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吸血鬼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20:32
点击:741
章节字数:60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两人都长着维妮亚·布朗的脸,不同的是她们身上的服饰,一位是非常华丽的中世纪风格,而另一位,是一条简朴的及膝晚礼服。


「果然是布朗小姐啊。」雪柔微笑着,意味深长的问道,「小达妮卡,你会觉得对方有亲切感吗?」


达妮卡皱起了眉头,在经过雪柔的提醒以后,她才觉得布朗的确是有一丝丝诡异的亲切感,但并不像雪柔那样浓郁得足以令人放下戒心。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有达妮卡最讨厌的血腥味,所以冲散了那种奇怪的感觉,「有一点。」


「哦。」雪柔的语气瞬间由原本的玩味变成冷淡,达妮卡觉得她又无意识踩到雪柔的地雷了。


维妮亚·布朗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不能沟通,两个赤红的身影在停顿了一下以后,都突然朝着雪柔飞奔过来。穿着及膝裙的那一位在奔跑的途中融化成了血水,结合同样融化了的羽毛扇,再转化成为了一把红黑色、上头有着尖锐红色冰晶的大镰刀,被握在中世纪的那一位手里。


在慌乱之中,达妮卡临时从卡特旁边瞬移到雪柔的圆圈前,抽出警棍挡下了对方高举的镰刀。在接触到镰刀的一瞬间,警棍的表面马上结满了血色的冰晶,一直沿着黑色的棍子,蔓延到达妮卡现在只穿着发黄灰色衬衣的手臂上。


「!」达妮卡的右手没有被废掉,但和警棍一起被血腥味浓重的结晶连起来了,即是暂时没有办法更换武器,要拿枪,就只能用不太熟练的左手。


「这真还没想到。」雪柔从斗篷里拿出了人皮书,「也对,『深红美人』身上的一切都是以血造成的,只要血量足够,用血封锁别人的行动,或是暂时复制一个分身出来也是可能的事情。怪不得明明没有灵魂的本尊不能映照在镜子或者摄影机之中,却还是能帮自己画肖像画了。」


「这事情你不知道的吗?」达妮卡尝试左手用力把手臂上的冰晶打碎,或是把警棍扯下来,但都毫无效果,即使她使用的力气非常大。


「都接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雪柔翻开书中的其中一页,用手上的黑水晶在书页内画一个复杂的图案,「而且这事情我也没有做过。」


达妮卡听着这句话有点疑惑,「你……没有做过?」


「当时伦敦里的『深红美人』并没有足够的人血去做这样的事情。」雪柔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开始了念咒。她身上的违和感开始节节升高,难以理解的文字从她畸形的嘴巴里说出来,快速跟诡异的冰冷环境融为一体。


达妮卡也没有时间多想,因为调整姿势后的布朗又开始了下一轮攻击,目标依然是雪柔。她挥舞着手上那把比她人还高的血色镰刀,眼睛里燃烧着赤红的冰炎,想要拦腰把雪柔砍成两段,速度快得达妮卡一时间反应不及。


然而镰刀在接触到雪柔的圆圈后,就发出了尖锐的硬物碰撞声响。圆圈丝毫没有受到损害,反而是布朗被弹开来了。雪柔的吟唱没有中断。她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在短暂的施咒以后,原本干燥严寒的环境在吟唱之中慢慢的潮湿暖和了一点,一旁已经快要被冻坏的卡特舒缓了些许,至少不再不能呼吸,或是四肢冻得完全不能移动了。


「正品圣物的威力可不像路边摊上拙劣的廉价水晶。」雪柔翻开了下一页,朝着跟她只隔了一个身位的布朗露出恶劣的笑容,「伪物即使模仿得再像,也永远不能成为正品。」


布朗发出了尖叫一般的噪音,似乎被雪柔的话语刺激到了,她疯狂的用镰刀攻击雪柔布下的圆圈,但不同于废墟城市时的碎裂,雪柔的圆圈现在丝毫不动,连一条龟裂的裂缝也没有。


达妮卡放弃了扯下警棍的想法,直接挥舞右手连警棍敲在布朗的头上,想要先阻止对方猛烈的攻势。发疯的布朗没有闪躲,直接就被达妮卡用力的敲碎了半个后脑。


她的后脑里没有任何的器官或是内脏,只有满满的赤红血水,飞溅出来的也只有瞬间结冰的血液,没有任何肉块或是头发。即使是被敲破脑袋以后,布朗攻击圆圈的动作也丝毫没有停下,依然是在疯狂的敲着那坚实的圆圈,但只过了一会儿,飞溅的血晶就重新融化凝聚,布朗的脑袋又恢复最初完好无缺,就像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试试攻击她的嘴。」雪柔翻开了新的一页,她柔柔的嗓音有效的缓解了达妮卡对于身上肮脏与腥味的不适,「攻击她的其他地方她只会快速复原,只有攻击她的核心才有用。」


达妮卡改变了攻势,以左手用蛮力从后抱着对方的脖子,然后把还跟右手连着的警棍用力插进对方的嘴巴里。布朗的嘴巴连后脑瞬间被她用力的插穿,流下了大量的血液。恶心的腥味令达妮卡动作一滞,这些血液快速缠上了达妮卡的腿,并在膝盖上结成了血晶,令她不能如常的弯曲膝盖行动。


布朗没有复原,反而是整个人在达妮卡的手里融化,然后再在雪柔圆圈的另一边重新塑形,跟刚才一样,分成了两个人。可能是因为用掉了一些收集回来的血液封锁达妮卡的行动,其中一位身上原本的中世纪长裙变短了,精致度也没先前那么高,而另一位则是没有穿鞋子,两人手上都拿着一把锋利的战斗用匕首。


「居然不是心脏也不是嘴巴……」雪柔皱起了眉头,然后又露出了释然的表情,「物理攻击无效?那看來核心應該真的是心臟。」


达妮卡把右手上的警棍打向不能动的膝盖位置,但那血晶坚硬无比,刚刚能打穿布朗头颅的手还是打不穿这个理应很容易碎的结晶,「啧,我处理不了这个结晶体!」


「那不能用蛮力打碎。」雪柔还没开始下一轮的施法,她无视了依然在发疯做着无用功、不停攻击圆圈的两个布朗,跟达妮卡对话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劝诱的意思,「小达妮卡,你的身体没有形体,跟布朗一样,可以先液化摆脱这些已经成为固体的血晶,再重新构造。」


达妮卡很后悔之前让雪柔看到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先不说她从来没有液化过,更重要的是,这个提议里有着一个对达妮卡来说非常严重的问题,严重到她居然坚定的反抗了雪柔溫柔嗓音的力量,「……我不像她,不能连衣服也用能量重塑出来。」


她就不信雪柔会让她不穿衣服在这里裸着战斗。


「什么嘛。」雪柔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失望表情,达妮卡完全不想知道她的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坏主意。


背后的布朗们终于停止击打雪柔的圆圈,似乎是知道这样击打不会有任何效果。她们转而看着走路一拐一拐的达妮卡,穿着中世纪衣服的那个反握著手上的匕首,就向着达妮卡的头扔过去。


还在试图处理血晶的达妮卡几乎要闪避不及,幸好她有随时使用「门」的能力,在千钧一发之际瞬移了,不然就会被那扔过来的刀刺中咽喉。


「哼,胆子挺大的嘛。」雪柔冷笑了一声,又开始在人皮书上边画奇怪的符号边念诵奇怪的语言,但中途另一道吟唱在地下道里响起,令她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腐化,露出了内里阴森雪白的白骨,拿不稳的黑水晶也掉到了地上,雪柔身上的违和感马上就增强了不少——就跟沙漠之城那时候的违和感一样。


被打断的雪柔无视自己被废掉的右手腕,不耐烦的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名白人短发女孩在刚刚他们下来的道路上出现了,她的脸与之前在学校里的奥莉维亚·史密斯惊人的相似,只是她似乎还没有变异,脸上的机械化并不明显,还是一个会用丰富脸部表情表达自己情绪的小女生。女孩身上穿着圣玛亚学院的冬天校服,手里拿着一本打开的、薄薄的笔记本,「雪柔!我的爱!抱歉我来迟了!」


「娜塔莉·维特。」雪柔说出了对方的名字,布朗们发出了尖锐而兴奋的笑声。但这笑声跟雪柔刚刚的施咒一样,终止得非常唐突。两人的嘴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蒸发,不同于雪柔右手,由于她们的身体里没有白骨,达妮卡等人能看见的,就只有里面翻腾着的赤红鲜血,红得令人不安。


「看来即使被打断,我的法术还是成功了啊。」雪柔露出了令人不安的笑容,「原本你是会整个人腐烂成尘埃的,现在这样算是便宜你了。」


尽管这法术并没有破坏布朗们的战斗能力,但那尖锐的噪音总算是安静下来了,地下空间里剩下的就只有令人疯狂的心脏跳动声。


「雪柔!」娜塔莉·维特的语气中充满了惊恐与担心。她马上飞奔到布朗们的身边,一把抱住了两个一摸一样的人,身上马上沾满了流出来的鲜红色的血,「天啊!你痛吗?」


「维特小姐,你这样说我会以为你在叫我呢。」雪柔看着暂时不能尖声高叫布朗,笑容立马带上了不少恶意,「我跟你说哦,她本来的名字应该叫维妮亚·布朗,『雪柔·拉维妮亚·恩格尔』这个名字是偷回来的。」


「我才不管!」维特小姐尽管外貌看上去比史密斯正常,但脑袋显然是已经被爱情冲昏了,「那是过去的她,现在的她只是我的雪柔,并不存在什么真伪!」


「呵呵。」雪柔又冷笑了一声,她的眼神里全是浓重的不屑,「你只是叶公好龙而已,如果布朗小姐不是变异以后成为了类似吸血鬼的存在,你应该连一个眼神也不会施舍给她。」


「你不也是一样!」对于雪柔这种说辞,维特小姐极为愤怒,她指着在不远处试图继续破坏身上血晶的达妮卡,「你也只是因为祂特别的身份而接近祂而已!我从大小姐那里听说了,你就是个亵渎神明的四不像、妄想成神的污秽存在……」


「闭嘴。」雪柔的语气变得异常柔软,带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这不代表我的名字跟过去的身份就可以随便被盗用。」


雪柔全力散发出了身上的气势,黑水晶发出了紫色的光芒,头顶的灯光也开始闪烁,时暗时光。四周不再干燥寒冷,而是变成了泡在暖水里似的黑暗环境。雪柔的人类形象没有完全瓦解,而是像之前一样部分变异,成为了一个长着蝙蝠翅膀、长舌头、眼睛正在燃烧的人形怪物。那外形居然意外的跟布朗的形象有点相似,不同的是雪柔没有镰刀,而其气势给人的感觉是粘液似的潮湿与温暖,布朗带来的就只有干燥与严寒。


「舌头!」维特小姐尖叫起来,「我记起来了!大小姐说过舌头是她的弱点!破坏她的舌头!」


满口鲜血的两个布朗马上行动,其中一个变换回了镰刀,另一个则把镰刀挥向雪柔,但布朗与维特小姐都忘了雪柔设下的圆圈,镰刀自然是只砍上了透明的墙壁。维特小姐这才后知后觉的记起,只有法术才能无视圆圈攻击到雪柔,物理攻击对于雪柔的圆圈来说不痛不痒。


只是当她拿起笔记本想要施法的时候,察觉到雪柔危险的达妮卡已经瞬移到维特小姐的背后,左手拿着的沙漠之鹰近距离对着她的脑袋就开了一枪。但这理论上不会闪失的一枪却因为达妮卡瞬移后站不稳、还有她不习惯使用左手而射偏了。等到她想要再补上一枪的时候,布朗已经赶了过来帮忙挡下了一发子弹,子弹造成的血液流失不用多久就被凝聚了回来。


「啧。」达妮卡想换另一个装着开光子弹的弹匣,但她的右手还跟警棍一起被血晶连着,更换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用我的。」雪柔的话语还是那么的柔软,长长的舌头与满嘴的尖牙映在达妮卡的眼帘之中,居然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魅力,令达妮卡有点出戏。但尽管雪柔把自己的半个真面目露了出来,右手的腐化还是没能回复,不能画符号就表示雪柔只能使用不需画图的法术,也就是她的老本行——暗示与催眠。


不过從现在维特小姐极高的警觉与布朗那非人的疯狂思考方式來看,雪柔的催眠基本上是毫无用武之地。就因为邪法师低下的物理战斗能力,达妮卡这样的大力士助手也就成为了必须的存在。


「我知道了。」达妮卡毫不犹豫的就接了黑色的贝瑞塔过来,对着布朗与维特小姐的方向又开了数枪。可惜因为习惯了沙鹰两公斤的重量,她低估了贝瑞塔这种女性专用手枪的轻量化技术,这数枪居然都射偏了,没有一发能打中任何人。


「所以我说,」雪柔的声音没有恢复正常,她随便拿了手上的书遮掩异常嘴巴与舌头,眼里尽是怜悯的神色,「小达妮卡你不适合拿枪。」


达妮卡很想反驳什么,但打不中也的确是事实,反驳反而会弄得像是在狡辩一样,所以她最后也只是露出了不太爽的厌恶表情。


维特小姐的施咒好几次都被狙击中断,为避免再次被达妮卡偷袭,她和布朗只好先跟两人拉开距离,雪柔挑了挑眉毛,举手阻止了想要继续用烂枪法狙击的达妮卡。


「为什么……」维特小姐旁若无人的摸着布朗嘴巴上的伤口,表情看上去非常伤心,「明明只要你跟上神大人放弃的、不再跳动的心脏完全融合,你就能变得更强大,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哦,所以原来还真的是心脏啊?」雪柔的的眼神流露出了恶意的神色,跟她柔柔的声音非常不搭配,「还说我是四不像呢,你不也是四不像?抄袭我过去的形象后改造得如此糟糕,简直就是东施效颦。」


维特小姐的脸色变了,布朗也发出了呜呜的低吼,血色的镰刀在她的手中融化了以后,变换成了一个浮在空中的血色法阵。达妮卡这才记起,布朗能远距离监视猎物,当然并不是只有物理攻击一个手段。


幸好施法永远都需要时间,在布朗用破烂的舌头努力咕哝某一种语言的时候,达妮卡没有等雪柔的指示就瞬移到了法阵的后方。这次在超近距离的情况下,子弹终于没有再打偏,射进了布朗的脑袋里。只是开了光的树枝印记对于布朗来说,就跟她被施咒后的舌头差不多,即使不能复原,也属于一种不会影响她战斗能力的伤害,她顶着半个脑袋,还是能施咒。


反倒是达妮卡在瞬移后,不但没有造成任何有利我方的行动,更是傻傻的被维特小姐从背后拿一把小手枪指着威胁了。


「小姐!」维特小姐看着达妮卡的表情很惊恐,拿着枪的手还在不停的颤抖,「我的枪能把外来者驱逐出地球,您不要逼我动手。」


达妮卡很不喜欢维特小姐用「外来者」这个词汇,但她并未出声修正,只是看向雪柔。雪柔没有做出任何的指示,完好的左手拿着关上的人皮书,遮在自己的脸上,只露出一双正在熊熊燃烧的眼睛,看着施法的布朗,并没有任何布朗将会用邪术杀死她的觉悟,也似乎並不打算做什麼。


达妮卡在思考一秒以后,鉴于雪柔的情况很危急,决定无视维特小姐的威胁,瞬移到空間正中央的心臟前,举起贝瑞塔就对着仍然在跳动的心脏把子彈射光。心脏似乎也真的受到了伤害,心跳加速了,表面上还流出了像是石油一般恶心而黏稠的黑色液体。


「我说过了!」维特小姐的尖叫起来,那声音与还存在着的心脏跳动声一样令人烦躁,「您不要逼我动手!」


「小达妮卡,你快回来。」雪柔的声音像是泡在水中一样,听起来很梦幻,但她的語氣确实非常的急躁。达妮卡没有任何能力抵抗雪柔的强烈暗示,等到她想要质疑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乖乖先撤退回圆圈旁边了。


布朗用血在空中组成的法阵开始发出红光,显然是已经快要完成施法了。达妮卡不知道这个法术的效果是什么,但也知道这必定是什么很糟糕的事情。


她看着依然从容淡定的雪柔有点焦急,但雪柔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站在她小小的圆圈内,什么也不做,「卡特教授,你好了没有?」


法阵在雪柔话音刚落的几秒后化为一地的血水,不再发光。布朗受伤的舌头发出了凄厉而难听的怪叫,整个地下环境都被她发出的噪音撼动了。达妮卡发现,她身上的血晶也融化成了血水,她能正常的移动以及终于能把警棍拿下来,而且心脏的跳动声响也不见了。


她敏锐的回头一看,原本在空间正中央跳动的心脏被击飞了,像是被什么可怕的巨大拳头攻击了一样,连着的血管与肉筋都断掉了,整个心脏飞了出去。黑色的液体飞溅,撞在雪柔的圆圈上,形成了一滩黑色的污迹。达妮卡也被波及,身上顿时又黑又红,非常难闻而且难看。


「呼。」远处缩成一团的卡特呼出了一口长气,他颤抖的右手上拿着一串写满奇异文字的卡片,「赶上了。」


「不!」维特小姐显然是现在才看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躺着的卡特,随着心脏愈发的发白,地下空间里的温度也恢复了正常,布朗在怪叫之中,没多久就又化为了一大摊血水。血液的水量非常多,她融化后的血量甚至在蔓延至没有被光照着的区域,并在地下空间里多处形成了一个个血红色的水洼。


一时间整个区域都是难闻的血腥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