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回目2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06 17:57
点击:355
章节字数:20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承影入宫是周昌的安排,他既是不怕,承影还有何顾及?”萧含光话里话外帮着姬承影说话,萧含凌如何听不出?


“想要的不同,目的却是一样的,她很得我心。”萧含光神色柔和下来,与萧含凌道:“还望哥哥不要阻拦。”


“你们已是...你们现下是何种...”萧含凌不知该如何发问,萧含光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


她决定的事,不容更改。


“她还不知我的心意。好在我已知悉了她的,亦是确认了我自己。”萧含光知道萧含凌想问什么。


若萧含凌想从姬承影处下手,她也想看看,姬承影对她的心意究竟几何。


若是,姬承影不过与俗世中人一样,担不得些什么,那她,不要也罢。


便止于盟友。


“我有一事,想请小妹相助。”萧含凌蓦地道。


萧含光问道:“哥哥何事?不妨先说,若能帮,我定会相助。”


“娘甚是操心我的亲事,我是知晓的,可我已心有所属。”萧含凌面色微红,所幸院中黑漆漆的,萧含光看不真切。


“心有所属,自是好事,为何不与娘亲明说,好叫人去提亲?”萧含光心下好奇,是何人家,竟叫萧含凌这般窘迫。


“此事不是提亲便可的,总之,日后你便知晓了。”萧含凌含糊地说了一句,又补充道:“若辞晗当真能登基,对此事倒是多有裨益。”


“你的意中人与辞晗有何干系?”萧含光不知萧含凌是何意,可萧含凌不说,她也不便追问。


“既是与辞晗登基相关,若是娘亲问起,我便于她说好,免得你再心烦。”萧含光愿意帮忙,再好不过。


萧含凌当即笑道:“如此,多谢小妹了。”


“相对的,哥哥”萧含光截断他的道谢,幽幽道:“若娘亲问起我与承影,你要...”


“你已决定的事,我左右不了,爹娘亦是,只是,你不后悔便好。”萧含凌无奈道:“哥哥是见过这些的,爹约莫也不会如何,只有娘,你且想好如何交代再说吧。”


“哥哥不必忧心我,你的事,我会尽力。”萧含光说完,估摸着姬承影要醒了,与萧含凌道了别,直朝着卧房的方向去了。


萧含凌看着她走远,嘀咕着道:“若小妹是男子便好了,偌大的萧氏由她扛着再好不过了,唉!”


萧含光猜的不错,姬承影确是醒了不久。


后晌伺候她的小丫头此刻在房里伺候她梳洗,见萧含光进来,福了身道:“大小姐好。”


萧含光示意她退下,姬承影问道:“你用过晚膳了?”


“是,小莲伺候你还惯吗?”萧含光站到她身后答道。


姬承影歇了半后晌气色稍好些,笑道:“那丫头唤做小莲啊,是你们穆侯府教出来的,自然很好。”


“适才用过晚膳,哥哥将我拦下,你猜他问了我何事?”萧含光观察着镜中姬承影的脸色问道。


姬承影不知她何以发问,只摇头道:“你哥哥问你,我怎能知晓?”


“他问我,与你之间为何亲密至此?”萧含光说着。


姬承影长袖中的手慢慢收紧,萧含光是如何回复萧含凌的,她不知,可萧含凌是否看出了什么,她不敢确认。


萧含凌不若萧含光那般聪慧有心计,姬承影却不会因此便将萧含凌看作简单人物。且不说萧含凌自幼跟着萧瑾在军中历练,便是官场士族沉浮,萧含凌定是见过不少,若萧含凌看出了不对,将如何对待萧含光。


萧含光又如何待萧氏,与自己?


沉默片刻,萧含光又道:“你便不想知晓,我是如何回复他的吗?”


“你若想说,自会说与我听。”姬承影不想让萧含光看出自己急切的心情,故意道。


“啊,我想说的,只是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你需地告诉我。”萧含光难得算计姬承影,这次却算到点子上了。


“何事?我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姬承影不管萧含光心里的小算盘,只急着问她。现下,何事皆是比不上萧含光的回复重要了。


萧含光缓缓道:“你告诉我,你与连城,那日究竟去了何处,喝的那般多。”


“你不是说,我何时想说,再说吗?”姬承影错愕道,没成想萧含光竟在这里等她。


“嗯,你决定便好”萧含光却不为难她,笑道:“你说了我便说,你不说也好,省得我说了。”


“晔儿!”姬承影一急,从座上站起来,差点儿把站在身后的萧含光碰倒。


虽是后晌已歇了两个时辰,姬承影还是虚弱地紧,尚未站稳,便有些头晕,唤了萧含光一声,下一刻便倒在她怀里。


“我并非有意。”


慌忙想从萧含光的怀抱中起身,萧含光却将她钳制住了。


“你会武。”姬承影这才发觉,又想起小莲说,萧含光将她一路抱着送到卧房的事,原以为只是夸大其词,此刻她才晓得是真的。


萧含光会武,比她还高。


“你若是我的对手,此刻已殒命了。”萧含光笑着,将她顺势抱起揽在怀中。


突如其来的温柔叫姬承影不知所措,想着方才萧含光的话,警惕着她是否又要套自己的话了。


“你不会要我的命。”姬承影埋在萧含光怀中,闷声道。


萧含光与姬承影俱是换回了女装,夏日的女装较男装清凉不少。


姬承影已隔着绸缎薄纱感受到萧含光胸前的柔软温热,面上瞬时红到了耳根,本想挣扎着下去,又怕唐突了萧含光,只得安静地呆着。


萧含光何尝不知姬承影碰到了自己哪处,人是她擅自抱起来的,她也得受着。


“如此貌美的女子,是谁俱是不想轻易要了你的命,宠爱不及,美人恩难受。”萧含光笑着打趣怀中人,眼见她的耳际愈发红了,才缓慢将她放到床榻上。


“你身子还虚着,不便下床便不必下来,将这里当成家吧。”萧含光与她说道,又伸手将姬承影的手从脸上轻轻拿下来:“与我不必羞了吧?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