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終章-遲來的心意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10-13 14:53
点击:159
章节字数:49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雙足才剛踏到地面上,水泱才剛拐出樓梯口,正打算向前走,莫名的力道突然撲向自己,水泱在打照眼的瞬間,卻早已來不及反應,只能被對方單方面的壓制著。

「什麼東西……唔嗯!」被撲倒在地的水泱,用盡全身的力氣,雙手撐在自己上方的不明物體,正努力著想將對方推離自己的身前。

下一刻,水泱卻感覺到自己的脖頸被什麼東西貫穿,利刃透體的感覺滲入骨髓,她全身的力氣在那一瞬間,像是被抽光了一般,令她無法動彈。



「水泱小姐……!」耳邊突然傳來伊文哭喊的聲音,水泱的耳際聽到她的哭喊,勉強提起一絲勁力,大力的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不明物。

「呿!」李廻真醫生的聲音在水泱耳邊響起,模糊的身影站在自己身旁,方才壓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則是早已消失。



「砰!砰!砰!」激烈的槍擊聲響在眼前奏響,像是擊退著什麼似的。

「妳……妳還好嗎?水泱小姐?」聽到槍響的聲音與伊文的哭喊聲,水泱這才重新取回有些模糊的意識。

她沒有立刻回答伊文,反而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脖頸,手心感到一陣溼潤黏稠感覺,這使她抽回自己的手心,認真看著沾滿鮮紅液體的手心。




「現在看起來很好。待會就說不準了!伊文,妳知道嗎?我被咬到了。」看著手心的鮮色液體,水泱一臉愁眉苦臉,同時面向伊文的方向。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看著水泱一臉苦笑,伊文好看的臉頰如同瀕臨崩潰的邊緣,她將水泱的上半身擁入自己懷中,渾身顫抖著。



「碰!」就在兩人沉浸在悲傷的氛圍裡時,李廻真醫師解決了珠寶店內的騷動,同時推動物品,將門戶大開的大門入口堵了起來。

「……喂!李廻真。我問妳。變成喪屍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水泱一臉失神的待在伊文的懷裡,她分不清此時自己到底是依賴著她?還是眷戀著她?直到李廻真將大門堵起,她才向再度回過神來。



「……我不確定。不過可以推估……可能會在兩三個鐘頭內產生變化。」看著水泱臉上的氣色,李廻真嚴肅的臉孔上有那麼一絲認真,卻又有一絲懊悔。

「啊……妳聽到了吧?兩三個鐘頭很快就會到了。我不想傷害妳……妳跟李廻真醫師逃出城鎮吧!替代我。完成最後的工作!」水泱聽見李廻真的話語,拍拍伊文的後背,隨即溫柔的推開她。



「不……我不要……當初……要不是沒有妳在我身邊開導我!我想我也不會走到今天!都到這時候了!我不要跟妳分開!」伊文一想到過去,眼中的淚水不禁奪眶而出,這時,她再也顧不得水泱的情況,硬生生地將水泱抱在自己的懷裡。

「……妳要好好活下去……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啊?而且……妳還得幫忙我們……一起控告軍方的過失……不是嗎?」水泱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平日戒備武裝的樣子在面臨生死交關的這一刻,彷彿通通不存在了。



「妳等等……」聽到水泱這麼說,伊文愣了一下,抬起頭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看著她,隨後推開水泱,走到李廻真醫生的面前,細語交談了幾句後,兩人便與水泱保持了一小段距離。

「啊……這樣也好。」看著兩人與自己保持距離,水泱稍微慶幸一下,隨後以坐在地上的樣子,往旁邊挪移,直到靠在牆壁上後,將眼睛閉了起來。



『每日都來教會祈禱主能為妳做什麼,卻不思自己能改變什麼,怪不得妳的學生看不起妳了。』朦朧中,水泱看見了過去剛來到教會裡的伊文。

『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教他們啊……好不容易考上了教師……可是面對那群好動的小朋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約束他們以及管教他們……』畫面中的伊文一臉泫然欲泣,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令水泱在心裡不禁感到一陣好笑。



『真是沒用。妳這樣也算是為人師表嗎?』水泱聽著自己毫不客氣的指謫伊文,不禁在腦海裡把過往與現在都柔弱的形象重疊再一起。

『嗚嗚嗚……』伊文像是手足無措般,在水泱面前無助地啜泣著,彷彿受了很多委屈而難以申訴。

『唉……妳也別哭了。真是……拿妳沒轍耶?以後教會要是沒什麼事情,我都去幫妳吧!』水泱看著哭泣中的她,一向冷漠不理世事的她,終究還是向她妥協了。



『真的?說好了。以後都要來幫我喔!』回憶裡的伊文像是抓到救命繩,強制性的要她做下承諾。

『啊……自從那樣之後,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見面,每天都會商量該如何教導她那群好動頑皮的孩子們呢!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見到伊文要自己做下承諾的片段,回憶驟然消失在腦海裡,見到如此景象,水泱也不著急,只是感到心裡有一股暖流流過。



「水泱……水泱……水泱小姐……」就在自己在朦朧中遊蕩,熟悉的聲音在自己眼前響起,這令她有些錯愕,於是她緩緩睜開有些疲倦的雙眼。

「妳!!妳怎麼還在這裡???李廻真呢?他沒帶妳走?」看見伊文的臉龐出現在眼前,水泱本以為自己看錯了,正打算揉眼睛時,熟悉的感覺覆在自己的肌膚上,她頓時清醒了起來。



「不。妳不要誤會。是我請他走的!我將所有的東西交給了他,希望他為這一切做一個見證,幫我們舉發軍方。」看見水泱忽然恢復活力,伊文哭喪的臉龐破涕為笑,向水泱解釋原因。

「妳白癡啊?那妳留在這邊幹嘛?我要變成喪屍了耶?搞不好等等就會攻擊妳了!」看著她破涕為笑的樣子,水泱感到一陣心痛,並朝她怒吼。



「我知道。」伊文沒有被她的怒吼嚇到,反倒是靜靜地回答她,然後默默執起她的掌心,將她扣進自己的手心裡。

「……妳……妳……算了……」看著伊文的雙眼,水泱忽然明白了什麼,本想訓斥她的話語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都最後了……給妳一點福利吧?我的膝枕讓妳躺到最後。」明白水泱知道意思,伊文釋然的看了他一眼,隨後挪移至她身邊,同時,將雙腳打直,並拍了拍自己的腿。

「哼……」水泱看著她,一臉無奈卻又拿她沒有辦法,只好順著她的意思,將她的腳當成枕頭了。



「說起來……妳還記得嗎?我們在鐵工廠發生的事情。」看著她躺下來,伊文趁著這段時光,提起了幾天前的回憶。

「……記得。但我不敢跟妳說。」看著她的雙眼,那天的事情如潮水般,湧進了自己的腦海內。



「那天我不小心推倒妳,妳卻臉紅得跟什麼一樣,還義正嚴詞的跟我說不是那邊的人。當下聽起來很像是歧視,可是現在想想……加上妳的態度……妳其實是對我有意思吧?」伊文低頭看著俯視著她的水泱,溫柔的神情好像把自己當成重要的人一般。



「妳都先說了?我還要說什麼?」也許是最後的機會,水泱也不再顧慮什麼,因此乾脆地說了出來。

「什麼時候開始的?都最後了呢……妳應該不會這麼小氣吧?水泱……姐?」聽到她終於不再隱藏自己,伊文其實有點開心,因此說到最後時,忍不住帶著哽咽。



「……自然而然吧?我也不曉得。一開始只是認為妳是廢材教師。打從心底看不起妳,可是想到修女對我的照顧,又不能棄妳不顧。只好一半甘願一半不願意的幫忙妳囉?」水泱看著她的雙眼,也不在隱瞞,她把握現在的時光,一字一句對她敘說著。



「好過份喔……後來呢?」伊文一邊聽她說,一邊帶著淚水,笑罵著她。

「後來啊……後來覺得妳柔弱的身影,覺得很惹人保護……明明是不起眼的身材與相貌,可是,我還是不自覺被妳吸引著目光……不知不覺間……我就覺得自己待妳有種特殊的情感了……本來以為那只是錯覺而已……可是後來發現……心裡的某處總是會隨著妳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而有所牽引。

我想……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喜歡了……」水泱看著她眼裡的淚水,抬起手,拂去她眼裡的水滴。



「身為一位女性……這可真是最糟糕又最不想體驗的告白呢……可是……心裡又覺得很高興。怎麼說呢?自己明明也是沒什麼感覺。可是!卻在平日總是下意識的依靠妳、信任妳!我甚至有時會想,這樣會不會讓妳覺得煩躁?會不會讓妳覺得我很沒用?我總是想告訴自己應該要加油。可是還是都會忍不住想要依靠妳……被我這樣的人喜歡……感覺一定很不好吧?」伊文看著水泱,心痛的感覺油然而生。



「身為一位女性,在快變成喪屍的情況下,聽到喜歡的人回應自己,可真是糟糕又令人感到開心的初體驗呢!真慘。不過妳也不需要想太多。反正我都要變成喪屍了……妳有多糟糕都不用再介意了呢!開心一下吧!」水泱依樣畫葫蘆,回應伊文後,提起手,將她額前的瀏海退至她的髮堆裡。



「妳很害怕吧……老實說我也是……」看著她顫抖的手,伊文同樣也將自己顫抖的手掌靠了過去。

「……我不想傷害妳。所以如果我等一下有要攻擊妳的傾向……妳直接把我打死吧!」水泱看著自己顫抖的手心,以及伊文那張噙著淚水的臉孔,趁著自己還算意識清醒,趕緊給她建議。



「算了吧……我連攻擊喪屍都打得戰戰兢兢,哪裡敢對妳痛下殺手呢?沒關係的!如果妳真的要攻擊我就攻擊吧!生不能在一起,死總該能在一起吧?有句話好像是這樣『上窮碧落下黃泉,唯有此時共相聚』.......好像挺適合我們的。」伊文先是一臉苦哈哈的拒絕她,隨後像是為了安撫水泱,說了一句自己改編後的句子。



「呦!還會改詩詞呢!真是服了妳……也許妳說的沒錯吧?」水泱聽到伊文的話,對她翻了一陣白眼,隨後才對她展露笑容。

「李廻真醫生說屍變大概要兩、三個鐘頭左右。剛剛加上妳睡著的時候,大概也過兩個小時了。有什麼想做的嗎?」伊文與水泱對望一眼,兩人不約而同笑了出來,伊文這才拿起手機,看著僅剩的電量上,所顯示的時間。



「兩個鐘頭喔?好吧!那妳陪我拍張照。我好像……也沒跟妳好好拍張照呢!記得喔……人要衣裝。記得幫我們拍好看一點。」水泱眉頭一皺,大力的喘了口氣,隨後有些沙啞的向伊文要求。

「好。我們來拍照。等等順便將妳的手機也設成一樣的桌布吧!妳還起得來嗎?」伊文看著她,心裡有些不好的念頭一閃而過,她仍是裝做毫不知情,將她扶了起來。



水泱起身後,便沒有向她答話,只是拋給她一抹笑容,隨後坐在她的身邊,將頭輕輕靠在她側邊的額頭上,一臉幸福的燦笑著,雙手分別遶過他的腰際與手心,將她的腰際圈緊的同時,手心也與她緊緊相扣著。

「……來……一、二、三……笑一個!」伊文靠著她的頭顱,同時將剩餘的手抬起,擦掉雙眼裡的淚水後,滿足的露出笑容。



「喀擦!」相機的聲音在逐漸轉入黑夜裡的空氣中響起,強烈的閃光燈像是黑暗中的最後一屢明光,為兩人打響著最後一抹燈火。

「好!剛好趕上了最後的電量了……」伊文滿足地看著兩人倚靠彼此,臉上露出笑容的神情,幸福的心情衝斥著全身,正打算與身旁的水泱分享時,身邊的水泱卻失去了意識。



「這樣啊……妳就好好睡一下吧……嗯?」看著她睡著的樣子,伊文帶著悲傷,溫柔得撫摸她的長髮時,本該沉沉入睡的人卻一陣抽蓄,嘴角裡發出不明的低吼聲。

「這樣啊……」看著身旁人,伊文本該害怕的心情,此時此刻卻是蕩然無存,反倒是伸出雙手,將水泱溫柔地湧入自己得懷內。

「我喜歡妳!謝謝妳願意在這最後一刻與我交往……唔嗯……」伊文將水泱擁入懷裡,帶著感謝的心情,向她敘說著心底的話,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利刃透體的感覺。



利牙咬著伊文細嫩的脖頸,赤紅的液體從伊文肌膚上汨汨流出,發緊的力道像是直欲逼伊文入死一樣。

睜開的雙眼,是一雙毫無生氣且散漫的瞳孔,然後卻在這雙瞳孔中,有一絲晶瑩緩緩流了出來,流敞在水泱秀氣且毫無神色的臉龐上。

「砰!」突兀的聲響在周圍流轉,黑暗裡緊緊相擁的人影,直至一方停止了最後的氣息,才將一切歸於平淡……



幾個月後……

「妙手回春的李廻真醫師帶著驚人證據,控告軍方使用不明藥物進行人體實驗!」

「軍方xx將校違反人權,將犯罪者當成實驗白老鼠!」

「軍方高層賄賂下層軍官,將事件強力壓在黑幕中,多位高級軍官牽連其中!」

「xx市慘案政府承認錯誤。政府決定將對所有生還者給予高額度賠償。」



「這樣的結果……也許才是最好的吧?希望能藉此告慰妳們身在天堂的靈魂。」小間的監牢裡,充滿英氣的人帶著一絲感慨,看著連日以來不斷爆出重大新聞的頭條,感概著幾個月前的事件,同時也為整起事件的落幕而在心裡放下一顆懸宕已久的大石。



廢棄的城鎮裡,到處皆是斷垣殘還,數千名身穿正式軍裝的人正在搬運著殘骸,認真作業的模樣像是想快速讓城市恢復過往的軌道上。

此時,在一間廢棄的珠寶店裡,幾名軍人正緩緩走了進來。

「你們看!這兩具屍體還真是奇特呢!」軍人的同胞們紛紛走了進來,看見之後,紛紛發出了感概。



那是兩具女性的屍體,其中一具很明顯得已經變成喪屍,手心卻是緊緊擁著另一具女性屍體,而另一具女性屍體,一樣是緊緊擁著已經變成喪屍的屍體,繞在背後的手心裡,卻有著一把手槍底在後背上,然而兩人卻好像是愛侶般,緊緊將彼此抱在自己的懷裡,像是死亡也無法讓兩人分開。


不知道最後的轉折,大家滿不滿意呢?
雖然是be的結局......
不過妾身想表達

大概就是那種在災難裡,與日俱長的情感吧?
可惜的是
對於時間的流逝還是難以捉摸呢!

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大家願意抽空閱讀唷!
感謝百合會內的所有夥伴的抽空閱讀
咱們下次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