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浮出的真相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10-08 22:35
点击:146
章节字数:31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什麼意思?」伊文聽見水泱口裡的喃喃自語,疑問著她的說法。

「說妳是粗心教師,妳還不承認。真不知道妳的教師執照怎麼考來的?」看著伊文一臉狀況外,水泱忍不住翻了白眼。

「那妳說說看阿!等等看我怎麼發揮身為教師的專業!」聽見水泱居然懷疑她的專業,伊文氣得鼓起嘴來看著她。



「妳聽好了。軍隊要進城前沒有任何通知,也沒有透過任何管道想救援城裡的居民,而且還是像這樣,進城後馬上展開攻擊。這不就等於……軍隊早已將全城的人視作喪屍,打算消滅我們?」水泱指了指,伊文立刻攙扶水泱進去三樓裡。



「我不這麼覺得耶……如果軍隊有心要連同感染者,一起消滅所有的東西……何必冒險派遣軍隊進來?直接一顆飛彈往這邊砸就好了。既然肯派出軍隊……就也有打算救助還生還的百姓們吧?」伊文扶著水泱,兩人坐在三樓空曠的廳堂裡,一邊晀望天空,一邊談話。



「不對。這不是放不放飛彈的問題。如果放飛彈……必定會引起其他國家的注意與撻伐,這不是好的做法。既然如此。能夠確實解決感染又能銷毀一切的做法……就是直接派兵鎮壓……我認為這樣比較好……這樣的話……我們在這裡長期待著,只會成為『獵物』而已!得趕緊想辦法離開。」水泱站了起來,準備邁開步伐時,身體卻因為剛剛的恐懼尚未消散,而踉蹌了一下,所幸伊文即時上前,將她扶住。



「現在還是早上。我覺得我們可以趁夜行動……在光線充足下這樣行動……很容易被兩邊盯上吧?」伊文扶著水泱的肩膀,一手則是牽著她,兩人慢慢地行走著。

「到了夜晚……有可能會因為看不清楚情況而被誤射喔?我們現在就要行動。運氣好的話……也許還能提前離開城鎮呢!」水泱向伊文點點頭,伊文隨即放開她。



「嗯……妳有定見就好了。那……有打算往那一邊走嗎?」看著水泱伸展筋骨的樣子,伊文這才放下心,並負手靠在牆上。

「假設……軍隊進城是為了清場。那麼軍隊一定會想辦法設置根據地來作為臨時基地!想設置基地……就一定會掃除障礙物。我仔細想了一下,三叉路的左邊,有條路能通往市民廣場,對吧?那邊佔地遼闊,而且要出去城鎮的話,有一條直徑非常大!也許我們可以冒險從那邊穿過去。」水泱想了一下,才將心中的想法告訴她。



「所以……這是我們要尾隨軍隊的意思嗎?萬一喪屍比軍隊還多,軍隊來不及設置基地的話……我們可能也會跟著遭殃阿!」伊文雖然也覺得這是好主意,但又想到有可能發生的原因,立刻發起問題。

「所以我們要注意軍隊的動向。如果軍隊一路上都順順利利,也許我們能夠順利逃出也說不定呢!萬一失敗……我們也只好隨便找地方躲起來再做打算了……要賭嗎?」水泱點點頭,眼神向伊文徵求著同意。



「……看來我們也沒有選擇了……趁軍隊的人還在附近……我們就小心跟在後頭吧!」伊文看著水泱的眼神,知道眼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便附和水泱的主意。

兩人決定好,順著樓梯,走回被封起來的車庫大門前。

「……妳怎麼看?」伊文停在鐵門關關前,疑惑的看著水泱。

「那個小門好像沒辦法推開了。這樣的話……我們只剩這個選擇了……可是開了這扇門……勢必會引起注意的……」水泱停在鐵門前,思忖著後果。



「……算了……思考再多也沒用……伊文!妳打開吧!希望軍隊或喪屍不會注意到這邊的動靜。」思忖片刻,水泱也想不到有什麼方法能突破,遂鐵了心。

伊文按下鐵門的開關,沉重的鐵門隨即轟隆隆的向上抬起,外頭的亮光隨即慢慢透了進來。



「在升高一點。我們就跑出去,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先隱藏自己的身形比較重要!」水泱小聲下指示,同時弓起身軀,隨備隨時跑出去。

「砰!砰!」鐵門才剛打開,激烈的槍響正好從前方響起!嚇得兩人趕緊從車庫內跑出,隨即躲在路中的一台廢棄車輛的車門後。



「慢慢推進!A小隊突擊!B小隊留意四周!注意有沒有生還者!」一名軍官的聲音在前方不遠處響起,伴隨著數十道腳步聲。

「看吧!他們果然有要救生還者!」伊文一臉喜出望外,正打算出去時,卻被水泱拉住了衣角。

「不要高興太早。我剛剛說了!軍隊會立刻展開攻擊,代表內情不單純!我們要再多觀察一下!」水泱一臉警戒的看著伊文,身子靠著車門,雙手偷偷攀上,觀察著前方的動靜。



「B小隊在前方發現了幾名生還者!請問怎麼處置?」這時,無線電的聲音從清楚的傳了出來,水泱立刻豎起耳朵,專心傾聽著。

「先檢查他們有沒有受傷!如果有受傷,就一律射殺!如果沒有受傷,就護送

人群到地圖上的地圖廣場。上頭的實驗完全失敗了,必須得讓她們想辦法閉口不提。」軍官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下達著命令,同時慢慢隨著隊伍前進。



「實驗?我們遭逢這麼大的災難,居然只是實驗!?」水泱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一臉驚訝地盯著逐漸遠去的軍官背影。

「怎麼可以這樣……死了這麼多人……居然只是實驗……重點是,還想要我們住口……」伊文同樣睜大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已經離開的身影。



「……軍方這樣也太過分了……必須得把這些事情傳達出去……」水泱躲在車門後,親眼確認軍人們的身影越走越遠後,才慢慢從掩蔽物裡走了出來。

「所以我們還是要跟在他們後面嗎?」伊文抓住水泱的衣角,看著她的雙眼裡卻有著難以言喻的憤怒在燃燒著。



水泱聽到伊文的意見,同樣也感到憤怒,卻仍是要求自己要保持冷靜,以便自己能夠在這個情況下做出更好的選擇。

「沒錯!我們跟在他們後面。也許在哪裡能夠找到一些證據。只要有證據……我們就能替冤死的人們、修女、以及優紀報仇了!」水泱握緊拳頭,清秀的面容上,緊咬著嘴唇,秀眉則是往上一挑,昭示著自己憤恨不已的心情。



兩人決定好接下來的目的,於是小心翼翼地與軍隊的人保持距離,一面則是檢視著軍隊有沒有遺留下一些關於這場『災難』的任何證據,行進間,兩人也同時戒備著喪屍的動向。

「嗯?那個是……」行進的隊伍很快得經過了三叉路口,當軍方的兩支隊伍合流後,一起拐進左邊的通道裡時,眼尖的水泱發現了一項物品被落在道路旁。



水泱立刻上前取走軍方掉在路旁的物品,隨後趁著對方尚未回頭,立刻退回暗處,與伊文會合。

「水泱姐。妳剛那樣嚇死我了!還以為妳會被軍方抓走呢!」伊文撫著胸口,心有餘悸的說道。



「對不起呢。其實我剛剛衝出去也挺怕的……怕那些軍人回過頭來!不說那個了。我們先找個地方躲一下吧!」就在水泱這麼說完,前方似乎又傳來激烈的槍響,空氣將煙硝味帶了過來,令躲在暗處的兩人有些不悅。



「處處都火藥味……難聞死了!水泱姐。我們先到那棟珠寶店裡面吧!那個大門與玻璃窗都可以讓我們輕鬆地闖進去呢!」伊文摀著鼻子,同時在周遭尋找了一下,總算找到能夠暫時棲身的地方。

「……也好。現在也差不多接近中午。那些軍隊想必也會休息吧?太過靠近搞不好會被發現!」水泱看著伊文建議的珠寶店,又探出頭來,看著軍隊離去的方向,才帶著伊文越過馬路,輕鬆的跳進了珠寶店裡。



進來珠寶店後,水泱兩人看見的,除了幾具早已不能動彈的屍塊,便是滿目瘡痍,曾經蓬蓽生輝的珠寶店內部。

「看這些痕跡……恐怕是剛剛引起的吧……」水泱兩人雖然緊跟著軍隊,然而因為害怕被發現的關係,所以兩人以離軍隊相當遙遠的方式跟著軍隊走。

「雖然不清楚這些到底是人還是生還者。不過感覺得出來,軍隊遇到的喪屍群,似乎有越來越強的趨勢。因為聽他們擊發子彈的聲音,有越來越頻繁的現象呢!」



水泱看著店內一會,隨即走向滿是彈孔的櫃檯前,將方才撿到的東西拿了出來。

「很像是什麼文件……就不曉得寫了什麼了。」水泱將撿到的東西拿了出來,隨後放在桌上,仔細檢視著內容。

「我們要不要到樓上看會比較好?」伊文看著幾乎沒有遮蔽的一樓珠寶店,忍不住有些擔憂。



「也好。萬一軍方的人回過頭來,對我們也不妙。我們上去吧!」水泱看著毫無遮蔽的一樓,很快的答應了她的建議,因此兩人立刻收拾一番,準備踏上樓梯時……

「不要動!」黑色的圓孔從樓梯間探出,抵在剛踏上二樓階梯的水泱眉間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