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回目3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07 19:29
点击:338
章节字数:20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晔儿,我当日,与连城去了风月楼。”姬承影红着脸,直视俯下身来的萧含光。


伸手将她带着躺下,姬承影道:“如你所想,风月楼,是一间风月场所。”


“那你为何不与我说?风月场所罢了。”萧含光温柔的眉眼,让姬承影想不顾一切。


姬承影认真道:“连城带我去了之后我才知晓那是何地,我...”


萧含光笑着看着她解释,她自是知晓姬承影的性子,若要她去,她万是不肯的。连城带她去,定有自己的道理。


“连城与我说,她心悦之人,是连熙。”姬承影咬了咬牙,便将连城卖了个彻底。


萧含光脸上丝毫不见惊诧,姬承影猜定是连城的感情显露太过,让萧含光发觉了。


又道:“我与她一道去了风月楼,那里的管事叫人予我二人演了一出...春宫戏。”


想着那日如夏姐妹帐中欢愉的一幕幕,姬承影的面色复又克制不住地红了。


“嗯,管事让人亲示春宫戏予你和连城,是如何的春宫戏呢?”萧含光不知何时附到了姬承影耳边,轻声问道。


姬承影咽着口水,如实答道:“是,女女之事。”


“照你现下的模样看来,那饰演春宫戏的二人,应是浮凸有致,活色生香吧?嗯?”萧含光语气冷然,姬承影却不曾察觉,还沉浸那日的震撼回忆中。


“我从未见过那事,虽是隔着纱帐,可周昌每每要挨近我,我皆是觉着不适。”姬承影自顾自说着,未注意到萧含光已是满脸不悦了。


姬承影继续道:“我先前以为因着他是周昌,所以我反感他,可之后才察觉,男子靠近我,我皆是不想的。”


“哦?还有别的男子接近你?”萧含光听罢,思索了一番,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循循善诱地问她。


姬承影倒是坦然,倒豆子似的道:“宫里那些侍卫,前朝的大臣,甚至你哥哥...”


“你哥哥还好些,约莫是因着他与你相像些,我便不抗拒。”姬承影想了想,将萧含凌排除在外。


“女女之事,已让你明确了心意?”萧含光强压着心里的不悦,问她道。


姬承影点头道:“是,自那日起,我便将我摇摆不定的心意明确了,我喜好女子。晔儿,你会否因着这些厌恶我?”


姬承影说完,将脸埋进薄被,她害怕面对此时的萧含光,她怕她说出惊诧厌恶之词,遑论告知她,心悦之人便是她萧含光之事。


头顶传来萧含光温和的嗓音:“自然不会的,我当日应你,无论如何,皆不会厌恶你。”


“如此,多谢你。”姬承影闷声道。


如此便够了,即便晔儿是因着当日应了自己,不便反悔,够了。


“你便是因着看了春宫戏,才醉酒而归。”萧含光已盖棺定论,不容辩驳。


姬承影沉默下来,已忘了萧含光答应自己要说出她回复萧含凌的话。


萧含光却道:“哥哥与我说,若我在他的亲事上能助他一臂之力,今后我与你如何,他皆不会过问。”


“他的亲事?”姬承影来了精神,若是她亦可从中相助,萧含凌定念着此事不与她为难,当即问道:“他需如何相助?”


“辞晗早日上位,便是最大助力。”萧含光不明白哥哥缘何如此,辞晗上位与他的亲事之间又有何干系?


究竟是何人,需辞晗登基才娶得?


电光火石间,姬承影却是捋顺了其中关窍,露出脸,兴致勃勃地道:“晔儿,我才,你哥哥定是心悦了某个不得了的人物。”


“哦?你倒说来听听?”萧含光笑道。


姬承影胸有成竹地道:“你想,周昌在位,谁人不能指婚?可周昌若是指婚,定不会如你哥哥的愿,想必是要借联姻弹压萧氏。


而辞晗登基,为舅父指婚,定是会依着你的意思指一门合他心意的婚事吧?”


猜测的有头有尾,萧含光细细思索一番,萧含凌约莫便是姬承影所说那般。


“哥哥心悦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萧含光将朝中一圈想了一遍,却未想出个所以然。


姬承影见她如此,艰难地开口道:“晔儿,天色已晚,你当回房歇息了。”


她倒是想与萧含光同榻而眠,奈何此处是侯府,人多口杂,传出何种闲言碎语,对萧含光自是不妥。


“这是我的卧房。”萧含光应的理所应当。


“我以为...”姬承影话音未落,萧含光便打趣她道:“你以为这是客房?”


“嗯。”


“你晕倒昏迷,情急之下我便将你放到此处了。”萧含光面色坦然。


姬承影摆着手急道:“我睁眼后打量过,还觉着侯府的客房摆设讲究,竟是如此精良。”


“现下你知此处是我卧房,安心歇息便好。”萧含光轻握了握她的手,复又放开,温言道:“郎中已交代,你需得将养些时日。寒症因着醉酒又复发,冬日里难过得紧。”


“左右是我不注意身子,忘了这几日月事要到,想必过了这些时日会好吧。”姬承影见萧含光对此上心,不由得陷入她的温柔中。


“自我与你相识,多数是你在为我殿后。”姬承影躺好,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如此恩德,小女子不知何以为报,若壮士不嫌,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萧含光侧身支起脑袋,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姬承影半晌,直把她看地面色又红了。


“如此美人儿,爷要了!”萧含光亦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爷怎地着了女装?莫非,乃是男扮女装不成?”姬承影倒是演上瘾了,接着她的话往下说:“又或是,爷便是货真价实的女子?”


萧含光笑地更开,意味深长地道:“爷是女子否,美人儿一试便知。”


说着竟抓了姬承影的手往自己胸前凑。

姬承影着实让她的动作惊到,颤颤巍巍地道:“晔儿,你...”


你是否已察觉了我的心意?还是你对我生了欢喜?


姬承影不敢问,平日里的勇气已不知何时用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