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議會廳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7
点击:233
章节字数:31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許長老,葉師姪怎麼還沒來?」會議廳中,一眾長老全到齊,一副開堂公審的模樣,許瑤看著心中悶氣不打一處來。

「我家葉祈才剛凱旋歸來,怎麼?連休息都不能?」許瑤語氣咄咄逼人,全身氣勢凌人,剛才提問的長老見許瑤生氣,也就默默閉上嘴了。

殿上的掌門望了一眼底下的肅殺氣氛,無奈的揮了揮手「有事明日再議,就讓葉師姪好好休息吧。」

「⋯⋯」底下一眾見掌門都發話了,自然也不敢再多造次,摸摸鼻子就走了。

而另外一邊的葉祈,擔心的一直守在萬祐床邊,雖然丹門中的醫者已經來看過一遍,確認萬祐真的沒事,不過葉祈還是堅持守在萬祐身邊。

萬祐聞著空氣中淡淡的薰衣草香,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在哪裡,不過想要睜開眼,眼皮卻是不爭氣的絲紋不動。

經過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掙扎,萬祐終於能夠睜開眼,身旁一直守候的某人也第一時間到萬祐身邊。

葉祈用身體擋住光線,細細的察看萬祐的狀態,確定沒什麼事,才緩緩移開身子「感覺怎樣?」

「我沒事⋯⋯只是有點氣虛⋯⋯」萬祐不敢去看葉祈的臉,就怕現在的自己狼狽模樣被葉祈給看見。

「⋯⋯看著我。」葉祈再度使用了霸道總裁專用的抓下巴,硬是讓萬祐和自己對視。

「沒事就好,需要什麼嗎?」確定萬祐是真的沒事後,葉祈才放開手。

「不用,沒什麼事,師姐沒受傷吧?」萬祐臉色越顯紅潤,若是平常時候,肯定是紅的像太陽般火辣辣的,不過原本萬祐這一臉腎虛初癒的模樣,現在倒是變的比較像正常人。

「我沒事,你多休息,我先去秉告師父。」葉祈幫萬祐拉緊了棉被後就轉身離開,萬祐知道葉祈堅持等到自己醒過來才離開,不過葉祈什麼時候會做這種事了⋯⋯

「難道是早期的葉祈還不是高冷面癱?不對啊⋯⋯看那時候大家的反應,這葉祈應當還是前世那般⋯⋯看來葉祈在朋友面前應該就是這樣子,果然是自己不了解她嗎?」

萬祐有些自責,明明都已經是朋友了,怎麼對葉祈還這麼不了解,萬祐下定決心要好好補償葉祈。

「我記得葉祈的本命心法是⋯⋯無情心訣來著?」

無情心訣,顧名思義就是修無情,不過卻不是讓修煉者真的無情,而是無絕真情,意思就是當修煉者放下執著時,那便能修出「道」的精髓。

不過萬祐不曉得這無情的含義,只以為是像葉祈前世那般的無情決絕才是無情心訣的精髓,所以萬祐這次想要幫葉祈,卻是把自己和葉祈推入深淵。

但若沒有萬祐這一重推,兩人一輩子就會變成生死之交的摯友,一切皆是緣分造化,要嘆只能嘆作者給糖太少了。

在葉祈離開一段時間後,躺累的萬祐決定起身走走,結果才剛出房門就遇到了擔心萬祐身體而急忙趕回來的葉祈。

兩人對視的一剎那,空氣瞬間凝固了下來,充滿著濃厚的窒息感。

僵持了一會兒後,葉祈輕輕嘆了一口氣,一語不發的拉著萬祐進門,萬祐也不敢有任何動作,深怕下一秒葉祈爆發,前世她見過一次葉祈爆發,自家的師父可是被困靈符咒硬生生的捆成了木乃伊,然後就直接被丟出了千里之外呢⋯⋯

「瀟兒⋯⋯」

「師姐,對不起。」萬祐想起前前世的一本書「教無辜的你一百招道歉法!」,雖然只是有趣才看了幾眼,沒想到還挺有用的,萬祐先試了第一招「二話不說,道歉就行,絕對不要有理由。」

「我沒有⋯⋯」葉祈本來想說沒有要怪萬祐的意思,結果萬祐連聽都沒聽就直接打斷葉祈。

「讓師姐擔心是我的不對,要打要罵,任君處置!」萬祐怕第一招不管用,第二招便接著上「把錯推到自己身上就不會錯,要打要罵任君處置!」

「噗⋯哈哈⋯⋯我是想說我沒生氣。」葉祈忍不住的笑了兩聲,果然瀟兒總是有股魔力啊,只要待在她身邊就會感到快樂,看來我們真的是天定的一段友誼。

萬祐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剛才迫切想要解釋的心情是怎麼回事,更不理解為什麼剛才自己對葉祈的回答充滿著期待和焦慮,這矛盾又複雜的心理讓萬祐直接切斷腦迴路。

「⋯⋯」葉祈笑了兩聲後,臉上又恢復了平靜,彷彿剛才溫和的模樣只是泡沫一般的幻影。

氣氛沉靜了一會兒後,便見林雪蹦蹦跳跳的闖進門「師姐!阿祐!出大事了!」

萬祐眼珠子轉了一圈,大概猜測會發生什麼事後,才開口問道「怎麼這麼著急?」

林雪直接忽視萬祐的平淡,興沖沖地拉著萬祐「阿祐你要被長老收作親傳弟子了!」

葉祈輕輕扯過林雪,就這樣隨手一揮給丟了出去「你別鬧,瀟兒的身體還沒恢復,經不起你這樣鬧。」

「好~」被扔出去後,林雪索性走向旁邊的椅子乖乖的坐著。

葉祈緩緩轉過頭看向萬祐,眼神有些不好意思「長老們一個禮拜後會召見你去,讓你選擇去哪個門系。」

萬祐有些疑問的看著葉祈,這充滿違和的眼神跟表情是什麼意思?

「那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你。」葉祈語話才剛落下,便拖著還在悠閒看戲的林雪御劍離去。

萬祐就抱著疑惑度過了一天,不過這次雖然心情鬱悶,卻是連門也不敢踏出去,深怕一出門,葉祈又剛好有事回來找自己。

隔日,葉祈一大早便來找萬祐,便見萬祐已經坐在椅子上悠閒地看著書,其實萬祐也剛醒不久,不過一醒來就聞到早膳的味道,不爭氣的肚子便催促著萬祐換好衣服。

「這麼早?」

「剛醒而已。」

兩人簡單的對話過後,重點便來了,葉祈將早膳細心的一一擺好在桌面上,萬祐雖然餓了兩天,不過在理智最後底線的頑強反抗下,萬祐還是保持著平靜如水的模樣。

「因為我還沒辟谷,所以順便準備了早膳跟瀟兒一起用。」葉祈說完便將餐盒中的碗筷拿出。

萬祐突然覺得世界寧靜下來了,我剛才聽到了什麼?這十足的傲嬌的公主語氣是什麼鬼?

葉祈看著萬祐有些出神,便揮了揮手,示意萬祐回過神來。

萬祐一回神,不自覺地為剛才的想像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一想到鼎鼎大名的冰山師姐穿著蘿莉塔裝,對著自己說「我才不是為了跟你吃才特地裝做自己還沒辟谷的!」心裡就不自覺地有些小興奮。

葉祈見萬祐又走神,心裡有些不爽快,便不理會萬祐,自顧自地開始吃飯,等萬祐回神時,葉祈已經呈現一副別來哄我的暴躁傲嬌公主樣。

「⋯⋯師姐?」萬祐先試探性的開口問了一下。

「⋯⋯」見葉祈一副完全不想理會的樣子,萬祐只好再度使用終極大絕招「不管有沒有錯,先認錯再說!」

「⋯⋯我錯了。」萬祐裝的一副可憐小貓樣,還特地放柔聲音道。

「錯在哪?」葉祈聽萬祐原本帶著一些些磁性的女中音不僅消去了成熟感,還柔了許多,心裡已經軟成了一片,不過表面上還是得裝作生氣高冷的樣子。

「一直走神⋯⋯」萬祐只有想的這個理由,不過又想到剛才腦海裡的畫面,心理不自覺的害羞了起來。

「⋯⋯吃吧。」葉祈見萬祐又要走神,只好放棄跟萬祐爭執的打算。

吃完早餐後,葉祈再度離開,今天是開長老會議的日子,做為事件發起者,葉祈有著必須到場的必要性。

「葉師姪好大的脾氣,竟然讓我們昨天癡癡在這等你。」昨天的長老又管不住嘴的開啟了自找死路的模式。

「我說陳兆,我昨天說了什麼?」掌門見又要吵了起來,趕緊出聲喝止。

「陳長老適可而止就行,別太過分。」許瑤依舊是一副冷漠的樣子,周身氣場就是一整個生人勿近。

陳長老抬頭看了眼葉祈,整個人突然愣了一下,一股由背脊而上的刺骨寒意讓陳兆油然而生了一股求生意念。

「大家都坐下吧,葉祈妳就站你師父身邊。」掌門發話後底下的騷動瞬間消失。

「今日召各位前來,是想商討這次的弒魔教之亂,葉祈,就讓你來說明吧。」

「是,上次開會時我都說過了,不過我再說明一次⋯⋯」葉祈耐著性子把話說完後就退了回去,她現在腦子只想回去,完全沒有一絲想要留下來的意思。

「⋯⋯我大概了解情況,那個萬祐就是紫金天賦的苗子?」掌門眉毛微微挑了一下,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

「是。」葉祈依舊保持著不冷不熱的回應。

「那好,你先下去吧。」

掌門先讓葉祈退下,接下來便與眾位長老們商量弒魔教的事,而葉祈一離開議會殿就往符門御劍離去,沒有任何留下來等自家師父的打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