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回目45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1 19:50
点击:273
章节字数:21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萧含光早在城外与萧瑾通气,换上了去新山护国寺时的车驾。


“免礼平身。”端坐在车驾内的萧含光恢复了往日清冷的嗓音。


萧瑾跪在最前,奏道:“启禀娘娘,监国已在青龙门候着您了。”


“如此,有劳穆侯领百官退下吧。”


萧含光打着官腔,掀起车帘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众人,与同在车驾内的姬承影轻声道:“该来的俱是来了。”


“看来,无甚要紧的了。”姬承影松了口气。


进了青龙门,萧含光与姬承影下了车驾,便见周辞晗奔将过来抱住萧含光,撒娇道:“母后,黎妃娘娘,你们总算回来了。”


萧含光顺势将他抱起,掂量几下,笑道:“二旬未见,我儿重了些。”


辞晗面上羞赧,却搂住萧含光的脖颈,甜声应道:“二旬未见,母后与黎妃娘娘愈发美了些。”


“哟,辞晗竟会言此种蜜语,”姬承影笑着看了一眼萧含光,意味深长地道:“倒是与某些人相似得紧。”


一众宫人站在一旁听主子们说话,俱是偷笑着。


萧含光自周辞晗呱呱坠地,尚未离他这般久,抱着舍不得撒开。


先到杞梁殿,萧含光吩咐将她的物件俱是搬回了合卺殿。


再到合卺殿,见了翠儿,暖竹,冷菊等人,拾掇妥了,又往乾元殿去。


“请王后娘娘安。”恰逢御医为周昌诊脉毕了。


萧含光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道:“免礼,大王如何了?”


“回娘娘的话,大王昏迷这些时日,毒素已逐渐侵入了血脉之间,若再无药方治愈,只怕...”那御医欲言又止,眉头紧皱。


萧含光早已料到,却问道:“只怕如何?”


“只怕即便是醒来,亦是浑浑噩噩,主不得事。”御医狠下心,将推测和盘托出道:“当务之急便是寻到良医为大王开方。尚且有救,少则一旬,多则半月,便如臣所言一般了。”


“如你所言,若无治愈之法,便绝无痊愈可能,那丹药当真害人不浅。”萧含光冷冷地道:“即刻以本宫名义,广招天下名医为大王诊治,若大王得治,赏金千两,赐良田百亩,进御医所,任次席。”


“是。”一旁听令的宫人退下拟旨去了。


“名医招来之前,你御医所定要拼尽全力,稳住大王的病情,若大王病情加重,本宫要御医所陪葬!”萧含光厉声道。


那御医一听,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应声称是。


萧含光让他退下,进了内殿门,看着贴身伺候周昌的人复又换了一批,与之前所见截然不同,想是谁人暗中操纵。


“刘总管。”


内侍总管站在一旁,紧盯着婢女们的动作,不敢有一丝懈怠。


萧含光唤他一声,他才从周昌身上挪开眼,笑着于萧含光请安:“奴才请王后娘娘安。”


“本宫已问过御医,御医所这些时日并无进展,本宫已下旨,搜寻各处名医进宫为大王诊治。”萧含光说着,踱到周昌身边观察一番。


将他的眼皮挑开,周昌眼眸毫无生气,一片死寂,眸子已失了神采,灰暗涣散,且在周边布满了血丝。面部肌肤已瘫软,嘴唇惨白,他的双手双足,亦是染了一片死气,肌肤上煞白无力,指尖俱是变成了黑色。


周昌着了正红色的王袍,此刻看着甚是渗人。隔着巾帕翻开王袍,内里肌肤呈现糜烂之态,些许地方已是泛着黑青色,叫人惶恐。


萧含光默不作声地将王袍复又弄好,单手掩着口鼻走出内殿。


“刘总管,依你看,当务之急是要如何?”萧含光背对着内侍总管问道。


内侍总管低眉顺眼地道:“回娘娘的话,大王卧病不起,朝中事宜本应由世子担着,可现下无世子,只得再劳烦王后娘娘了。”


萧含光低笑着道:“刘总管倒是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的人,本宫向来看重,你又忠心不二,确是个好奴才。”


“娘娘说的是。”刘总管复又行了一礼。


“不知刘总管可知,伺候大王的那些婢女,是何处而来?”萧含光终是问道。


那刘总管似是挣扎一番,才道:“回娘娘的话,伺候大王的婢女甚多,大王时常换着,虽是昏迷,可老奴并未改了此等规矩。”


言外之意便是要保这些来历不明的婢女吧。萧含光暗自揣摩,刘总管伺候周昌多年,定不会如此贸然行事,这些婢女,只怕有些玄机。


“能伺候好大王便好。”萧含光说着,离开了乾元殿。


刘总管远远望着萧含光,再次行礼道:“奴才恭送王后娘娘。”


回到合卺殿,萧含光饮了盏茶,吩咐道:“暖竹,你现下去将黎妃娘娘请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那边姬承影听闻萧含光有事,放下杞梁殿积攒下来的事宜便去了合卺殿。


“彩儿姐姐,你说,咱们主子怎的将王后娘娘的事看得比自己的事还要紧呢?王后娘娘一唤,二话不说便去了。”杞梁殿一做杂事的小丫头见姬承影对萧含光的事如此上心,愤愤不平道。


彩儿赶紧将她的嘴捂严实了,看了看周围才低声道:“你不要命啦!主子的事岂是咱们为奴的能议论的?让主子听见,瞧她不打断你的腿。”


那小丫头一听吓了一跳,瞪大双眼轻声道:“彩儿姐姐,此言当真?”


彩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自是当真,我还能诓你不成?你来杞梁殿才几日,不知咱主子的脾性,虽是良善,罚起人来却不曾含糊呢。尤其啊,主子与王后娘娘交好,最见不得旁人言王后娘娘的不好,你平日里说话可得当心了。”


“我早听闻咱主子与王后娘娘交好,还道是旁人胡说八道,今日听姐姐一言,竟是真的。那咱主子倚靠着王后娘娘这棵大树,定能青云直上,飞黄腾达...”小丫头这下不仅去了慌乱,反而喜道。


“你尽心尽力做你的事便罢了,若主子能青云直上,咱为奴为婢的,自是跟着沾光儿,私下里可千万得记着,不得议论主子们的事儿。”彩儿说着,将手里的活计放下,吩咐一旁的小厮道:“你去小厨房知会一声,今日的晚膳不必筹备了,主子定是要在合卺殿用膳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