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回目6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31 05:30
点击:216
章节字数:21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主子,当日大家都忙成一团,盛嬷嬷说您有急事唤她先来承乾殿,她抱着世子殿下怕耽搁,便将殿下交于奴婢,要奴婢到了承乾殿再将殿下交还她。奴婢一个小婢女,自是不敢怠慢,便照做了。”环儿亦是涕泗横流,她自问未做过对不起主子的事,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竟陷害于她!


芝兰听罢,细细思索一番,当日确是有急事找盛嬷嬷先到承乾殿候着,可自己看到她时,她手中未抱着世子,当时还以为她将世子交于另一位奶娘,也就是另一嫌疑人带着,竟未多问一句。


“那你在抱着世子途中,是否发生了何种怪异之事?”萧含光理清了头绪,问环儿道。


环儿坚定地摇头道:“没有,奴婢从始至终都抱着世子,未曾再将世子交于旁人了。”


姬承影听罢,才道:“如此看来,现下并无查到任何人是想要谋害世子殿下的,也许他患了风寒乃是偶然也说不定。”


“那约莫十天前将许嬷嬷推下池塘害她得了风寒之人又从何查起呢?”萧含光不解地问道。


就算风寒乃是偶感,可在宫中便出手害人之人,当真大胆,全然不将萧含光这个六宫之主放在眼中了。


萧含光想不出个所以然,便向侍卫首领下了命令:“虽说奶娘是下人,可人命终究是人命,你等巡逻时还需多加注意,切不可让宫中平添了冤魂。”


侍卫首领领了命便告退。


此事以突发意外事件处置,就此便平息下去。


芝兰只愿她的孩儿平平安安,萧含光与姬承影便离开了承乾殿。


回合卺殿的路上,萧含光左思右想,俱是觉着不对,可究竟何处不妥,她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姬承影在她身边走着,自是知晓她现下尚未将世子风寒之事放下。


“你也觉着不对吗?”姬承影轻声问道。


萧含光点点头:“可我们现下无从查证,亦不知是何人所为,且意欲何为。当真要我头痛一番了。”


姬承影浅浅一笑,意味深长地道:“无论幕后之人意欲何为,现下世子的风寒已控制住了,还怕他不再寻机会动手脚吗?既是要动手脚,只需严加防范,定能找到蛛丝马迹,我就不信,他下次还能滴水不漏。”


“承影,事实上我能想通此人的目的。”萧含光要跟随的宫女站在远处,只留下姬承影一人,才开口道:“既然是想害世子,一则是世子威胁到他了,二则是可以给我扣上嫉妒德贵人的帽子。”


姬承影见四下无人,便凑近了萧含光的身,迅速亲了她的脸庞一下又移开,笑道:“我亦是这般想,人住在灵昆殿时,自是不好下手的,怕被牵扯出来,而芝兰与你我二人交好,是满宫尽知的,若因此事生了嫌隙,岂不是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怀?”


“你啊,”萧含光轻抚了一把姬承影的脸庞,叹道:“自回宫以来,尚未有过一日消停日子,再忍几天,我定补偿你。”


姬承影一听,当即忆起在萧城时的种种,面色渐红,嗫嚅着道:“这些,不急...”


“你不急,可我急啊。”谁知萧含光竟调戏于她,笑道:“家有娇妻,哪位君子还愿甘做柳下惠?”


姬承影已是脸红到了耳际,却依旧拉着萧含光的手,注视着她含情的眸子道:“晔儿,其实我,我也想...”


“主子。”暖竹的声音从后方想起:“公子回来了。”


话正说到关键处,姬承影却被打断了,当即掩着面从暖竹身边走过,领了她杞梁殿的人回去了。


萧含光目送姬承影走远,亦是带着一众随从回了合卺殿。


“儿请母后安。”周辞晗见萧含光进殿,赶忙过来请安,如何看了看萧含光身后,并无他人,好奇问道:“咦?今日黎娘娘怎地不在?”


萧含光摸着周辞晗的脑袋,问道:“黎娘娘今日累了,便早些回去歇息,我儿是想黎娘娘了吗?”


“嗯,儿从国学回来,听闻了一件大事,想着母后定是与黎娘娘商议此事,谁料她竟不在的。”周辞晗稚子无心,将话直接说了出来,却叫萧含光思虑起来。


周辞晗尚幼,都知姬承影成日往合卺殿跑,那些伺候了许多年的下人们不知怎地看姬承影呢!难怪她要与自己言,觉着众人皆是在议论她了。


一个宠妃成日往王后殿里跑,要说无事,说出去谁人会信?


“辞晗,你是喜欢黎娘娘的吧?”萧含光试探着问他,世人皆可反对姬承影与她在一起,唯独周辞晗不可。


周辞晗眨了眨漆黑透亮的双眸,乖巧地点头道:“儿最喜欢的便是母后与黎娘娘了。”


“若是,若是日后待你做了大王,母后便与黎娘娘一道出宫去,你看可好?”萧含光复又问道,她怕听到周辞晗说不,心中隐隐为自己铺垫了他拒绝的想法。


周辞晗皱起眉头,苦着脸问道:“为何待儿成为大王,母后与黎娘娘便要离开儿呢?难道做大王,不可以有母后和黎娘娘吗?那儿,那儿不想做了。”


萧含光将周辞晗拥入怀中,轻声安慰他道:“辞晗乖,并非做了大王便不可有母后与黎娘娘,只是母后觉着辞晗长大了,应是心系天下,胸怀百姓。因着母后离去便不做大王,那谈何造福苍生,如何对得起夫子对你的厚望呢?”


周辞晗听罢,当即哭出声来:“儿之所以想做大王,一是因着母后言,当以百姓社稷为己任,二是因着想要护着母后啊!”


“哦?你想护着母后吗?”萧含光放开他,拿出绢帕擦拭着周辞晗的小脸,只是仍止不住他的泪直往下流。


“嗯!儿是想护着母后的。”周辞晗坚定地捏起拳头道:“儿虽小,却知是非,儿不受父王待见,现下又多了两个弟弟,待父王苏醒,定是要立弟弟为世子的。


可儿要护着母后,从前您在宫中寂寞,连个说话的人都无,您只有儿,儿却不能为您分忧,反而是让那些下人议论您。现下有了黎娘娘,她陪着您,您不知儿心中有多欢喜。


有朝一日儿做了大王,您却要离开宫中,若是在外受了委屈,儿怎知晓呢?又有谁来护着母后?儿不敢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