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回目5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4 23:58
点击:254
章节字数:21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知夫子可知,明日要在前朝选世子之事?”周辞晗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夫子一捋花白胡须,笑道:“老夫自是知晓的,老夫之子亦在朝为官。”


“学生想知,您对此事的看法。”周辞晗道。


夫子回道:“老夫久未关注朝事,选世子之事却是新颖,大王昏迷,世子早立是好事。只是,若将此事看作筹码,争权夺利,便是坏事。”


“您的意思是,无论我三人何人当选,俱要伤了前朝的和气。”周辞晗敏锐地抓住了夫子话中的关键。


夫子笑道:“辞晗公子,你是老夫众多学生中为数不多让老夫满意的,年纪尚幼,却识大体,懂大理。


你亦要明白,君君臣臣,君之责,并非让前朝一团和气,而是要将臣子掌控得宜。”


“多谢夫子教诲,学生回去后再思虑一番。”周辞晗再鞠躬。


“你聪慧机敏,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夫子摸了摸周辞晗的头,转身离去。


小厮拿着周辞晗的学具问道:“公子,夫子之言,奴才一句都听不懂。”


周辞晗淡然一笑,道:“回去吧,晚膳后我再问问母后此事。”


“嗯,奴才亦是觉着您问王后娘娘更好,夫子讲话高深得紧。”那小厮赔笑道。


说着,便回了宫。


“你去打探消息了?”杞梁殿内,萧含光将婢女小厮遣出去,关上门问道。


姬承影坐在一旁食着凉瓜,道:“我不需去打探,打探也无用的。”


“左右无事,我便在内园练剑了,若哪天用得上,便是留了后手。”萧含光百无聊赖地道:“王凌然既未找上门,我便打算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可。”姬承影擦拭了嘴角,又道:“我却担心他们真的会出其不意,选了你我想不到的人做世子。”


萧含光笑她,半晌才道:“你何时这般忧心国事了?”


“哦?我这般,俱是为辞晗着想。”姬承影不依道:“难不成,你要说,我不得关心国事,只关心你便可?”


“我自然不会说,心里却是这般想的,你忧心我便好。”萧含光正色道。


“你究竟要作何?竟要我忧心你?”姬承影问她。


萧含光轻微咳了一声,道:“你眼中只得有我便好。”


“我未曾知晓你是这般霸道之人。”姬承影道。


“现下反悔,晚了。”


“自不会反悔的。”


话锋一转,姬承影道:“我忧心国事,便是忧心你,其余我皆不放心上,只有你。”


“我晓得。”萧含光握住她的柔荑,注视着面前的倾国美人,俯下身吻住她。


“呵。”一吻毕,姬承影喘了口气。


“你当真是身子弱了些,不如与我一道练剑?”萧含光看着她面色有些苍白的模样,哪里像一个会武,且武艺高强的人,分明是缠绵病榻的病西施模样。


姬承影略一沉吟,才道:“当初你看出我会武一事我还觉着惊诧,想来你的武艺定是高于我的,竟深藏不露。”


萧含光笑道:“宫中戒备森严,我想着,即便有武艺傍身,亦是用不上的。”


姬承影翻了个白眼,嗔道:“我当日偷窥你沐浴之事你早已知晓,却当作无事发生。后来我去行刺,亦是仗着身怀武艺,何谈用不上?”


“你说的自是有些道理,”萧含光笑意不减,继而道:“现下宫中知我会武之人只你我,冷菊,暖竹四人罢了。冷菊自幼授命与我一道习武,便是要在危机关头护我,暖竹则是照料我的起居,因而并无人知晓我会武。


若当真事情败露,我不得不与你亡命天涯,背负罪责,武艺自是用得上了。”


“明日,我便去寻你练剑,坦言之,宫中知悉我会武之人,亦是寥寥无几。”姬承影终是应了她的要求。


萧含光道:“知悉此事之人自是愈少愈好,当日行刺之事,周昌并未查出结果,只得杀了那将军泄愤,若有人看出你会武,从而推断你与当日行刺之事有瓜葛,确是危险。”


“嗯。”姬承影站起身,透过窗棂看了看天色,与萧含光道:“天色已晚,辞晗该回来了,你要在何处用晚膳?”


“辞晗从国学回来,定会与我说些什么。”萧含光看着姬承影,拉着她的手道:“不若,一道去合卺殿用膳,如何?”


“宫里人该说你我的闲话了。”姬承影撇开萧含光的手,将身子背过去,不悦道:“本就传我与你亲近,定是有所图谋,成日里往合卺殿跑,指不定要为那些宫人添油加醋地传成什么样。”


“不过是宫人罢了,你我相约白首,本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还怕他们说几句吗?”萧含光安慰她道。


姬承影又道:“我只是不想听那些传言罢了,定是难听的不得入耳。”


“他说任他说,与你的生活无甚干系,难不成说了,他便是赢得了所有,你便不再心悦我吗?”萧含光调侃地问道。


姬承影才不理会萧含光这话,只挽起她的手臂,道:“我与你去合卺殿便是了。”


“换了常服再去,刚好用膳。”萧含光与姬承影一道走进内殿,再出来时,俱是换了轻便的衣衫。


正巧,在合卺殿门前碰上了下学的周辞晗。


姬承影挽着萧含光站在一处的样子当真般配,宛若书中所描绘的一对璧人。周辞晗远远便看见二人缓缓行来,心下叹道,却不曾察觉其中的不妥之处。


“母后,黎娘娘,儿下学回来了。”周辞晗行礼道。


小儿脸上汗津津又红彤彤的模样招人疼惜,萧含光当即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问道:“辞晗今日怎地出了这些汗?是否夫子罚你做了何事?”


周辞晗在萧含光面前,幼儿姿态尽显,撅起嘴道:“儿有事想问您,急着赶回来,便出了些汗。”


“何事如此慌张?事关生死?”萧含光好奇问道。


“现下无关生死...”方忆起萧含光若非生死大事,决计不可慌张,慌张坏事之言,周辞晗嗫嚅道。


“既无关生死,母后先前言过数次...”萧含光正欲教导一番,却让姬承影拦下了。


姬承影道:“在殿门前说什么,辞晗,跑着饿了吧,晚膳多用些。”


“好!”周辞晗扬起小脸冲姬承影笑着。

萧含光见状只得作罢,周辞晗一溜烟蹿进了殿门。


看着周辞晗活跃的身影,萧含光道:“你便这般宠着他吧。”


“毕竟我抢了他的母后嘛。”姬承影眨眨眼,意味深长地笑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