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施法者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20:32
点击:566
章节字数:47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维特小姐伤心欲绝的脸很快就变成了憎恨,她的注意力显然是被远处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卡特吸引了,「你这个该死的男人!」


恢复正常行动的达妮卡快速抓住了维特小姐的双臂,阻止她拿起笔记本或是小手枪。网球爱好者的维特小姐力气也不小,但仍然远远处于达妮卡之下。


卡特慢慢的小心爬了起来,他只觉得自己像是不穿衣服去了南极一趟一样,冷得手脚都要失去知觉随时掉下来。他站稳了以后,第一时间就是举起克拉克,指着旁边仍然在圆圈里的雪柔,激动得连脏话也跑出来了,「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卡特手枪里的子弹也是刻上了树枝符号并开过光的,虽然仍然不能直接击破雪柔的圆圈,但开过光的子弹可以对圆圈造成伤害,更不要说卡特也是一个能使用邪术的伪教邪法师,只要距离足够近,他还有方法像达妮卡一样不念咒语直接使用「门」的能力进入圆圈攻击雪柔,不过需要付出比达妮卡要重十倍的代价而已。


雪柔正看着自己右手手腕处那雪白的枯骨思考该什么办,还没有恢复原本人类的形态。跟一般异形不同的是,她不完全是真正的怪物,不像是被改造的布朗那样,全身都是由血液组成。她有一部分是人类,但又有一部分不是。卡特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比较相似的,就只有那些被用怪异手段跟其他生物肢体融合起来的人体实验牺牲品。


「你问她是什么东西?」达妮卡怀中的维特小姐减轻了挣扎的力道,进而露出了讽刺的微笑,「她什么都不是。」


「约翰!」达妮卡想要阻止卡特的行为,但她现在还架着乱动的维特小姐,要是松手了,对方就会用法术攻击正在对峙的两人,害得她不太敢放开维特小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雪柔用右臂的前半部分夹着书本,左手拿回掉在地上的黑水晶,并收敛自己的气场,瞬间身上所有的违和感与异常都被收了起来,她又变回了那个看上去很普通、声音柔柔的女人,「放下枪,卡特教授。」


「不!」卡特现在情绪激动,而且戒心极高,雪柔的暗示根本不能起任何作用,「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布朗得到的是你自己身为『深红美人』时期的记忆吧?那形态跟之前穿着红裙子的你一摸一样!而且现在想想,从神言教的规模看来,你以前绝对也统领过类似的伪教组织,我很难相信你不是什么邪恶的存在!」


「冷静一点。」即使雪柔暗示失败,她还是一副懒散而从容不迫的样子,「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算是什么。要是你需要一个答案的话,可以暂时把我视为跟达妮卡类似的存在。」


「你说谎!!」被制止行动的维特小姐突然高声尖叫,「祂跟你完全不同!你们根本不可能有相似之处!」


达妮卡皱起了眉头,之前她在废墟城市的地下清醒过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雪柔身上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她觉得雪柔是一个和自己极相似,但又完全相反的存在。雪柔的身体状况很大机会跟她一样,属于一半是人类血统,而另一半是那一边血统。但她身上的感觉却很怪异,多半是因为她另一边的血统不纯,甚至极其复杂,才导致到了这种状况的出现。


「你在说什么,」雪柔温柔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不屑,她接下来的声音变得更柔了,像是泡在水里一样,语速也连带放慢了,「这是库洛卡米爱依丝告诉你的吧?维特小姐,醒醒,你显然是被那个邪恶的大小姐洗脑了。」


「大小姐是对的。」维特小姐气得咬牙切齿,显然是觉得雪柔绝对不配和达妮卡或是大小姐混在一起谈论,「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肮脏畸胎。」


「呵。」雪柔看上去并没有任何被骂的自觉,「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布朗已经被消灭,而你,我们还需要跟你妈妈报告一下这件事情呢。」


「她才不是我妈妈!」维特小姐又开始了尖叫,令达妮卡产生了敲晕她的冲动,「她永远都不是我的妈妈!永远!」


随着维特小姐的尖声高叫,原本在雪柔的咒语下还算是暖和的环境突然气温骤降,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吸走热能的寒冷环境。一冷一热令卡特承受不住,他捧着自己的胸口跪倒在地上,失去意识昏迷过去了。表面结霜的克拉克也掉在血色的水洼之中,更被瞬间结冰的血液冰封,已经不能再对雪柔造成威胁。


「还有后着吗?」雪柔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她只是瞥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卡特,就没有再理会这个不久前还在威胁她的男人。只有达妮卡皱起眉头,担心卡特在这边躺久了会冻坏。


墙壁里传来了布朗尖声的笑声,而原本被击飞撞在墙上的巨型心脏,突然凝聚散落在空间各个角落的血液,重新悬浮在空中并跳动起来,这一次心跳声更响了,甚至带着怪异的节奏,响得令人反胃作呕。


「心脏是Mordiggian的遗留物对吧?不过这也不会是祂身体的一部分,只会是一些被玩腻的东西而已,伟大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类人心脏?」在巨大的心跳杂音之下,雪柔提高了音量,并甩了甩右手,把上头只剩下软组织连着的枯骨弄得咔啦作响,「呵,也就是说,小达妮卡看到的不是幻觉。这心脏想必是跟地下道连在一起,我们现在严格来说还真的就是在布朗小姐的体内。」


达妮卡回想起了自己所看见的那个食道幻觉,打了一个冷颤。维特小姐高兴坏了,似乎想趁达妮卡分神的机会挣扎逃脱,可惜达妮卡一直都注意着,没有放开手,就害怕对方会趁机攻击雪柔或是卡特。


「布朗小姐得到了神明遗留的部分力量,」雪柔把水晶挂在右手的手指骨头上,左手拿着人皮书的其中一頁,借着书本本身的重量单手把那一页撕了下来,「但她的心脏仍然会是她的核心,小达妮卡,对心脏使用之前那个化成灰烬的咒语就可以把布朗小姐真正的灭掉,你能看懂也能念出......」


才说到一半,地下道的墙壁里又传来了布朗的尖叫声,白色的灯光也开始闪烁,整个空间一明一暗的,黑水晶又开始闪烁着深紫色的光芒,并制造出了一些类似于星云一样的紫黑色烟雾。雪柔连忙闭上嘴巴,把手里的书页捏成一团,然后紧紧的握着挂在右手上的黑水晶。


布朗的声音在几秒以后变成了普通人类没有办法听到的超音波,雪柔的圆圈在音波的攻击下出现了裂缝。当达妮卡意识到尖叫声是法术的一部分咒文以后,雪柔已经受到了攻击,她闭上的薄薄嘴唇开始溃烂,露出了里面异常的舌头与微红的尖牙,这种模样让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恶心的邪恶怪物。


「雪柔!」


战况一下子倒了过来,圆圈没有办法抵御法术真的是其中一个失败的要点,但这也不能责怪雪柔,法术本来就没什么东西能抵御。再者,已经跟神明遗留物合为一体的布朗战斗力跟之前的她完全不能比,惯用手被废掉不能书写的雪柔即使尝试用左手施法,速度也会比之前慢上许多。


维特小姐停止了挣扎,并露出了陶醉的神情,在达妮卡放开她奔向雪柔以后,她没有第一时间举起笔记本对昏迷的卡特或是异常的雪柔进行攻击,反而是抱住了最接近她的一根柱子,「噢,我可爱的雪柔,你真是一个小聪明。」


奔跑的达妮卡一头撞在依然坚硬的圆圈上,她的思想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非常聪明的自动瞬移进了圆圈的内部。达妮卡连忙扶着还在站立并握着自己嘴巴的雪柔,想要观察对方的伤势,但对方却放开嘴巴把手中握成一团的染血纸张塞进了她的手里,嘴巴里说出来的话也开始有点口齿不清,「快对着心脏施咒!我现在发音不清楚……」


「你别说话了!」达妮卡连忙用只戴着布手套的手覆盖雪柔的嘴巴,她的手上顿时沾满了雪柔温暖的血,带有一种粘糊糊的粘液质感,「快坐下来!」


雪柔依言坐了下来,但没有休息,而是再次打开书,尝试用自己的血跟左手在人皮书上画另一个符号。布朗再次尖声高叫,似乎是在念同一个法术,想要摧毁雪柔的舌头。


达妮卡马上紧张的看向被捏皱的纸张,发现上面写着的是一些光是观看就会令人作呕的怪异线条。那些线条不能被称为文字,也不是画画或是涂鸦,只是一些违和感极强、恶心人的怪异玩意。更可怕的是,达妮卡居然觉得这种文字有着比雪柔的舌头更强的亲切感,恐惧使得她马上就把纸张翻转,不再看上面仪式的内容。


「打开它。」即使嘴唇被破坏,雪柔身上的亲切感依然不减;只要她仍然能说话,她的催眠能力就依然存在,「这是你天生就会的文字,只是被你自己压抑得很深而已。乖,跟着我的话,先把纸张摊开,看上面的第一个……」


布朗的音波咒文再次到来,雪柔来不及拿什么东西掩住烂掉的嘴巴,只能及时以尖牙遮掩舌头,牙齿便在这尖叫的咒文下被腐蚀剥落,只剩下最长的舌头仍然在嘴里摇晃。雪柔的话变得更难听懂,她干脆扔下左手上的书,直接摸上达妮卡的手,让她重新打开捏皱了的纸张,然后再握着她的食指指着第一个字。达妮卡忍耐着脑袋里浆糊般搅动的感觉,重新认真看上面的奇异文字。


在雪柔的手指的引导之下,原先令人不适的呕吐感不见了,达妮卡反而仿佛看到自己真正的母语一般,文字瞬间就流畅起来,不再是难以理解的诡异符号,而是一句句能组织起来的句子。


「按着......画一遍......快......」雪柔的声音更柔软了,达妮卡隔着薄薄的布手套感觉到了雪柔身上的原本温暖的体温开始流失,立刻慌张的接过对方右手指骨上挂着的黑水晶。冰冷的黑水晶在她的手上闪耀出了黑暗的深紫色,星云般的幻象依然存在,但只有一瞬间,就被黑水晶接着散发出来的黑暗吞噬,那黑洞般的黑水晶似乎很喜欢达妮卡,在达妮卡手中显得非常兴奋,时不时闪耀着深紫的光芒。


达妮卡没有再犹豫,她快速按着纸张上的法阵开始画,但由于灯光闪烁,以及达妮卡是第一次接触这类型法术的缘故,她的法阵绘画速度要比正常的雪柔慢上一点,这就给了敌方一个击破她们的机会。


维特小姐脱离了抱柱子的恋爱状态,拿起了自己手上小手枪,颤抖的瞄准了圆圈内正在尝试施法的达妮卡,尖叫与心跳声混在一起,非常令人烦躁,「住手!不要再画下去!」


「别……管她……」雪柔的语速慢了很多,没有了嘴唇与牙齿,很多英语的音她都很难发出来,但柔柔的嗓音依然有效的令达妮卡忘记其他噪音专心施法,「她……手枪……一发……」


达妮卡听出了雪柔的意思,维特小姐的枪比雪柔的贝瑞塔要小很多,就是那种只能装一发子弹的女性用掌心雷。维特小姐衣服上没有口袋,除了笔记本以外也没有带着其他的包包,也就是说,她身上只有这一发救命子弹。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想必是不会乱开枪的。


但这并不是达妮卡关注的重点,她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疯掉的布朗进行的是无差别攻击,但维特小姐却只会攻击雪柔和卡特,反而对达妮卡的态度带有一种诡异的敬畏,也不会用法术攻击她,只会拿手枪做没有任何效果的威胁。这令达妮卡有一点狐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


「快……」布朗开始了下一轮的尖叫,在雪柔的催促下,达妮卡也不管了,她用闪耀的黑水晶把纸张上头的法阵画了一遍,然后无师自通的开始念上头写着的一段文字。


「闭嘴!」维特小姐尖叫起来,她还是没有按下手中的扳机,但手的晃动更加激烈了,「快闭嘴!」


画好法阵的雪柔看着激动的维特小姐,突然伸出舌头、咧开只剩下一个洞的嘴巴,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布朗在达妮卡的咒语下发出了更加高频的痛苦尖叫,巨大的心脏又开始心跳加速,并流出来黑色的黏稠液体,像是石油,带着刚刚之前没有的,腐尸一样的恶臭。


慌张的维特小姐一时间没有时间思考,她冲动的瞄准了达妮卡正在念咒语的嘴巴,扣下了扳机。


严格来说那并不是子弹,那是一道一闪而过的诡异光束,闪耀着光是观看就会令人疯狂的色彩。而且因为不是物理攻击,那东西光速就穿越了圆圈,却只打在了一个鲜红色的法阵上,没有击中达妮卡。那诡异的色彩在短短几秒便像是病毒一样扩散至四周,但却跟达妮卡始终隔着一层薄薄的空气层,无法实际接触到她。


「呵……」失去嘴唇与牙齿的雪柔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尖笑,她的左手被诡异色彩包裹起来了,并指了指刚刚在书上用血画的法阵,满意的看到维特小姐脸无血色的恐惧表情后,她就晕了过去。从黑水晶里散发出来的烟雾变得更多了,在接触到那些扩散的色彩以后,原本深紫色的星云混入了褐黄色与草青绿,看上去更加美丽,同时也更加怪异。


同一时间,发音非常准确的达妮卡也完成了念咒,布朗的心脏在她尾音落下以后,便瞬间爆炸,四分五裂。那些肉块掉落在地上以后,便融化成一汪血水,再变化为一滩灰色的灰烬。布朗的尖叫声也渐渐细了下去,最后消失。


白光停止了闪烁,一切又回到了原本的状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