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陷入沉睡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7
点击:211
章节字数:25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此時的葉祈正往符門的方向移動,不過已經躺到快跟床融為一體的萬祐總算是忍不住的起身動一下,要不然就要發霉了。

走到後院裡,萬祐從空間手環中取了一塊已經乾燥好的紅檜木開始玩起了雕刻。

之前的空間符咒實在是太不方便了,萬祐索性將符文篆刻在手環上,變成了獨具一派的另類銘文。

不過手裡拿著木頭卻也不知道要刻什麼才好,剛好一隻紙鶴飛過,萬祐就依著紙鶴的模樣刻了一隻,這樣刻下來半天也就這樣過去了。

在葉祈趕回來的時候,萬祐已經刻完了紙鶴木雕,順便試了一下分靈傀儡。

萬祐順著古書上的指示將一縷分靈附到了木雕上,接著再把書上的符文一一畫上,木雕就能夠憑著靈力操作,還能夠將靈魂轉換到木雕上。

不過現在沒有靈力在身的萬祐只能將木雕當成一個擺設。

靈傀的是告一段落後,萬祐開始研究葉祈身上的冰魔。

「這冰魔雖然可以利用功法吞噬,但是這樣對葉祈的傷害極大,而且一個不小心連自己的命都會搭上,但是不盡早處理的話,等到葉祈的實力變強,這冰魔也會變得更加無法控制⋯⋯」只要我先修到第一層境界便有六成可能將還未成形的冰魔打倒。

這個世界的境界共分靈者、靈師、靈尊、陰和、開陽等等,再往上離現在還有段距離,現在先不詳談。

而每層共分上中下三階,現在的萬祐已經覺醒完靈根,接下來必須要將靈根開發至十成才能開啟進入下階靈者必備的「識海」。

這一個階段其實很常被人忽略,因為只要資源夠就能忽略這一階段,這也是為什麼大陸上的符師和丹師那麼稀有。

識海與丹田是人與生俱來的,不過丹田是儲存靈氣,識海則是儲存精神力。

開識海後,等同於將六感激發到極致的狀態,萬祐本身就有五成的把握能夠制服冰魔,假如在六感全開的狀況下,竟然能夠達到六成半。

不過一般要想開識海可得經過六個月左右來開發靈根,就算是萬祐這個穿越來的天才,上一世也是經過三個月的閉關才完整的開發靈根。

這時間的緊迫感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呢~再晚一點時間,說不定葉祈就突破了,這樣成功率就直接降低到三成。

「看來得加緊腳步了⋯⋯」萬祐就地盤坐,腦中開始幻化著與人對戰的情景。

這開發靈根說的白話就是靠對戰來將靈根完全融入自身,更白話一點就是透過敵人對自身的攻擊來鞏固靈根已經進化靈根,變相來說就是被虐狂找虐。

雖然腦中幻化一樣可以達到效果,不過靈根可不是這麼好謀騙過的,尤其是萬祐身上神秘莫測的黑暗靈根。

萬祐嘗試了幾次,發現跟想像中一樣沒什麼用,索性直接放棄了,可是現在在宗門裡也沒辦法找人切磋,你才要進攻人家一個飛刀就解決你了,但是⋯⋯

萬祐靈機一動,直接進入丹田,打算與靈根來個「老生常談」,比起由外而內,由內而外徹底的融合豈不是更好?

進入丹田後,便見一片青藍的海面上有一個小黑球,萬祐緩緩走向前,剛想要伸手去摸時,小黑球竟然瞬間往萬祐身上撲了過去。

「唔⋯⋯」一陣強大的靈力衝擊著萬祐的意識,而萬祐原本還沒復原的身體在這樣的衝擊下,根本無力負擔,意識和身體就這樣陷入了沈睡之中。

葉祈一回來就見到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萬祐,趕緊上前探了探鼻息,發現萬祐不只呼吸微弱,連帶整個人身上的氣都微乎其微,葉祈害怕的連手都有些微微發抖。

呼吸微弱還好,頂多只是陷入長時間的沉睡而已,但是假如一個人身上的氣,也就是生命力的象徵都變的微弱的話,就代表那人已經命在旦夕。

葉祈以極快、溫柔的方式將萬祐送到床上後,直接瞬移去了自家師父身邊「師父,萬祐命危,刻不容緩。」

葉祈說完又瞬移回去房間裡,連著兩次的瞬移讓葉祈短期內無法使用任何靈力,不過葉祈根本不在乎,她現在滿腦子全都是在擔心萬祐。

許瑤還沒來的及開口問,葉祈下一秒就消失了,深知自家徒兒性子的許瑤自然知曉事情的嚴重性,手上的茶還沒喝一口就急忙的前往葉祈的院子。

一到房間門口,許瑤就感知到萬祐身上氣息正在飛速的減弱中,診了一下脈卻發現脈象異常的活躍,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良久後,許瑤讓葉祈先別擔心,萬祐的身體大概是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但是氣的異常減弱,還有呼吸與脈象的不成比例實在是讓人摸不著頭緒,許瑤讓葉祈好好照顧萬祐,自己則是去和丹門長老商量。

收到自家師父的安慰後,葉祈表面上是放心了些,不過內心的天人交戰可是一點兒也沒少,一方面祈禱著萬祐沒事,另一方面卻是不斷的責備自己怎麼沒留下照顧萬祐。

葉祈緩緩牽起沉睡中的萬祐的手,靠著自己的臉頰「瀟兒,你千萬不能有事⋯⋯」

葉祈就一直守在萬祐身邊寸步不離,就連丹門長老來看病時,葉祈也堅決不離開,這行為讓許瑤看了又是點頭又是搖頭,最後只留下一句話。

「看來我這徒兒是不用擔心了。」至於是擔心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等看完病後,許瑤沒讓丹門長老多說半字,就拉著人去了前廳,葉祈因為擔心萬祐的身體狀況,放不下心就留下來繼續陪著萬祐。

「沁竹,萬祐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氣明明微弱成這樣,脈象卻是異常活耀,這到底⋯⋯」許瑤滿臉的疑問,這可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實不相瞞,我也不清楚,不過這脈象倒是與戰鬥中的人一模一樣啊~」路沁竹也是滿臉疑問的說道。

「這⋯⋯」兩人異常默契的安靜了下來。

兩人在前廳相談未果,回到萬祐的房間時,葉祈一見到自家師父平淡的表情便知道肯定沒結果,只好靜下心的繼續照看萬祐。

之後連續十天許瑤都來看葉祈和萬祐,一方面是擔心自家徒兒會勞累過度,另一方面則是擔心萬祐的身體狀況,因為萬祐的身體狀況可是牽連著自家徒弟的心理情緒呢⋯⋯

許瑤真的不清楚一個還沒進入靈者的凡人,就算有著紫金天賦,也不應該對自家徒弟造成這般的影響力啊!這萬祐竟然能夠讓這外冷內冷的符門首座這般擔憂!

許瑤實在是害怕自家徒弟越陷越深,不過也清楚自家徒兒的性子,真的是雷打不動的頑固,心裡也就暗自下決心,假如這萬祐膽敢變心,那就算是拚上這條老命也要讓萬祐付出代價!

但是現在人家萬祐和葉祈八字連一撇都沒有許瑤就這樣,更何況以後呢?

許瑤走了以後,葉祈拿起萬祐掉在地上的木雕,眼神有點迷茫。

「瀟兒⋯⋯我們好不容易是朋友了,可不能就這樣分開,我會一直守著,直到你醒來的那一天。」葉祈把萬祐的面紗解了下來,拿著手絹細心的擦著。

一副鶼鰈情深的恩愛畫面,不對,應該是友誼情深的感人故事,十日的晝夜相守將永存兩人心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