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託交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10-12 01:05
点击:153
章节字数:40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要動。」水泱與伊文拿著軍方意外掉落的文件,正打算拿上珠寶店裡的二樓詳細閱讀時,跨出的不乏才剛踏上二樓的階梯,一柄漆黑的槍口卻意外的從樓梯口探出,直指水泱的眉心。

「啊!你……你是誰?」面對突如其來的索命客,水泱頓時感到一陣驚慌,然而手心卻是悄悄移向腰間的長棍上。



「請放開水泱姐!不然……!!」伊文眼看水泱的生命遭到威脅,立刻害怕的抽出之前水泱遞給自己來防身的槍枝,槍枝口對準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

「連拿槍都不會拿。還敢大言不慚。小姑娘?先說說妳們是誰,我在決定要不要殺妳們。」站在樓梯口的人一臉不屑,斜睨的眼神看著伊文顫抖的雙手,將她手裡的威脅視若無睹。



「……我們只是普通人。為了揭發軍方將我們城鎮作為實驗體的惡行,正準備閱讀這份有可能是證據的文件。」水泱看著對方慢慢扣上板機,決定賭上一把,將她們的目的說了出來。

「……妳再說一次?我沒聽清楚。」對方聽到水泱的說詞,睥睨的眼神倏然一改,驚訝的神情直直盯著眼前的水泱與伊文。



「我說……我們是準備揭發軍方將我們城鎮作為實驗體的惡行,正準備閱讀這份有可能是證據的文件。」水泱看著對方驚訝的臉孔,以及收回暗處的槍枝,鬆懈的同時,也對對方的身份充滿好奇。

「……上來。」對方轉過身,冷冷丟下這麼一句話後,逕自走了上去。



「……水泱姐?」看著對方走上去的背影,伊文一臉憂心忡忡。

「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走吧!」水泱放在她的槍口上,溫和得安慰伊文,隨即跟在對方的後面。

三人上來二樓後,在不明人士的帶領下,伊文與水泱一起走進了一間破爛不已的房間裡頭。



「……先自我介紹吧!我叫李廻真。是名醫生的同時……也是實驗家!」待水泱與伊文走了進來,身形有些淳弱的男性才以溫和的語氣,向兩人介紹自己的身份。

「廻真醫生?是那一位國內讚譽有加、妙手回春的醫生嗎?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那個實驗家又是……」聽到熟悉的名字,伊文小心翼翼的向對方確認著身份。



「哼……妙手回春啊?可惜。我還真是愧對那些名聲呢!妳們想聽一些故事嗎?跟這一切有關的『真相』。」李廻真越過兩人,從房間裡的桌上拿取一包香菸,逕自吸食了起來。

「這跟你剛剛的介紹自己所加的實驗家會有關係嗎?」水泱聽見對方居然如此開頭,眉上杏眉一挑,正襟危坐地看著他。



「我猜你們大概是從街道上那些軍官的耳裡聽來的!所以你們才會知道這些事情。聽好了!你們城鎮之所以會發生這些事情……全都是因為一名軍官的私心所引起的!」李廻真坐在桌上,悠然自得的抽著香菸,看著兩人的眼神好似飄到了遙遠的過去。



「一個月前。軍方有個高級軍官找上我,他們說他們有個能刺激人類身體機能大幅活性化的藥物,能讓人們的活動量增大且不易感到疲勞,希望能藉由我對藥物上的認識,來看看有什麼能夠改善或是進步的地方。起初,我回絕了他們。理由是,大幅度活性化人類的細胞,會為人類帶來不可預知的危險!因此拒絕了他們。」李廻真抽著香菸,回想著不久前的往事。



「之後。他們發現,他們每實驗一次,作為實驗白老鼠的罪犯便會大幅度強化身體,同時也無法控制自己,屢屢傳出傷人的事件。軍方實在是沒辦法,又是送禮,又是哀求著希望我能發揮出醫生的美德,救治那些罪犯與改善藥物。」聽到這裡,水泱與伊文都不禁皺起眉頭,卻沒有打斷他。



「秉持著救人的心態。我也只好隨他們前往軍方的實驗場所。我認為,軍方既然能夠以藥物提升人類的活性化,代表問題點是出自藥物本身身上。於是我將藥物做了改良,並讓他們重新實驗,人類的活性化機能確實沒像以往軍方描述的那樣誇張,反倒是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而讓人類產生停滯與散漫的現象。這兩種景象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呢?」李廻真眼神一利,直直盯著兩人。



「異變喪屍與普通喪屍…這是答案嗎?」水泱回想著方才的故事,同時比對一下現在發生的事情後,提出了答案。

「沒錯!一般喪屍與異變喪屍確實與這個相差無比。但仍然有些差距,那就是被實驗的罪犯們仍然保有自己的自我意識以及沒有喪屍化的現象!……當然啦?我這樣的解決方法,自然與軍方最初的目的不同。因此,軍方開始繼續要求我想出一個更好的。我沒有辦法,只好繼續做著研究。」



李廻真熄滅手上的香菸,雙腳高高蹺著。

「這次。我同樣將苗頭指向藥物本身身上!我將兩種實驗的藥品樣本取出,加以調配混合後,施打在犯人們的身上。起初!犯人們因為高活性化的效果,身體機能的確有持續上漲,但是,藥物裡本身的另一種效果,將活性化的機能逐漸撫平下來,卻仍保持著一定的水準上。這對軍方與我來說,都是好的結果。我們都覺得只要能將藥物量產,必定能讓人類的一切還要更好。誰知道……這一切卻是這場惡夢的開始……」李廻真講到這裡,生氣的拍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齒的說著。



「實驗結束後沒多久,軍方請我將藥物量產化,而我留在軍中,準備著量產化的相關工作。那個晚上,軍方裡卻傳來我最不想聽見的噩耗。」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一切會跟我們有關?」聽見李廻真如此說道,水泱一臉緊張的看著他。



「那個晚上,被我們以混合藥物實驗的犯人們,像是承受不住藥物的副作用,突然開始瘋狂襲擊著所有人,而且完全喪失了理智!更糟糕的是,那些被襲擊的人,也像是被傳染一樣,開始瘋狂襲擊所有人!該基地負責的高級軍官眼看情況失控,立刻要求我銷毀所有藥物,同時將殘餘的人送出基地內,好藉以掩蓋此事!只是事情的變化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



「那些犯人以及被犯人襲擊過後的軍人或是研究人員們,居然跑出了基地內!軍方得知,當然是立刻派遣小隊前往追擊。然而卻沒有人回來。而銷毀所有藥物的我,則是與軍方的殘餘的人逃出基地。那晚,我們在基地外的森林裡紮營。」



「我問那名軍官,到底為什麼一開始要研究這種危險藥物?他說『如果能將大幅提升人類機能的藥,加以控制並量產化,且沒有任何的後遺症。我就能將這些藥運用在戰場。搞不好還能藉此提升我的官位呢』我聽到之後當然很生氣!『藥物不是讓你在戰場或官場上肆意胡作非為的!而是用來救治生病的人們!你現在因為你的慾望,導致出這種事情,你打算怎麼收拾?』」



「『很簡單。我們先推估那些跟殭屍一樣的人往哪裡跑,確定它們在哪裡後,馬上向外頭求援,等到支援兵力一到……連同它們所在的地點,一起把它毀掉就好。當然啦?事後自然是少不了錢給你的』『我不是你利用的工具。你那些錢我不要了!』」李廻真醫師說完,憤恨的神情在臉上燃燒著。



「後來呢?你該不會想跟我說……追擊者與被追擊者因為跑進我們城鎮,使得我們城鎮變成這副德性吧?」水泱走近李廻真的範圍裡,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

「對。我在災難發生前,就先進來城鎮了。原先我以為是我預估錯誤……想不到僅僅一天……就……唔……」李廻真看著水泱,坦承不諱的那一瞬間,水泱立刻惡狠狠地踢出腳跟,李廻真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立刻被踢出幾尺外。



「就是你們這些人!!害得我們城鎮如此!結果只是因為你們想要升官而以?太可惡了!!」水泱一邊噙著淚水,一邊生氣地向李廻真大吼,同時準備作勢向前。

「水泱姐……請忍耐些……就算打死他一點用都沒有啊……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如何將軍方這些惡行公佈才是重點。」伊文跑到李廻真醫師的前面,阻擋著水泱繼續對他展開暴行。



「伊文妳……妳……嗚嗚……可……可惡!!」聽著伊文的話語,即使水泱現在內心裡有著滿腔的憤怒,理智卻意外地限制了自己。

「……我可以當汙點證人。加上妳們手上的那份文件,這樣應該足以指控軍方的那名軍官。不過……你們還是應該先看看文件內容才對。」李廻真勉強站起來,伸手擦了擦嘴角上的朱紅,帶著愧疚的神情向水泱提醒。



「我沒心情!也不想看。」水泱生氣的轉過頭,同時走向牆壁,像是發洩一樣,對著牆壁狠狠踢了幾腳。

「水泱姐……」看著水泱的樣子,伊文明白她此刻心情,因此沒有急著去打擾她,反倒是先閱讀起手上的文件。



「……李廻真。我問你。有結必有解!你有研製出相對應的藥物嗎?」水泱踢了幾下牆壁後,隨即安靜了一陣子。小小的空間內,只剩下伊文翻閱著文件的聲響。

沉默相當長的時間,水泱才冷冷地向李廻真疑問。

「沒有。軍方使用的,是合成藥物。幾乎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而我提煉的自然也就是合成藥物的成分了!要製造出解藥……至少得花上相當長的時間!這段時間內……恐怕軍隊就會先以人力夷平城鎮了。」李廻真從他有些破舊的衣袍上拿出一盒香菸,正打算吸食時,卻發現菸盒早已空空如也。



「……水泱姐……這份文件有著更詳細的記載……足夠成為指控軍方涉案的相關人士……」伊文這時將文件拿了回來,一臉沉重地向水泱報告。

「……我們現在準備出去!你必須跟著我們。為了你自己做過的這些事情。」水泱點點頭,同時對李廻真投以如寒冰一般的視線。



李廻真沒有推拒,只是點頭,隨後一臉認命得跟了上來。

「這個時候行動沒有問題嗎?妳看……」伊文看著水泱眼裡的寒冰,雖然有些畏懼,仍是靠了過來,同時展現她快沒電的手機。

「四點。其實也還好。在城鎮裡待越久,越有被軍隊回頭找上的可能。我們不知道軍隊到底召集了多少人手。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已經異變的喪屍們!能快點離開就快點離開。」看著時間,水泱的心裡忽然糾結起來,她在生存與真理正義中猶豫許久,在腦內一番天人交戰後,她選擇了後者。



伊文聞言,立刻將文件捲起來,正猶豫怎麼收起來時,李廻真走了上來,將文件收進他的外套裡的口套裡。

「你可以信任吧?」水泱看著默默將文件收起來的李廻真,冷峻的視線直盯著他。

「……你不相信我也沒關係。雖然我沒什麼立場說這些……」李廻真感受水泱的視線,再度將文件拿了出來。



「水泱小姐……」看著水泱眼裡的擦起的微微火花,伊文雖然不太想替李廻真操心,仍是擔心水泱會在此時失控!清秀的臉上寫滿著擔憂。

「……算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會放過能夠指控他們的機會。除非你的良心已經蕩然無存。」水泱看著伊文一眼,隨後冷冷打量了李廻真,才轉過身。



三人準備就緒後,從珠寶店的二樓走下來,正準備拐出樓梯口時,意外的變數再度降臨在三人身上。

「啊!」水泱雙足才剛沾地,眼前隨即一陣天旋地轉,接著,利刃透體的感覺隨之而來,耳邊聽聞的,是伊文哭喊的聲音,

「水泱小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