”


萧含光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爱怜地抚着姬承影的娇颜,笑道:“快起身吧,我于你带了些合卺殿新制的点心来,你尝尝看喜不喜欢。”


“好。”姬承影应着话起身,唤来彩儿为自己梳妆打扮,萧含光便到前殿候着她。


待她用过早膳,才想起来问道:“你今日为何如此早,是不是有事要与我商议?”


“我与辞晗说了我们的事。”萧含光瞄着姬承影的神情。


果然,她一听,全身都紧绷起来,遮掩着干笑了一声,又问道:“辞晗他,如何说的?”


萧含光不想吊着她的胃口,便将当日与周辞晗谈话的内容全数告诉了姬承影。


她总算松了口气,得意得道:“我就说,辞晗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定不会与你我为难。”


“哎呀,也不知方才是何人坐在那里紧张得微微颤抖呢!”萧含光实是忍不住得打趣她,连一旁伺候的彩儿亦是咯咯直笑。


姬承影一时恼了,佯怒道:“彩儿,你又不知是何事,你笑地如此起劲是为哪般?”


过了这些日子,彩儿早摸清了自家主子的脾气,掩去笑意,嘴角却依旧扬着,道:“回主子的话,奴婢只是看着您与王后娘娘这般和谐,实乃宫中幸事,故而发笑。”


“这小丫头,牙尖嘴利的,全然不见初到杞梁殿时的微小谨慎了。”姬承影嗔她一眼,只是语气中不见责怪。


萧含光笑道:“若宫中上下俱是祥和一片,那我的事便少了许多呢。”


“若国中上下是和谐一片,还要这个朝廷作何?”姬承影翻了个白眼,那妩媚的模样看得萧含光心中一动。


“且去看看大王的情形如何了。”萧含光说着看了看时辰,拉起姬承影的手便往外走。


一众宫人自是要手忙脚乱的跟上前去,说说笑笑到了乾元殿门口,却是见到了灵昆殿的几个内侍太监站在门口与乾元殿的内侍们闲聊。


姬承影素来看不惯王凌然,连带着她宫里的人一并不与正眼,冷笑一身,嘲讽道:“今日不知是刮了什么歪风,竟将辰妃娘娘吹到这乾元殿来了。”


“你这是何意?”话音未落,便听到王凌然的声音传来:“难不成本宫不能来探望大王吗?只你们惦记大王龙体,真是事事离不开你了?”


二人向来是不对头的,说起话来自然争锋相对。


萧含光默不作声的朝姬承影摇了摇头,姬承影才撇着嘴收住声,没有再与王凌然计较。


“呵,”王凌然从殿内出来,看到姬承影身旁站着萧含光,才翻了个白眼,恍然大悟道:“本宫就觉着奇怪,怎地你跟哑了一般不抬杠了,原来是主子在边儿上啊。王后娘娘真是教导有方啊,竟能收服如此性烈的狗。”


“你!”一听这话,姬承影勃然大怒,王凌然竟敢当众侮辱于她,甚至是连带着萧含光一并侮辱了。


萧含光上前一步,面色如常地笑道:“辰妃过奖了,黎妃是本宫治下,自是晓得嫡庶有别,如此才得大王宠爱。若是人人俱与辰妃一般,本宫倒是晓得大王为何抬举芝兰了。”


话里话外虽是优雅,却将王凌然嘲笑了个遍。


眼瞧着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又无从辩驳的样子,姬承影便觉着过瘾,还是萧含光厉害,三言两语便抓到了她的痛脚,让她无力反击。


王凌然尴尬地站在原处,气急败坏地瞪着萧含光,那目光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一般,却又无可奈何,最终只得咬咬牙,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姬承影挽着萧含光进了殿,齐笑等御医俱是围在榻前为周昌请脉,她二人便未出声。


未几,请脉毕,那些御医才察觉到王后娘娘驾到,赶忙行礼。


萧含光虚扶一把,问道:“大王的丹毒解的如何了?”


齐笑答道:“回娘娘的话,草民已将沉浸于大王体内的丹毒聚集,待再服几日汤药,便可除去。只是解毒后,大王的身子还是异常虚弱,需得好生调养才是。若是不仔细照料,怕是要留下后患。”


“如此说来,大王性命无虞,苏醒指日可待了?”萧含光的话意味深长,在场的御医皆是不敢答话。


齐笑稍一思忖,才道:“大王能顺利解毒已是不易,苏醒自是可以,只是要恢复原样,与往日般健壮,怕是不成的。”


“哦?难不成日夜照料调理,皆是不成吗?”萧含光追问道,她现下要将周昌的身体状况掌握清楚,好日后作安排。


“大王久卧病榻,若非往日精壮,恐怕早已宾天,现下草民与各位御医已是穷尽毕生,才能将大王从鬼门关拉回来,草民想,待大王苏醒,亦怕是阳寿不长啊。”齐笑是聪明人,他自是晓得现下说实话总要比诓骗王后娘娘的强,若是来日王后娘娘追究起来,他也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