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回目4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4 22:51
点击:289
章节字数:20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只得站出队列,恭恭敬敬地道:“启奏监国,众同僚所言皆有道理,臣不敢妄言。”


“无妨,你且说说自己的想法便可。”周辞晗哪里会让常灿糊弄过去,道:“右相且言明,现下宜立储还是不宜立储便可。”


此言一出,下面议论的声音便少了许多。


“微臣以为,现下立储得宜。”常灿略一思索,便肯定道:“王族人丁兴旺乃是好事,可大王缠绵病榻,即便苏醒,亦是需得缓缓医治,不知何时得以康复。在此期间,若有大事,由世子监国,朝臣商议,亦是避免大权旁落。加之,列位先王确是早年便立下世子悉心教导,若世子不成器,便可再换一公子。


如此,微臣以为,立储得宜。”


言毕,众文臣皆是行礼,异口同声道:“臣等附议。”


周辞晗一看,果不其然,便如萧瑾先前教他的一样,那些文臣俱是以常灿为尊,他说立储可行,反对之声即刻便消去了许多。


“既是众卿同意,便允了左相提议立储之事,若有谁再反对,立储之事便不要参和了。”周辞晗稚嫩的声音徘徊在勤政殿内。


常灿带着众臣拜倒在地,山呼千岁。


周辞晗又道:“同意立储之人,明日将心中世子人选呈报上来,本殿当众计票。望众卿甚选,若有不公之事参和到选储中,本殿定不轻饶。退朝吧!”


“退朝!”掌事太监尖着嗓子喊道。


众臣跪,周辞晗便从勤政殿后门去了合卺殿,他想先说与他母后听。


“母后!母后!儿下朝回来了!”周辞晗喊着,一边拖着宽大的朝服进了合卺殿殿门。


萧含光正在后园看书,姬承影不知去何处了,一前晌俱是不得消息。


见周辞晗来了,暖竹便将他带到萧含光面前,又为他端了凉茶,道:“公子歇歇,跑了一路累坏了吧。”


“不妨事,我有要事与母后说,暖竹姐姐你去门边儿看着,千万莫要放人进来。”周辞晗喘了两口,才乖乖得坐到萧含光跟前。


萧含光盯着他满头大汗的模样,拿起桌子上的绢帕伸手为他擦拭了一番,道:“今后便是要做世子的人了,凡事稳当些好,冒冒失失成何体统?”


“是,是儿不对,母后教训的是。”周辞晗眸中的兴奋早已暴露出他的心情,问道:“母后,儿当真可以顺利当选世子吗?不需父王许可吗?”


萧含光细细为他擦拭完,缓缓道:“若来日你当选,便是众望所归的世子,即便你父王不允,也无济于事。”


何况,他已失去允不允的机会了。


“嗯!儿若当了世子监国,定不会再有人妄议儿名不正言不顺了。”周辞晗很是开心地道,端起凉茶一口气饮尽,又道:“今日上朝,外公不在,儿依照您的吩咐,并未参与群臣的商议,只在御座上静观其变。”


“让母后猜猜,定是右相常灿为你说话的吧?”萧含光展颜一笑,一旁盛开的群花俱是失色。


周辞晗点头道:“是,右相声望果真是高,外公早前便告诉儿过。”


萧含光将怀中的书合起来,笑道:“我儿聪慧过人,即便此刻名不正言不顺,来日定是名正言顺的世子殿下。”


“儿定不会让您失望。”周辞晗说着,站起身行了一礼,道:“现下儿需得去夫子处了,想必午膳不能陪你用。”


萧含光为他拍去朝服上的尘土,道:“去吧,多与夫子学些,不必挂念母后。”


周辞晗这才离去。


暖竹看着周辞晗走远,才道:“公子才五岁,便将是世子之尊,监国处理朝务,主子,看来王族子孙较之寻常世家子弟更是艰辛。”


“他自是得艰辛些才可,王族百年单传已破,日后即便当了世子殿下乃至大王,亦需步步小心,为国为民,反复斟酌。”萧含光说着,叹气道:“倒是不如那些山水侯爷乐得逍遥自在,他愈往上,愈能觉察到为王的艰辛。”


“您既知此,那您为何还要让公子不辞辛劳呢?”暖竹问道。


萧含光笑了笑,道:“这是他自己的抉择,他想以直接的方式维护我,维护他想维护之人与物。在这宫中,唯有真正站上巅峰之人,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说得好。”是姬承影的声音,萧含光回首望去,姬承影便是从内园的后门进来,身边仅跟着彩儿。


萧含光不由得好奇,她一前晌去了何处?


想着,便问出口。


“我去德贵人那处了。”姬承影今日着了宫装,又变回了风华绝代,仪态万千的黎妃娘娘。


萧含光一听便知她去作何,问道:“如何了?”


“德贵人与我哭诉了半日,虽知你我来往过密,却也觉着我不是她的敌人。想来,她现下只有功夫扛着王凌然,分不出精力。”姬承影慢悠悠地说着,彩儿在一旁给她摇扇。


萧含光唤暖竹为姬承影添了壶凉茶,吩咐道:“你且饮些,天热,何须一大早便跑去灵昆殿呢?我还当你前晌去了何处。”


姬承影小口啜着凉茶,口脂均匀地沾到了杯沿上,道:“我不知何事能帮得上你,便寻思着去灵昆殿走一遭,此番前去,确是去对了。


自她跟了周昌,王凌然便日日欺侮于她。她说,王凌然本意是想若自己生了女孩儿,便将她的孩子抢去,充作自己的孩子。所幸她亦是产下男丁,她才躲过一劫。”


“后宫之事,前朝不得干涉,即便那些人知晓,亦是有心无力。我与你去了新山,后宫中便是辰妃为尊,她在此期间胡作非为,无人敢拿她如何的。”萧含光心下怜惜德贵人,跟在王凌然身边伺候许多年,却是说翻脸便翻脸。


“可王凌然产子,于辞晗而言,便是威胁。我在回来的路上已听闻,来日便要选出世子,辞晗便是众望所归,亦是存了些敌手。朝中与王氏亲近的人不在少数,萧氏势力已然膨胀,若他们借机打压萧氏,选了王凌然的孩子,你该如何?”姬承影问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