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地下道II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06 20:32
点击:783
章节字数:66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觉得雪柔应该是在报复她,就因为之前她在废墟城市让雪柔拿支撑架充当武器,自己却拿着威力强大的沙鹰。


难得这次的工作地点留在持枪合法的合众国,她当然不可能拿自己不熟悉的剑,但撬棍或是其他柱状武器也绝对不是她的首选。两人在一番争议以后,达妮卡还是顺利的拿到了沙漠之鹰,只是在雪柔的淫威之下,她另外还是在腰带上挂了一支警棍。


卡特也拿了手枪,是克拉克的型号,看上去威力比雪柔使用的贝瑞塔型号大,但看卡特那不甚流畅的上膛动作,达妮卡对他的枪术不抱任何期望。


不过卡特也不是靠手枪战斗的,那枪的功用大概就跟她腰上的警棍差不多,只是一个装饰。


「总比你的枪法好。」在得知达妮卡的想法后,雪柔轻飘飘的说,把巴掌大的人皮书藏在深红色的斗篷里,「你一枪都打不中。」


「你的要求会不会太高了点?」达妮卡受不了雪柔这三天两头的挖苦,「之前废墟城市那些『狼』的速度那么快,打不中才是正常的吧?」


「呵呵。」雪柔没有正面回答,但她的笑声非常讨打,让达妮卡非常不爽。


三人在准备完成以后,时间已经接近5点了。既然有波士顿的警力支援,雪柔自然是不必再当司机。但这么短时间弄不来正式搜查令,只能按紧急情况处理。当然后续就是雪柔在任务完成以后,需要交比平时多一倍的文书,而这工作最后只会落在她的秘书达妮卡身上。


达妮卡也被要求详细讲述在三楼看见密室的情况,这将会成为支撑「紧急情况」说法的最有力根据。当然,她偷偷摸摸擅自闯入别人私人领域这事实需要隐去就是了。


「一进门就有奇怪的耳鸣以及被盯着的感觉吗?」雪柔在后座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在雪柔不驾驶的情况下,现在车上是属于女生坐后排,男生坐前排的情况,「既然声音非常规律,那么耳鸣可能是一种暗示。对方拥有我的部分记忆,懂一点催眠也算正常。至于居然能在千里之外盯人,那就代表对方懂法术,而且有特殊方法知道自己的地盘被侵占了。」


「说起催眠,」坐在副驾驶座的卡特转过头,「画册上的催眠效果该怎么解释?」


「画册上的效果……原来如此,这的确会是一个盲点,怪不得我先前想不通。」原本摊在座椅上的雪柔突然坐直身子,「感谢提醒,我可能知道她看到了我哪一部分的记忆了。」


「快说。」达妮卡才发现,雪柔好像都知道她过去几乎所有事情了,而她对于雪柔的过去还是处于猜想的模糊状态。尽管她不太想知道雪柔到底碰上了多少诡异的事情,但知道一点背景还是有助于她深入了解雪柔。既然现在有如此正当的理由,这种机会当然不可以错过。


「那有机会是不成熟的图像催眠,就是用线条与色块,使人逐渐感到不适的一种暗示方式,」雪柔伸出自己的食指与中指,比了一个二,「那是我快二十岁时在伦敦大学里玩的东西,只要按照既定的规律出示图片就可以达到效果。不过这不是一个正统的催眠方式,不但需要配搭邪术使用,效果还很差,跟过于沉重的沙漠之鹰一样,已经过时了。」


手上拿着沙鹰的达妮卡感到自己又被嘲笑了,她还没抗议,雪柔就接着说了下去,「既然是这样,她很可能是接收了我二十多岁时的模糊过去,并不是后来才遇上的众多奇怪伪教……对,就是这个盲点。这个『吸血鬼』的源头,大概就是伦敦曾经有过的『深红美人』。」


「什么来的?」


「那不是吸血鬼,而是一个以人类血液为攻击手段的『存在』。」雪柔拿出了折叠手机,寻找了一番,最后才把荧幕朝向达妮卡,卡特也伸长了脖子看向那小小的照片。


上面显示的是一幅模糊的画像,画着一个左手以羽毛扇掩脸,右手拿着一把巨镰的黑发女子。她拥有蝙蝠的翅膀,身穿深红色的衣物,脸容因为手机像素低的关系难以看清楚,只能看出她的眼睛是燃烧着的火红,「她用那双燃着火的美丽眼睛勾引不同男女,吸干他们的血后用来构成身体或是物品,连身上的裙子和手拿的镰刀也是血液幻化而成。裙子越华丽精致,就代表她得到的人类血液越多。」


「我在三楼里找到的那个血红色的浴缸!」达妮卡想起了那个恶心的浴缸,顿时面无血色,「原来那不是在泡血浴吗?!我还以为像是伊丽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那样,以浴血来换取青春美丽。」


「那需要的是少女的血吧?布朗小姐收集的可是30-50多岁地下铁工人的血。不过既然两人是恋人,布朗小姐让维特小姐泡着玩也是可能的事情。」雪柔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机,「『深红美人』在被攻击后,打散的血液可以再收集,因此只能打她的核心,对付起来非常麻烦。」


「……地下铁的工程是何时开始出事的?」前座的卡特有点木然的问,达妮卡瞄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卡特的脸有点白,而且嘴唇也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太冷了,还是因为他很紧张。


「从最早的时间看来,九月的时候就已经零零星星的出现贫血事件了,跟维特家开始出现异常的时间吻合。」雪柔好像也想到了什么,眯起了眼睛,原本想通了的愉悦笑容也开始变淡,「说起来,即使布朗知道『深红美人』的事件,她也不能凭空自己把自己变成这类型的存在……除非有什么我们不清楚的人在帮助她。」


达妮卡想起了地下道中那冰寒的湿气,还有雪柔在圣玛利亚学院学校里说那个禁忌的名字时的阴冷气氛,「下面那阴冷的湿气会跟你之前说的那个莫什么……」


「不……」雪柔一向的笑容消失了,只剩下阴沉的脸无表情,「……大小姐,对,是大小姐,这一定是大小姐做的,也只能是大小姐做的。」


「大小姐?」达妮卡也不得不承认,库洛卡米大小姐现在看来实在是太可疑了,不论是哪一方面。但对于大小姐就是幕后黑手这一事情,她又不是很肯定,主要是这跟她在大学时期的形象相差太大了。


「小达妮卡,你还记得小镜在报告上说大小姐是何时飞过来合众国的吗?」雪柔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好像是8月尾左右、9月初的事情,她应该来了差不多一个月。」达妮卡也都已经习惯雪柔那种跳来跳去的思维了,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8月尾……」雪柔低头陷入了几秒的沉思,再抬头的时候,她那面无表情的脸显得更加可怕了。「8月尾是我跟詹姆斯查出银钥匙的药厂,并初次看见『狼』的时段。而9月初,是詹姆斯脱离神言教、开始自己行动的时段。」


「你的意思是……?」达妮卡猜到了雪柔想要表达的东西。


「废墟事件的幕后黑手找出来了啊,就是大小姐主导的。」雪柔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奇怪表情,那当中的情感很复杂,「以后无论发生什么的事情也好,绝对不要随便接近大小姐。」


「但……大小姐没有那样的能力吧?」达妮卡有点疑惑。按照雪柔的猜测,大小姐必须知道如何催眠、如何使用「门」的法术,还要有能力蚕食詹姆斯与维特小姐的意志,让他们按照她的思想行动。在做完这些事情以后,她还需要弄来史密斯小姐的画送给维特先生,并对不知道为什么穿越了的布朗小姐完成改造。


她不相信大小姐能在短短一个月内把这些事情都做到完美,而且她这样费神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不要质疑。」雪柔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又拎出衣服里的黑色立方体水晶,改为拿在手上抚摸着那光洁的黑色亮面,「在那些『存在』面前,我们什么都不是。她本人明显就是『@#¥……』」


车子猛的煞停,把雪柔后半句话止住了,也刚好到达了维特大宅的大门外。探员身份的男司机在对雪柔点头以后,就先一步下了车。


四人是乘坐警车过来的,而且后面还跟了一连串的警车车队,所以刚进入范围就惊动了宅邸外围的保安。探员需要跟后面跟着过来的其他同僚一起控制住场面,让雪柔三人无后顾之忧的对宅邸里的邪恶存在进行清除。


雪柔等人也跟着下了车,虽然三人不再穿着夸张的服饰,但宅邸的保安显然是认得昨天才来过搞事的三人组,刚要开口质疑,探员司机跟其他穿着制服的警员就先一步亮出了证件,「请合作。」


保安当然也不会就这样乖乖的让步,「那么请拿出你们的搜查令。」


一时间演变成了警方与保安对峙的形势,在之后的警车陆续到达以后,严峻的气氛明显加剧了,安保人员一时间在人数上落后,也无暇顾及闹出这样事端的罪魁祸首三人组。雪柔便趁乱抓着达妮卡的手闪身进了维特家的大宅里,卡特也紧随其后。


维特先生显然也是留意到了外面的骚动,在玄关处就跟走进来的雪柔等人打了一个照面。


「你们怎么在这里?」维特先生对雪柔和卡特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所以并不能理解三人现在在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这个嘛,」雪柔的眼珠转了转,显然是在衡量有没有必要催眠维特先生,「这事情有点复杂,你问维特女士……或是外面的警员会更快,我们赶时间,就不在这里跟你说明了。」


「等等……」维特先生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这种时候宅邸内没有保安人员的弊端就出来了,很久没有运动的维特先生根本就阻止不了便装三人的行动。


达妮卡快速的带着两人上了三楼,雪柔在理解到客房的门里被钉上木板,需要从另一个房间里爬进去以后,马上就说,「别管,我们没有时间从旁边房间慢慢爬过去了。现在情况紧急,破坏它。」


达妮卡终于知道为什么雪柔要求她至少拿支警棍。她听话的用棍砸开了门锁,并用自己大力气的优势直接连门带里面的木板都踢开了,简单粗暴的就进入了房间内部。


这里的布置跟达妮卡昨天来的时候一摸一样,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她忘记关的「门」也都还在这里。


「嗯,有人在整理这边啊。」雪柔走到双人床旁边那面特厚的墙壁上,也就是达妮卡开「门」的那个位置,轻轻的敲了敲,「被封起来的密室就在这边对吧?」


「是的。」达妮卡对那个密室还残存一点恐惧的感觉,「真的要进去吗?」


「当然要,不然我们准备好了来这边干什么?只不过我们不用『门』,这会跟小达妮卡昨天的遭遇一样,引起对方的注意。」雪柔的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墙壁一个特别浅色的位置上,「这里就是之前房间入口的位置对吧?破坏这里应该就能进入里面了吧?」


达妮卡再次展露自己的力气,后面跌跌撞撞跑过来打算阻止三人破坏民居的维特先生,在看到达妮卡仅凭一支强化警棍就轻松破坏水泥墙以后,更是马上吓得落荒而逃。


「已经算弱了,」雪柔瞄了瞄逃跑的维特先生,轻轻的摇了摇头,「据说职业的重量级拳手一拳的力量可以到达400kg,这数据完全可以轻松打碎水泥墙。」


「……」达妮卡闻言把手上的警棍放了下来,赌气的只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把剩下的水泥墙掰碎。


她做完以后才觉得自己很幼稚,雪柔犹如慈母一般的眼神、还有卡特那崇拜的目光更是令她如芒在背,让达妮卡总觉得自己好像很蠢一样。


「嗯,」因为是物理上的破坏,所以这次浴室里不再是完全黑暗的氛围,有室外光照的照明,线索什么的也看得比较清楚。没有在完全宁静的环境会有的耳鸣,更没有密封空间中那么浓郁的血腥味。「这个血痕……原来如此。」


「你发现什么了吗?」达妮卡跟卡特在浴室外戴上了头灯,比起手电筒或是手机,戴在头上的头灯显然是方便许多,至少能空出两只手来做其他的事情。其实之前在沙漠之城的时候装备里也有头灯,可惜跟着戴维斯一起在车上被烧掉了。


「你之前的确是被催眠了。」雪柔观察了一下血痕,很快就下了结论,「这大概是配合规律耳鸣与完全的黑暗环境造成的强烈暗示,激发你的怀疑与好奇心,跟着这种刻意而奇怪的血痕探索。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会想到既然其他地方都清洁干净了,为什么要刻意略过这么明显的血痕?」


雪柔抬起头来,看了看已经戴好头灯的达妮卡,「小达妮卡原本就本能的会被『那一边』吸引,所以这东西可以说是事半功倍。这么看来,你看到的食道环境应该只是假象,发现自己不能回头也应该是效果之一。对方的目的大概是引诱你深入以后汲取你身上的血液,地下铁路工人可能也就是这样被骗。」


达妮卡想起了自己在地下道里遇上的怪事,雪柔这个解释好像也是合情合理。现在想来,当时对方应该也很困惑,才没有咬她的脖子,毕竟从她耳朵里流出来的血并不是人血。


「下去吧,」雪柔转而研究那个坑洞,表情马上变得感兴趣起来,「从下往上挖吗?果然是潜伏在地下的存在。」


这个坑不像是废墟地下城市里那种狭小的坑,而且又有简便的绳梯作为下降工具,达妮卡等三人自然是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就下降到了废弃的地下室里。


「这里环境不错啊。」雪柔看着旁边结着红黑色冰晶的污水渠,还有充满血腥味的地下环境,露出了愉快的笑脸。虽然达妮卡是很高兴雪柔能这样精神,但这话结合这里的氛围怎么听都好像不太对劲。


「……你喜欢这样肮脏潮湿的环境吗?」卡特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从车上下来以后他就一直都沉默不说话,只是一味的盯着雪柔身上那深红色的斗篷,现在总算是开口问了一句。


「不,我比较喜欢干燥一点的环境,」雪柔诡异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只不过……嘛,算了。」


「……」达妮卡很讨厌雪柔这种要说不说的坏习惯,但现在即使她扯雪柔的领子,对方大概也只会用其他东西来敷衍她。


三人走进了冰冷潮湿的地下道之中,没有头灯的雪柔走在最前,似是完全不怕眼前的黑暗。达妮卡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很不放心,唯有多走几步与她并排,并用自己头上的头灯来照亮她想看的地方。


「我听到了耳鸣。」三人跟着血痕来到了一个分岔口,血痕就突然中断了。这里是达妮卡昨天没有见过的地方,基本上可以肯定昨天她的精神状态不太正常,才会看不到这里的分岔路口,反倒是看到了其他奇怪的东西,「是心脏的跳动声,可能是我们已经在逐渐接近对方,也可能是对方已经发现我们。」


达妮卡马上就紧张了起来,雪柔却把食指放到嘴唇上,示意达妮卡和卡特都不要作声,随即把脖子上的水晶拿了下来,绳子缠绕在手掌上,而中央的水晶则是握在手心。这准备有点像是战斗架势,但雪柔的样子却像是在辨别声音从哪个方向而来。一会儿后,达妮卡和卡特也同样听到了规律得令人烦躁的心脏跳动声,一下一下的,刺激着他们的情绪。


「这边。」雪柔忽然抓住达妮卡的手心,带她继续往前。达妮卡心中的紧张、躁狂一下子就被雪柔身上浓厚的亲切感盖过,她清楚的感觉到绑在雪柔手心那块坚硬的水晶,正隔着皮手套在摩擦她的掌心,甚至还隐隐约约的从指缝里反射着她头灯上的灯光,映出了深紫的光芒。


越往下走,通道就从由一开始异常的湿冷变成了极度的干燥,冰在这里不会融化,而空气中带有腥味的水汽,会在这里慢慢结成一层层诡异的血色冰晶。


达妮卡虽然能感觉到寒冷,但作为一个能隔绝任何温度的真空能量体,温度对她来说毫无影响。雪柔还能像是一个没事人似的狂奔,但卡特在相较之下就显得比较惨了。因为身上的任何热能都不能在这边存在超过一秒,在散发的瞬间就会消失,像是被吸走了一样,所以热量的流失令他的动作也开始变得迟钝起来。


往下的通道出现了更多的分岔路,但雪柔一路上都是毫不犹豫的选了其中一条。一路上心脏的跳动声越来越强,卡特的情绪显然也有受到影响,而且他的体能在极端的寒冷环境下有点跟不上。雪柔又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达妮卡只好另外主动扯着卡特的外套,用力拉著他行走,防止他掉队。


不知道令人开心还是无语的是,卡特那躁狂的心情似乎因此而慢慢恢复正常了。


「到了。」面前的道路不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显示出了白色的灯光,心跳声似乎也到达了最大的音量,响得就像是有人在地下大声击打非洲鼓一样。雪柔毫不犹豫的拉着达妮卡和后面被扯着的卡特进入了相对明亮的空间。


这似乎是一小段地下铁路路段,地上铺了两条冰冷的银色铁轨,同样冰冷的白色灯光从隧道的高处映照下来,照亮了整个隧道的环境。这里并不只有岩石,天花板上还垂下了一根一根青色、粉色,类似血管与肌肉一样的奇怪肉块,而这些都被汇集到了空间的正中心、两条铁路的分叉口上。


那是一个跟达妮卡一样高的巨大心脏,正在恶心的鼓动着,发出规律而难听的心跳声。


「这会是核心吗?」雪柔没有接近心脏,反而是掏出了手枪,直接对着这巨大的心脏就射出了一发子弹。心脏表面上的部分血肉被子弹打飞了,在空中成为了一些坚硬的血色冰块,但在子弹进入心脏里面以后,它依然顽强的跳动着,似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在开枪过后,地下环境里比刚才那吸收热能的通道更冷了,似乎任何热能都会在产生之前就被无形的寒冷力量吞噬,是普通人类不能长时间接受的绝对严寒。


卡特在这样的寒冷下无法维持平常的状态,他抱着自己的胸口跪倒在地,甚至连呼吸都成为了一个难以做出的动作。为了不让他在这里冷死,达妮卡还是脱下了自己挡风的风衣,还有手上尚算有厚度的皮手套,都递给了卡特,然而這似乎用處並不大。


雪柔没有阻止达妮卡的行动,只是自顾自的用手上的黑水晶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整个人在里面站定。


「『雪柔·拉维妮亚·恩格尔』小姐?」她的声音在冰冷的环境中显得过于柔软,带着非常刻意的亲和感,「我是雪柔·恩格尔。」


她的话音刚落,整个隧道的灯光都在闪烁,没多久以后,属于女性的尖叫声从路轨深处光不能照到的地方传来,带着犹如身处南极一样的冻风,还有更多令人不安的尖叫回音,和烦躁的心脏跳动声混合在了一起。


「Sher……Eng……」


黑暗中的身影从路轨的深处走进灯照的范围下,跟雪柔所描述的一样,那是穿着深红服饰,手拿羽毛扇的女性,只不过对方不止一个人。


从黑暗处走出来的赤红女性身影,有两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