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回目64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02 13:02
点击:230
章节字数:21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只因想谢,倒不必专程请我来。”姬承影笑着坐下,手中拣了颗葡萄,顺手递给了临位的萧含光。


萧含光亦是自然而然地接过,放进口中。


二人动作娴熟,不知私下里这样做过多少次了。


一旁伺候的许嬷嬷都笑着赞叹了一句:“二位娘娘的关系当真和睦地羡煞旁人啊,依奴婢看啊,比那,比那什么举案齐眉,相敬如宾都好呢!”


“你胡说什么?!”芝兰一听,当即呵斥她道:“那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说的是夫妻间,你不懂,在这里乱说,仔细你的嘴。”


“是是是,奴婢知错了。”许嬷嬷不曾想主子竟这般大的反应,连连认错:“奴婢这便退下。”


多嘴多舌的人走了,芝兰心中才好受些。


“王后娘娘勿怪,她一个粗人,不懂这些的。”芝兰陪着笑,替许嬷嬷开脱道。


萧含光却是嘴角微微上扬,接话道:“不妨事,若事事皆要与下人计较,如何做得上位者呢?承影,你说呢?”


“嗯,说得对。”姬承影应和着,丝毫未察觉气氛不对。


转头将盘中的葡萄又拿了几粒,递与萧含光,柔声道:“你再尝两颗吧?”


“夜寒露重的,我不吃了。”嘴上是这般说着,却还是将姬承影手中的葡萄接过,萧含光冲她笑了笑,问道:“我看,是你嘴馋了想吃吧?”


两人旁若无人的模样让芝兰瞧了扎心地难受,人是她一时冲动请来的,还未曾将谢字圆了,怎能再请人家走呢?


“若二位不嫌弃,明日臣妾让人送些葡萄过去吧。”芝兰试探着插话道。


萧含光缓缓摇头,起身拒绝道:“不必了,你有这份心便可,谢意已心领了,天色不早,你忙了一日,本宫不打扰你歇息了。”


姬承影亦跟着站起身,冲芝兰一笑,道:“那我也回去了,芝兰早些休息吧,明日还得照看世子殿下。”


“臣妾恭送二位娘娘。”芝兰福下身,送萧含光与姬承影。


丫鬟从外进来,看着望向窗外发呆的芝兰,便为她披上一件薄氅:“主子,夜里凉,您仔细冻坏了身子。”


“你说,王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芝兰紧了紧身上的衣物,随口问了一句。


小丫鬟为难地道:“这,奴婢不敢妄议王后娘娘。”


“但说无妨。”芝兰追问她。


小丫鬟看了两眼左右,才支支吾吾地道:“奴婢觉着,王后娘娘挺好的...至少比灵昆殿那位强了不少。”


芝兰听罢,轻声叹了口气,勉强笑着吩咐了一句,便去安歇了。


回去的路上,众宫女跟着两位主子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合卺殿门前。


冷菊正好出来碰上,与萧含光笑道:“主子回来了,您沐浴的物件已备齐。”


姬承影正要告辞,却被萧含光拦下。

只听她轻声在她耳边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便今日好了?”


姬承影蓦地羞红了脸色,抓了一把萧含光的手腕,又着急着放开,磕磕巴巴地道:“还是待近日的事过去再说吧。”


说完便匆匆忙忙带着自己的宫女回去了。


冷菊迷茫地看着远去的姬承影,不明所以地问道:“主子,黎主子何以...”


萧含光噗嗤笑出声来,道:“你不必问,她不过是羞了吧。”


冷菊这才反应过来,主子应是与姬承影说了何种羞言,才致她匆忙逃遁。


“主子,主子您走慢些,奴婢们要跟不上了。这黑灯瞎火的,仔细摔着!”彩儿跟在姬承影身后一路小跑,她不知姬承影何以变得如此奇特。


平日里与王后娘娘关系甚密,现下却因王后娘娘一句耳语便这般恼怒,是为何呢?


在彩儿看来,姬承影是生气了,只姬承影一人知晓,她是羞的不知所以了。


萧含光当众调戏于她,这段时日两人并未有逾越之举,她本就念着萧含光了,可这般赤条条讲出来,她还是觉着羞。


她想着冷菊说萧含光要沐浴了,脑海中止不住便回忆起萧含光的诱人胴体来。


是了,那册《惜花录》她尚未看过,虽说忙了一日,已是困倦,姬承影还是将人全数打发了,自己躺在榻上缓缓翻开了那本大红色的小册子。


映入眼帘的便是极附冲击性的一幕:两名女子皆是伸手抱着对方的脑袋亲吻着对方的唇瓣,交缠的唇间甚至可看到一丝银线牵连着,散发出暧昧的模样。两人俱是闭着双眸,看起来非常依恋对方,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再往下,便是一层薄纱笼罩之中的女体了。


画师将女体描绘地美轮美奂,若隐若现的躯体显得愈发勾人心魄,薄纱堪堪搭在女体的手臂上,仿佛随时要掉落一般。画中雪白的肌肤与火红的薄纱冲击着姬承影的双眼,她直勾勾地盯着画纸,喉头颤动地往后翻了一页。


画中还是那两名女子,只是姿势变了,让人看了更是血脉喷张。


一女子斜斜躺在花丛中,面含春色地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子。两人深情对望,紧挨着身体,胸前的两颗亦是紧紧挤压着,甚至有些变形,满到快要溢出来。上位的女子将手伸到下方女子的密处,呈抚摸状。再往下,便是二人交缠的双股,生莲的双足以及身下女子密处渗出的水迹......


姬承影不自觉地将手轻轻按在那女子显露出来的密处,脑中竟将二人的面庞换成了她与萧含光......


赶忙将那具有魔力的册子合上,姬承影拍了两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亦是觉着下身有些湿黏不适,她当然知晓那是何物。这才羞恼着去换了一身干净的亵衣,想着白日里发生的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唔,晔儿...不要,晔儿...”


当夜,姬承影做了个春梦,她梦见萧含光就像她看的《惜花录》中描绘的那般,伏在她的身体上,制服了她的双臂,为所欲为的欺负她。


她好热,想推开她的晔儿,又想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要她尽情地欺负自己,矛盾异常。


萧含光白皙的手指慢慢接近她的密处了,她有些害怕,因为她从未和谁如此,又有些期待,她知晓,萧含光必不会弄疼她,她是心悦她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