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回目6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31 00:56
点击:271
章节字数:20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主子,您得想办法呀,世子殿下烧得更厉害了,再不用药,怎么得了啊?”那小丫鬟伸手摸了一把孩子的脑袋,确定比之前更热了,焦急得快要哭出来。


芝兰将碗放下,怒道:“不许哭!你一哭,闹得本宫心焦,快,再去着人去请章御医来,务必要他想出个法子,让世子用药。”


那小丫鬟将自己已流出的眼泪擦干净,快步退出去办事了。


“芝兰,你先冷静下来,本宫方才与晔...与王后相商,想必世子得了风寒,定是有人传染之过,你且想想,近日谁与世子接触过,将他们一一带来问询,定可问出点东西的。”姬承影到底是心疼孩子的人,见芝兰六神无主的模样,便替她出主意。


芝兰听罢,瞬时便冷静下来,竭力思索着近日来接触世子之人具体有哪些,可思来想去,却无可疑之人出现。


“近日与世子有所接触的,俱是平日里伺候他的宫女太监,那些人身家清白,忠心可靠,想必无人凭白生出害人之心啊?”芝兰嘀咕着,姬承影听罢亦是陷入沉默。


“怕就怕,他未曾有害人之心,却被有心之人利用了。”萧含光沉吟一句,当即令人去将这些时日伺候世子的人全部寻来问话。


一共寻来六人,其中有二人俱是不久前得过风寒的,剩余四人经查证不曾得过风寒,亦无害人举动。


“你们二人从实招来,你们得风寒时可曾发生过什么奇特之事?”萧含光坐在主位上厉声问道,架势吓得堂下跪着的二人瑟瑟发抖。


其中一位奶娘道:“回王后娘娘的话,奴婢风寒那些时日俱是在居所休息,不曾出来,因为世子殿下只两位奶娘,所以奴婢待风寒的劲头过去,便来给世子喂了一次奶,世子并未有何种不良反应。”


“那你如何得了风寒的?这种大热天,近半月蒿城不曾有雨,你作何解释?”萧含光复又追问道。


那奶娘想了想,答道:“当日回灵昆殿路上,不知何人在路上推了奴婢一把,奴婢失足跌落进了荷花塘中,浑身湿透,幸而有巡查侍卫经过才将奴婢救上来,送回了灵昆殿,当夜奴婢便染上了风寒。”


“去将当日救人的侍卫带来。”萧含光吩咐一句,转而问奶娘身旁跪着的婢女道:“你呢?你是如何会患风寒的?”


婢女战战兢兢地道:“回王后娘娘的话,奴婢是因着前些日子在灵昆殿冲撞了辰妃娘娘,辰妃娘娘罚奴婢在庭院里跪了一宿,主子恳求过,却未起效,第二日奴婢便染了风寒。”


“那你得了风寒之后,为何还要去伺候世子殿下?”萧含光在她的话语中察觉出不对,追问道:“你自知得了风寒,怎敢去接触世子殿下,不知他身娇体弱,尚在襁褓吗?”


“奴婢自知得了风寒,却只是在搬离灵昆殿众人忙活的时候,帮忙抱了一会儿殿下,奴婢发誓,绝无陷害世子殿下之意啊!请娘娘明鉴。”小婢女为自己辩解着,话里话外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你是说,世子殿下的风寒不是你传染的。”萧含光抬眸,又吩咐了一句:“将当日搬离灵昆殿的人全数找来。”


不多时,所招之人全数到齐。


萧含光便开始了审讯。


首先是巡查侍卫首领。


“你且来认认,跪在地上的奶娘是否是当日你们巡查时在荷花塘救起之人。”萧含光说了这些话,略感口渴,端起一旁姬承影的茶盏便一饮而尽。


察觉此举不妥的人只有暖竹,其他人正关注着堂下之事。


那巡查侍卫首领仔细辨认一番,回道:“启禀王后娘娘,此人确是臣等在荷花塘救起之人,不会有错。”


“哦?你为何如此肯定?”姬承影插话问道,这侍卫首领如此肯定,莫不是与这奶娘早前便认识?


不是她恶意揣测,只是事关紧要,任何细节皆疏忽不得。


“回娘娘的话,臣当日与手下巡查宫中,途经荷花塘时,听见一女子呼救,便与一名属下去救助,救起之后,女子由臣与那名协同救助的属下一同送往灵昆殿。此事发生不超十日,臣记得清清楚楚。”那侍卫单膝跪地,解释地合情合理,萧含光不得不信。


“若你所言有所出入,本宫定当治你。”萧含光说了这句,又问一旁的奶娘道:“那当日推了你进塘之人你可看清是谁了吗?”


“那人是从后面推的,奴婢不知是何人。”奶娘想着当日差些殒命的场景,啜泣道:“奴婢在宫中规规矩矩安守本分,自问不曾得罪哪位,不知是谁那般心狠,竟想要奴婢的命。娘娘,事关重大,波及到了世子殿下,奴婢求您为世子殿下做主啊!”


“王后娘娘自会查证清楚,绝不会冤枉了你,亦不会让不法之徒逍遥法外的,你且安心,先起来吧。”不等萧含光表态,姬承影便起身,率先将跪在地上的奶娘拉起来。


那奶娘看了一眼不言不语的萧含光,才站起身退到了主子德贵人芝兰身后。


章御医到了,随身还携带了些小儿专食的药剂,芝兰与他一道好不容易才将药给孩子饮下去。


而当日为德贵人搬离灵昆殿的人亦是到齐,萧含光开始了新一轮问询。


“当日你们为德贵人搬来承乾殿收拾东西,谁看见这个宫女抱着世子了?”萧含光问道。


众人皆是看了看小婢女,半晌才有人站出来应话:“回王后娘娘,奴才见着了。”


“那你说,这宫女抱着世子有多久?”芝兰现下总算完全回过神来,抢着问道。


小太监想了想,回话道:“回德贵人的话,当日奴才按着吩咐在灵昆殿门口守着,清点物件,亲眼看见有人将世子殿下交给这个宫女,直到所有人到了承乾殿,这宫女才将世子殿下还给那个交代之人。”


“环儿,你且说说,是谁将世子交于你的,他又为何将世子交于你。”芝兰问道。


环儿便是那二位嫌疑犯之一的宫女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