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终结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20:32
点击:605
章节字数:61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雪柔……」维特小姐哭了出来,但很快她就擦掉脸上的眼泪,举起了手中的笔记本,「你们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刚施完法的达妮卡只觉得脑袋被灌了铅一样,头疼而且浑身像是被掏空一样疲惫。她有点搞不懂雪柔是如何做到一天用几次邪术还是那么精神奕奕。但即使是浑身疲惫,瞬移到维特小姐的背后一警棍敲下去这种事情还是能做到的。


达妮卡也没有很用力,所以维特小姐也没有晕过去,只是掉了手中的笔记本、抱着自己的头富家小姐式的在叫疼。从她的表现来看,达妮卡总觉得她并不是真正喜欢布朗,也不是真心为布朗的死而难过,大概就像是雪柔所说的一样,只是喜欢她像吸血鬼的形态而已。


在温度恢复正常以后,警方的人员与维特女士也终于姗姗来迟,随后跟着的还有几个带着口罩的特殊救护员,是专门处理特殊伤患的专业人士。达妮卡突然有点出戏的在意起之前在沙漠城市里,她昏倒的那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转头一想,既然没有闹出什么严重的大事,她其实也没有必要管。


「天啊,这回我们终于没有鬼打墙了。这个地下道太大,要知道哪一条是娜塔莉·维特小姐走的路实在是太难了。」走在前面的警员在一看见制住维特小姐的达妮卡后,第一句话就解释了她心中对于警力迟到的抱怨。地下道跟布朗是连接在一起的,她想要封闭其中一个空间让后援进不来也应该是非常轻松的事情,达妮卡只能说服自己这事情不能怪在他们头上。


维特女士的嘴角下垂,看起来对于这种状况极其不满意。但碍于达妮卡的存在,而且其他两人,特别是雪柔的情况又很惨烈,她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让警方把又吵又闹的维特小姐带走,准备用重金再把她保释出来。


卡特的状态初时看起来很糟糕,但其实那跟法术所产生的严寒一样,都只是法术的效果而已。在布朗被处置了以后,他的身体就马上恢复了大半,甚至都不需要救护员的协助,就自己恢复了意识。


得知卡特没事以后,达妮卡也没有闲余时间管他,她的一门心思马上就全聚焦在雪柔身上,「她这样能治好吗?」


说出口以后达妮卡就后悔了,这种问题的答案非常明显。现在的医学还未完全恢复旧时代的水平,即使恢复了,也绝对不能让雪柔把牙齿嘴巴跟整条右臂重生出来,她明知故问实在是太蠢了。


雪柔的状况非常严重,她的整条右臂都只剩下雪白的骨头和上面的些许软组织,嘴巴现在只是一个诡异的洞,左手还被某一些令人不适的颜色包裹着。达妮卡一度非常担心这看起来跟寄生虫没两样的东西,但这东西在她凑近以后就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而且在这东西消失以后,雪柔身上的亲切感也在慢慢的减淡,身上的违和感也变稀薄了些许,她的气息更是变弱了。达妮卡不知道这东西做了什么,不过从维特小姐威胁时的用语来看,想必就是驱除了雪柔身上的其中一个血统。


达妮卡不自然的看了一下仍然处于怪物模样的雪柔,虽然亲切感减淡了,但对方的舌头依然能让她着迷。她忽然察觉到对方这样的违和太过招摇,于是便趁着救护员离开去找同僚商讨事情以后,把手里的黑水晶戴回对方的脖子上。


雪柔身上的违和感立刻就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诡异的感觉,雪柔现在看起来就只是一个嘴巴烂掉、面容丑陋的女人。达妮卡看了看对方烂掉的右手,突然突发奇想,在救护员还在不远处跟另一个同事沟通的时候,脱下布手套,原本还能清楚看见五指的手瞬间失去形态,成了一团从衣袖里流出来的黑色烟雾,包裹着雪柔右手上的枯骨。


她的想法是既然雪柔跟她是很相似的存在,那么她稍稍灌输一点体内的能量给雪柔应该能少说也能帮上一点忙。尽管她的能量里头有着大量对人体有害的辐射与未知物质,但反正雪柔的状态也不能更糟糕了,达妮卡觉得这个方法还是能一试的。


接着,雪柔便在她始料未及之际,开始发生变化。


她的牙齿、嘴巴,还有右手,突然就自己「长」了回来,像是之前的雪柔一样完好,小巧的鼻子下面就是薄薄的红唇,右边的肩膀之下是原本白皙而纤细的右臂。达妮卡形容不了看到这种情况时的那种感觉,只能说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有种雪柔其实从来没有参与战斗,没有烂掉嘴巴与手臂的错觉。


同时,像是填补了雪柔刚刚被驱逐掉的血统一般,雪柔身上原本减淡了的亲切感变得比之前更加浓郁,仿佛就是她失散多年的血亲一样,令达妮卡一度失神。


她浑浑噩噩的收回右手,重新戴上了布手套,然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商讨完毕的救护员回来以后,赫然就发现原本残废了的雪柔居然所有的伤口都不见了。她惊愕的看着同样不知所措的达妮卡,两人尴尬的相视了好一会儿,最后救护员也只能摸摸自己的脑袋,按着帮助昏厥伤患的流程照顾雪柔。


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至少雪柔是没事了,达妮卡也就放下心来,把剩下的事情交托给旁边的救护员,心思也就飘到了仍然拿在自己手里的人皮书上头。


她顶着这里的血腥味与还未消散的头疼,翻了翻人皮书。书本里都是大量复杂的法阵、仪式步骤,以及雪柔龙飞凤舞的草写文字。达妮卡仔细的看了看,上面有很多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咒文和仪式,咒文从单纯的攻击法术,到伤害转移等等的辅助效果都有;仪式比较复杂,达妮卡只认出了其中一个雪柔用来驱逐「狼」的仪式;当中也有其中一些被标着只要特定人士使用,就能对更高位的存在起到效果。


人皮书里面偶尔还会粘贴一些另外的便利贴,或是从其他地方剪下来、不同质感的纸张。同一个法术,雪柔似乎能找到几个不同的版本,于是就用这样的方法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并研究出最佳、或是最快速的施法方法。


达妮卡不知不觉的有点入迷,这些东西只要掌握了,必定能得到非同寻常的力量。她开始对雪柔藏起来的藏书感兴趣,甚至一度产生了在雪柔昏迷的时候,把书都偷看一遍的想法。她接二连三的翻开人皮书的下页继续阅读,书本里突然飘出了一张纸,达妮卡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它,没有让它碰到地上的血洼。她本以为这是某一个仪式的额外笔记,但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是之前史密斯小姐替她们两人画的速写。


向上的一面写着《表象》,这幅速写就是一张比较粗糙的人像写真,上面画着坐着的雪柔与站着的达妮卡,很忠实的呈现了两人的外貌,也是达妮卡在被雪柔抢走画之前所瞄到的那一面。


这张纸张的背面似乎也画着东西,达妮卡在好奇之下,翻转了这张画纸。


画纸上面没有任何的人类,原本应该是雪柔的地方,被画了一只畸形怪物,它的上半身是堆叠的肉块,肉块还来自不同的生命体,除了很明显的人类四肢以外,还有其他很多达妮卡叫不出名字的生物。肉块上面的凹位还插着不少被涂黑的石块,达妮卡能从史密斯高超的画技中看出那应该是水晶。怪物的下半身呈液体状,像是一些浓稠的粘液,或是血液。雪柔最具标志性的长舌头被史密斯重点细化突出,朝天伸到最长,完美的表现了雪柔真实的本体。史密斯还用漂亮的花体,在空白处写上了「Angel」,有一种神奇的讽刺意味。


在怪物旁边的,是一个类似于人形剪影一样的「东西」——史密斯只画了一个被涂黑的人影,上面被用橡皮擦出了一个很模糊,像是带着圆圈的盘子一样的东西,旁边还有一些白色的小圆点,花体写的是「The Morning Star」。达妮卡盯着这团模糊的黑影,良久以后才终于理解史密斯到底画出了什么东西。


这是一片扭曲的宇宙,那盘一样的东西似乎是在星系以外存在的奥尔特云,而旁边的小圆点,正是一颗又一颗的星星。那团东西的上方靠近眼部位置的地方,被画了两颗圆滚滚、发着微光的充血眼珠,左边的瞳孔看向旁边那一团无可名状的怪物,右边的瞳孔则是看向了下方,看着自己那毫无形态可言的形态。


这形态太过熟悉,再一次证实并提醒达妮卡她身上的血统,让她瞬间就崩溃了。像是几十分钟前的布朗一样,她不受控制的尖叫了起来,在0.1秒以后尖叫就转为超音波,直接让最接近她的救护员耳朵流血了。其他人也纷纷掩住了自己的耳朵,但依然无法阻止达妮卡超音波的入侵,只能抱着头疼欲裂的脑袋。


达妮卡残存的理智让她试图拿出口袋里冷静用的烟,但疯狂的本能只让她感到自己浑身沸腾,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她的眼神溶解了,只能呆滞的看着手中的速写,上面那可怕的星星似乎在闪烁,她能感受到奥尔特云里存在着寒冷的冰,还有更多的,她理应非常熟悉的物质。


「小达妮卡,」


一只手抓了达妮卡的衣袖,在尖锐的超音波攻击中,雪柔那柔柔的嗓音就是能让人冷静下来的温水。达妮卡还没有任何方法抵抗雪柔这种利用自身亲和感的强力催眠,光是叫喊她的名字,就让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你还真是一个屡屡给人带来惊喜的笨蛋。」


达妮卡又再次被夺走了意识。


xxx


事情就这样糊涂的告一段落。维特一家在这之后搬出了大宅,搬迁到了另一头的别墅去了,这栋房子就被警方封闭了起来,并计划在一年后彻底封闭并拆毁。


地铁也开放了,但跟原先的计划不同,只能开放部分区域。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波士顿人民来说,多一种交通工具的选择也算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只是有时候他们会在地铁之中听见一些像是打鼓一样的微弱心跳声,但大部分人只会把这当成是耳鸣的错觉,少部分人会把这当成是神奇的都市传说,加入波士顿不可思议事件里头。


「准备好了吗?」


雪柔挥了挥完好的右手,尖细的声音听起来很刺耳,旁边的达妮卡露出了微微不情愿的表情,点了点头。


「你试试把这面墙恢复原状。」雪柔说着,指了指先前被达妮卡用警棍砸碎的墙壁,里面地上的血迹还有浴缸里的脏乱还是维持原状,「乖,我们测试完这个以后,就开始真正的工作了哦。」


达妮卡觉得雪柔这种哄小孩的语气简直是在侮辱她,但她还是听话的脱掉了右手上的手套,让那些烟雾似的能量接触碎裂的墙面,墙面破碎的边缘起了一点小小的变化,但并没有像是雪柔所说的,恢复原状。


「……」在过了一会儿以后,达妮卡收回自己的右手,重新戴上手套,「不行,这已经是极限了。」


「看来这能力有时间限制。」雪柔蹲了下来,看了看没有任何反应的碎石,「至少这个实验让我们知道只要时间久了,就不能回溯。」


即使是一个邪法师,也不代表雪柔有任何自我疗愈的能力。她的人皮书上也没有任何能让人类肢体重生的咒文,所以能恢复原状都是全靠达妮卡误打误撞输进去的暗能量。也许是人皮书里的奇异文字起了作用,达妮卡现在除了瞬间移动以外,还觉醒了「时间回溯」这个能力。


这当然不是像「门」一样能直接穿越时空,却可以对施法对象进行一段时间内的物理回溯,让其返回之前的状态。跟瞬移一样,达妮卡使用的时候不需要念任何的咒语,只需要「触碰」就行。不过也跟用多了会头疼的瞬移一样,这个能力有副作用,代价就是脑袋与思想会变得怪怪的,达妮卡自己也说不出那是什么样的变化,但感觉就是变得不同了。


「好了,我们下去吧。」雪柔拍了拍身上的红色斗篷,朝旁边表情僵硬的卡特与史密斯招了招手。史密斯是没有任何的意见,但卡特始终对雪柔保持着高度的警戒,只会待在达妮卡旁边不远处。


四人在节礼日后一天再次来到了这个已经被废弃的大宅里,即使事件告一段落了,维特女士的委托还是没有顺利的解决掉。因为收了金额不小的款项,雪柔也不好把这事情随便敷衍掉,只好找来了很清楚食尸鬼这个地下民族的史密斯,让她带路调查一下。


来到曾经跟布朗战斗的地方后,带路的人就换成了史密斯。她视黑暗如无物般在漆黑的地下环境中穿梭,达妮卡等三人紧随其后,最终,来到了一个潮湿的洞穴前。


「你们两个不能进去。」史密斯拦住想要靠近的雪柔,「你们身上有上神大人不喜的要素。」


「是吗?」雪柔没有生气,而是嘿嘿的笑了,「那也没关系,我们之中有一个人能进去就行了,也就是找一个小女孩。」


「那么,」史密斯转而看着旁边显得有点紧张的卡特,「卡特先生,你确定自己承受得了吗?」


「我可以的。」卡特马上就点了点头。在史密斯的带领下,他走进了潮湿的洞穴里,起初达妮卡还可以看到他头上头灯一晃一晃的白光,到最后一切都回归漆黑一片,四周更是安静得可怕。不过有雪柔在旁边,达妮卡倒也没有觉得这段时间很难捱,只是雪柔不时投过来的视线让她感到有些许不自在。


「小达妮卡,」雪柔冷不防的叫唤了一声,吓了达妮卡一跳,「上头下来指示了,他们让我以后就这样跟你同居。」


说完以后,她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哦。」达妮卡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这样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好像也变得习惯和雪柔住在一起了,只能说适应力这种东西还真是可怕,「我知道了。」


「所以我们是不是需要把原来的单人床扔掉,然后买一张大一点的床?」雪柔这样提出了一个建议。


达妮卡的脸瞬间就红了,如果这个建议是其他女性提出来的话,可能她还不会多想,但这是雪柔用亲和的语气提出来的,她就会忍不住想到了奇怪的地方上去,「你想干什么?没这个必要吧?」


「我的意思是,床太小了,我睡的不怎么好,还是买一张大一点的比较好。」雪柔眯起了眼睛,伸手捏了一下达妮卡的脸颊,「小秘书怎么可以跟上司一起睡,这不就成了潜规则了吗?」


吃疼的达妮卡连忙拍掉雪柔的手,被捏过的地方显得更红了。她觉得雪柔这个人还真是反复不定,明明22号晚的时候还主动说可以抱着一起睡,怎么到现在就成了潜规则,「知道了知道了,你用你自己的钱买吧!」


「哼哼。」雪柔发出了满意的哼哼声。达妮卡揉着自己柔软的脸颊,有种微微的失落感,突然有点后悔,也许她不应该用问题来回答雪柔的提议,直接「嗯」的表示暧昧可能更好。


两人也没有等多久,洞穴里就又出现了白光,毫发无损的卡特与史密斯走了回来。达妮卡挑了挑眉毛,率先就问了,「怎么这么快?」


「就只是问一个特别女性的下落而已,没有必要整个地方都走一遍。」史密斯的声音依然是那么重的机械感,「你们要找的那个女孩应该就是前不久离开了我们的安娜贝儿·希尔,据她的母亲表示,不久前她在晚餐时说了『海洋的味道在呼唤我』这么一句话,然后第二天就连着行李一起消失不见了。」


「好的。」雪柔阻止了达妮卡提出质疑的话语,转而向卡特求证,看见卡特精神不振的微微点头以后,她才露出了微笑,「谢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用谢。」史密斯露出了不自然的微笑,「我挺喜欢你的,天使小姐,你是除了丽贝卡以外第一个喜欢我的画的外人。」


达妮卡对史密斯原本就已经不算高的好感马上掉至谷底,雪柔似乎感应到了达妮卡的不满,马上就握住了对方的手心,让她安静下来,「有什么需要帮忙,你可以随时找我,问丽贝卡·杰克森小姐就能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了。」


「好。」史密斯欣然接受了。


回到地面以后,卡特教授马上就以跟维特女士报告为由驾车离开了。他完全受不了跟雪柔站在一起呼吸同一处的空气,但碍于末日研究机关的干涉,他这次真诚实意的举报不但完全没用,还反过来被警告了。卡特这才意识到,合众国是真的非常在意预言中一年后将会到来的末日,为此,即使要让一个危险人物继续存在在世上,也必须不择手段用尽各种方法让达妮卡赶在末日前完全觉醒成为真正的弥赛亚。


看着达妮卡主动扶着雪柔下楼梯,卡特觉得自己都快要发疯了,只能仓皇的逃离现场,向着城市另一端的维特家新别墅驶去。


在卡特离去以后,达妮卡看了看雪柔的侧脸,「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维特女士只是要他们找到她女儿的下落,并没有要求达妮卡等人前去寻找,所以这个委托到这里也是告一段落了。


「回家吧。」雪柔咧开了嘴巴,达妮卡一直都很喜欢她这种张大嘴巴,露出一点点舌头的笑容,但可惜雪柔接下来的话就让她瞬间垮了脸,「毕竟接下来所有我不想干的文书工作,你都必须要完成呢。在你辛苦工作的时间,我就去家具公司挑一张大一点的单人床好了。」


「……」达妮卡又开始萌生了辞职的念头。


第二卷终于完结了,首先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读者小天使。第二卷卡文的次数有点多,通篇都在疯狂解释各种事情,弄得剧情显得冗长而沉闷,节奏把握得实在是差劲,还有点水,真的是惭愧。

第三卷的内容设定在半年后,因为剧情都是串连的,以前出现过有名字的人物只要没领便当,有不少之后都会重新出现,为了之后剧情的着想,接下来会全面修整第一卷与第二卷(特别是第二卷)的内容。主要是改错字、病句、不通顺、Bug与整体的表达方式等等,剧情与设定不会大幅修改,所以看过的读者就不用重看一遍啦。同时也会检讨一下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之后不会在出现同样的错误。

在修整的同时,星期一的固定更新还是不会断的。不过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应该都只会更两至三个短小的小日常,作为第二卷与第三卷中间半年的过渡章节。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看到这里的读者,特别感谢读者小天使竹竹竹竹不离不弃的支持与打赏、读者好好龍每次更新后的留言、从JJ过来的读者小天使、收藏的读者、留言的读者、给文章打分的读者、所有愿意点进来的读者,还有现在就在屏幕前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爱你们!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4 11:25 发表

史密斯小姐真是非常友好的食尸鬼呢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