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弒魔教之亂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6
点击:184
章节字数:50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半夜裡,葉祈莫名的醒了過來,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盡是萬祐沈睡中的溫和臉龐。

葉祈下意識的想要往後退,隨後又回過神來自己現在的處境,如果隨便動一下,萬祐恐怕就醒了。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葉祈不會說自己有多了解萬祐,但是各種日常習慣之類的葉祈倒還是記得,比如萬祐的極度淺眠。

葉祈連手也不敢收回的維持著一樣的動作,生怕萬祐好不容易終於能逃離林雪的打呼聲又不能好好的休息。

結果原本要等萬祐醒來的葉祈,就在不知不覺中又睡了下去。

一直到了清晨⋯⋯

萬祐緩緩睜開眼睛,感受到小腹上些微的重量,心情不自覺的好了一些,嘴角掛起一絲不含任何感情的淺笑,如同萬祐現在心中的平靜如水。

就這樣望著天花板一會兒後,萬祐刻意減弱了呼吸,眼睛也緩緩閉上。

葉祈漸漸從睡夢中甦醒,睜開眼後第一眼就看見了,萬祐沉睡中的臉龐,少了平時的冷漠,多了些這個年紀該有的童稚,整個氣場也溫和了許多。

葉祈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一麼恬淡的清笑,沒有任何雜質,乾淨而清澈的微微一笑。

如果萬祐晚了一年遇到葉祈,那這份僅剩的清純將不覆存在,被後世磨練過後的葉祈在短短的一年間,便變成了萬物不近的防禦冰山,雖然過不久後也會變成這樣,不過那偌大的冰山卻是為萬祐留了一條直通中心的專屬通道。

時間計算得差不多了,萬祐緩緩睜開眼睛,望向右側的葉祈,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早安。」

「早。」葉祈收起放在萬祐腰間的手,翻身下床。

萬祐也快速地整理好衣服下床,葉祈先一步叫了小二來,要了份早餐給萬祐。

用完膳後,萬祐跟葉祈回到之前的房間,收拾好東西後,順便叫醒了連睡兩天的小雪。

三人比預定的出發時間還要早了三天,一方面是擔心有其他變數,另一方面則是咸祁在離開前給萬祐發出了警訊,說是最近城裡不太平靜,讓萬祐小心為上。

萬祐也努力的回憶了一下這段時間會發生的事,好像是魔教裡的一支分座,也就是世間最畏懼魔教的其中一個原因,以人血來提升修為的「弒魔教」。

一開始弒魔教並沒有多麼的引起注意,因為他們都是以動物的血來提升修為的,可是有一次,某名教眾殺人後在本能驅使下,第一次喝了人血,事情便如同滾雪球般,越演越烈⋯⋯

而現在正是弒魔教準備在世人面前嶄露真面目的第一次,我記得沒錯的話⋯⋯不是吧?

萬祐突然想起了什麼,趁出發前的空檔時間,就緊張地拉著葉祈跑了出去,葉祈雖然覺得奇怪,不過還是一言不發的緊跟在她身後,而一旁的吃瓜小雪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站在那傻楞楞的,直到看不見兩人背影後,才回過神來。

「我應該追上去嗎?」想追上去,但是自己輕功差,正後悔著當初應該要先把基本輕功練好的時候,便被遠方飄來烤肉串兒的撲鼻香味給沖昏了頭。

過了不知道多久,連葉祈也感覺到有些吃力後,萬祐才緩緩停下。

「呼⋯⋯師姐,還記得咸祁嗎?」

葉祈靜靜回憶了一下,想起萬祐曾經有跟她小小的提前過那三人組的由來,便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記得,怎麼了嗎?」

萬祐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思緒後,緩緩開口道「不久前他給我發出了緊訊,說城裡最近不太平。我昨天在巷子裡見到了魔教的人,跟著他們出去後,就看見他們的根據地,而且他們似乎還在商量要怎麼進攻,我覺得師姐先回去向師門稟報,我在這裡守著。」

「不可,先不論這件事的危險性,光是魔教的存在就夠危險了,如果我還離開的話你的安全怎麼辦?」葉祈聞言當然是立馬否決。

「師姐⋯⋯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危,不過咸祁那邊的人也不是軟柿子,我不會有事的。」萬祐一臉鄭重的說道,不過心裡倒是因為葉祈的關心而異常的開心。

「可是⋯⋯」葉祈知道那三人組的強悍,可是放萬祐一個人在這就是不放心。

「要不然⋯⋯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平安無事,就等師姐快去快回囉~」萬祐先是認真的許下承諾,接著又轉換成撒嬌的語氣安撫葉祈。

「我⋯⋯好。」葉祈這下就算是不放心也得去了,因為她知道,假如兩個人都在這裡爭吵,那魔教不就有更多的時間來滲透城裡嗎?

葉祈知道萬祐想告訴她的就是這點,心裡雖然擔心,不過回去討援兵,總比一直這樣什麼都不做來的好太多了。

小雪自然是想留在城裡陪萬祐,畢竟好不容易才能出來,這麼快就要回去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葉祈一把抓著林雪就御劍飛了,之前不御劍是擔心萬祐身體承受不住,不過現在可是危急關頭,而且既然是林雪那就不用擔心了,弄壞就算了,而且也不用再煩惱怎麼堵她的嘴。

萬祐在兩人離開後,用著極短的時間四處打探魔教的消息,暗地裡則和咸祁底下的勢力四處建構防禦牆,同時也放出一些消息到鄰近的宗門。

才過了一天半左右的時間,萬祐一等人就抓出了滲透城裡的魔教教眾,接下來便開始著手第一時間的防禦機制。

時間一天一天地慢慢過去了,城裡的氣氛凝重的彷彿暴風雨來臨前的窒息,而夜晚的暗地活動也更加的蠢蠢欲動。

就在萬祐小雪不斷四處奔波時,葉祈已經回到宗門向宗主秉報,不過事情不是發展的很順利。

首先第一關的情報來源葉祈就沒辦法解釋清楚,只能一直說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然後就繼續擺著一張臉不言語。

葉祈的師父許瑤非常清楚自家徒弟的性子,也不過多言語,只是靜靜的在暗地裡將門系的弟子都派下山。

經歷無數次被拒後,葉祈覺得不再與宗門的人多費唇舌,她看清了這群嘴上滿滿仁義道德,實際上卻是不想出力,只想坐收漁翁之利的「長輩」。

葉祈決然的轉身離開大廳,留下一片錯愕的表情,而且這次的會議本來就不正式,基本上執掌各門系的長老都沒來,除了許瑤之外。

「葉祈,站住。」葉祈離開後,許瑤就馬上追了過去。

「師父。」行了個禮後,葉祈依舊維持著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似是有些目中無人的模樣,不過許瑤知道這是葉祈生氣了。

「唉⋯⋯妳就那麼執意要去?」許瑤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原本冷漠的徒兒突然變了個樣,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家的面癱徒兒會這麼執著一件事,而且整個人都變了。

「徒兒心意已決,師父莫要阻撓,徒兒就算是孤身一人前往,也絕不會丟下她一個人。」葉祈眼神中充滿了無比的堅定,渾身氣場皆是不容質疑的決絕。

「他?他是誰?」許瑤瞳孔瞬間百倍放大,竟然能從自己冷漠無情又面癱的徒兒口中聽到別人的事?若是說現在地面冒出藍泉她都相信。

「一個有著紫金天賦的苗子。」這樣說應該就行了吧?

「⋯⋯只是一個紫金天賦罷了,妳怎麼可能如此不顧一切?」許瑤對這個「他」是越來越好奇,雖說天賦高,但是這還不至於入葉祈那冰山惡魔的眼裡吧?

「她⋯⋯對我很重要。」葉祈仔細想了想,假如不論體內蠱毒,那萬祐身上還有什麼是對自己重要的?

葉祈不知道,因為她清楚自己的性格,清楚自己因為不想受傷所以不願接觸的心,所以她不知道為什麼萬祐在自己心裡的重量那麼高,難道是將萬祐當成朋友了?

一段沈思後,葉祈眼神漸漸變得清澈澄明,心裡也稍稍緩和了一些。

許瑤在一旁看著,心裡只覺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她現在真的想知道那個人是誰,這葉祈才下山幾天而已,怎麼整個人都變了個調?

不僅氣場溫和了些,而且一談到他,那一生氣起來連掌門都怕的脾氣竟然就這樣消去了?

許瑤覺得現在說什麼都不對,只好把門主令丟給了葉祈「這拿著就能調動全符門的弟子,接下來的我就不能幫了,這也當作是你的一場歷練吧。」

「是,徒兒告辭。」葉祈匆匆的行了個禮就轉身離去。

「哼,我就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夠讓我家冰山面癱的徒兒變成這樣。」

收下自家師父給的門主令,葉祈帶著一眾弟子便從符門地道下山離去。

在葉祈一眾離去後,星門的門主來到符門,一進門就見到只有許瑤一人悠哉地在主廳泡茶。

星門門主沒有一絲蹭茶的羞愧,就這樣自然的坐到許瑤身旁「許瑤,你真的相信你家徒兒?」

許瑤不多想就回道「自然是相信,還有,蹭茶的就別那麼厚臉皮,我都沒讓妳坐下呢。」

星門門主直接忽略後半段的話,直接拿茶起來喝「那我就把星門弟子交給你家葉祈了~」

「⋯⋯謝謝你,黎沁。」許瑤倒是有些驚訝,不過看見自己的茶被喝了之後,二話不說的就直接將人給攆了出去。

黎沁是萬祐未來的師父,雖然是個厚臉皮無底線的人,不過剛好互克,這下就看以後是誰克誰啦~

回去後,黎沁也讓自家弟子們順著地道下山,還千叮萬囑的說一定要聽葉祈的話才讓他們下山。

就在葉祈一眾趕路時,萬祐這邊的防禦也做得差不多了,現在就等著時機到了。

三天後,不出萬祐所料,城外突然出現滿山遍野的弒魔教教眾,城內僅剩的人,則在第一時間便被駐城軍以及咸祁的人馬給活捉住。

這雖讓弒魔教稍稍停下了腳步,不過很快便恢復原本神擋殺神,佛擋弒佛的殘暴模樣。

就在他們破城門時,後方葉祈的援兵也趕到,萬祐有著咸祁的人馬和在前線作戰的實力,自然就是用鬼面黑醫的身分坐鎮軍部,正屏氣凝神的專注想著應對方式,絲毫沒有察覺葉祈已經站在自己面前。

葉祈見萬祐想的如此認真,也不打擾,就靜靜的站著。

過了沒多久,萬祐緩緩抬頭,原本是想要放鬆休息一下,沒想到葉祈就在自己面前,還滿臉笑意地看著自己。

「你⋯⋯師姐來多久了,怎麼不坐下?」萬祐繞過桌子,幫葉祈倒了一杯茶,葉祈接過後才落座。

「瀟兒,我帶了星門和符門的弟子來了。」

聞言,萬祐面帶驚訝地看向葉祈,眼神是藏不住的驚喜「這太好了!原本以為符門弟子能來就是萬幸了,沒想到星門也來了~」

葉祈愣著一下,想起山上那幾尊老不死的⋯⋯還真的是萬幸。

萬祐見葉祈臉色微動,便猜想到,在山上肯定發生了什麼,而且葉祈現在的性格實在是和前世有些出路,萬祐便猜想,應該就是因為這次的魔教來襲,山上那群老不死地坐視不管導致的吧?

「師姐,不要管那群吃吃喝喝準備等死的老不修了,他們不值得你生氣⋯⋯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開始作戰計畫吧。」萬祐話一說完就回頭整理桌上的資料。

葉祈愣了愣後,看了眼低頭認真思考中的萬祐,眼神不自覺的溫和了起來,嘴角也挑起了一絲淺笑。

兩人靜下來細細商量,確定好對策後,葉祈和萬祐各自出發。

葉祈來到天衙閣的據點,望著已經迫不及待的眾弟子們,葉祈無奈的說明了對策,接著最後草草補上兩句「安全為重」就放飛他們了。

而萬祐則是來到最前線,鞏固好第一防線,等過了半個時辰後,萬祐就在眾目睽睽下從城牆上縱身一跳,落到了敵人正前方,隨後便是一陣廝殺。

遠傳的葉祈見狀,心裡突然顫了顫,不是說好派個人下去嗎?怎麼就自己跳了下去?

不過葉祈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生怕萬祐的計畫就被自己給打亂了。

「師姐,那個人的劍法如此精妙,應該將此人收入門下才對。」底下弟子關注著戰場上的動態,眼神看著孤身一人抵千軍的萬祐,無一不驚嘆,不過此時的葉祈也沒想管,只想知道萬祐的安危。

等到前線殺得差不多了,那些修為較高的也開始出場,萬祐見時機到了,便跳回了城上,弒魔教以為萬祐已無餘力,便一口氣大舉進攻。

一進城,此時已經沒有任何人在城內,連原本駐守前線的駐城軍也都消失了,萬祐深吐一口氣,拿起手中的信號彈。

城門在一次次的攻擊下,承受不住的崩解中,萬祐抓準了時機,就在城門被破的一瞬間,手上的信號彈也發射出去。

等人群湧進,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便被城牆便被星門弟子給佔據,逼得弒魔教眾只能往中央退,符門弟子接著上,飄在上空一圈的雷符瞬間聚集而成一張蓋過城市的雷網,一聲巨響落下,半數瞬間灰飛煙滅。

城外的弒魔教見此慘狀,便全數撤離,不到一刻鐘,城外已經見不到任何人影了。

萬祐也緩緩的扶著牆從一間民房走出,星門、符門弟子也聚集到街上,隱藏在空中的葉祈則以飛速趕到萬祐身邊。

「瀟兒!你沒事吧?」葉祈一落地便上前攙扶著萬祐。

周圍的人望著自家對人不溫不冷的師姐,突然變得這麼關心人,不自覺地望向身邊的同門。

嗯,是一樣的問號表情呢~

「師姐我沒事,先看一下有沒有人受傷吧。」

葉祈環顧一圈,確定沒人受傷後,視線便只鎖定在萬祐身上,細細打量著萬祐有沒有傷口,確定只是氣虛後,才終於敢放下心。

萬祐見周圍的人鬆了一口氣的模樣,不禁在心中感慨道,動用靈根禁術和沒有開發過的靈根總算有價值了。

萬祐握住葉祈的手「你們趕緊回去向宗門回報吧。」

這次沒等葉祈反駁,萬祐就昏了過去,葉祈不慌不忙地抱起萬祐離去,眾人好一會兒回過神後,也御劍隨其後。

「你們看見了嗎?」一名弟子望著兩人離去的放向瞪大雙眼道。

「⋯⋯」

「怎麼沒人回我⋯⋯烤鴨,你們是看傻了啊!」見沒人回自己,弟子轉過頭才發現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模樣。

「唉⋯⋯算了。」弟子試了幾次求關注都失敗後就放棄掙扎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