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回目5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4 23:58
点击:267
章节字数:20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此事,乃是探寻前朝众臣的要事,我不参与。可若他们选了王凌然之子为世子,那便不得怪我不客气。”萧含光语气颇为冰冷,一旁摇扇的彩儿闻言,打了个冷颤。


“若顺顺利利选了辞晗,便罢,若不顺利,当真是要闹出笑话来,难不成要襁褓婴孩儿监国上朝吗?”姬承影笑着将茶水饮尽,才道。


萧含光想了想,话锋一转,道:“午膳便在此用了吧,辞晗说他去寻夫子,午膳时辰亦不会回来。”


“好,便在合卺殿用。”姬承影笑着,吩咐彩儿道:“你回去吩咐一声不必备膳,待本宫回去了做些糕点送来与辞晗公子便好。”


彩儿应着退下了。


“你啊,又要送他甜食,辞晗迟早要让你惯坏。现下与我在一处,张口闭口提及的俱是黎妃娘娘长黎妃娘娘短,你说,你是不是给我们母子俱下了何种迷魂汤?”萧含光调侃她道。


姬承影掩着唇笑道:“倘若辞晗今年十五岁,你这般言,倒是有些可能,可他才五岁,懂得什么迷魂汤?不过是记着我对他好罢了。”


正说着,暖竹与冷菊便将午膳端上来,看着一桌子翠绿可人的菜式,姬承影便觉着凉快,转而一想,记起在萧城救下的小姑娘来。


“晔儿,为何不见翠儿那姑娘?”姬承影尝了一道莴笋,问道。


冷菊在一旁道:“黎妃娘娘,翠儿姑娘在杞梁殿。她是跟着彩儿一道回来的,便未让她来合卺殿当差。”


姬承影点点头,笑道:“许是我昨日未曾注意她,竟以为她在这边做事。”


暖竹为萧含光布菜,布完便道:“翠儿姑娘忠厚老实,是个守本分的姑娘,您二位是在何处捡的她呀?我跟彩儿问了她半晌她都支支吾吾地不说。”


“你这丫头,打听人家的来历作何?”萧含光瞥她一眼,制止道:“无论是来自哪处,今后俱是在一处的,何须管那些?”


“主子,我们是怕您受她骗,有时候看起来忠厚的人,背地里不知是何等面目呢。”冷菊见暖竹挨训,解释道:“您二位身份尊贵,难免有心怀鬼胎之人接近,若她如面上这般便罢了,怕便怕她是来坏主子大事的。”


“既如此,你便多盯着她些。”萧含光自是知晓冷菊暖竹的忠心,亦知人心险恶。


事情交于冷菊,萧含光从来都是放心的。


“是,若她有何异动,奴婢可否先斩后奏?”冷菊问道。


“可。”


萧含光将自己的莴笋夹与姬承影,看她较其他菜多食了几片,想必是喜欢的。


膳毕,萧含光派人去萧瑾在蒿城的府邸探望,以为萧瑾身子不适,才未去上朝。


谁知,派去的人回来通禀萧含光道:“主子,奴才去时,侯爷正在园子里耍拳,身子好得紧。”


“哦,既是如此,爹爹为何今日不曾上朝?”萧含光问道。


那人道:“侯爷告诉奴才,今日不曾上朝,是因着昨日封相来寻过您,侯爷寻思着封相定是筹谋着立储之事才来,他乃是辞晗公子的外公,不便为此事与那些朝臣起正面冲突。”


“爹爹便是这般说的?”萧含光追问他道,萧瑾向来看重萧氏荣耀,此次避开群臣锋芒行事,想必有他的道理。


那人回道:“侯爷便是这般说的。”


“好,你下去吧。”萧含光让人退下,细细思考起来。


她不明白,萧瑾此番,有何道理。


姬承影在合卺殿用过午膳便回了杞梁殿,彩儿遵照她的嘱托送了些周辞晗喜好的糕点过来,周辞晗欣喜地收下了。


他尚且是个孩子,无论平日里自律与否,皆是喜好甜食的,甚至于午后去学堂,带了几块与他的同窗。


国学里俱是贵族官家子弟,身份尊贵。


“辞晗公子,你今日带了什么好吃的?”一位同龄的同窗盯着周辞晗身后小厮手中提的食盒问道。


周辞晗将食盒拎过来,打开,内里一股香甜的气息瞬时便充满了整间屋子。


“哇!是桂香糕!”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小同窗差点流出口水,直盯着食盒中精致的糕点:“那个,能给我一块尝尝嘛?”


“好,给你。”周辞晗倒是大方,将糕点一一分给周围的人,炫耀道:“这是我黎娘娘做与我的,清甜,绵软,好吃的紧。”


“嗯嗯。”周围品尝桂香糕的同窗俱是点头称是。


香味飘远,直引得其余稍大些的同窗来瞧。


“听闻明日要在朝中选世子殿下,不知三位公子何人得以胜出。若能跟着爹爹一同去观便好了。”一名身材矮小的同窗道。


听了这话,又一矮胖的同窗笑道:“你还是不要去了,我听我爹说,朝里俱是大人,上朝时不得乱动,要杀头的,规矩得紧。”


“哪有你说的这般可怕,稍微一动便要杀头,若是身子痒了,还不得挠挠吗?”那矮小同窗反驳道。


“殿前失宜确是要挨罚,却不至于杀头。”一名高高瘦瘦的同窗解释道。


周辞晗听闻,哭笑不得,道:“你们谈这些有何意义,问我便是了。”


“是啊是啊,辞晗公子乃是公子,定是见过上朝的。”那矮胖同窗笑着,问道:“不知明日哪位公子可当选,辞晗公子定是在场的,若是选得了,务必告诉我等。”


周辞晗点点头,方想再说些话,夫子已进来了。


直到天微微擦黑,夫子才将这些孩子放出来。


“明日,老夫要考校国史,若考到谁,一问三尺。”夫子扬了扬手中的戒尺,底下一片哀鸿。


“你说,明日是哪个倒霉蛋,会为夫子考着?”高高瘦瘦的同窗问道。


“这,无论考着哪个,答上来便可,答不上来,我看不止有戒尺要吃。”矮胖的同窗幸灾乐祸道:“回家还要吃爹爹的鞭子。”


“你先别笑,万一与上回一般考着你,我看你还能笑出来?”矮小的同窗掩着嘴笑道。


“唉你这个乌鸦嘴!”矮胖的同窗当即恼羞成怒,追着打闹过去。


周辞晗站在最后看了看天色,待夫子出来,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道:“夫子。”


夫子亦回礼道:“公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