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回目3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09 20:34
点击:299
章节字数:20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姬承影将手从萧含光手中抽出。


萧含光复又问道:“美人儿方才还疑惑爷的身份,怎的,现下不敢了?”


蓦地,姬承影一个翻身附上了萧含光的身子,闭上双眼以唇封缄,倾心一吻。


她用尽力气束缚着萧含光,要她不得动弹。


启唇细细地描绘着对方的唇。


那唇绵软地让姬承影不顾一切地含住,萧含光的口脂尽数进了姬承影口中,温软香甜,细腻柔和。她不甘沉浸于此,伸出舌尖,从萧含光的唇间滑入,轻微用力,便撬开了她的贝齿,陷入更为湿热的境地。


她忘情地用舌尖在萧含光的口中起舞,吸吮着,舔舐着,时不时划过对方的上颚的软肉,邀请她的小舌与自己共舞。


“嗯...”萧含光呻吟出声,面上因着此番热吻酡红不已。


姬承影自是听到萧含光的呻吟,蓦然睁开眼,才见萧含光为自己压在身下,浑身瘫软无力,目含秋水地看着她。


“晔儿,我...”急着想从对方身上起来,却不曾想萧含光闭上双眸。


为自己尝过的红唇更是艳丽几分,鲜艳欲滴地仿佛待她品尝一般。


鬼使神差般,姬承影复又低下头,将萧含光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吻住她的双唇。


与方才不同,萧含光主动伸出舌尖与她舞在一处,呻吟声不断,姬承影却不再轻易将她放开了。


吻罢,姬承影轻喘着气将萧含光稍显凌乱的青丝整好。


“承影,不必问我。”萧含光的纤纤玉指已抵在她的唇上阻止她发问,幽幽道:“我自是知晓的。”


“只要是你,我自不会厌恶,不是因着我当日应了你的缘故,而是我的真心。”萧含光受不了姬承影目光灼灼,自语道。


姬承影跃跃欲试的手已将她搂紧在怀里,她清晰地听到萧含光的心跳声,与自己一般,迅捷有力。


“何时的事?”姬承影终是忍不住的,问道。


“我已记不清了,那你呢?”萧含光嗓音有些暗哑,却还是那般吸引姬承影想吻过去。


姬承影盯着她:“识得你那日起。”


“我盼着你知晓,亦怕你知晓了,厌恶我。”姬承影说着,声音竟哽咽起来,这些时日她尽纠葛着自己的心意,却忽略了萧含光的变化。


“何以晓得我会厌恶你?”萧含光轻笑出声,点了点她的琼鼻,挑逗着媚声道:“若我厌恶你,你在窥视我沐浴时,便要万箭穿心而死了。”


“是了,你会武,自然察觉得到。”姬承影想起当夜翻上合卺殿侧殿屋顶窥视萧含光沐浴之事,颇觉羞窘。


现下想来,萧含光定是早有察觉,才对自己不加防范,甚至找上门,要自己与她一道扶周辞晗上位。


她定是料到自己不会拒绝她,才那般胸有成竹。


“你便是早知晓了我的心意,还在一旁看我独自难受?”姬承影问道。


萧含光装作正经地打趣她道:“我可是听闻,某位宠妃在那夜之后时常夜不能寝。”


“晔儿,我不知自己能待你几何,”姬承影却正色道:“可你,是我之七情六欲。我愿为你死,亦愿为你生。”


萧含光淡淡地抚着她的眉眼,半晌才道:“此种誓言我便信了,你且安心,我并非是因着辞晗或是别的任意干系与你一起的。”


“我晓得,你并非为了何事轻易将自己交出去的人。”姬承影握住她抚摸自己的手,动情地道:“能与你一道,助你成事,此生无憾。”


“甚好,你是知我的。”萧含光复将她抱住,耳语道:“我虽性子淡薄,亦有在意之人,往后,你便是其一。”


能做你在意之人便好,姬承影心下叹道,偌大萧氏,皆依附着萧含光的王后地位,她又怎能要她割舍了其他,从而做她的唯一呢?


“待辞晗登基执政,王位稳固,你若还在,我便与你去你想去的所在。”萧含光想了想,又道:“可好?”


“好,我定不会离开你。”姬承影环着萧含光,泪流满面。


“如此甚好。”萧含光笑着将她的泪擦拭干净,于脸上轻轻一吻:“夜深了,快安置了吧,我与你同榻。”


再不用隔着那般远了。


姬承影整夜俱是将萧含光抱在怀中,不知做了何梦,唇角扬起。


翌日清晨,二人梳洗毕了,同去为萧夫人请安。


“歇了一夜,身子可好些?”萧夫人方用罢了早膳,看着萧含光与姬承影携手缓步进来,竟觉着般配地紧,忙打消了此念,问姬承影道。


姬承影福了身,面上含羞着道:“已好些了。”


“尚未用早膳吧,”萧夫人说着,她贴身的婢女便道:“夫人,奴婢已交代了厨房,做些大小姐爱吃的早膳送来。”


“小莲,你再去一趟吧,看看厨子有无炖些糖水,有的话,端来一碗与姬大小姐。”萧含光吩咐着,又道:“再备下车驾,我与她出门一趟。”


“是。”小莲应着便退下了。


萧夫人见她二人已穿戴规整,问道:“时辰尚早,将往何处?”


萧含光尚未答话,厅外进来个小厮道:“夫人,门外有人送拜帖来,请您过目。”


萧夫人拿过拜帖,萧含光远远看着,贴封上竟写着是城南孟府拜上。


竟是孟家,昨夜才与哥哥说了孟二少爷与姜三少爷之事,难不成孟家是因此而来?


定是自己思虑重了。萧含光安慰着自己,姬承影却看见了她瞬息万变的面色。


孟府,能递拜帖与侯府,想必是当地豪强之辈。晔儿难不成与之有隙?


“孟家老爷要来拜会,不知何事。”萧夫人将拜帖装进贴封,自语了一句。


正巧萧含凌身着盔甲进来,道:“娘,孟府想必是有何难事想求爹。您见了便是,若好办,便应下,若难办,小妹在,您自可问她的。”


“也是,我儿在,我便安心。”萧夫人笑呵呵地道。


萧含凌的盔甲密不透风,此刻已是出了些汗,看了看天色,道:“小妹,我此番回来只告假一日,时辰到了,我需得回去,你勿忘了昨夜答应哥哥之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