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目4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1 19:51
点击:260
章节字数:21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甫到了合卺殿,萧含光正与周辞晗说着什么,母慈子孝,其乐融融。姬承影觉着此时打搅不妥,便站在远处。


还是萧含光估摸着时辰,想着姬承影早该来的,一转身,瞥见她在角落站着。


俯下身子与周辞晗偷摸说了句什么,周辞晗便跑过来一把抱住躲在远处的姬承影,大叫道:“儿抓到黎妃娘娘了!”


“辞晗乖。”姬承影顺势将周辞晗抱起走向萧含光。


萧含光从她怀中接过周辞晗放到地上,嗔道:“你已是监国了,怎地还要黎娘娘抱你?”


周辞晗小嘴一嘟,昂首道:“儿便是再大,亦是母后与黎娘娘的儿。”


“我儿说的是,再长大亦是我儿。”萧含光摸了摸他的脑袋,问道:“方才说至何处了?”


周辞晗略微思索,答道:“母后问儿朝中的事处置的如何了,儿答您,处置的周正。”


“是,母后记起来了。你看,你黎娘娘一到,母后便忘了此等要事,皆是因着你黎娘娘不对。”萧含光为自己开脱着,将罪责全数抛与了姬承影。


姬承影却不接她的话,笑道:“分明是你自己忘了,却要怪我,当真是不知羞。”


周辞晗亦是维护姬承影道:“黎娘娘说的是,是母后的不是,夫子曾教儿,定要担起自己的过失,不得推诿。”


“我儿当真是长大了,夫子的教诲学以致用,母后与你黎娘娘俱是欣慰,看来,这些时日要你监国,确有其效。”萧含光笑着,与姬承影一人一边拉了周辞晗的手进了前殿门。


甫坐定了,萧含光复问:“前朝可有人常为难与你?”


周辞晗回道:“想来不是为难,只怪儿年少不懂国事,大臣们俱是担待儿的,朝事多在常相与封相的指点下处置。”


“你外公如何?”不闻周辞晗提及萧瑾,萧含光心下略感不踏实。


“外公曾与儿言,他乃外戚,不便干涉朝政,置儿于不义,索性不在议事时发言。”周辞晗说着,端坐在萧含光一旁的椅上,一言一行已颇具君王的风范了。


萧含光略一沉吟,便道:“你外公皆是在朝罢与你商议,未曾有一事独断专行?”


“未曾。”周辞晗恭恭敬敬地笃定道。


萧含光笑意浮现,与姬承影交换了眼神,才道:“如此甚好。你便按此规矩行事,不懂之事,询问朝中大臣,亦可私下里问你外公。”


“母后与黎娘娘去往新山这二旬,儿的武艺亦是日日勤练不辍,日夜盼着您能回来,儿好与黎娘娘比划几招。”周辞晗说着,将希冀的目光移向姬承影。


萧含光当即制止道:“我儿勤练武艺自是好的,只是你黎娘娘怕是不得与你再过招了。她身子弱,若你胜了,岂非胜之不武?”


周辞晗听闻只得作罢,垂头丧气地模样让萧含光于心不忍。


只有姬承影才知,萧含光是疼惜她,才将周辞晗的期望断了,免得他日后时常来寻她过招,才是麻烦。


“若你当真想校考武艺高低,不如与师父比划,何时胜了你师父,你的武艺便是朝内数一数二的。”萧含光折中寻了个法子,周辞晗这才展颜。


又聊了些话,不多时,周辞晗忆起有要事需得处置,便与萧含光二人告退。


“你要辞晗继续监国,可否想过,前朝与王族宗亲可否认同?”姬承影挥退了在旁伺候的宫人,问道。


萧含光反问道:“为何不认同呢?”


“先前他们应了,因着王凌然与德贵人的孩子尚在腹中,男女未知,你我远去夏祭,不得不寻适宜人选监国。


现下你我回宫,王凌然与德贵人的孩子亦已呱呱坠地,周昌却依然昏迷不醒,正是夺权好时机,我想着,那些朝臣,不应就此作罢才是。”姬承影略加思索,将自己的顾虑说出。


萧含光听罢,笑道:“恰是因着你我回宫,辞晗身后除去我爹爹这个穆侯,还多了你我撑腰,王凌然纵然与德贵人俱是产子,定要争个高低。王氏胜了便罢,却要为德贵人伤筋动骨一番,到时候坐山观虎斗,坐收渔利,岂不妙哉?”


“前朝的左右二相,你待如何处置?”姬承影复又问道。


“常灿与封亭玉俱是明理之人,亦在官场沉浮多年,自是晓得奉辞晗为主的好处。”萧含光胸有成竹,她将周辞晗搁在前朝监国,并非期待幼儿有何种作为,而是要笼络前朝众臣之心。


周辞晗以嫡以长,身份得宜,人品与学识俱佳,心系百姓,通君王之责,承继王位再合适不过。绛侯黎焕即便是姬承影明面上的父亲,亦晓得其中利害,定会与穆侯萧瑾一道支持周辞晗,而非王氏子孙。


“如你所言定是好的,只怕王脊檩不甘心,王凌然甫产下麟儿,难免他们不会为了王位铤而走险。”姬承影的忧虑并非毫无道理。


俗语言过,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何况王脊檩手握雄兵数万,奋力一搏,未必不能成事,说到底,即便不能成事,亦要与萧含光痛击。


“那些自诩忠良之辈,对嫡庶尊卑,长幼之序最为看重。你信我,辞晗定是前朝众臣心中首要的承继者。”


萧含光说着信心十足地走到姬承影面前,将她蹙起的眉眼以手轻抚开来。


“晔儿,你说,若是辞晗反对你我之事,你当如何?”姬承影捏着衣角问道,她对此事较周辞晗上位之事还要上心。


若他反对,她要如何自处?


萧含光停留在姬承影面颊上的柔荑微微一顿,笑道:“以我对辞晗的了解,他不会如此。”


姬承影却追问道:“万一他当真反对呢?”


“我说了,他不会的。他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我晓得他的心思。”萧含光想了想,又与姬承影吃了颗定心丸:“若他当真反对,便叫他反对去,到时我带你往别处便是。”


“好。”姬承影终是展了笑颜,握住萧含光的手道:“有你此言,我便安心了。”


“哦?”萧含光调侃她道:“你不怕我食言?”


姬承影却不上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堂堂王后娘娘,哪里会食言?”


“你倒不必说我乃是王后的身份,若是为你,这王后,不做也罢了。”萧含光俯下身轻吻在姬承影额前,轻声道:“我自不是君子,而是女子,亦是你的夫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