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回目6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2 13:44
点击:197
章节字数:20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萧含光听罢思虑一番,才惋惜着道:“大王福泽天佑,定会平安无事的,至于日后的调养便交于御医所,你不愿留在宫中,实属憾事。”


“是啊,齐笑,你便留在宫中吧,来日医术冠绝杏林,造福王室亦是功不可没的。”姬承影知晓萧含光的用意,亦是出口挽留他。


一旦周昌体内的丹毒解了,苏醒过来,少不得对齐笑大加赏赐一番,在外奔波为民是好,在宫中为王室效力亦是上上之选,何乐而不为呢?


“早些日子草民便与王后娘娘说过的,草民志在四方,宫中已有众位前辈效力,已乃幸事...”齐笑见姬承影开口挽留,又把当日与萧含光言过的话再言一遍。


姬承影摆摆手,笑道:“得,你既不愿,王后娘娘与本宫自不会勉强于你,只是,若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你可莫要推辞啊。”


“若非伤天害理之事,草民自当效力,刀山火海在所不辞。”齐笑只得应下。


二宫娘娘皆是开口挽留,他若推辞帮忙,便是不识抬举了。


“启禀娘娘,”身后一位御医说话了:“臣等已为大王诊脉,齐笑的方子确是有效,不过却是危险至极,而那些炼丹的道士尚且压在天牢中,不知娘娘将如何处置那些祸害人的丹药呢?”


“柳御医这般说,可是对这些丹药有处置的法子?”萧含光将目光转移到问话人的身上,打量一番,未看出什么猫腻来。


那柳御医上前一步,慎重道:“回娘娘,臣是觉着,可将那些丹药带回御医所进行研磨,再看它里面含了何物,竟会让各位同僚俱是无方可医,日后若再有人误食了相关物件,臣等也好有个对策。”


“是啊是啊,柳御医言之有理。”又一个御医站出来道:“王后娘娘,此番为大王诊治,臣等俱是觉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非王大帅请来了齐笑,臣等...不敢断定大王的龙体会如何,耽误了时日,当真是罪该万死。”


话音未落,复又有一个御医道:“王后娘娘,臣觉着二位大人说的在理,臣等学识浅薄,需得钻研不辍。那些祸害人的道士定要他们正法才可。”


萧含光点点头,道:“那些丹药你们全数带回去便是,至于道士,待大王醒来,自有定夺,尔等不必参和了。”


众御医听罢,纷纷退下。


萧含光走近榻前,看了两眼仍然昏睡着的周昌,不知在想些什么。


“果然是将毒聚集起来了。”姬承影伸手小心翼翼地翻开周昌的衣领,指了指他胸前的一团黑漆漆的肌肤,凝眉道:“其他地方看起来虽是惨白,却觉着无甚大碍,只这一处,让人觉着心惊的紧呢。”


“黎妃娘娘,”内侍总管方才一直未曾开口,现下待人都走完了,才皱着满脸的皱纹笑道:“这几日,御医们来诊治过后,老奴总会按着吩咐燃上奇楠木,每每如此,大王的眉头便放开了。那奇楠木当真乃神奇之物。”


“有效便是好事。”萧含光脸上亦是露出了些许笑意,道:“来年若藩国还能进贡些,也可求大王赏赐各宫众人,算是为大王积德填寿之用了。”


“王后娘娘当真慈心善意,待大王苏醒,老奴定会奏与大王的。”内侍总管搓搓手,感慨道:“老奴看着大王长大,他自幼便是天之骄子,从未受过如此委屈,上次有一歹人行刺,近卫军搜查数月均未有果,大王对他们心生失望,朝堂上国事繁重,大王是觉着难以承受才会招了那些道士炼丹,谁知竟是祸端,唉!”


字字句句俱是为周昌辩解,这内侍总管怕是老糊涂了,姬承影瞥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在心底忍住了恶心。


“既然大王已有起色,便去前殿吧,莫要在此吵着大王休息了。”萧含光注意到姬承影的脸色不好,当即为她找了借口,退出了内殿。


婢女们重新进去洒扫燃香,姬承影与萧含光便坐在乾元殿的位子上与内侍总管聊了几句。


“方才,本宫见了辰妃,她来此作何?”萧含光问道。


内侍总管答道:“回娘娘的话,辰妃娘娘说她近日身子不适,才未来探望大王,今日身子爽利了,赶紧起身过来。娘娘,辰妃娘娘对大王的心意老奴可是看得真切呢。”


“后宫众嫔妃,对大王的心意俱是真切,你说这话,岂非得罪了旁人?”姬承影逮着机会斥他一句:“难不成,公公觉着宫中有人对大王不忠?”


正是套话的好时候,内侍总管这个老狐狸怎会看不出其中的用意?


“众位娘娘对大王俱是衷心耿耿,只是老奴心下觉着不太对罢了,若冲撞了黎妃娘娘,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内侍总管低眉顺眼的模样,却让姬承影警惕起来。


淡然一笑,萧含光插话道:“你侍奉大王劳苦功高,不过是言语不当,黎妃不会怪罪的。”


姬承影自是听萧含光的话,便点点头道:“是啊,本宫不会怪罪与你,只不过,日后说话需得注意。”


内侍总管再行一礼,道:“老奴谨遵娘娘懿旨。”


说罢,二人便离开了乾元殿。


回合卺殿的路上,萧含光招来近卫军,下了一道懿旨:将押解在天牢中的主事道士斩首,其余道士遣散。


“为何要斩了那些道士?”姬承影不解地问道,虽说道士为周昌炼丹实属有罪,却罪不至死,该死的是始作俑者周昌才对。


萧含光悠哉悠哉地走在御花园的小道上,耐心地说与姬承影她为何如此做法。


“若他们不死,谁人为周昌背这个罪名呢?世人只知炼丹之害,却不想是受谁人支使。现下不管如何来看,周昌乃是丹毒受害者,若将那些道士全数放了,众人定不会同意,我只得让其中的主事者去死。此其一。


其二,周昌再不济,亦是国君,只要他一日不引得众怒,便会有人支持他一日,即便死了,也会留个好名声。


其三,此事乃是国之丑事,不得宣扬,秘密处置了才妥帖,待日后,那些放生的道士,定会慢慢将此事宣扬出去,到时候才是他真正的宾天之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