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回目63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31 17:35
点击:233
章节字数:20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听着周辞晗的话,萧含光不禁有些动容,她真是没白疼这孩子,他竟如此懂事,又叫人心疼不已。年方五岁,便背负了如此多的负担,萧含光真是既骄傲又心酸。


总算是明了那些父母亲的心情了。


“不怕不怕,”萧含光安慰他道:“你瞧,母后与黎娘娘俱是会武之人,联合起来无人敢抗衡。又有你外公照应,何人敢来触我霉头呢?你只管做好大王,母后与黎娘娘才能放心。”


周辞晗觉着有理,便点点头,道:“那您一定要与黎娘娘一道走才好。”


“嗯,母后会的。”萧含光笑了,她便知晓,周辞晗定会支持她的。


冷菊站在不远处将菜上齐,见母子二人俱平静下来,才过来道:“主子,公子,用膳吧。”


萧含光牵着周辞晗的手坐下,亲自为他布菜添饭,晚膳虽只两人在,却用得其乐融融。


承乾殿。


“你去请黎妃娘娘过来。”孩子的烧已退下去不少,安稳睡下,芝兰总算歇了口气,赶紧吩咐一旁的许嬷嬷。


“主子,天色已晚,怕是不妥吧。”许嬷嬷看了看时辰,为难地道:“何事不可明日再去请黎妃娘娘呢?”


芝兰自是知晓天色已晚,现下去请姬承影显然不妥,且在位分上言,应是她去见姬承影才是,可她忧心孩子,又不能随时将他带着,只得出此下策。


“你去便是,若黎妃娘娘不肯来,你便回来。”芝兰咬咬牙,今日之事明眼人俱是看得出,有人对她身边之人不轨,自是危及到承乾殿。


若来日当真出事,她想防范都来不及了。


许嬷嬷见主子坚持,只得去请姬承影过来走一趟。


两刻钟后,姬承影到了承乾殿,与她一道来的,还有萧含光。


“王后娘娘...”萧含光竟跟着来了,是芝兰始料未及的。


说实话,芝兰愿意信任姬承影,是看到了她的诚意。姬承影为她带来了希冀,可以脱离王凌然,护好自己的孩子的希冀。


她知,依着王凌然有仇必报的性子,自己必是躲不过她的报复,可孩子是无辜之人,尚在襁褓,她盼着日后能有人为她护着孩子。若她死在王凌然的报复之下,孩子亦是安全的。


自与周昌背着王凌然有了苟且之情,她便已做好了惨死的准备。周昌不似寻常人家的男子,顶多三妻四妾,他有后宫佳丽三千,今日宠幸这个,明日宠幸那个,有太多的女子等着盼着他的一丝宠幸,他对自己有多深情?


何谈深情,不过是言了两句高高在上的话,自己便飞蛾扑火般在所不惜地扑上去。


芝兰自己都不懂,究竟是深宫寂寞,还是如何,怎地就与周昌结下了露水姻缘,甚至有了孩子。


她是王凌然的陪嫁,而王凌然是最早嫁于周昌做侧室的,算来,她进宫已有多年了。


王侯贵胄薄情寡义,她不是不知,可周昌提出要求,她又不得拒绝。


现下好了,她当上了周昌的德贵人,又为他产下了一子,尊选为世子殿下,想想先前为奴为婢的艰辛,此刻的生活本是荣光万千,可她却不觉开心。


整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不注意便成为哪位妃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怎能安心?


姬承影虽为宠妃,眼中对孩子的珍惜之情却是真真切切的,她瞧得分明。


灵昆殿中为她与辰妃周旋,祭祀时亦是姬承影为她出头,现下孩子病了,还是姬承影忙前忙后寻人查证。她不知该如何感激。


只待来日孩子平安长大,定要他像孝敬自己一般孝敬姬承影才好。


可她亦是注意到,与姬承影形影不离的,是萧含光。


身为王后,与宠妃关系甚好,并非是为做样子于旁人看,而是当真的好,此番景象着实叫人觉着怪异。


芝兰是个不爱理闲事的主子,却对姬承影与萧含光交好上了心。


自从二人夏祭毕了,从新山护国寺回来,萧含光看姬承影的眼神仿佛多了些什么,可姬承影对萧含光,还是那般温柔体贴的。


是了,温柔体贴!


姬承影是何时开始,便对萧含光投以那般炽烈又含蓄的目光呢?她不知,可她知晓的是,那般目光原本是周昌所期待的,爱恋的目光啊!


姬承影那般含情脉脉地看着萧含光,难不成萧含光并不知悉?


也说不准啊,谁叫萧含光并未尝过情爱之感呢?再说了,姬承影乃是女子,更是萧含光夫君的宠妾,她便是以那般目光看她,她亦不晓得女女之事吧。


猜测着,芝兰有些懊恼地唤了一声:“王后娘娘,您也来了。”


“嗯?本宫来不得吗?”萧含光半开玩笑地看了一眼芝兰,方才她的眼神在自己和姬承影之间游移不定,她并非不曾察觉。


芝兰才幡然醒悟过来,忙跪到地上,俯首道:“臣妾失言,还请王后娘娘责罚。”


姬承影却大咧咧地将芝兰从地上拉起,道:“快起来吧,地上凉。现下这般晚了,何事要许嬷嬷请我来?”


“我...”芝兰只是想好生谢谢姬承影啊,并无他事,若是旁的,她想看看她。


入宫前,芝兰亦是有一位好姐妹,与她一道侍奉王凌然的。可那位好姐妹在入宫前便不知踪迹,让芝兰一通好找,结果,却是王凌然告诉她,她的好姐妹已让处置自裁了。


小姐,您知不知,为何要逼她自裁?芝兰记得当日她问过王凌然。


王凌然冷笑一声,不屑道:她早不配做你的好姐妹,亦是不配侍奉本小姐的,她那般污浊之人,干出那样的事,还敢求着饶命,当真不知羞耻!


王凌然说的义愤填膺,芝兰却不信,她询问了所有知情者,终是有人告知她,她的好姐妹,竟是好女色的,事情为府中揭发,不得不身死谢罪。


芝兰暗自哭了许多个日夜,那好姐妹不过是因着此事,便按上了罪大恶极的骂名,她却不知到底是何处错了?


“臣妾不过是想亲自谢谢黎妃姐姐与王后娘娘罢了。”芝兰将自己的借口吐出,掩饰着道了一句:“今日之事多亏二位鼎力相助,不然,便是糊涂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