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回目47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2 13:29
点击:292
章节字数:20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姬承影听她这般言语,抬眸凝视着萧含光道:“这风光无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黎妃娘娘我自然亦是不想做的,若来日可抛却俗世名利,淡泊活这一世,再好不过。


我先前在萧城时,遇见那些平民百姓,才觉平淡是真。”


“远离这些是是非非,自是好的。我看着辞晗已是隐约有了君王的风范,立储之事该提上议程了。”萧含光望了望殿门外,有人远远地过来,想是来见她的,便与姬承影分开,坐回到主位上。


来者正是她们方才谈及的左相封亭玉。


“臣请王后娘娘,黎妃娘娘安。”封亭玉语调平淡,微微作揖,不卑不亢。


萧含光笑道:“封相免礼吧。”


姬承影才知眼前人便是左相封亭玉。


不过是看气度,姬承影便觉他当真是一表人才,人中俊杰。


不若其他朝臣那般对后宫之主曲意逢迎,亦非江湖侠客那般桀骜不驯。


“坐吧。”萧含光指了指姬承影对面的椅子,问道:“不知左相来此,所为何事?”


“大王久未复苏,臣等惶恐。国不可一日无君,王后娘娘虽为后宫之主,亦不得干涉朝政,臣与右相等商议,不若各方推举心中世子人选,暂代国政,以慰圣心。”封亭玉遵旨坐下,抱拳道。


那山羊胡因着他开口抖动着,叫姬承影看了忆起姬重年轻时的模样,亦是这般意气风发。


“左相所言极是。”萧含光应着,看了一眼盯着封亭玉目不转睛的姬承影,复又问道:“不知朝中各方有何对此事有何看法?”


封亭玉略一思考,便道:“您回宫之前,着辞晗公子监国,实属无奈之举。夏祭需得您亲身前往,朝中大小事宜,俱是臣等代劳。现下您已回宫,臣闻言,御医所的御医们对大王之疾研究数日未果,您已下旨寻来全国各处名医前来为大王医治,不日便可有消息。


若全国名医俱是束手无策,臣等亦是哀恸。立储之事,关系国本,臣以为,早日定下为妙,免得夜长梦多。”


“不知封相此次前来,是私下与本宫知会,亦或是其他?”萧含光紧盯着封亭玉,想从他眼神中看出些眉目。


封亭玉淡然笑道:“自是臣一人所为,与旁人无甚干系。臣代表不得任何同僚,只想与您提及此事,亦是做臣子的本分罢了。”


“如此,多谢封相了。”萧含光未看出任何不妥,只得作罢,又道:“明日上朝,本宫便将此事提出,还望封相坚守本心,支持自己心中所选的世子人选。”


封亭玉起身行礼道:“臣遵旨,臣告退。”


封亭玉甫出了殿门,姬承影便道:“曾闻言封亭玉行得正坐得端,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与前朝那些臣子俱是不同。”


萧含光看着姬承影,话里有话地道:“他乃天下士子向往之人杰,自是不同凡响,可惜...”


“可惜?”姬承影不懂她为何顿住。


萧含光疾步走下主位,将姬承影拥在怀中,酸道:“可惜你已是有我,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将你让于他的。”


姬承影见她如此,环住喜欢的人的腰身,痴痴笑道:“自古美人爱英杰,传为佳话,我却不知何以寻了你这个爱吃醋拈酸的。


他便再是何种英杰,与我俱是无甚干系。方才我盯着他看,是因着他与我爹爹年轻时颇有些像罢了。”


自己吃醋被拆穿,萧含光颇觉面上无光,索性道:“我是不管这些,你只得盯着我看,不得盯着旁人,即便是假,我亦是觉得难受。”


姬承影将她抱紧,脑袋埋进她胸前,闷声道:“好好好,我今后只盯着你看便是了。”


萧含光这才舒心地点头称好。


末了又加一句:“便是辞晗也不可,他已长大了,虽说才五岁,却已是世子人选,你今后不得再将他抱在怀中了。”


姬承影噗嗤笑出声来:“原来你竟吃你儿子的醋,若他知晓,不知会不会想,他母后才是那般有了媳妇忘了儿的人呢?”


“咳咳,男女有别,你听我的便是。”萧含光不容置喙。


冷菊方将萧含光先前放于杞梁殿的东西收回,进了前殿门便撞见自家主子与姬承影搂搂抱抱在一处的亲密场景。


说不震惊是假,主子何时与人这般亲近了?


不过是去了一趟新山二旬罢了,竟与姬承影走得这样近,于前殿厅里边敢这般亲密,让旁人瞧了去,难免多想。


萧含光自是注意到冷菊进来了,却未放开姬承影。在萧含光看来,冷菊与暖竹与自己共同长大,不是外人,对她便不隐瞒。


眼见冷菊还愣着矗在一边,萧含光招呼道:“怎么了?何事慌张?”


姬承影亦从萧含光怀中探出头看着冷菊,想到方才搂着萧含光的模样,当即闹了个大红脸。


冷菊这才回过神来,道:“回主子,无事,只是奴婢看主子与黎妃娘娘这般亲近,有些诧异罢了。”


“冷菊啊,我与承影心意相通,你不必诧异,便如你所见,如你所想。”萧含光平淡地言语着,仿佛此事与她毫无干系,她在说旁人的事一般。


冷菊却大惊失色,当即跪倒在地,惶恐道:“主子三思,奴婢并非阻拦您,可若您与黎妃娘娘之事传出去...”


话未说完,萧含光便打断她:“我已三思过,才这般行事,你自是知晓我的性子。若非我想要她先与我言明,我一早便与她在一处了。”


“即便您不顾及萧氏一族的荣耀,您的身生性命,在这深宫之中,便有不保之虞。主子,您当真不再考虑一番吗?”冷菊压抑着嗓音与苦痛,劝道。


萧含光却将她从地上扶起,道:“萧氏的荣耀,不久便至。我二人的身生性命已牵连一处,你不必忧心。我知你所顾及为何,你跟在我身边这些年,可曾见我对某事毫无防备吗?”


冷菊思索一番,答道:“主子处事,巨细皆是周到的。”


“这便是了,我说你不必忧心,你便安心。”萧含光笑着,让冷菊不知再说什么为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