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回目5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4 23:58
点击:243
章节字数:20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膳间,周辞晗中规中矩的记着萧含光的训导,细嚼慢咽,不敢言语一句。


只有姬承影一人,少顷便夹菜给他。


三人默默膳毕,萧含光坐到内殿的竹椅上,才问:“你说有事要问,何事?”


周辞晗乖巧地坐在另一只竹椅上道:“夫子与儿言,君君,臣臣,君之权责,乃是掌控得宜,儿不解其意,故来问母后。”


“君若事必躬亲,何谈臣子?”萧含光笑着回道:“用人得宜,才是君王必修课业。”


“可儿觉着,”周辞晗又问道:“朝中若不齐心协力,朝臣间生了嫌隙,勾心斗角,何谈报国呢?”


“辞晗,母后问你,若你任命的官员,你不得掌控,使之混乱,此乃谁之责?”萧含光问他。


周辞晗思索一番,回道:“儿不能使儿之臣子听命于儿,互相攻击如仇雠,自是,儿之责...儿晓得了。”


“这便是了,你若为君,便不必怕臣子间生隙,而当掌控好此间程度,此乃御下。若你御下得宜,便不怕他们不与你一心了。”萧含光见周辞晗领悟地这般快,深感欣慰。


周辞晗开心道:“是了,夫子亦用了得宜二字,儿现下明白了。”


“前朝水深,你多跟你外公学学,少说多做,可记得了?”萧含光交代道。


周辞晗站起身,恭敬地道:“儿记下了,母后安心。”


萧含光知他聪慧懂事,又道:“膳后一个时辰过了,你便去练半个时辰的国书再歇下吧。”


“是,那儿这便去了。”说着,周辞晗退出内殿。


姬承影看着周辞晗走远的小身板,埋怨萧含光道:“你着他去练国书作何?白日里上国学,上朝,已是比同龄的孩子累许多了。”


“现下要他去歇着,他亦睡不着的,明日立储之事定下了,他才能安心。”萧含光解释道:“若顺利立为世子,便罢了,若此事不得善了,辞晗心中定要结下心结。”


“我总觉着事情不会太过顺心如意。”姬承影幽幽道:“若当真让我说中,你记得与辞晗宽心。”


“他是我儿,我自是晓得的。”萧含光叹了口气,又道:“你今日便在合卺殿安歇吧,明日一早与我起来练剑。”


姬承影看着她期待的眼神,应道:“好。”


翌日一大早,周辞晗便去上朝,看立储之事如何处置。


萧含光与姬承影亦是一大早便起身到内园练剑,暖竹在一旁伺候着。


约莫过了个把时辰,前朝传来立储之事已毕的消息。


“主子!”冷菊从外面进了内园,匆匆忙忙的样子是萧含光不曾见过的。


姬承影手执一柄木剑,问她道:“何事?”


萧含光看她一眼,与姬承影道:“该是消息传回来了吧。冷菊,你说。”


冷菊稳了气息,才道:“主子,确是立储之事已有了分晓。”


“哦?如何了?”萧含光将手中的剑放下,端起石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


冷菊犹豫了少顷,道:“众臣确是选出了心仪的世子,可,并非是辞晗公子?”


“什么?!”姬承影握紧了手中的木剑,蹙眉问道:“怎会如此?那他们选了何人为世子?”


“黎主子,我听殿前侍卫说他们选了德贵人之子为世子殿下,您快与主子想想办法吧。”冷菊急道。


萧含光却道:“不急,既是他们选出来的,定有道理。”


“辞晗现下定是心有沮丧,我且去看看他。”姬承影说着便放下木剑走出内园。


萧含光看着她急去的背影,无奈笑道:“真是说风便是雨。”


“主子,难道您早已料到,此事不会顺利进行?公子他当选不上世子?”冷菊问道。


萧含光丝毫不见慌乱,定是一早便想到了应对之策。


萧含光双眸一眯,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让暖竹与冷菊俱是捉摸不透。


“若我猜的不错,三方定是在朝堂之上争执不下,最终不得已折中选了德贵人之子。”萧含光猜测道:“还是等辞晗回来,问他便是。”


“方才,黎主子已去寻公子了,想来马上便回来了。”暖竹在一旁笑道:“主子定有法子,冷菊,你不必忧心。”


正说着话,便见姬承影复又回来,左手边牵着垂头丧气的周辞晗。


“母后,儿给母后请安了。”周辞晗说话,亦是有气无力,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萧含光伸手将他从姬承影身边牵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温言道:“事情母后已听闻了,当真苦了我儿。”


原本坚毅的周辞晗听了萧含光这句话,隐忍不发的小脸皱起,眼角便浸出了泪花,扑到萧含光的怀中,啜泣道:“定是儿不好,各位大臣才对儿不满,不允儿做世子。”


“这...辞晗,他们选谁做世子,皆是他们的意思,不关我儿的事,亦不是因着你不好。”萧含光看着他小声哭泣的模样,心疼地将周辞晗搂紧安慰道。


周辞晗抬起小脸,泪痕未干问道:“母后所言当真?”


“自是真的,母后何时骗过你?”萧含光拿出绢帕为他拭泪道。


周辞晗这才展颜,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姬承影见他不哭了,这才问道:“朝上究竟发生了何事,怎会选了德贵人芝兰的孩子做世子?此等荒唐行径,竟无人制止?”


“黎娘娘,”周辞晗看着姬承影道:“今日我去上朝时,问及立储之事,左相封亭玉当即表示,愿意在朝堂上将此事做个了断。”


“封亭玉当朝左相之尊,必是有许多臣子愿听他的话了。”姬承影点头道:“于是,他们便当朝决议,选出了德贵人之子。”


“是,本有许多人选儿,不曾想亦是有多人选辰妃之子为世子,除此之外,亦是有人愿奉德贵人之子为世子。”周辞晗小小年纪,眉头却皱得极深。


“我却是不懂,他们何以选了德贵人之子,难不成,他们有何目的?”萧含光琢磨道。


姬承影看她自语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心,情急之下捉住她的手问道:“你不必忧心了,辞晗不得做这世子殿下,也许是好事多磨。”


冷菊只道萧含光有主意,竟不知她尚且不知如何行事,不禁有些担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